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手指来回在花缝里

张钰看着史炤点点头说道:“我会注意王立的,这一次你亲自前往大良城传达我的命令,着张云带领几人携带我的亲笔信和符节乔装东渡!”

“属下,这就去办!”

由于山城的北侧沿江浮桥被张万冲断,如今山城与钓鱼城、武胜沿江口、青居城四城连接着嘉陵江水道,牢牢地控制着整个水面!

史炤想要前往联络大良城必经过青居城,然后借道前往大良城!

张万与王聪、卢慈华、政通几人正在商议着如何在汪惟正围攻大良城的时候给予他致命的一击!

“我觉得张副厢都指挥使说的不错!我们应该瞅准时机,在敌人嘴薄弱的时候从后方插上一刀!与张云一道来个内外夹击,一举打垮汪惟正大军,解除东川之祸害!”

王聪率先发言,在他看来如今自己也算是青居城半个城主了,虽然张万远在他之上,但是凭借王聪与张云发小的关系,自然是亲疏远近不同了!

“其实我们应该想一想,如今城内的士兵大多数都是新招募的,训练不足,汪惟正也不会让我们轻而易举地偷袭到他,他肯定会估计到青居城一定回来骚扰他,我就怕我们出城遭遇大麻烦!”

政通不但从士兵的士气和惯性思维方面做了深入浅出的分析,还分析了当前青居城所面临的危机。

按照目前的青居城将近十来万人,粮食到秋才能丰收,而青居城的储存粮食不足三个月的军粮,而且若是战争一起的话,恐怕耗费的粮食就会急剧地增加了!

“训练不足,无需担心,我从山城带来了五千能征善战的士兵,足可应付这次偷袭行动,我唯一担心的是张云能不能守住!他必须得坚持到我们偷袭之前!”

张万自然不用担心,虽然城内的青居城厢军训练不足,但是他上次来的时候带来了将近五千人的水师!

这些水师都是经历过战争的,唯一的缺点就是不知道能否适应地面战争!

“副厢都指挥使!你只有五千人的水师,还是步师!如何对抗偷袭拥有三万骑兵的汪惟正大军?”

卢慈华自然明白,这一次张万嘴上说的简单,实则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的!

“这些都不用担心,我自然会有办法,别忘了到时候我们可是偷袭部队!只要达到奇袭的效果,则事半功倍!”

张万摇摇头,打消了卢慈华等人的顾虑。

“报告,将军!”

门口突然出现一名传令兵,站在门旁跪下来报告道。

“什么事?”

张万看着传令兵眼皮直跳,难道是敌袭?

“禀告将军,城外有一名穿着宋军军服,自称来自山城的特使已经抵达西门,朝着我们这边进发!估计很快就到了!”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原来是这回事啊!来人叫什么名字?“

张万呵呵笑了两声,本以为是怎么了呢!

“那人自称是山城宣抚使史炤!”

士兵看着张万报告道。

“哦,原来是史炤兄弟,诸位陪我前去迎接一下,此人还在我之上!”

张万心里明白、这个史炤轮资格还在他之上,虽然职位大同小异,一个是宣抚使一个是军都指挥使,实际上两人同属张钰统领。

史炤身长八尺,穿着一身红袍铠甲,手持单刀,骑着高头大马,带着三两个侍卫行走在青居城内。

“史将军,我看这个青居城井井有条,有条不紊,各项工作开展的都很好,你看忙碌的人群在四处移动,好像并未对突然出现的我们感到好奇!”

随从牵着马,看着周围的人们忍不住赞叹道。

“恩,看来张云这小子治理城池有一套!这都体现了现如今青居城内的百姓对宋军的信任!他们是好不会担心有敌人攻入进来!”

史炤满意地点点头!

“老乡!你们拉运这些石材是作甚?”

随从拉住旁边的一位民夫问道。

民夫笑了笑:“这是我们张将军交代的,在青居城东西两门各修筑三道城墙,形成巨大的瓮城样式!所以我们要从很远的地方拉运石材,进行构筑!”

史炤听到惊讶万分,这个张云真是不简单,竟然在谋划着青居城的堡垒作用!

如果从地理来看青居城确实是北出南进的战略要地!

很快史炤已经快要接近青居城的元帅府,门口站着几位,都是一身戎装。

除了中间的张万他还算认识,其他人都是年轻的后生,看这个架势,张云确实挖掘了不少的人才!

“史将军远道而来,有失远迎啊!”

张万拱手行礼道。

“哈哈,原来是张万军都指挥使,别来无恙啊!”

史炤也算是与张万是老相识了,自然语调都变得轻快许多!

“将军,请入内吧!”

张万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不了!这一次来主要是借道青居城,然后去大良城!”

史炤并未下马,而是骑着马俯瞰着众人。

“哦这样啊!那就劳烦将军给张将军带个话,就说随时支援!共同合歼敌人!”

张万决定通过史炤的口给张云传达消息,那就是只要那边汪惟正合围大良城,也是青居城兵出东门,直捣汪惟正老巢之时。

“我会帮你传达的!我们走!”

史炤一拉马缰绳朝着东门飞奔而去。

“这个史炤看来是个不拖泥带水之人啊!若是旁人借道这里估计会停下来受到我们的款待一番!”

王聪看着远去的史炤赞叹道。

“恩,他是个急性子,看得出来!也是一个认真负责的宋军将领!”

张万点点头说道。

...................

大良城内部城墙各处都长满了高大的树木,城墙掩映在树木中忽隐忽现,守城的士兵远远看到人骑着快马奔驰而来,忍不住解下背上的弓箭,轻轻滴将弓弦搭上弦上,拉动着。

几乎是隐藏在城墙树木丛中的都看到了突然出现的陌生军人。

看穿着打扮与一般宋军军官有并无差别,此刻是大良城被围困的多少天他们都忘记了,但是对于突然出现的骚动还是有所警惕的!

史炤出城之后并未带着仆从,而是直接一人一骑,防止目标过大,容易暴露!

嗖嗖嗖

城墙上的飞箭犹如雨点般从树丛中喷射出来,史炤冷不丁的被这一下从马上摔了下来,在灰尘土里翻滚了几下,还未爬起来。

埋伏在城门洞里的士兵早已将朴刀架在了史炤脖子上!

“别动!说是谁派你来当奸细的?”

“哼,瞎了你的狗眼,我是山城宣抚使史炤,我奉命前来传达给张云军令!你可知道你犯了什么大错!”

史炤眼神犀利地看着为首的士兵队正,让队正心神一颤。

“可有凭证!”

队正并未直接放人,而是继续问道。

“你....喏,这是银牌!”

史炤气的不轻,无奈地从怀里掏出了传信牌递给队正。

队正仔细地查验了一下,抱拳行礼道:“属下见过将军!请将军进城吧!方才因为最近贼军多出没,不可不防,所以冒犯之处敬请原谅!”

史炤被士兵从地上扶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

“哼,等我进城在治你的罪!”

史炤狠狠滴看着队正一字一板地说道。

“呵呵,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谁要教训我的兵?”

此时张云正好巡查到这个城门,看到了眼前的一幕,不禁感慨着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

“你是何人?胆敢......”

史炤的话并未说完,队正及其手下全都看到了城门上碉楼栏杆上站着的张云,全都行礼道:“见过张将军!”

这么的年轻,还是一位将军,难道是张钰的儿子?

史炤并未与张云共事过,自然也不认识张云,更不知道样貌!

只知道张钰的公子叫张云,其他的信息一概不知。

“我不是何人,我叫张云,是这个大良城的守城将军,不知道远在山城的史将军所来何事?”

张云自然在先前史炤被射翻的时候已经处在城墙上了,对于后来史炤的表现令张云很失望!

不过这个小小的称呼确实让史炤大吃一惊,他可从来没介绍过自己,张云又是从何得知他的名字!

难道是因为名气太大,所以.........

史炤不禁沾沾自喜起来。

“哦,你就是张云,我是张钰派来的传达军令的特使,难道你不应该迎我进城吗?”

对于如此高冷的家伙,张云内心是拒绝的,本来想呵斥他一番,但是想想也算是他爹的手下,也就算了!

“那就请史将军入城吧!”

张云拱手站在城墙上点点头。

此时张云并不知道这个史炤到底所来何事,难道是为了筹措粮草,或者是指挥大良城同蒙元东川行枢密院战斗?或者只是前来嘉奖一番?

张云自然想不到会是一个奇妙的任务!

史炤本来还想拿捏一下架子,让张云下城来迎接,没想到还未说出口,城墙上的张云再已消失的无影无踪,哪里还有他的影子!

史炤叹口气,走进城去!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