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视频大全叫不停

手机阅读</fn>

深宫中,一个少年临桌而立,手中执笔,认真的临摹面前的一张字贴,虽然只是小小年纪,可是表现出来的沉稳与淡静,却连在宦海漂泊数年的人也比不上。

“老三老三……”一阵咶噪的叫声打断了屋中的这份宁静。

桌前的少年并未抬头,而是认真地描完了手下的这个字,才抬眼往门口的方向望过去。

“老三,这次选拔,我想了个好玩的法子。”大叫的少年手中拎着两件衣服,一进来,就伸手勾住少年的脖子,一副你快和我同流合污的表情。

南宫凌撇了撇嘴,说道:“你先说来听听。”

他这个二哥,名副其实地占了一个二字,凡是他说好玩的事情,一定要听过了以后才能做数,若是什么都不知道就答应了,那准没什么好事。

南宫瑜一张脸上满是笑意,松了南宫凌,摆出一副正经模样说道:“咱们选这侍卫是一生的事情,一定得心有灵犀才行,如今我们两个一起选,万一那些人因为存了功利之心才去选你,那将来必然遇事必然不会和你一条心,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所以呢?”

“所以这次选拔,就一定不能让他们分出咱们谁是谁来。”南宫瑜说着话,把手里的衣服抖开,又不知从哪儿摸出了两副面具,说道:“你看,我衣服都准备好了,还有面具,咱俩今天就穿得一模一样过去,到时候,那些人分不清咱们谁是谁,自然也没有办法投机,怎么样?你二哥我这个主意不错吧?”

南宫瑜胸膛一挺,脸上表情得意,只差没在脸上写三个大字:求表扬。

可是南宫凌跟他在一起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他若是能这样就信了南宫瑜,那才有鬼。

南宫凌眼中闪过略微促狭的光,笑道:“二哥,你到底看上谁了?直说吧。”

南宫瑜立时一噎,表情也变得凶恶起来:“什么看上谁了?说那么恶心,小爷我这是挑侍卫,又不是挑王妃!”

越是否认,越是说明他有看上的人了。

南宫凌撇撇嘴,接过面具说道:“虽然你是我二哥,可是这个我可不会让着你,我要是也看上他了,就直接摘面具告诉他我是南宫凌。”

“南宫凌!”南宫瑜气得跳脚,不带这么没脸没皮的,居然仗着身份来欺负他。

南宫凌才不理他,拿着衣服往内室走,“我要换衣服,你可别跑进来……”

南宫瑜一怔,猛地追了上去,一把就又勾住南宫凌的脖子:“你害什么羞,咱们两个澡都不知道一起洗过多少回了……”

这下轮到南宫凌不爽了,一脚就踹上去,怒声道:“滚远点……”

南宫瑜往横里一躲,哈哈狂笑,和南宫凌一起消失在屏风之后。

听着他们这些话,不明白的人会以为南宫凌真的仗着皇后之子的身份欺压南宫瑜,可是懂的人自然明白,南宫凌越是这样明明白白地把话摞在明面上,越是说明他与南宫瑜之间的感情深厚,正是因为他从来没有这样的意思,所以才用这样的话去打趣南宫瑜。

南宫瑜是个明白人,他很早很早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兄弟,是真的把他当兄弟对待的。

最后一轮考核进行了大约有半日的功夫,能入选最后这十个人,都是强者中的强者,想在这里面胜出,殊为不易,即使是二十三和二十四,也费了一番手脚,结束考核后,两人换了一身衣服,到了指定的地方集合。

最后四个人已经选出来了,二十二看了一眼,没有看到那个明显比他们矮小的身影,心头不由得一怔。

怎么可能,那个小子年纪虽然小,身手却足以排在前列,可是最后选出来的四个人里,居然没有他。

“他失手了?”二十四小声问道。

二十二毕竟年纪小,发挥不稳定也是有可能的。

“不可能!”二十三立刻反驳,他们这一批这么多人,恐怕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那个小子,那小子狡诈得像只狐狸似的,全世界的人都有可能失手,但那个小子绝对不可能失手。

“可是……”二十四看了其余两个人一眼,这里没有二十二,已经是定局。

二十三咬着牙,不知道怎么的,居然有些不甘心。

那种感觉,很奇特,像是遇到了一个死对头,恨是恨得要死,可是如果他败在别人的手里,又会让他更不爽。

本打算在选皇子的时候好好地争一下,看着那个小子在自己面前输得一干二净,写一个大大的服字,可是现在,却突然有些意兴阑珊,居然提不起劲来了。

正在此时,外面传来太监尖细的声音:“二皇子到,三皇子到……”

随着声音,两个少年联袂走了进来,屋中的四个人连人也没有看到,便倒身下拜,口中沉声参拜:“见过二皇子,三皇子!”

两个少年从他们中间走过,一直走到厅堂的正当中,才听到一个声音说道:“都起来吧。”

满屋的人站起来,又听到那声音说道:“都抬起头来吧,你们是要当我们贴身侍卫的,不让我们看清,不看清了我们,又怎么来选?”

这话说的倒也极之在理,二十三等人应了一声,一起抬起头来。

可是这一抬头,在场的四个人都愣住了,二十三更是目瞪口呆。

眼前的两个少年,身高身形都极为相似,又戴着一模一样的面具,一眼看过去,还以为是复制出来的似的。

尼玛,这叫人怎么看清?

南宫瑜一眼就看清四个人脸上的表情,心里那叫个乐呀。

哈哈哈哈,天下间果然作弄人是最有趣的事情,尤其是作弄这些个精英。

斜眼看到南宫凌一副很镇静的样子,南宫瑜连忙绷住了表情,说道:“你们能在那么多人当中脱颖而出,必然都是极好的,但选侍卫这件事情,也要看你们和我们有没有缘分,所以我们今天才做了这么一番打扮,你们当关上你们的眼睛,而用你们的心眼,在我们当中选出想要陪伴和效忠的对象,这选择权,就先交在你们的手中吧。选我,就站在左边,选他,就站在右边,你们有一柱香的时间。”

说着话,南宫瑜拉着南宫凌后退几步,在厅首的椅子上,一左一右的坐了下来。

只是坐下撩袍子的时候,南宫瑜却好像不小心似的,露出了外袍下的衣衫,一抹轻微的蓝色一闪而逝。

那抹蓝色露出的时候,南宫凌明显感觉到,厅中四个人的眼睛都猛然亮了一下。

二十三盯着那穿蓝色内袍之人已经垂下来的衣角,脑海里全是二十二走时说的那一句话:三皇子,穿蓝色的袍子。

如今,居然真的有一个人穿着蓝色的袍子,难不成,他说的是真的?

不过这个时候,再考虑他说的是真的假的,好像都没有什么意思了。他是存着要和二十二争口气的念头,如今二十二那个笨蛋,居然没过最后一道选拔,那跟着谁,好像都没太大的差别。

虽说三皇子是皇后之子,可是宫内都知道,二皇子和他情同手足,那跟着谁不是跟?

脑子里对跟着谁已经不太在意,只是胡思乱想着,只是这想着的工夫,其他两个人居然已经选好了。

他们,全都选了右边。

二十三不由一怔,二十四还没有选,在他身边小声说道:“他们都知道了。”

他们这些影卫上午本就是聚在一处的,二十二说那话的时候,又没有刻意隐瞒,所以声音虽小,却也难免被人听去。

他们这些人,心思都比别人多几个弯,二十二虽说了蓝衫的才是三皇子,可是他自己也是想要跟三皇子的,由此可见,他说的话一定是骗他们的,不穿蓝衫的才是三皇子,所以他们都选了没有穿蓝色内袍的人。

二十三轻轻点了点头,向二十四看过去,问道:“你选谁?”

二十四一笑说道:“你先选吧。”

二十三眼睛里闪过一抹温暖之色,只略一思索,就大步走到穿着蓝色内袍的人那边。

二十四的意图再明显不过,要和他选不同的人,这样,将来两人还有共事的机会。所有人中,他与二十四的关系最好,又是无数次的生死搭档,对于二十四的心,他当然能够明白。

既然如此,那就把二十四送到三皇子身边去吧。二十四眼眶微微一热,忍不住就想伸手拉他,可是二十三身形极快,根本没有给他那个机会。

坐上的南宫凌将这一切都看在眼底,虽然没有说话,可是心底却已经有了计较。

“你们都选好了?”南宫瑜问道,声音怪怪的,好像是在强力憋笑似的。

二十三有些奇怪地看了这位皇子一眼,有什么特别可笑的事情么?

“选好了。”四人异口同声地答道,王爷问话,那是不能不答的。

“最好看清楚一点,现在后悔才来得及。”

四人忍不住互相对望了一眼,这种事情,哪里容得他们后悔,若是选了一个,现在又换另一个,那无论哪个王爷,恐怕都不会再瞧得上他们,因此这句话,他们只做没有听见,只是一个个沉默地站在那里。

南宫瑜耸耸肩,向着南宫凌说道:“反正就一个选我的,我就要他了,倒是你,要选哪一个?”

二十三看着面前这皇子耸肩的动作,心头没来由泛起一股熟悉感,好像有一个很讨厌的人,也经常做这个动作。

可是那个人……不可能吧,面前的可是堂堂皇子,怎么可能联想到那个人身上去?他自己回过味来,也觉得可笑。

就算戴着面具,南宫凌也能想像到南宫瑜脸上那狐狸似的笑容。

不过他虽说了要和南宫瑜争,但也不过是说笑的,而且这四个人里,他的确是另有看中的。

目光在面前三个人的脸上扫了一圈,三个人虽然极力保持沉静,可是都忍不住露出一丝热切之意。

当影卫,和在皇子身边当那仅有一个的贴身侍卫,这绝对是两种不同的命运。

“你们,为什么选我?”

他沉静地开口。

“愿为三皇子效死力!”第一人说道,一口叫出三皇子,有意无意地显示出自己的观察力。

“属下以为,没有理由。”第二人说道,如打机锋。

南宫凌目光不变,心里却已下论断,一个自以为是,一个卖弄小聪明,都是奔着他这三皇子的身份来的。

他一语不发,只是又看向第三个人,倒是隐隐有一丝期待之意。

二十四想了一想,才说道:“二皇子和三皇子是兄弟,我与二十三,也是兄弟,愿以兄弟之情,以侍兄弟。”

南宫凌目中陡然一道亮光闪过,方才这二十四一定要等二十三选了之后才选,就已然让他有些注意,现在看来,他倒是果然合了自己的心意。

皇子选侍卫,只要这侍卫忠于自己就行,只要主子发话,哪怕是别的皇子也可以杀。

可是他和南宫瑜的情况又有不同,他们是一世的兄弟,自然希望他们的侍卫也能有一份情意在,在任何时间,都能同时顾及到他们两个。

而以这一点论,二十四,明显是合格了。

南宫凌点了点头,对着旁边的影卫看了一眼,那负责带他们过来的影卫立刻明白了南宫凌的意思,领着其余两个人下去了,那两人纵有不甘心,可是事已至此,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

南宫瑜挥手让其他人都下去,只剩下他们四个人的时候,贼兮兮地笑着说道:“选也选好了,你们想不想看看,你们选到的到底是谁?”

二十三和二十四对望了一眼,他们自然是想的,可是却不好直接说。

南宫瑜已经快要憋不住了,对南宫凌说道:“老三,你先摘!”

这句老三一出来,二十四的眼神立刻亮了一下,排行第三,那自然就是三皇子,难不成二十二真的就只是耍了这么一个简单的把戏,故意混淆了一下视听?

若真是如此,可真是有些不符合二十二的性子啊,这个把戏实在是太简单了,入选进来的四个人,几乎就没有人没看破的。

南宫凌把面具摘了下来,他早就不想戴着这东西了,只是南宫瑜的玩心太重。

“喂,你想不想知道你未来的主子长什么样?”南宫瑜跨前几步,走到二十三的跟前,虽然二十三明知面前的人是皇子,而且还是他之后的主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眼前这个人欠揍的要命,让他的手情不自禁就发痒。

忍,他忍。

“属下遵从二皇子吩咐。”

南宫瑜得意啊,几乎要叉着腰狂笑起来,这个二十三,终于也有在他面前卑躬屈膝的时候了,这感觉,可真爽。

“放心放心,本皇子不会为难你的,我很看好你哦!”说着话,伸手就去拍二十三的肩。

二十四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这场面,太眼熟了,好像不久之前才刚刚看过。

二十三额头的青筋在听到这句话的刻猛地爆了出来,突然出手,一把掀掉了南宫瑜脸上的面具。

“是你……”

两个字狂吼而出,二十三眼睛都几乎瞪裂,脸上的表情,恨不得把南宫瑜生吃了。

这个皇子,竟然是那个一直和他过不去的……二十二!

“哈哈哈哈,可不就是英明神武的本皇子么?”南宫瑜笑得那叫一个小人得志,手还在二十三的肩头上搭着,大笑说道:“你说我都那么明显的告诉你老三是不会穿蓝袍子的了,你怎么还选穿蓝袍子的啊?可见你其实早就对本皇子心有所属了,是不是……”

心有所属个毛线,我能不能揍人?能不能揍人?

在二十三的理智做出选择之前,他的拳头比理智更快一步,狠狠地挥了出去。

于是那一天,皇子选侍卫的行动有史以来第一次,以皇子和侍卫狠狠地打了一架结束。

至于打架的结果,是个谜,知道那场打架详情的人,谁也没有提起过。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二十四很老很老的时候,才在一次闲聊中无意中说道:“实在不是我们不说,而是说出来太丢脸,一个皇子,一个影卫精英,打到最后,连插眼睛挖鼻孔,猴子偷桃和窜天火辣辣都使出来了,这种架,让我们怎么说,唉……丢人,实在是太丢人了……”

边说还边摇头,一副不屑为伍的样子。

虽然是打了一架,可是名份却也定下来了,从那天之后,二十三,也就是程度,南宫瑜和南宫凌都是对自己人极好的主,跟着他们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影卫要了资料,恢复了他们的本名。

程度成为了南宫瑜的贴身侍卫,因为是他自己说的,若是他自己选了,就认。

只是每每看到南宫瑜,程度总是一副非常不待见的样子,哪怕他和南宫瑜天天见面,他也能天天不待见给南宫瑜看。

程度一直弄不明白,以南宫瑜皇子之尊,干吗要跑到影卫训练营里去,要知道,那里的苦,当真不是人吃的。

后来有一次南宫瑜喝酒多喝了几杯,非常得意地跟程度说:“我说小肚肚啊,我告诉你,你永远不可能成为老三的贴身侍卫的,不仅是你,影卫里的任何人,都不可能成为老三的贴身侍卫。”

“切。”程度很不屑,井潇明明就已经是凌王的贴身侍卫了。

“井潇也不是。”南宫瑜似乎看出了程度的想法,摇着手指说道:“你跟你说,老三的贴身侍卫,其实是我,只有我,才能成为他的第二条命。”

他喝了一大口酒,手一挥说道:“皇后娘娘待我恩重,老三又真心实意地拿我当兄弟,我一个没权没势孤皇子,父皇又看不上我,我能有什么报答他们?不过是这一条命,这一世情罢了。”

说着话,喝着酒,南宫瑜似醉非醉,后来还能自己摇摇晃晃的回去休息,可是程度心头,却不经意被轻轻拨动了一下。

那之后,程度一样很不待见南宫瑜,南宫瑜也照样例行性十分欠揍,可是这一对主子侍卫,一直搭档了许多许多年,也从来不曾散去。

这大概是紫曜帝国里,最让人想不通的事情之一了。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孽缘。

……

那么多二,当然是二哥了,肿么会有人猜二十二是井潇涅?井公子可是很好的,只除了有点大嘴巴,哈哈哈哈~~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