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模静静玉门极品美胞

我们好不容易挤下车,下车,就感觉到那股炽热的人潮拥挤的气氛,人如潮涌,正是下班高峰期,街上的霓虹灯,落英缤纷的街道。灯饰绚丽夺目,好不热闹。

我突然看到有个卖糖葫芦的在广场上,暗自吞口水。煜祺站在我身边,做了个手势,让我等他一会。

我点点头,挥挥手,我并不知道他要去干什么?

煜祺匆匆地走开,过了几分钟又转回来,手里拿着两串糖葫芦。

那时候我真想不到,他居然是去给我买冰糖葫芦了。只觉得心里一阵暖意,可能是最近太矫情的原因。

“哈哈,糖葫芦都给我。”

我兴奋接过来,小时候我就喜欢吃冰糖葫芦,酸酸甜甜的。

吃了好几颗,隐隐约约才发现不对劲。怎么周围的人都看着我们?准确的说是在看我一个人。

某个不知情广场大妈:“诶,刚刚看到没有?糖葫芦自己飞起来了。”

不知道谁又说了一句:“人老了,眼花了。。。这年头,糖葫芦都能飞了。”

我站在大路口呆呆地望着那个自言自语的老人。看着他远去的身影,他的话久久地在我耳边回响着。

不过很快我缓过神来,我嘴角抽搐,眼睛喷着火,拳头紧攥着,差点没吼叫起来,强压下心中怒火。

居然很淡定的吃完最后几颗,化悲愤为食欲!狠狠的,咬下最后一颗。

才拉着煜祺赶紧溜之大吉,到了一个人比较少的路口。反应过来刚才该跑的人是我,煜祺在外人眼里是空气。委实让自己鄙视自己一顿。

好言相劝道:“煜祺,拜托……你能不能低调点?”

煜祺看着我若有所思,才诚恳的点点头:“一时间忘记了,我还以为我和你一样,所以温故一下做人时的感觉。。。”

“那你刚刚买东西不会给的是冥币吧?”

看着煜祺又若有所思会后,认真地点头:“好像是。”

我终于,忍无可忍地吼叫出声:“以后请离我远点。”

煜祺嬉笑着说:“骗你的。还真信了?”

就这样一人一鬼吵吵闹闹,对于外人说我是在跟空气说话,我也不在意他人的眼光了。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回家后谁也不认识谁,再见的时候就是陌生人。

到了夏候篱的店里都快八点了。

“你们来了,坐会吧!”夏候篱沧老洪亮的声音传进耳朵,听得人心颤。

“首先第一课,就是俯首作揖敬茶。喊我声师傅!!!”

嘴角微动,想了想,还是拜师学艺重要些,才不情不愿的上前递茶:“师傅。”

心里早就打定主意,如果学会了马上跑路,从此持强扶弱,江湖仗剑,行侠仗义,创建师门,全国各地开分店。

当个像安倍晴明一世功成阴阳路,鬼差闻之让路,孤魂野鬼听之丧胆的阴阳霸主。

心中如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作响……

却忽略了现实的残酷。

接下来就是悲痛欲绝的练狱生活,正是这种炼狱般的生活,能任我在短短一个月内,成为半个阴阳师。

之所以说我是个半的阴阳师,是因为我学的七七八八。

不过也足以对付一些孤魂野鬼。

每当我历练深陷险境时,煜祺就一副爱莫能助的神情,而夏候篱带着随身携带的多功能板凳,不知在哪个摊上买的五元瓜子,嗑着瓜子好不得意的看戏,委实让我恼火。

一恍半年过去了,煜祺拿到他的身体,并且基本和正常人无异。为什么说他基本与正常人无异呢?是因为他可是个真正的食鬼人啊!我们吃饭,他也吃饭,唯一不同的是有时候他还吃鬼。

而我再也没见过那个红衣女鬼,我以为事情过去了。后来我才知道,那仅仅是个开始。在黑暗中,有一只无形的鬼爪,正向我袭来,反正冷冷的杀意,与嘲弄。

不过值得我庆幸的,他是个活人了。我曾经,无数次幻想如果他是个活人,那么我们就能真正的在一起了。

却没想到,他做鬼时,还会收敛些,做人时简直恶劣到极点。

天涯市的东门野外别墅内,煜祺一身休闲服,俊美的脸上不带任何笑意,站在我身后,毫不怜香惜玉地抬脚将我一脚踹进了,这闹鬼的屋子。

心里吐槽,妈个叽……难道没看到我就无助的眼神吗?为什么这家伙这么恶劣。

这家就是我接到的第一个任务。

这房子看上去富丽堂皇!实择阴气森森,平实而精致,简洁对称突显沉稳,各房间都为端正的四方形。

坐西南,朝东北,可以说是“坐金銮,纳盘龙,镇宝塔,从自然地理的角度来看,可算是一块不可多得的宝地。”

真不明白这样的房子会有什么问题?

来不及多想什么?心中的恐惧已经占了一大半。这好歹是自己接到的第一个任务,总不能临阵脱逃吧?

煜祺那货一定会嘲笑自己,真不想被他小看。只好硬着头皮,强作镇定,只觉得这个屋子里的温度刷的冷了好几倍。

“卧槽!有本事你给老娘出来,看我今天不灭了你。”瞧瞧这气势,肯定被我吓到了。自己给自己加油打气!听到没有声响,胆子越发大了起来。

悠悠然地四处打量:“我嘞个去,这……这是金子。”我看到满满一堆的金子,眼前金光闪闪。

一个比较诱惑力的声音响起来:“你喜欢金子吗?”

“喜欢。”随即又摇摇头:“不喜欢。”

“哦……这倒,令我意外。”他把声音拖得老长,不过我还是能清晰地分辩是个男人的声音。

“那你喜欢什么?”沉默一会,又问:“你有没有喜欢的东西?或者是愿望。”

我低头想了会,眼中闪闪发亮:“其实吧!!!”又有些窘迫地低下头,好像,在外人面前有些难以启齿。还是不说出来算了。

“看你的样子,是有喜欢的东西,或者是愿望?”

“这个,其实,我一直想偷看煜祺洗澡来着。”这个想法是煜祺变成正常人的时候有的。

那个时候,他身穿白袍,由于在冰馆里躺的太久了,出来办事总是不方便的,就去买衣服,和剪发型。

虽然我还是不明白,他为什么,是那个样子,还有就是当初,他为什么编个假身世来骗人。

总之现在的问题在于,自从那次无意间看见他换衣服,上半身赤裸着,居然还有八块标准的腹肌后。便是万劫不复。

我当时眼冒桃心,还很没出息的流口水了,导致郁闷情结的我逼迫自己足足待在房间面壁思过!痛改前非,洗心革面整整五天才出来。

“这个容易,你告诉我他长什么样子?”

我的眼睛,盯着那男人,他像凭空出现般,穿着优雅的白色花纹的中山装,然而我只是傻呵呵的说了句:“长得太美,描述不过来。”

虽然我知道描述男人不应该用美形容,可这毕竟也是夸他。

男人的声音带着一点点不屑:“和你说话,简直是拉低我的智商。”

“泥煤的!”突然反应过来,怒极攻心,也不顾那么多,朝着他大吼:“卧槽,你的声音竟然能蛊惑人。。。”

“小娃娃,我看你还是回去吧!”

“为什么?不战便败,不是我的做法。”我还在得意的瞪他,一副谁先眨眼谁就败的架势。

男人摇头,一脸鄙夷:“捉鬼可不是光会瞪眼就行的。”紧接着又盯着我上下打量又是冷哼:“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以你的道行,是赢不了我的。”

瞧着这狂傲,自大的模样就心里不舒服。

“赢不了,就跑。”

赢不了自然是要走为上策才好。我丝毫不觉得逃跑是什么可耻的行为,甚至还觉得逃得过也不失为一种技能。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