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厨房把我要得腿软

</script>日子一天天过去,石柔也好,金若棋也好,几乎都在孙湄菡的生活轨迹中消失了,只在赵夫人与其子赵鸣禄归反宝河郡时,曾听人说起过一耳朵,那忠义伯夫人与赵夫人交换了信物,正式给孩子们定下了儿女亲家。m..com 乐文移动网这还是因为赵夫人与孙太太有些关系,才会听到这儿,至于石柔,孙湄菡的闺友们,无人提及。

只在夏日中,孙湄菡随着大着肚子的母亲去道观看弟弟时,见到了她与郡守府夫人来进香,两人见面,不过互相点了个头,再多的,也就没了。

凌丝弦隔三差五就给孙湄菡院子里飞过来一份信笺,里面有她的念叨,也有凌苍尘夹在其中的……日常报备?

陈夫人不愧是妇科好手,在经过了几个月的药膳调理与日常的改善中,孙太太的这一胎,怀的稳稳当当,滚圆的肚皮,让孙老爷有些惆怅,总觉着又是个小子,他却是想念着来个小女儿,好承欢膝下,接替了孙湄菡的。

孙太太还是一如既往,三十几岁的人了,被丈夫与女儿呵护着,如同少女般单纯,一点小事,都能让她心情愉悦;全盘接过了孙府大小事务的孙湄菡总觉着,看着母亲笑眯眯的,就能心情舒畅很多。毕竟,待字闺中的日子,不过还有一年罢了。

夏日中,谢绾订了亲,对象却是唐韶儿的哥哥,唐文佳公子。当时谢绾并唐韶儿来找孙湄菡玩耍时,几乎是一脸生无可恋,特别是被唐韶儿打趣了几句后,几乎羞红了脸,差点退走。后来唐韶儿凑到孙湄菡面前,悄悄说了,她哥哥觉着绾绾年纪虽小,但是,还是很期待这个妻子的;然后孙湄菡突然想起来,问了唐韶儿,该不会许了谢家吧,然后唐韶儿一脸窘窘道:怎么可能……

其他人不过在孙湄菡的日常中偶有出现,至于那个应该算得上她生命中占据了一大半的那个人,被凌家拘了起来,全力准备秋闱了。

漫长的几个月中,那个人也只有忙里偷闲,借着妹妹的名义送来小玩意,或者诉衷肠的信笺,至于有时候孙湄菡的院墙上多了一个月上赏花的登徒子,也是常有之事。

有时候,孙湄菡恍恍惚惚,总觉着,是不是上辈子只是黄粱一梦,这辈子,才真的是她的一生?然后转念一想后,觉着罢了吧,上辈子已经过去,当下,还是要把这辈子好好经营,不管是什么,她孙湄菡都要好好的度过。

树叶绿了变黄,黄了发红;灼气逼人的热风一点点带来了凉意,月儿圆圆,孙府的院中扎起了彩色丝绸,挂着红红的灯笼,从道观接回来的孙小沢换了一身新衣,带着一群小丫头小男娃前呼后拥,到处去逗乐子;夜中,孙太太门前摆上了供桌,瓜果鸡鸭,还有一个猪头。

孙湄菡牵着弟弟,围着孙老爷孙太太而坐,笑眯眯地喂弟弟吃月饼,时不时转过去,摸一把孙太太圆鼓鼓的肚皮,软绵绵道:“弟弟妹妹看着吧,明年再来吃。”

孙太太拍了拍女儿的手,娇嗔道:“偏你这个姐姐,馋弟弟妹妹,等弟弟妹妹长大成了馋嘴猫,我可要抱着去找你了。”

“求之不得呢!”孙湄菡用手点了点母亲的肚皮,笑道,“若是能把弟弟妹妹带来与女儿养,女儿还给娘亲一个状元,或者一个人见人夸的乖女儿!”

孙太太孙老爷笑得合不拢嘴,孙小沢也插着话,叽叽喳喳,一家人过得中秋好不热闹。

夜深了,起风了。大家都怕孙太太着了凉,早早就散了。孙老爷扶着孙太太进门,软声细语,说着一些儿日常家话,孙小沢早就揉着眼睛,困得头一点一点,被丫头抱着哄在怀中睡了,送回去了小院。

孙湄菡由着雪宝给她披上了披风,沿着青石小路,看着天空中的明月,口中轻声哼着小曲儿,满心的喜悦,好不轻松。

“菡儿。”

孙湄菡怔了怔,似乎听见了那个人的声音。

好像,不是幻听?

她顺着声音抬头,试香苑的院墙上,跨坐着一个蓝衣儒袍的青年,他眉目如画,星眸中盛满了柔情。

“……菡儿,夜深露重,小心受凉。”那人低哑的声,如是说道。

孙湄菡神情微微恍惚,似乎还记得,在很久以前,也有一个人,用这样的声音,说着同样的话。

那人一双眼笑盈盈看着孙湄菡,口中轻喃道:“菡儿,今夜,可有想我?”

孙湄菡定了定神,发现身边的丫头们默不作声纷纷退开,此处,只有站在树下的她,与跨在墙头的他。

须臾,孙湄菡笑了,少女娇俏的声音如同最惹人怜爱的鸟鸣,清脆,而婉转。

“嗯,想了。”

什么也不去想,什么也不去猜,一切,随着心。

想你了。

她与他,相视一笑。

风,轻轻吹起了谁的衣角,卷走了空气中,谁的过去。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