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宠文很肉到处做1V1古言

裴锦安静的呆在客栈里,休息了两天。每天除了跟小强巴玩闹一阵儿,就是一个人在房间里呆着。

到了第三天,小麦早起刚开了客栈前门,裴锦已经穿戴整齐的下楼来了。

“小锦姐,要出去啊。”小麦看见裴锦背着包,手里还拎着画夹。

裴锦点头,“嗯,我没事了,出去画点写生,走啦。”

小麦刚目送裴锦开车走远,回身进了客栈就看到老板全哥也出来了,“哥,你也要出去啊,小锦姐刚走。”

“她去哪儿啊。”全哥冷着脸朝门外看。

“又去灵王墓了,说是要写生啥的。哥,你要去哪儿啊?”

全哥咳嗽一声,压着声音说:“去年去寨子里收珠子认识的一个朋友来了,我去见见,也许今晚不回来,你看好家啊,尤其看住那小子,知道不!”

“放心吧,我知道。”小麦笑嘻嘻的又把全哥送出了门口。

今天的迦绒,天气格外好,全哥开车上路,也朝着灵王墓的方向。

------------

裴锦踏进小神庙的内殿里,第一眼就看到了那片酥油灯火,还有灯火前的黑衣人。

裴锦走近他,也不说话,只是盯住酥油灯火看着。

过了好久,律广才转头看裴锦,昏暗之下,他的眸光幽深,盯了几秒后,忽然笑了,“我以为你不会再来了,身体好点了?”

裴锦静静地看着他,嘴角弯了起来,“全好了,我的素材还没收集完怎么会走,还有,我有话要跟你说,换个地方吧。”

两个人并肩走出内殿。

裴锦抬头看看天,直截了当开口,“你把我抱进屋那天,我兜里有样东西不见了,不知道你看见没有?”

等了几秒,没听到回答,裴锦扭头看着律广,想了想,说的更直接了,“是一把防身匕首,你看见了吗?”

这回有了一个声音很轻的回答,“在我屋里,我去拿。”

裴锦跟在律广身后,朝后院走。不知为何,一路上总觉得小神庙里散出来的香火气,今日格外浓重。

到了房间门口,律广开锁进屋,裴锦也没问,直接就跟了进去。

律广走向屋里的那张旧木桌子,裴锦悄悄把房门带上关严。

关门声已经很小,可律广已经听到了,他背对着裴锦拧了拧眉心,伸手把匕首从桌上拿起来,转回身递向裴锦,“这种利器贴身带着,有时不小心也会伤到自己的。”

裴锦还在适应屋子里昏暗的光线,并没马上伸手去接。

“我经常一个人四处走,总要防范些,谁知道什么时候就遇上披着羊皮的狼呢。”裴锦语气温柔的说着,面前的黑衣人逐渐轮廓清晰起来。

回答她的,只有一声轻笑。

一丝紧张感终于袭上心头,裴锦觉得,叶增那双漂亮明亮的眼睛,似乎也跟着她进到了这间守墓人的住处,现在正隐藏在某个角落里,看着她。

暗暗深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吐出去,裴锦伸手把背着的双肩包拿下来,从里面取出一个笔记本。

她看着律广,“那天说想画一张你的速写,还没画,今天能让我完成吗?我这几天在客栈休息,就凭着记忆画了卡尔的样子……送给你。”

说完,裴锦把手里的笔记本递向了律广,脚下一步步朝他接近过去。

屋子很小,只是几步就已经走到面前,律广一只手握着匕首,另一只手伸出接过了笔记本,迎着窗口的一线光亮,低下头看。

裴锦的眼神骤然冷了下去。

</p>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