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上要了我很久

;灯火通明的长殿内,硕大的圆形舞台上,身姿卓越的舞女此刻正扭动着妖娆的身段,竭尽所能的为正前方的男人,献上最绝美的舞姿。

“寒大人,银无叶区区一个下等人竟敢伙同外人叛变我族,是否下达追杀令并一并惩处共事者蓝夜部落”看台下,一名身材强壮,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大声张扬道。

逆羽寒正襟危坐在镶金高椅上,看着舞台上的一众舞女,没有回答。

“寒大人,蓝夜部落现在已经没有驻守人,是否还要继续派遣族人看管蓝夜”又一名骨瘦嶙峋的老宅手拄着一根绿色的藤蔓杖,伏地问道。

见部下一个接一个的发问,逆羽寒皱着眉头,脸上的表情相当不悦。

抬手抚过高扎在脑后的发,慵懒的往椅背上一靠,淡漠道:“要怎样做不用你们来提醒,我可是最讨厌别人多说废话。”

“属下不敢了,寒大人饶命”两人一听,顿感不妙,同时收敛起忠义之色,满脸惊恐的伏地求饶起来。

逆羽寒捂着耳朵也没说话,只是厌恶的冲两旁的侍卫一挥手,紧接着,两名在看台下跪地求饶的男人便被拉了出去。

“寒大人,饶命啊”

“啊啊啊”

随着一阵尖锐的喊叫过后,之前的侍卫木然回到了殿内,身上的衣服却被鲜血染湿大半。

殿内其他人一看,均是吓得苍白了面容,看着老者掉在地上的手杖,闭紧了嘴巴。

他们两个人可是近年来最受逆羽寒宠爱的上等阶级,没成想只是一句话不对他的心意,就落得了一个脑袋搬家的下场。

看来逆羽寒因为叛乱者之事,心情也变得越来越暴戾了。

薄樱站在逆羽寒身侧,对面前的一切视若无睹,侧脸看了一眼舞台斜对面的一处银色结界,见里面的倾城似是有苏醒的迹象,眉毛轻佻道:“大人,她醒了。”

“我看到了。”逆羽寒冷漠轻回一声,眼神随即落到倾城身上,一瞬间冰冷。

“今天就这样,你们退下吧”他扭头看了眼已经吓得腿软了的众人,不耐烦的说道。

见逆羽寒发话,舞台上已经连续跳了几个时辰的舞女,这才赶紧停下动作,行了个礼后,慢慢退下了舞台。

不消一会,刚才还有点人气的大殿恢复了无声的压抑,氛围一时间陷入低沉。

逆羽寒眯着眼睛看向缓缓坐起来的倾城,扯掉身上披着的华贵貂绒衣,移步到了结界之外,一脸玩意的看着揉着脑袋的倾城。

“底子还不错,两天就醒了过来.”

倾城正因为一阵阵犯懵的脑子而痛苦的闭着双眼,一听到逆羽寒的声音,立马瞪大了眼睛,抬头看向那双带着无限讥讽的眼睛,“逆羽寒逆羽寒啊”

倾城一激动,匆忙起身的结果是一个步调不稳,“啪”一声,一脑袋撞在了结界上。

她不顾吃痛的脑袋,趴在结界上,依旧怒瞪着被她的一系列动作逗乐的逆羽寒,咬牙狠狠道:“我要杀了你,快放我出去”

逆羽寒一听,原本略带笑意的脸,突然阴沉,“愚蠢的女人,既然知道你要杀我,我怎么可能把你放出来。”

“含你是害怕会死在我手里吧”倾城扬眉一挑,故意刺激他。

逆羽寒心机不知比她高出多少个层次,自然毫不在意:“敢挑衅我的人,通常都没有什么好下场,你还真是不知死活。”

“不知死活”倾城咬唇,“在知道你是祈星族的首领时,除了杀了你,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倾城本以为多少会控制住自己的怒火,可见逆羽寒一脸淡漠的提及忤逆他的下场,对他平白无故灭了伏和族就涌出了更多的恨意。

“伏和族与你无怨无仇,若只是因为我,大可直接冲我一个人来,你为什么全族上下都不放过”

“你这个杀人凶手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放我出去”

“呜呜呜”

不停的拍打着结界,倾城的愤怒四处宣泄,最后伏在地上痛哭起来。

伏和族的覆灭是她心里永远无法抹平的伤疤,即使她总是装作不为其所捆绑心灵,但一旦看到血海深仇之人含笑站在自己面前,痛哭伴歉意便将她的心理防线击得粉碎。

虽然她深知在敌人面前流泪是无能,但是一切都救不了的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逆羽寒见面前的女人由愤怒转变为哭泣,心中的不屑更加浓烈,“就因为无冤无仇才有毁灭的价值,更何况它的覆灭是必须的一个过程。”

“你是人吗,竟然这么残忍”倾城抬头怒瞪逆羽寒道。

逆羽寒侧脸一笑却毫无笑意可言,“那与你无关。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好奇跟你一起来的那些同伴现在如何了吗”

“”听他这么一说,倾城一惊,赶紧爬起来,“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我把他们怎么样”逆羽寒突然挑眉,眼中无限戏虐,“我现在好好的站在你面前,你说他们能怎样”

只觉得脑子轰鸣一片,倾城勉强扶住结界没有倒下,声音却突然开始抖,“你杀了他们”

见倾城露出自己想要的反应,逆羽寒嘴角轻撇,目光落到她身上而出的灵力,手一指她身后,极其淡然道:“若你想要使用灵力强行破除这个结界,那个老太婆会在结界打碎的同时必死无疑。”

说完,食指落在唇间,轻轻一,勾魂般戏虐了眼角。

倾城闻言回头看去,果真就在结界的另一头,一个面容苍老的女人正一动不动的闭目靠在结界上。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说的话”倾城咬着牙继续汇聚力量。

“你若是不信,大可试一下。”说着,逆羽寒抿嘴一笑,“反正我已不需要借用灵女来控制蓝夜,这个老太婆是死是活都不会影响到我的计划。”

用完则弃,逆羽寒一向如此,爱谁谁。

倾城一听她提及灵女,扭头再看向那个老太婆时,眼中的决绝多了几分不忍,她当然知道灵女对蓝夜而言的重要性。

手中的力量渐渐松懈,而她着趴在结界上,泪水泛滥起来,“大家为什么”

逆羽寒看着恍如崩溃的倾城,扭头看了薄樱一眼,示意他打开结界。

薄樱虽然不解他要做什么,但只能点头。手一挥,倾城身前的结界便安然消失,而灵女依旧困在结界中。

倾城抬头,看着逆羽寒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握紧拳头的同时,大力一挥,温度骤降,漫天雪华顿然飘洒。

“突然放我出来,你又在打什么主意”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