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动态图插图无遮挡

第1章第一卷

第800节第799章控魂血祭

陈二嘎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没想到这钢部民的留下的一丝精血竟然是如此的恐怖。

忽然,那一团黑气瞬间变化万千,竟然幻化成成千上万的条猛兽,邪恶的嘴脸在那黑气之中清晰可见。

“吼吼吼”一声声猛兽的怪吼声汹涌而至,犹如洪荒泄顶般,其气势异常的恐怖。疯狂咆哮的万兽之中,一双双绿幽恐怖的眼睛不停的闪耀着邪恶的光芒。

黑色的猛兽犹如离弦之箭从陈二嘎四周疯狂的奔来,好像想要瞬间将陈二嘎撕碎。

陈二嘎冷冷的注视着这邪恶的万兽之气,表情极其的冷峻,没有丝毫的表情可言。

“绝天真印二印。”几个再熟悉不过的文字从陈二嘎的口中吼了出来。两个古老的印记猛然间朝那奔腾的万兽击去。

“吼吼吼”那一头为首的猛虎竟然生生的接住两个古印,但身上的的凶唳之气却减了不少。而其身后的黑气却愈发的狂暴,身体居然都在一瞬间膨胀了数倍。陈二嘎万万没想到这黑气竟然越战越多,而且越战越勇。

“小子,老夫的赶尸术已经有一千年没有尝到人血的味道了,你是应该感到史无前例的荣幸啊,孩子们,去吧,以他的血来祭奠你们千年的守候”那钢部民的声音再次将这群疯兽激怒,诸如洪荒之势,汹涌而来。

“三才阵法”陈二嘎果断的使出了三才阵法,要是再不出击,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了。青年的身影瞬间分为三个,成犄角之势。三个人影同时开启阵法。现在陈二嘎开启三才阵法已经达到了得心应手的地步,仅在须臾之间。

“轰。”那狂奔而来的万兽撞在了一个硕大的光罩之上,生生的被弹开了去。这三才阵的威力看样子在陈二嘎的操控下,日益变得成熟起来,这让陈二嘎感到了一丝的欣慰。但是这仅仅持续了数秒钟的时间。

那钢部民的精血化成的黑气并没有就此罢休,反而变得愈加汹涌,一层,两层,三层,轮番的对着三才阵进行攻击。那泛着白光的三才阵开始还能够勉强的支撑,但白光也开始慢慢的退下去了,三才阵竟然出现了丝丝的裂纹

“小子,你还有什么杀手锏,赶紧拿出来吧,让老夫好好的玩一玩,哈哈”钢部民如此的放纵,肆意的笑声充满了整片空间。

古拙的四方之境这时候竟然开始慢慢的发着红光,变得极其的滚烫起来,好像就要瞬间被融化了一般。而半空之中的上古纹案精魂之象也开始变得扭曲起来,表情也显得非常的难堪。而更让人担忧的是那水柱中的钢炎,旋转的水柱也慢慢地额停顿了下来。钢炎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竟然比之前还要凶煞,泛白的肉眼透露着极其凶恶的眼神。

这上古纹案精魂这钢炎的束缚好像已经到了极限,若是被那钢炎挣脱的话,不仅陈二嘎性命难保,可能连那上古纹案精魂也会落入歹人之手,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小友,你一定要坚持住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了啊”上古纹案精魂多般的叨念着。

“哈哈,一千年了,上古纹案精魂,你的手段还是没有长进啊,今日,就是老夫重临世界之日”钢部民的声音竟然从那古拙的上古纹案精魂之体中传了出来。

上古纹案精魂的这一句话就像一把尖刀一样深深的插进自己的胸口之中。突然自己脑海之中出现了那一幅龙族的画面,血流成河的尸体中,妇孺啼哭,妻离子散,生灵涂炭。陈二嘎心中不禁一颤,不行,说什么也不能让这钢部民重现人间

心中的某种信念将陈二嘎从绝望的边缘拉了回来,他要救上古纹案精魂,灭钢部民

“轰”一声巨响,三才阵在陈二嘎的纹案之力催动下,爆炸开来。一股雄劲的纹案之力向四周的猛兽狂涌而去。奇迹竟然在这一瞬间产生了,那咆哮的猛兽竟然全部消失不见了,上古纹案精魂之中竟然再次出现那之前的黑气。

“看来是老夫小看了你这黄毛小子了,不过,这一切都结束了”黑气竟然在一瞬间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那半空之中熊熊燃烧的火焰。跳动的火苗肆意猖獗,这就是钢部民的真正的本体炎火

炎火,万火之首出自于盘古开天之时,人类钻木取火开始,炎火也随之诞生,上万年的修炼,终成人体,取名钢部民

这时候,连陈二嘎的嘴角也不禁的抽搐了一下,没想到这钢部民竟然连本体也祭了出来

恶战,看来在所难免了

“能够让老夫暴露本体出来,小子,你已经很不错了”钢部民的声音从那一团火焰之中传了出来,虽说是焦灼的火焰,但是每个字足以寒彻陈二嘎惶恐的内心。

“吼吼吼”那剧烈燃烧着的火焰竟然变成一只张牙舞爪的凤凰,嘴中不停的喷吐着足以让万物化为灰烬的烈焰。两只巨翅张开竟然有数丈之长,不停的扇动着,一股股巨热无比的热浪一层一层的涌来。要不是陈二嘎纹案之力雄厚,恐怕早就窒息而死了。

“去吧”那钢部民的一声令下,一只火凤凰自天际俯冲而下,直直的朝陈二嘎飞射而来。

一丝惊恐出现在陈二嘎的眼神之中,但瞬间又消失不见了。

只见那火凤凰竟然生生的从陈二嘎的身体中洞穿而过,但却并没有出现想象中的血雾漫天。而这时候,陈二嘎却出现在另外一处。原来,那火凤凰洞穿的仅仅是那陈二嘎用纹案之力凝成的一个替身罢了。

“吼吼”那火凤凰仰天长吼一声,没想到自己竟然被陈二嘎小耍了一番,这更加激怒了那畜生。

漫天的火球犹如繁星之多,接踵而至。陈二嘎当然不敢有丝毫的懈怠,脚尖的纹案之力疯狂的凝聚,半空之中不断出现陈二嘎闪射的身影。火凤凰的攻势愈来愈猛,如急雨般密不透风,仅仅给陈二嘎留下了丝毫的空隙。

陈二嘎闪射的身影也越来越快,直到最后一道道残影的出现。没想到这火凤凰竟然将陈二嘎逼入了如此的地步。不断暴走的陈二嘎心中不仅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是非常的清晰理智,一个完美的抹除计划正在慢慢的诞生。这样耗下去,吃亏的只有是陈二嘎自己。

陈二嘎在不停的闪射与躲避之中,非常意外的发现了这火凤凰的一个致命的弱点。

那火凤凰每一次疯狂的进攻之后,身体会出现瞬间的停滞,身上的赤炎色的血红色也会暗淡无光,身体变得非常的虚弱。契机就在这里

当陈二嘎还在想如何利用这一契机的时候,那钢部民的火凤凰的强悍进攻再次袭来。“轰。”一团火球不偏不倚恰好击在陈二嘎的胸口之上,陈二嘎瞬间感觉嘴中一甜,一口浓浓的鲜血喷射而出。

说来也巧,那陈二嘎的一口浓浓的鲜血刚好喷射在那火凤凰的左翅之上。那翅膀上燃烧的火焰竟然就像烈焰遇冰水一般,瞬间熄灭了。接着,一声惨叫从那火凤凰的嘴中嘶吼而出,其叫声凄惨至极,令人生畏。

面对如此巨变,陈二嘎也是惊呆了,没想到自己的一口浓浓的鲜血竟然有如此的功效,能够将那如此凶悍的火凤凰一只翅膀击伤。

“鬼神门禁之灵,你这是什么意思”那钢部民竟然硬生生的冒出了这句话来,这也让陈二嘎非常的困惑,难道这一切与之前那鬼神门禁之灵有关系吗从钢部民的恼怒的语气之中,陈二嘎觉察出另有高人相助。

“钢部民,你这个丧心病狂的恶魔,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一个古老的声音在上古纹案精魂之中响了起来,这声音竟然让钢部民如此的恼怒,但在陈二嘎听来,却是那样的耳熟。

“鬼神门禁之灵,难道你忘记了我们之间的约定了吗难道你想反悔吗”那团疯狂的烈焰肆意的狂舞着,内心呈现出来的是极度的惶恐。

“炎兄,恕我不能遵守一千年前的诺言,我劝你还是不要负隅顽抗了,一切都结束了”鬼神门禁之灵好像好言相劝道。

“鬼门兄,你我之间就不要虚与委蛇了,只要今天你不出手,助我得到上古纹案精魂,日后我钢部民定将任鬼门兄驱使,你看如何”没想到那钢部民竟然是如此的脸厚,这样哄三岁小孩的话语都说得出口,还想要这鬼神门禁之灵应允,好像有点玩笑之意。

“哈哈,炎兄,现在的我也是一丝意念,真身却不在这里,怎么能够和炎兄你的万火之驱相提并论呢,你就大大的放心吧,今天我是不会出手的,但是至于那位小兄弟,在下就不好多言了”这鬼神门禁之灵显然是话中有话,却没有明说。

那单翅火凤凰数丈之外,不时的发出一声声哀嚎之声,一滴滴鲜红的血液从受伤的翅膀之处流了出来。

“鬼门,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对这小子做了什么,难道你我心中还不清楚吗”钢部民心中的怒火不禁开始燃烧了起来。“小友,你还记得那嗜血黑炼狱十六吗你已经得到了老夫的指点,你完全有能力将这恶魔抹杀,他的生死完全掌握在你的手中,记住,千万别让这恶魔得到上古纹案精魂,不然定将生灵涂炭”鬼神门禁之灵的话语仅仅回荡了数秒钟,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