俄罗斯z oo猪

这个和五个月前一模一样的答案没有再像上一次一样,让祁扬情绪崩溃得失去理智,他唇边的笑意越来越深,看在s1的心里却觉得一阵阵的发寒,他半张了嘴正准备说些什么,忽然便被一个湿热的吻堵去了所有的话。【无弹窗小说网】

月光顺着薄薄的云层渗透下来,明亮皎洁的颜色照应在乌黑一片的海水上,想要泛起光明,却只能被那无边无际的海洋给遮掩,吞噬进黑暗。

这个吻如同羽毛一样轻盈,让s1睁着眼、看着祁扬闭上了双眸,颤抖着吻上了他。

一丝咸咸的味道顺着他们交触的唇瓣流入,s1浑身怔住,却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动作。他的心很痛,痛到连大脑里生命原液的损耗疼痛都觉得是一种幸福。

那种痛,因为那滴冰凉的泪水而起,从他心脏最深的地方四散出去,让全身的细胞都抽搐似的疼痛,发疯似的疼痛,让他痛得无法自拔,让他痛得连呼吸都觉得是种煎熬。

当s1回过神时,祁扬已经放开了他。

当s1回过神时,他这才发现,不知何时,他的眼泪顺着眼眶向下流淌。

祁扬却低着头,深吸了一口气,道:“既然你喜欢我,那我想要回去,你可以帮我吗?”

s1干扯了嘴唇,却发现自己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没有得到任何回音,祁扬却缓缓地舒了一口气,还能动作的左手深深地掐紧。他闭上双眼,认命似的笑道:“你抛弃了我,却让我一个人永远地活下去。你把我丢在了这里,却让我看着一个根本不是你的你,永远地活下去。”

夜风萧瑟地呼啸,祁扬的声音也显得格外悠远。

“变异兽是无情的,我曾经以为你至少还懂得仇恨,但是现在看来……你也只能是懂得仇恨了。”单薄的眼泪从紧闭的眼睛里流淌下来,将祁扬苍白失血的唇瓣打湿:“s1,你这样的报复,真是……太成功了。”

s1忽然觉得眼前这人的情绪似乎不正常得可怕,他忍不住伸手想要去拉对方:“扬,你不要这样,除了回去,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

祁扬在对方要触碰到自己衣袖的一刹那,用力地将s1的手甩开。他抬起削瘦俊秀的脸庞,瞪大双眼说道:“既然你选择了这条道路,那你就让我们回到一开始的起点吧!你为什么还不允许我离开,你为什么还自大地将我锁在这里!”

s1被祁扬的动作惊吓到,有些不知所措:“扬……”

“s1!你真的够了!我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在你的心里我祁扬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操够了,你操爽了,然后就可以随手的丢掉,再用一张纯白到干净的脸庞说上一句‘我喜欢你’?”

s1紧紧地咬住下唇,他有点害怕祁扬现在的样子,他灵敏的直觉让他隐隐觉得——

他想寻死。

“我喜欢的到底是谁?我认识的那个s1到底是谁?谁才是真正的s1?我想杀了谁?谁又想杀了我?”

“扬,你不要生气,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

“我想操死你!”

s1一愣:“好……好。”

他的回答没有得到一点的效果,祁扬却反而是再也止不住喉咙里的哭声,那种颤抖卑微的声音从他的喉咙里发出,眼泪更是肆意地在脸颊上流淌。

他大笑着哭着:“五个月了,五个月了!我曾经花了四个月去研究你,没有成功。而这一次,我花了五个月,还是你赢了!我输得什么都没有了,我再也找不到任何把你掰回来的希望了!”

他虽然在笑,但是那眼泪却仍旧在流淌着。

白大衣褴褛破烂,破碎不堪地穿在身上,露出了祁扬削瘦苍白的皮肤和骨骼。他一直在哭,却也一直在笑,用一种仇恨绝望的目光盯着s1,仿佛要将眼前这头变异兽吃到身子里去。

s1看着祁扬这副凄惨的模样,感觉整个身体都被抽空了。他想安慰这个人,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想告诉他,你要走那就走吧,但是却连话都说不出。

浑身的血液好像要沸腾了,这一刻,好像真正惨痛的不是祁扬,而是s1。

他猛地弯下了身子,口中却忽然喷出了大口的鲜血。

“你怎么了!”

刚才的争吵好像只是一场幻觉,祁扬惊骇地睁大双眼,看着源源不断的鲜血从s1的口中流淌出来。他的血好像永远流不尽了,将本就深色的沙石更染得乌黑。

s1浑身抽搐,情况似乎比五个月前被祁扬狠狠砸下那一击后,更加严重。

紧急的情况,让祁扬瞬间冷静下来。他立即问道:“你的伤势怎么会突然加重?是我刚才说了什么了吗?如果你觉得困扰,那……”声音倏地停住,祁扬愣了半晌,慢慢地勾起唇角:“你就这样死了也好,我会去陪你的。只要死了,就再也没有任何责任和义务了啊……”

“扬……”

一只沾满血污的手颤抖着抚摸上了祁扬的脸颊,鲜血刺目的颜色和皮肤近乎透明的白皙形成鲜明的对比,让祁扬慢慢闭上了嘴,不再说话。

他抬起头,视线却猛然落入了一双漆黑深邃的眸子里。

那双瞳孔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戾气,但是此时此刻,不知为何,祁扬却好像看到了这双无机质的眸子里露出一种温柔缱绻的神色。这目光太过宽容,让他顿时感到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s……”

“扬……咳咳……”

刚说了一句话,更多的鲜血便从s1的口中喷了出来。祁扬还保持着科学者的冷静,但是却无法掩藏住他帮s1擦拭血液时那颤抖不停的手指。

“扬……”

“你闭嘴,不要说话了!”

“扬,我不喜欢你。”

“你再这样下去就要死了,还说……”祁扬忽然闭上了嘴,他这时才恍然明白就在刚才,这头变异兽到底说了什么。低着头沉默了许久,祁扬倏地抬头,神色平静地看着s1:“你真恶心。”

“我爱你。”

祁扬却冷笑:“你还真是恶心。”

s1的脸色因为过度的失血而更加苍白了许多,本就过于白皙,如今更是让人能清晰地看到皮肤下那一根根细小的青色血管,仿佛整个人都要被抽干了。

“扬……”

祁扬冷冷地扫了他一眼,然后忽然拿起了地面上一块尖锐的石头,毫不顾忌、动作迅速地在自己的右手手腕上划下深深的一下。

“扬!!!”

祁扬抬首,冰冷的目光无情地扫过s1惊慌失措的面容,冷哼一声道:“你的命这么大,就算是这种样子估计你一时半刻也死不了。不过也好,总归我是看不见你死的样子了,肯定更加恶心。”

不知从哪儿变出了力气,s1回光返照似的一把按住了祁扬的右腕,但是却止不住那汩汩流淌的血液。他紧张的神色并没有维持多久,忽然又松了口气:“嗯,以你的自愈能力应该很快就能恢复了。”

果不其然,当他松开手时,祁扬的右腕几乎已经不再流血。

但是!

下一秒,祁扬再次抬起石头,狠狠地朝那快要结疤的伤口处划去!

“扬!!!”

因为那剧烈的疼痛和过多的失血,祁扬的身子微微抽搐了一下,他抬头,笑道:“以你现在的身体情况,根本无法拦阻我。放心吧,我肯定比你死得早,你这么恨我,鞭尸还是虐尸都随便你了。”

事已至此,s1反而不再焦急。他拧紧了眉头,用漆黑的瞳孔盯着祁扬:“你为什么……要这样?”

祁扬却笑着反问:“你抛弃了我,你还问我什么?”

“我没有抛弃你,是你根本不需要我。”话说到最后,s1的声音渐渐湮灭在祁扬越加泛冷的神色里。

五个月的时间,他早已明白了对方的心意。

祁扬需要的是谁,他也早已明白,但是迟迟没有出现,却是因为……

“我在复原。”s1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唇边流淌的血液也已经完全止住,但是内脏的伤口却还在隐隐出血:“你给我的那一击让我伤得太重,我在那个晚上强行将伤口愈合了一段时间,但是那确实还是致命的,而且……更加严重了。”

右腕上的伤口不再流血,祁扬却怔怔地看着s1,没有再去自残。

“大概还需要半年,我才能以现在这个形态正常出现。但是,我等不及了。”

他等不及了。

他眼睁睁地看着祁扬想要走上那条没有退路的道路,他根本不可能再等了!

如果是其他任何人,他相信以另一个人格的手段肯定能够阻止。但是……

他是祁扬。

这个世界上,只要祁扬想要去做的事情,几乎没有做不成功的。

就算是他s1,照样被他抓去研究,一点反抗的办法都没有。

所以,他不能看着祁扬下定这个决心,他一定要出来,而出来就意味着伤势地再一次加重,于是他才会像现在这样狼狈不堪。

凄冷的黑夜,越加冰冷的温度,两个受伤的人一起站在这孤伶伶的小岛上。夜晚的温度顺着祁扬的袖口钻透进去,让那右手手腕可怖的血迹慢慢凝固,最终形成了暗红色的血疤。

相比于祁扬的情况,s1的状况明显糟糕太多。

他用手抹去了从口中缓缓流出的血液,虽然失血量已经减少,但仍旧没有办法阻止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这么多的血,可想而知这个人身体内部的情况现在是有多糟糕。

强行想要出来,导致他将滋润细胞、自愈恢复的生命原液强硬地抽取出一大部分,让本就干涸的生命更加稀少。而如今,他却好像一点都感觉不到身体里越加空乏的生命力,只是固执而顽拗地盯着眼前面无表情的男人。

许久,祁扬怔怔地叹了一声,忽然开口问道:“他是怎么回事?”

流血的情况已经彻底停止,以s1的智慧,自然明白祁扬的问题。他低声回答:“一开始只是个想要欺骗自己才塑造出来的虚拟人格,但是……当他塑造出来之后,就已经不再是虚拟的了。”

s1的声音在广阔的空间里传得很远,两人之间的气氛尴尬了许久,忽然s1问道:“你喜欢……他?”

“喜欢。”

祁扬直白的回答让s1的手指紧紧掐入掌心。

他危险地眯了眼,语气狠厉:“那我杀了他。”

“他难道不是你么?”

这个答案让s1哑口无言。

又是一阵更加压抑的沉闷氛围,空气都好像要凝固起来。

“我们不回去了吧。”

祁扬突如其来的话让s1整个人都怔在原地,过了许久,他才反问道:“你不想回去了?”

“现在,大局已经定下来了啊。人类可以有很多个祁扬,但是变异兽里只有一个s1。如果我们都不回去,原本由你们位处上风的局势就会转变,人类和变异兽,将会势均力敌。”

s1认真地看了祁扬很久,当确认眼前这个面色苍白的男人并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后,他轻轻地松了口气,开口道:“你不用担心。寒冰时代即将来临,我们已经没有任何一方可以避免过去,100年内,战争不会开始。”

其实,祁扬早就从越来越寒冷的天气中明白了气候的不寻常。而如今,当他从s1口中得到这个消息后,更是令他坦然明悟。

这个答案,令他很喜欢。

“100年后的事情,我们再也管不到了。到时候,我死了,你也……”声音戛然而止,祁扬呆愣地抬头看向这头变异兽,忽然讷讷地低喃:“你或许,还没死吧。”

s1微微蹙眉:“我会死。你死了以后,我肯定会死。”他的语气十分肯定,就好像已经预见了自己的死亡。

祁扬仔细地望着对方这副严肃穆然的模样,良久,他忽然噗哧一声笑了出来。那笑声里带着历尽艰苦终于见到的解脱,和无尽折磨后将一切都抛弃遗忘的坦然。

“好,你会死。”

他为什么会死?

因为他们一起生,一起死。

就如同在那个没有祁扬的世界里,s1干坐了三年,最终选择了死亡。

杀死他的从来不是生命的残酷,而是……

漫无止境的孤独。

因为孤独,两个寂寞的人依偎着取暖。

没有人可以代替祁扬,也没有人可以代替s1。

只有祁扬用绝大强大的实力在s1弱小的时候征服了它,也只有s1用复杂奇怪的研究将祁扬深深地拉住。

强大和残忍。

用以征服强大者。

当世界再也没有了任何可以留恋的东西,强大者的末路只有两种——

让世界与我同归于尽。

让我自己一个人灰飞烟灭。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