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开小嫩苞小说

高速移动的气流形成了风,就这样滑过他的面颊,轻轻地钻过他的衣摆。^^^百度$搜索@巫神纪+<a href="ww.baishulou.net@"" target="_blank">http://www.baishulou.net@" target="_blank">ww.baishulou.net@</a>" target="_blank">www.baishulou.net@</a>阅读本书#最新$章节^^^砾与尘,灰与沙,一切的浑浊都在这风中被吹向道路的两边,犹如帝王出行时惮于其威慑而退缩一旁的凡民。走在这条一尘不染的通道上,那低垂的眼帘没有任何光彩,他就像一个失魂落魄的迷茫少年。

布有绿色条纹的黑色的长袍将他瘦弱的身躯包裹其中,让他看起来仿佛一个在昼间游荡的鬼魅。随着他的一次次呼吸所产生的节奏,黑袍上的条纹也如同有了生命一般,放出忽强忽弱的幽幽绿光。

他的脚步最终止于巨大的漆黑堡垒前。他稍稍抬起头,注视着这个黑色要塞壁上水晶般的光泽,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自言自语道:“看来就是这个东西呢,现在就让我组成四象结界的’烈旋位‘吧”

他重新闭上了眼,口中不停地默念着什么,一道细微的绿光像断断续续的细线那样出现在他那未完全遮掩的眼角,随后这绿光却如袭地而起的龙卷飓风那样猛然迸发,强大的能量就像狂暴的洪流溢出。在他的脚下,一个巨大的绿色光圈逐渐由小变大,缓缓地把周围的一切都笼罩在绿色的光海之中,而在光海之上,则是令人望而却步的风暴眼。

他和一枚绿色的不规则状宝石,则安稳地处于暴风之中。

“风帝-莱扎,控世间之狂风与气压,将存活在大地的奸佞吹化为骸。”

绿色宝石的外壳极不安分地摇动着,并且伴随着晶体质被剥离的的清脆响声,绿色的宝石一一天岚水晶瞬间破裂成数个小碎块,而这些小碎块在风暴的能量洗礼下,变成了一张张的卡片。

他一挥长臂,将卡片尽收于手中。

“风帝-莱扎……召唤!”

高速旋转的可见气流在他的“一声令下”,瞬间朝外扩散,朝上伸张,不一会儿就成为一个高达数十米的龙卷风,而在这龙卷风中,一个高大的身影在不停地浮动着,但仍可以看出是个身披斗篷,头戴翼冠的形象,正张开双臂,朝着两边伸展出去。

周围的一切都被卷进了一阵极其猛烈的暴风当中。尸体和汽车的残骸都被卷至高空,连路面也被强行扯裂,钢筋和沥青碎块被这个如同超级吸风机的旋涡所吞噬,无数的东西在其中被巨大的风压所毁灭。

“这边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了,接下来还需要其它三大帝的力量,就拜托你们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我的回合,抽牌。”

宏人用力抽出一张卡片,甚至能听见划裂空气的微弱相声。“我发动手牌中的魔法卡[奥术跃迁指令],选择手牌中一张怪兽卡发动,将自己场上一只怪兽解放,那只怪兽从手牌里特殊召唤,而且被特殊召唤的怪兽属性与被解放怪兽的属性相同时,从卡组中把一张名字带有[爆裂]的卡加入手牌。

“我将场上的[红莲灯盏妖精]解放,特殊召唤手牌中的[灰烬射手],再根据[奥术跃迁指令]的效果,我从卡组将[爆裂模式]加入手牌。”

一道火光从地面的裂缝里腾起,在空中幻化为一把弓弩的形状,一个瘦高的男人浑身上下燃烧着紫红色的火焰,不畏灼烧的剧痛,一把抓住在半空中浮动的弓弩,并把它的矢尖对准了切斯。

(灰烬射手,等级7,炎属性/炎族-效果,攻:1200,守:1200)

“这家伙,想要干什么……”,切斯紧皱眉头,看着闪烁的箭矢,心里直嘀咕。“

“灰烬射手不能通常召唤,但当这张卡从手牌或墓地特殊召唤时,可以将对方场上一只等级7以下的怪兽送去墓地,自己从墓地里特殊召唤一只炎属性怪兽,并且这张卡的攻击力和守备力各自上升被这个效果特殊召唤怪兽的对应数值。”

“怎么?”

没等切斯反应过来,灰烬射手的箭矢早已射出,闪烁着犹如熔岩的刺眼光芒,穿透了[侵入魔人-飞蛾]的胸膛。只看见被箭射穿的伤口泛着橘红色的滚烫涟漪,像大火吞噬平原那样贴着它的身躯迅速扩散,飞蛾的身躯熔化为一摊岩浆。

“我从墓地里特殊召唤的是,这个……等级为1的[红莲灯盏妖精]。”

在地上蠕动的岩浆中,火焰的妖精穿过地狱与现世的屏障,重新回到场上。“灰烬射手的攻击力与守备力分别上升与红莲灯盏妖精的攻守力等同的数值,也就是说,攻击力上升200点,守备力上升1000点。”

灰烬射手的身体上,紫红色的火焰转变为银色的火焰,攻击力和守备力分别变为1200点和2200点。

“如果想要靠攻击力战胜的话,复活焚烧之法士应该能够上升更高的战斗数值,但现在……果然是想要复活[调整]从而……。”切斯的额头稍微皱了皱,但随即又舒展开来。他把目光投向自己的卡组,心中有无尽的叹惜:“只不过你所做的一切将会是徒劳,你根本不会知道入魔之力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变革,不过,也不久了吧……”

“我用等级为1的[红莲灯盏妖精]对等级为7的[灰烬射手]……调星!”(嗯,我还是用“调星”这个词吧,嗯)

“果然。”

“铭记对太阳的誓言,被赋予光明之信仰与勇气之意志的龙啊,踏着空之流火,长啸震苍穹一一”

当光柱贯穿了星星和圆环,那之后天空中突然落下两道旋转的火柱,不停地交织着,逐渐汇聚为两个彼此相切着旋转的火圈,一枚纯白色的巨大球体也随之翻滚。

“同调召唤,[日恪剑-琰魂龙]!”

白色球体周围的火焰迅速地钻进这枚巨大的珍珠里,纯白的外表立刻挤满了鲜红的纹路,就犹如不断膨胀收缩的血管。蛋壳般的亮白色外壳逐渐变得透明,就在它即将完全消失的一刹那,一把巨剑从中穿出,又沿着剑身处笔直的条纹像两边分开,就像一对锋利的翅膀。

最后,一只披戴银色盔甲,身上点缀着火花,背部燃着烈焰的巨龙从“蛋”里诞生,就像表达着对诞生的喜悦那样,发出一阵猛烈的鸣叫声。这声音中仿佛隐藏着镰鼬那般的妖魔,声波所泛及之处,都留不少可怕的裂痕。就连切斯所布下的结界,也在这一瞬间被轻易破坏了。

(日恪剑-琰魂龙,等级8,炎属性/龙族-同调/效果,攻:3000,守:2500)

“这个龙是……”切斯竟有些看呆了,“虽然不在夺取的列表内,但要有了这样强大的力量,那么就……”切斯在心里不自然地笑了笑,即使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只不过早已不再摆出那种轻浮的表情。

“日恪剑-琰魔龙的效果发动,一回合一次,在对方场上以攻击表示特殊召唤与自己手牌数相同的[日恪剑衍生物],我的手牌一共为两张,所以在你场上特殊召唤两个[日恪剑衍生物]。”

龙的巨大翅膀发射出两把燃烧的长剑,刺插在切斯的场地上,就像日晷上又细又长的指针。

(日恪剑衍生物,等级8,炎属性/战士族-效果,攻:2000,守:0)“并且每次进入战斗阶段时,对方场上只要有[日恪剑衍生物]存在,[日恪剑-琰魂龙]就必须增加且进行与其数目相等次数的攻击,现在你的场上存在两只[日恪剑衍生物],算上原本的一次攻击机会,我必须进行三次攻击。”

“呼一一”琰魂龙突然把自己的头扭向了自己的主人,像是在说悄悄话一样发出一阵低吟,宏人则是摇了摇头,轻轻地来回抚摸了龙首上的白银战甲后,对它低声地咕哝了几句。

切斯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又动起了心思:“怪兽能够与主人交谈,看来那张卡果然寄宿着卡片精灵。”

“琰魂龙的感知是绝对不会出错的,看来社长已经启动了’真源‘计划了……”宏人的心里也是一片杂乱,“四大帝王很快就会开启’真帝王领域,那个时候我要想再单独和这些家伙碰面的话,可就就难多了……有必要在’真帝王领域‘布下之前速战速决!”

“战斗了![日恪剑-琰魂龙]获得两次攻击机会,因此分别攻击[侵入魔人-烈角]和[日恪剑衍生物],艳阳爆破!”

琰魂龙胸前的白银铠甲突然呈“x”型向外翻开,吸收着空气中陡然出现的几道红色能量波,待到它们都浓缩成一团滚动的光球,白银铠甲又再次合上,同时双肩的剑状护甲与龙的巨口一齐张开。龙的脖颈里涌上一股赤红色的火焰,与双肩的高温射线同时射出,三道光流在空中互相交错,构成一枚尖锥形的闪光爆弹。

“[侵入魔人-烈角]的效果发动,支付1000点生命值,使一只[侵入魔人]的破坏无效。”烈角再次展开了黑色的波动屏障,巨大的锥形火焰弹砸在这个巨大的盾牌上,瞬间破碎开来,蕴藏在其中的能量则以冲击波的方式扫荡了切斯的整个场地,两只[日恪剑衍生物]被能量波击得四分五裂。

“咳……”切斯被震地后退了好几步,看着浮动的显示框上的数字,从“5500”飞闪到“2500”,心中十分不悦。

“盖伏一张卡片,回合结束。”(宏人:lp6000,手牌剩余1)

“我的回合,呵……”切斯竟不自觉地笑出了声,“这张卡来得可真及时呢。”

切斯的场地上破开了一个巨大的黑洞,从里面一跃而出的,是始终躺在墓地里的[侵入魔人斥候]。“自己的主要阶段1开始时,若自己场上没有魔法、陷阱卡,墓地里存在的斥候可以特殊召唤,然后,我再从手牌中召唤[黑炸弹]!”

一枚圆滚滚的黑色球体从天而降,睁着像是蜡笔随意涂鸦上去的双眼,张着万圣节南瓜般的嘴,像是一个调皮孩子随手制作的粗劣工艺品。

(黑炸弹,等级3,暗属性/机械族-调整/效果,攻:忘了……,守:忘了……)

“[黑炸弹]召唤成功时,可以从墓地里的特殊召唤一只等级4以下的暗属性怪兽,我从墓地里特殊召唤等级为4的[侵入魔人的斗番]。”

黑炸弹张开布满锯齿的大嘴,从里面吐出了四枚点缀着星星的小型黑球,这些小型的黑球在地上滚动了一会儿便毫无征兆地炸开了,黄色和白烟弥漫了整个场地,而伸出爪子把烟幕撕裂的正是[侵入魔人的斗番]。

“四只怪兽,而且还有一只是调整怪兽……要是入魔族真的在我脱离他们之后,发生了令人惊异的进化,也许下一步就是……”宏人捏紧了拳头。琰魂龙似乎察觉到了主人这一丝埋藏在心底的不安,便略微地移动身躯,稍微地靠近了他一些,龙的翅膀也始终展开着,像是想要给主人一些安全感。

“没事的,无论怎样我都不会害怕。”

宏人反过来安慰自己的龙类朋友。

“真是让人感动呢……”切斯死死盯着琰魂龙不放,“没想到你也有温情的一面吗?”“如果你敢对它动什么歪心思,我发誓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宏人看见切斯眼里闪过的一道寒光,打心底地感到紧张。

“怎么会动歪心思呢……最多,像这样,”切斯伸出自己的手,只见几道从指尖散发的雾气凝聚为一枚乌青色的晶体,“只是想看看,入魔化的它,舍弃自我与情感的它倒地强到什么地步啊!”

“你这混蛋……”

“我发动[侵入魔人-烈角]的效果,将自己场上的[侵入魔人的斥候]解放,从卡组中把一张等级5以上的[侵入魔人]加入手牌,我把[侵入魔人的斥候]解放,从卡组中将等级为6的[侵入魔人-秘镰]加入手牌。”

“又是没见过的[入魔]。”宏人一刻也不敢放松。他仿佛看到了处在切斯卡组下的那一个黑洞,那一块阴影,一个完全未知的世界,那究竟隐藏着怎样可怕的力量……

“我用等级3的[黑炸弹]对等级4的[侵入魔人的斗番]进行调星!“

“同,同调召唤?!?!”

“惊讶?”切斯讥笑道,“希洛,我只是在做和你相同的事罢了。

黑炸弹后脑勺的引线燃到了尽头,圆溜溜的光滑躯体开始出现不规则的裂纹,侵入魔人斗番冲上前去一把将其抓破,爆炸产生的星星相聚,变成了三个转动的紫色光环。

“灾厄的序曲就此奏起,在夜空中激起的第一响回声,那将成为恶魔诞生的啼鸣……同调召唤!”

紫色的光柱将处于环中的四颗星星连接在了一起,并且它的直径在迅速地向外扩张。

“等级7,[入魔铠人-索萨]!”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佳奈打了个喷嚏。

“艾瑞克,你不冷吗?”她的身体开始寒战一一周围突然间变得冷了许多,这在夏天的下午是很不正常的事。

“嗯,不会啊。”艾瑞克是谁?他早已习惯了寒冷,甚至他自己就算的上是“冰之力”的化身。

“不过周围的温度确实下降了许多。”

一感受到异常情况,他便会习惯性地捏紧了腰间的佩刀,开始在周围走动起来。四周燃烧的火焰不知何时已经熄灭,血迹也凝成一块又一块光洁的镜面,如同晶莹剔透的鲜红琥珀,尽是恐怖的美丽。艾瑞克虽然感到奇怪,但并不至于让他大惑不解。“这些东西,和冰结界秘术很像……”

他又走到一辆车子的边上,仔细地观察着它的车窗,只见在这层不厚不薄的玻璃上,竟然凝结了一层冰霜!而且这些冰霜像是有了生命一样在迅速地扩散着,直到把整个车窗全部冻住也没有停住它侵蚀的步伐。

“但又不同……”艾瑞克再次把他的视线放远,突然有一个人出现在他的视线当中,而正是这个人的出现,让这一切的怪异现象都有了解释。

“佳奈,你看这是什么?”

佳奈哆哆嗦嗦地走到艾瑞克所指的地方,眼前的一幕却让她惊得说不出话来。

在靠近那个黑色巨大堡垒的一个角落,屹立着一个高大的,披着黑色袍子的人。而在他的脚下,则是一个蓝色的圆形光圈,泛着水面一样的波光,白色霜雪在他的身边飞舞,让人一看就觉得浑身发凉的白色雾气正从那个光圈边缘急速溢出,看来诡异的霜冻现象就是从那里开始的。

“他是人类吗?”经历了一场非人性的灾难后,佳奈似乎对这种平常根本不会问起的事也小心翼翼。

艾瑞克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注视着那个人的一举一动。

黑袍人身边的暴风雪突然间变得更加地猛烈,他的身体竟然开始浮向了半空中!黑色长袍上的蓝色条纹忽闪的频率快了许多,让人感觉它仿佛激动到了极点一一如果它是个人类的话。就在那个人将手伸向一块水晶的时候,艾瑞克突然大叫一声糟糕。

“糟糕,快躲开!”艾瑞克惊声喊道。

“走……躲去哪!?”

那个人的口中似乎在默念着什么。

“冰帝掌控世间之冰霜与极寒,将扎根在大地的邪心冻结为尘……冰帝-梅比乌斯,召唤!”

突如其来的强大暴风雪让两人手足无措。两人立刻被吹开,相隔了数十米远。这宛如一堵移动冰墙的风雪,夹杂着坚硬的碎冰和致命的冰棱……错了,这根本不是什么冰墙,这简直就是“把整个南极拿起来”然后“再把整个北极拿起来”最后“照你脸上猛砸”!

“小心!”

一个极为巨大的冰块从佳奈的头顶坠下,艾瑞克扯破了嗓子也没能引起她的注意,他朝着佳奈飞奔过去,即使他早已习惯了在冰天雪地战斗,甚至他最擅长在这样的天气里战斗,但由冰帝梅比乌斯意志放出的冰冻能量,岂能是他所抗得住的?

在这样的包含着“帝王冻志”的风雪下,自己寸步难移,连自己的生命也无法保障。

只一瞬间,巨大的冰块掩盖了佳奈的身影,落地时发出的巨响把艾瑞克发出的惊叫所淹没。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宏人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怪物,感到毛骨悚然。

“这,就是入魔化……”

“这家伙可是个狠角色啊,真不愧为x剑士的……过去领袖。”

索萨的两只眼睛当中有一只被昆虫眼所取代,身上的盔甲变得破烂不堪,许多黑色的触腕和利刺从里面穿刺而出,左肩部位的护甲变成了怪兽的头骨,在他的背上甚至还长出了一只残缺不全的翅膀。

(入魔铠人-索萨,等级7,暗属性怪兽/恶魔族-同调/效果,攻:2700,守:1800)

“在那场战役中我们损失了大量的士兵,本该不用牺牲这么多的,但就是为了抓住他这一个人……”,切斯回忆起当时的场景,“他像个疯子一样地杀死我们的士兵,我们甚至怀疑他根本就是个野兽和恶魔的合体。”

“你们难道,把战争中其它的俘虏都入魔化了吗?”

“没错,”切斯冷笑道,“看在你曾经也和我有过交(ji)情(qing)的分上,告诉你也无妨……包括自然之森在内的湿原接壤处的部落,早已被我们所侵占,他们当中骁勇善战的兵士,也成为了我们的同胞,没用的人的下场……”

切斯微微地一笑。

“就和你一样!”切斯大吼道,“[入魔铠人-索萨]的效果发动,这张卡同调召唤成功的场合,可以将手牌一只名字带有[入魔]的怪兽特殊召唤,我将手牌中的[侵入魔人-秘镰]特殊召唤!”

索萨一剑劈开了自己身边的空气,闪过的刀光化为一个裂缝,一只蝎子一般的黑色怪兽从里面蹒跚着出来。

“[侵入魔人-秘镰]不能被名字带有[入魔]的卡片效果以外的方式特殊召唤,这张卡特殊召唤成功时,选择对方场上一张盖卡,只要[秘镰]在场上和墓地存在,那张盖卡就不能发动!”

“既然这样,那么我就针对你的效果发动这张卡片……”

“没用的,被选择的卡片不能针对这张卡的效果而发动!”切斯做了个“拜拜”的手势。

秘镰的尾巴射出一根毒刺,直接钉在了那张盖卡的上方,随着紫色毒素的慢慢释放,那张盖卡也逐渐变得干枯,并且开始缩皱,就像老化的树皮。

“特殊召唤的[秘镰]还有另外一个效果,把场上一只名字带有[侵入魔人]的怪兽解放,这张卡和场上另外一只暗属性怪兽变成与其相同的等级!”

“什么?!?!”

“这样一来[入魔铠人-索萨]和[侵入魔人-秘镰]都变为等级为8的怪兽!”切斯有些得意忘形。“相同等级的怪兽有两只,要来了吗……继同调召唤之后的……”宏人的精神层面几乎要被这群“熟悉的陌生人”所打败了。

“我用两只等级8的怪兽,构建叠光网络……”

岩石崩裂的声音打断了切斯的指令。一根极为巨大的石柱从场地中间拔地而起,跟随着它一同破土而出的还有不少尺寸稍小的石柱。登时黄沙漫天,只听见浓烟之中有一人的声音响起。

“地帝操控世间的砂岩与重力,将徘徊在大地的恶徒碾碎为尘……地帝-格兰玛格,召唤……”他的声音沙哑且沉稳。

在石柱的上方,高大的地之帝王的身影摇曳着。

“希洛,是你搞的鬼吧……”切斯缓缓地扭头,“这可不太好弄呢……突然混进来这么个大家伙……还是下次再说吧,你的怪兽,我可预定了,在败给我之前别输给我的其它伙伴哦~”

“你这家伙!”

“嘻嘻,再见了!”

一根石柱隔着他们的视线升起,双方的身影都消失在彼此的瞳孔里。

“四象结界就要完成了吗?”宏人虽然看不见其它的人,但高大的帝王身影他可是看得一清二楚。代表四象的四个帝王早已矗立于这个黑色城堡的四个角落。而继承了四大帝王之力的四名决斗者:“烈旋”、“冻志”、“开岩”、“熔击”四人也该早已到位。

“真帝王领域即将展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佳奈对外面的一切什么都不知道,只感觉,身体好温暖。

自己明明要被冰块砸得面目全非,丢掉性命,但现在却感受着这份温暖。

她的视线仍然模糊,只好伸出自己的手,探索着周围的世界,但没等多久,自己的手便被另外一只手所握住,放回了那个温暖的庇护中。这一下把她吓得不轻,她挣扎地想要起身,却被死死地摁住。

“别走,外面很冷。”

“啊……你是!?”

这个熟悉的声音让佳奈险些没哭出来,此刻的她是什么感受?她自己也难以言表……

少年在她的耳边轻语,吹出的热气让她的身体和思维一同燥热起来。她的脸第一次变得如此的红,双手也情不自禁地找到少年的脖颈并且紧紧地环绕上去,不过这样的温暖并不能持续多久。

“游月……我险些忘了呢……十七岁生日快乐……”

强大的疲倦感连同过度的激动使她再一次昏迷过去。

“我代替’另一个我‘向你表示感谢……我唯一的一份尊敬给了他,现在,唯一的一份温柔给你……”暗辉发现自己竟流出了几滴眼泪。

“真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的见面一次,拥抱一次……但为了我所追求的志愿,这已经不可能了。”

他抱起不省人事的佳奈,消失在逐渐成型的真帝王领域中。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to-be-tiue

(艾瑞克:“靠,没人来关心老子吗?)

(作者:您好好躺着,别给我动!)

(同调召唤也要华丽!于是……地属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