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的把腿张开男的猛戳

叱喝声中,几条人影同时快速袭向漠南。冯纪乾长袖状似轻描淡写地挥动几下,只听见“噗噗”几声,屋梁及木柱上已插上数柄飞刀,刀身泛着蓝光,一见便知是带着见血封喉的剧毒。

回首时,无情雨已揭起盖头,正一脸温柔地看着他,脸上眼中无丝毫惧意。

那厢,姜文笛、江城还有一银发男人和漠南正打得不可开交。只因今日是冯纪乾大喜之日,被人闹场还得了,三人也不顾什么江湖规矩,也不惧人说三道四,只希望能在短时之内将之擒下,以免婚礼搞砸。

无情雨秀眸转向坐在人群中的辣嫂,经过一个月的治疗,她的内伤已好得差不多了,但一身武功却跟着废了,她好像也不在意。可此时那张一向满不在乎的俏脸上却是掩饰不住的担心,她还是放不下他啊。

“冯纪乾,叫他们不要打了,辣嫂很担心呢!”她扯了扯冯纪乾的袖子,柔柔地道。

冯纪乾一怔,正要开口喝阻,却见辣嫂已站起身子缓缓向大门走去。那白发男子蓦地退出战圈,上前扶住她,神态之间呵护备至。

“爹爹,不要打了。”无情雨蓦然张口。

全场愕然,惟有姜文笛身躯一震,突然静止不动,不再理会漠南的攻击。江城无奈之下只好全部接收。而奇怪的是漠南也蓦地呆住,令江城差点儿收手不及一拳吻上他的丑脸。恰在此时,冯纪乾的喝阻声传来,总算为他解了围,他乐得退在一边看戏。

姜文笛缓缓转过身,与无情雨神似的脸上有着隐隐的激动与不敢置信。

“爹爹,小舞心中早已知道你是我爹爹。你……你还不认我吗?”虽然早已心中有数,但因心中有一丝不谅解,所以她一直假装什么也不知道。可是相处许久,知道姜文笛是真心对她,她也就不介意了。

“你……你不怪爹爹吗?”姜文笛问得小心翼翼,就怕一切不过是一场梦。

无情雨微微一笑,牵着一脸恍然的冯纪乾走上前,用另一只手拉住他,“你定有你的苦衷,过去的事我们不要再提,可好?”过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有很多人会疼她、爱她。

“放开她!”一声沙哑的怒喝,令相认的两人都吓了一跳。

姜文笛长眉一挑,修长的眸中泛起寒光扫向漠南,却发觉原来他并不是对着他们说,不觉哑然失笑。心情不由得大好,握紧女儿的手准备看戏。

只见漠南怒视着白发男子暗隐与辣嫂,那双从不显露情绪的虎眸中竟似要喷出火来。

暗隐没有理会他,径自低首问辣嫂,“你还要和他牵扯不清吗?”

辣嫂回他一个千娇百媚的笑,道,“我的心思你是最了解的了,还用我说?走吧。”回首对无情雨道,“小舞,冯纪乾,九王爷,咱们后会有期。”说罢,看也未看漠南一眼,携着暗隐转身就走。

“辣嫂!”无情雨忍不住唤道,是不舍,是担优。那漠南的脸色实在是太过吓人,连一向胆大的她也不由得心底发寒。

辣嫂转首安抚地一笑,点了点头,似明白她想说什么,随即回头而去。

蓦地,一声悲怒交集的长啸在厅中响起,震得人耳朵生疼,众人尚未反应过来,变数突起,只见漠南一拳夹带着万夫莫当之势袭向暗隐。暗隐慌忙放开辣嫂举掌相迎,却听见漠南声音森冷地道,“跟我去吧!”声音尚未落地,众人眼前一花,已不见了他的人影,连辣嫂也不见了呢。

冯纪乾正要去追,却被无情雨拉住了,“随他们去吧,辣嫂是甘愿的。”

果然,众人望向暗隐,只见他一点儿也不急,反而悠然自得地回到自己先前坐的位子前,舒舒服服地坐下,端起茶啜了一口后,方才凤目一挑,戏谑地道,“我知道自己很有魅力,但是你们也不必现在证明给我看吧。司礼官,还不继续。”

众人方才回过神来,又是好笑,又是好气。

司仪已开始高唱,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天脚边一轮明月缓缓升起,清辉将整个古城笼罩住,温柔的风儿带着清淡的花香溜进红烛高烧的喜房中,偷偷地分享着新人的幸福欢悦。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