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奶头图片 (不遮挡)

“小染,别只顾着吃,多敬敬你胡伯,他可是为了你才接的这部戏啊!”

“是。`乐`文`小说`www.しwxs.com”秦染乖乖地起身为胡奇明倒酒,又是一杯下肚,胃部已显不适。

“侄儿这话是有意针对我的作品?”正喝着果汁的叶妍妍,对秦有恒的这句话感到十分不满,“霸汉阿弟可是十分看好我与小染的首次合作哦!”

霸汉阿弟!在场所有人都差点憋成内伤,一个集团掌门被这看起来连15岁都不到的小姑娘称为阿弟也就算了,掌门人的父亲整个秦家最有名望的老人竟成了她的阿弟,与他平起平坐,简直让所有人接受无能。

包括秦有恒,听到阿弟两字,也是嘴角连抽了好几下,随后赶紧澄清自己并非是这意思,只是能请动胡导出山实属不易。

谢真沂吃着肥美的海鲜,内心感到十二分的满足,心里想着这秦染的爸爸不知此次来象山不知会住上几天?

“我明天早上的飞机就回北京了。”秦有恒突然道。

这么快就走!我还想来这里多吃几餐呢……

谢真沂小嘴一撅,拿起筷子又给自己碗里夹了个大蛏子。

为什么大家都不怎么动筷?

正在犹豫要不要再去夹一个,就见满满一勺子的蛏子正往自己碗里送。

顺着勺子往上看,是叶展池那只白皙修长骨节有致的手。

“尽情享用!”叶展池对她说。

“放心!”谢真沂抿嘴而笑,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哈哈。

“那爸爸今天过来是为了什么?”秦染问得小心翼翼。

“还能为了什么事!你以为演员闹情绪泼点水这是小事吗?”秦有恒似乎对自己儿子的反应十分不满。

可是,这不就是小事吗?

“我觉得安抚一下唐宛宛就可以了。”秦染回答得更加小心。

“一个眼睛随时会瞎,一个脸部随时毁容,女演员耽误进度你的片子怎么办?他们告上法庭泛蓝怎么办?这些你都想过没有?”

“那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泛蓝又没干系!”秦染无意中提高了音量。

“涉法也是徐雅静的过失,与小染有什么关系,你何必撒气在他身上!”胡奇明突然插嘴,不咸不淡的一句话熄灭了父子间的战火。

“小子,怎么还愣着,快给你胡伯敬酒。”秦有恒说完,又转头对胡奇明抱怨,“我这儿子啊干事真不行,也就你时常在我面前夸夸他,我自己可是一点看不上!”

“那是你要求太高,小染这孩子品性很不错,我倒觉得很不错。”

“胡伯,我敬您三杯,以后还要请您多多教导我这个一无是处的废物。”秦染说完,仰头就是一杯尽,斟满又是一杯。

不知是这酒太苦涩,还是心里苦,谢真沂觉得此时秦染笑比哭还难看。

“有这么说自己儿子的么?你不要这孬儿子,霸汉弟可还要这乖孙子呢!”叶妍妍安抚地摸着秦染的头,很是生气,“我听说你年轻那会四处风流,把霸汉弟都气得差点跟你断绝父子关系了……原来秦家不喜欢自己儿子是有遗传的啊!”

这家丑曝得厉害,还是从一个15岁的少女口里说出,太丢人了!

谢真沂见秦有恒的脸红黑绿白各过了一遍,精彩纷呈。

不过,姜始终是老的辣,秦有恒不一会就缓过来了,板着脸对自家儿子道:“我下午找小徐聊过了,明天她会过来处理这件事,你们都按她说的办,她的决定就代表我的意思!”

“老弟啊,小徐小徐年纪也一把了,你呀还是得多放点心在小染身上,不要什么事都让小徐出面。”胡奇明意味深长地看着秦有恒,委婉却是掷地有声。

“他?”秦有恒摇摇头,呵呵一笑以作答。

“我相信小染是棵好苗子,但你要给他机会!”

“老哥,我知道了。”说罢,秦有恒瞄了傻坐着发呆的秦染一眼,又催他多向几位前辈敬敬酒,末了还加一句,“一点不机灵!”

所有人在心里默叹,就秦少这样的还叫不机灵?这秦董事长果然要求高啊!

秦染摇摇晃晃起身,却没敬酒,而是奔向了洗手间,五分钟后回来拿起了酒杯。

“你不要命了!”一直在看戏的谢真沂,实在忍不住了,“已经吐了一上午了,刚刚是不是又去吐了,你这样子还能喝酒?”

谢真沂说得没错,其他人都赞同让秦染来点蜂蜜水解解酒,只有秦有恒不这么想,“做大事的人,喝醉吐酒有什么大不了?吐了给我继续喝!”

“好,我喝!”秦染扶着椅背,蹒跚着走到秦有恒面前,“我先敬您!”

叶展池当即夺下秦染的酒杯砸在地上,看也不看秦有恒,直接端起自己的杯与秦有恒桌上的杯子轻轻一碰,仰面喝下。

“你这是什么意思?”秦有恒端起酒杯,抿了一口,仰面看着叶展池轻蔑地笑。

“心疼你儿子,所以代他敬你。”

秦有恒摇头无声而笑,“你就是那个从小跟着他混饭吃的穷小子?听说你酒量很不错,还是个酒鬼?”

“没错!”叶展池玩弄着手中空杯,低头浅笑,“我这个穷小子不像秦染,我无父无母无人管教,终日以酒为伍,最终被酒所伤落了个胃穿孔。”

“……”秦有恒挥挥手,让叶展池赶紧回座位上,他真是一眼都不想见到这小子,从小他就不喜欢看到自己儿子跟这么个穷小孩在一起,没出息!

虞鲤跑过来扶秦染回到座位,谢真沂朝叶展池竖起大拇指夸他“真帅”!

真帅?这词也不知道跟谁学来的,不过还挺受用,叶展池一双凤眼眯得细长。

谢真沂用公筷夹了三粒麻薯,两块糖煎年糕放到叶展池面前,又给他盛了满满一碗甜汤,嘱咐他多吃点,“多吃点,咱们今晚不演皇上!”

叶展池手捧甜汤,望着谢真沂笑,从嘴里一直甜到了心里。

这孩子,喝碗甜汤都笑成这样,从小定是吃了不少苦吧?难怪平时给他吃什么都没意见,估计是管饱就成了,不敢过于计较生活质量。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