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莲让我上一下吧

一年后。 ()

夜晚刚刚降临,吃过晚餐的微微正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大腹便便的她现在她俨然成为了家里的国宝级人物,什么都不要做,每天首要的任务就是吃好睡好!

迟御风手端一杯纯牛奶走了过来,一脸宠溺地说道:“老婆……喝牛奶的时间到了噢!”

微微的小脸上陡然扬起不满,她抬起眸子看了看迟御风手中的玻璃杯,不由得皱了皱秀眉,“老公……能不能不喝啊!”谁说喝牛奶能充分补充孕妇营养的,她一定要去宰了他!

迟御风轻轻地在微微的身旁坐下,大手揉了探她的头顶,低声笑道:“不行,你要乖乖地喝下噢!”说完.他便将手中的牛奶递了上去。

“不要……”微微连连后退,同时用手掩住鼻子,不耐地垂下眼帘说道:“我已经连续喝了九个月的纯牛奶了,能不能不要喝了!现在看到它我都想吐了……”

迟御风无奈地摇了摇头,每天这种戏码都要上演一次,只是让她喝杯牛奶嘛,又不是让她喝下毒药!“微微,乖啦,喝了它,宝宝才能健康啊!”他几乎是连哄带骗的,他轻轻拉过微微,说道。

微微的小脸扬着可怜兮兮的样子,撒娇道:“老公……那今天牛奶能不能喝草莓味的?”

“不行,只能是纯牛奶!”没有任何的犹豫,迟御风的话中坚定地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我……”微微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一看迟御风阴沉的脸,认命地点了点头,“好吧……我喝!”说完无奈地接过玻璃杯,皱紧了眉头一饮而下,喝完痛苦地吐了吐舌头。

迟御风暗暗送了一口气,脸上立刻阴转晴,笑着说在微微的红唇上深深一吻,“这样才乖嘛!”

“宝宝,宝宝……你的爹地好坏哦,老是欺负妈咪!”微微勾上迟御风的颈脖,依偎在他宽阔的怀抱里开始和未出声的宝宝聊起天来。医生说父母要多和宝宝说话,这样对宝宝的胎教有好处。

迟御风一听,浓眉微微蹙起,他修长的指尖轻轻地点了点微微高挺小巧的鼻翼,佯装生气地说道:“老婆,你这是在挑拨我们父子之间的感情!”

“父子?”微微倏地抬起眸子,不满地撅起小嘴,撒娇道:“你难道就一定知道宝宝是男孩吗?噢……我知道了,是不是如果我生个女儿你就不要我们母女?”她的小脸立刻垮了下来,两只小粉拳头轻轻地向迟御风的胸膛砸去。

“老婆,你想哪里去了啊!”迟御风一手抓住微微的拳头,怜惜地说道:“不管你生男孩还是女孩,我都喜欢!可是,你看这孩子半夜老是把你踢醒,那么调皮肯定是儿子!”

“哪有啊!宝宝这叫活泼……”微微笑着抚上小腹,柔嫩的指尖轻轻地在上面摩挲。虽然怀孕真的好辛苦,可是一想到他们一直期待的小生命即将降临就好有成就感。

迟御风的大手也抚上微微的小腹,轻轻地说道:“宝宝,你知不知道有很多的人在等待你的出世啊……你一定要健健康康的!”

突然,一阵强烈的抽搐自微微的小腹中传来,紧接着便是一阵令人窒息的阵痛,“啊……老公,疼……好疼……”微微脸上扬着痛苦的表情,只是短短的时间,她的额头上便溢出密密的汗珠。

迟御风一惊,随即一下子明白了怎么回事,他连忙站起身来,浑厚而焦急的声音几乎要响彻整个迟宅,“徐伯快点备车……微微要生了!”迟御风看着微微瞬间苍白的脸色立刻心如刀绞,他细心地为她擦拭额上的汗珠。

不多会儿,便听到迟宅出现嘈杂的声音,全家上下所有的下人们几乎是同一时间忙碌起来。

“我的孙子要出世了?”被惊醒的迟云海还换上衣服跑下了楼梯,他焦急地看着依旧没有动静的门外,立刻喊道:“老徐,车呢!快点……”

“老公……我好痛!”微微感觉到下身有热热的液体流出来,那应该是羊水破了。小腹不断传来的阵痛将她折磨得几乎要失去知觉了,她紧紧抓住迟御风的手,指尖陷入他的掌心之中。

迟御风也紧张不已,他二话不说,立刻抱起微微朝楼下走去。徐婶手拿着备好的用品快速地走在前面,为他们开门。而私人司机则早已在车内等候了,其他下人们也纷纷上前帮忙。一时间,整个迟宅顿时鸡飞狗跳的。

“我也要去!”迟云海连忙从主厅快步奔了出来,眼睛里还有丝丝的血丝。

“爸,您就在家休息,现在太晚了你好好休息!”迟御风也顾不上多话,立刻让司机开车离开。

可是老爷子哪里睡得着啊,一想到自己的孙子就要出世了他的心情别提多激动了。他的嘴里念念有词:“老太婆啊……咱们的小孙子要出世了,你在天上可要保佑他们母子平安健康啊!”

车子飞一般地飙向医院,当车子挺稳后,医院的医护人员们早已经备好一切将微微接了过去。

“老公……”微微躺在推车上,心里紧张极了也害怕急了。她的声音十分微弱,她扬起手想要去抓迟御风的手。

“老婆不怕,我在这里呢!”迟御风也跟着推车向前,大手将她的小手紧紧握住,试图带给她坚定的力量。

“对不起,产房重地男士免进!”当迟御风想跟着微微一起进入手术室的时候,一位医护人员立刻伸出手臂阻止道,而迟御风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脸色苍白的微微被推进了手术室的大门。

产房内,微微正在经历一场濒临生死的战斗。医生紧张地忙碌,额头渗出汗丝,下一刻便被助手连忙擦去。

医生不断地在微微的耳边鼓劲道:“迟太太,深呼吸,然后用力……用力!”

微微躺在手术台上深深呼吸了一下,然后再次用力,“啊……痛……”伴随着每一次的用力,她痛得几乎都要失去意识了,疼痛令她全身都要麻术了,她的额头已经布满了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精力了三个小时后,微微居然还没有生下孩子。

“迟太太,放松呼吸,用力……”医生继续毫不松懈地说道。微微的身子早已经出现透支现象了,但是她仍旧是强忍着撕裂般的疼痛,最后配合着医生。

产房外的迟御风急得像个热锅上的蚂蚁,他不停地在门口徘徊和张望,这三个小时里他就没有好好地坐下过,每次都是一坐下就被微微那痛彻心扉的惨叫声给惊起身来。

“不行!我要进去……”迟御风的额头上冒出涔涔冷汗,他的心里充斥着紧张和焦虑不安。一想到微微那苍白的小脸,他的心就如同被刀剜过一般。

徐婶一看迟御风准备破门而入,立刻赶上前劝慰道:“少爷,您别紧张!生孩子就这样,小少爷和少奶奶都会没事的,您再等等!”

“等等等……我等不及了……”迟御风担心极了,他真恨不得自己能代替微微承受这极致的痛苦。

“哇……”突然,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响彻整个产房,婴儿啼哭的声音一下子震惊了产房外的人!

“生了、生了,少奶奶她生了!!”徐婶一下子站起身来,泪水流了满面。

迟御风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怔怔地看着产房的大门喃喃地道:“终于生了!”

产房的大门打开,一位护士首先走了出来,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刚出世的婴儿,扬声问道:“请问,哪位是产妇的家属?”

迟御风的身子猛的一颤,立刻上前激动地回道:“我……我是她的丈夫!”

“恭喜你,是个男孩,母子平安!”护士的脸上扬起微笑,轻轻说道:“您可以抱一下,我将马上把将抱紧婴儿房!”

只见护士怀里粉嫩的婴儿扬着可爱的小脸在啼哭着,那俊秀的五官特别惹人喜爱。迟御风小心翼翼地将孩子接过,他的大手竟然微微颤抖着,这、这就是自己的孩子。

“徐婶……你看!这是我儿子!”他深邃的黑眸中闪着晶亮的泪光,心中激动地无法用言语形容。

徐婶重重地点了点头,无比怜爱地看了婴儿一眼,感动地说道:“瞧这小鼻子小眼,简直和小时候的少爷一模一样!”

等护士抱走婴儿后,微微也被推出了产房。她的脸色已经惨白如纸,全身被汗水淋湿,几缕乌黑的秀发被粘在两颊,嘴唇被咬出点点的血痕。

迟御风无比心疼地紧握着她的小手,怜惜地低声说道:“老婆……你好棒!”他真的不敢相信,柔弱的微微居然在产房痛了三个多小时,母爱真的好伟大。

“老公……我和宝宝都知道你在门外等着我们呢!”微微艰难地扬起一抹虚弱的笑靥,最终终于抵抗不住劳累和疼痛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里不是他们幸福的终结,而是新生活的开始,他们的后面还有更多的甜美更多的温馨……爱情本就是如此,平平淡淡地才是最能感动人心的!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