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吸奶水的老汉

柯菱回头就看到两个熟悉又陌生的面孔,仔细想想好像一个姓欧阳,一个姓宋。

“哈哈,我就说来这里就可以看到柯锦丞笑点,你还不信?”

“我又不是你,怎么会知道这几年他会不会改变?”

两人从进屋内就说个不停,也不管别人是怎么想的。自顾自的站在原地,萧阮沁听到后面两人交谈说话的内容后,脸上一点笑容也没有。

“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我好派车去接你们。”

此话一出,整个大厅安静下来。

宋绪宁和欧阳东一面面相窥,谁也不说话,内心都在暗自埋怨对方。

“我不是说过、先不要回来。这丫头在家呢。”

“可她生日快到了,我不愿意还待在原来的地方。”

欧阳东一就没有见过比自己还倒霉的人,先不说自己原先所工作的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就连洗澡也不行,在这样破烂环境下拍戏,去安抚演员情绪,他容易吗?

“哦?你们是想我才回来的?”

“是啊,沁沁,我这次回来还给你带了很多你爱吃的零食。”

欧阳东一说完就走到萧阮沁身边,看后者一点笑容都没有也不介意。“沁沁,我那么想你,你难道不想我吗?”

“呵呵,欧阳。这话要是让你老婆听见了,你回去是不是跪仙人掌。”

柯菱站在另外一个位置听着他们大人之间谈话的内容满脸疑惑,心里猜测他们说的都是什么。

“叔叔,你喜欢仙人掌?我房间就有一盆,送给你好不好?”

“哈哈哈!”

“哈哈哈,东一,看看我们美丽可爱的菱菱也说你喜欢仙人掌,我看你今回家就报一盆仙人掌回去就好了,你老婆绝对喜欢。”

后者闻言额头上冒出冷汗,心想这真是搬石头砸自己脚,这话是接还是不接。

“菱菱,你认识我吗?”

“原来不认识,现在认识了,知道叔叔是喜欢跪仙人掌。”

萧阮沁闻言也忍俊不已,对女儿的回答很满意。

欧阳这次回来连自己家都不回,就先来这里。真是嫌师傅日子过得太久了。

“叔叔,你叫什么名字。我们原来见过面吗?”

“见过的,我们昨天还见过面的。”

宋绪宁嘴角微微弯起,脸颊两侧展现出玩完美的酒窝。

“叔叔,你长得真好看。你还有酒窝!”

柯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直接高声呼喊出来。

“沁沁,你宋叔叔喜欢酒窝,这是后天整出来的,不是天生的。”

“东一!”

“吃东西都堵不住你的嘴!”

萧阮沁心想这人怎么到现在还是不注意说话的分寸,他难道不清楚这些玩笑不能当孩子面说的。

“你老婆昨天还跟我说有时间回来找我玩,我看今天就很好,你们两个人也好久没见过,既然这样我就再次做回月老。”

“不用了沁沁,真的不用了。我今天没有时间。她也没有时间,我来这里就是和你说点事情,说完一会儿就走,你要是忙的话,你先忙你自己的,不用管我。”

“叔叔,你干嘛要走啊,在我们家吃饭吧,今晚是我妈妈下厨,她做饭可好吃了,你上次还跟我说,想让我去当演员,我可以去的。”

欧阳东一哪里会想到这丫头会把这话说出来,这孩子真是喜欢自己,还是喜欢坑自己,她当自己父母的面说要出去演戏当演员,还不如说让他继续回鸟不拉屎的地方好些。

“妈妈,我难道说错了?可叔叔那天就是这样跟我说的,他说手里正好有一部很好看的剧本,说我可以去饰演里面的公主。”

柯菱神色疑惑的看向萧阮沁,心想叔叔来这里不就是为她演戏的事情而来。

“你想去演戏当演员?”

“恩。”

柯菱想都不想的就点头,心想当演员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再说去演戏的话,她就不用去学校学习了。

“演戏很辛苦,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不怕吃苦!”

“那你学习怎么办?”

“妈妈,当演员我就可以考艺术学校,再说了,我什么成绩您心里有数,我肯定不会拖后腿。”

萧阮沁再次肯定这丫头天生就是和自己作对的。“你今年才上一年级,菱菱,你要去当演员,你生活上的事情要让谁跟你负责,还有你的血液让谁管?”

“妈妈。我去演戏,您难道不陪着我一起?”

“我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菱菱,不要去指望我和你爸爸去帮助你这件事情,你如果喜欢我可以给你机会让你去试一下,等你到现场你就会知道演戏其实是一件很辛苦。”

“这些我都可以克服,就像我三岁开始弹钢琴,学习舞蹈,还有毛笔字,我有足骨的耐心去和这些事情做周旋。”

柯锦丞也没有想到自己女儿会突然对演戏感兴趣,这孩子前几天也没有这念头,原来她不是对沁沁所有事迹感兴趣。

“这丫头和沁沁很像。”

宋绪宁始终双手插兜的站在最后面,这期间他没有插过嘴,细细观察柯菱的神态和说话的语气,一番话下来,发现这孩子说话的语气和沁沁前几年很相似。

“那是我女儿,不像我老婆像谁?”

柯锦丞差点就把这人忘的一干二净,要知道眼前神色温润如玉的宋绪宁,可是一直笑面虎,某些手段他很佩服。

“你这人也太爱吃醋了,真不知道沁沁怎么能忍受的了。”

“那是爱。”

宋绪宁浑身的鸡皮疙瘩全部起来,心想邮局老话说的好。人要脸树要皮,这人的脸皮要是比树还厚,那就不用要了。

“都不要站着了,先坐下喝点茶,我今天下厨,你们有什么想吃的可以告诉我。”

萧阮沁面带笑容的看向在场的几人,心想今天的时间还很长,一切都可以等吃完晚餐后再捋。

“妈妈,我喜欢吃红焖大虾!”

“你做什么都好吃。”

宋绪宁原本就没有吃过萧阮沁做的饭菜,心想今日可真是有口福了,也没有指定猜单,心想这女人无所不能很是放心。

现场只有欧阳东一很清楚这丫头的做饭功底,差点就开口反驳想要回家吃泡面,想起几年前萧阮沁给他做的黑暗料理,他能一星期不吃饭。

“没有要说的吗?你们也不忌口吗?”

萧阮沁面露好奇的看向对面的三个男人,心底暗笑。

“没有!”

同意整齐的摇头动作,萧阮沁看到后,心想这都是你们同意过的,没有要求,那晚餐出来后,就不能表现不满,并且全部要吃掉。

柯菱心想自己母亲嘴角露出这样的神色,后背忽然冒出冷汗,随着她的脚步一起来到厨房。

“妈妈,您今晚打算给我们做什么好吃的啊?”

要知道她母亲做饭好不好吃,要看她心情美不美丽。

心情不美丽,那饭菜就是黑暗料理。

萧阮沁先是从冰箱里拿出青菜还有猪肉,脑海里过了几道菜后,就开侍摘菜。

“怎么了,你还有想吃的菜?”

“不是,我就是问问,妈妈你认识外面的两位叔叔,他们是你朋友,还是爸爸的朋友?”

“是妈妈的。”

“你能给我讲讲吗?”

萧阮沁刚将摘好的油麦放到水池里准备清洗,就听到自己女儿的问话。

“你不是想要去演戏,干嘛还要问这个?”

“这之间有关系吗?”

柯菱不解,这两件事情之间好像没有什么关联吧。

“你只能选择一个。”

萧阮沁整理好油麦又开始下一道青菜,“这两个之间你只能选择一个,菱菱。在这个世上,没有人会同时满足你两个要求。”

怎么还可以这样?

柯菱就不明白了,她也是母亲的女儿啊,柯家的公主和母亲一样从有记忆的那天起,她也是光芒加身,各种夸奖从来没有间断过,为何母亲对她很严厉,好像这些事情都必须要让她自己努力才可以得到。

“这是生存法则,菱菱,妈妈和爸爸只能在旁边看着你,但是绝不会主动帮助你。”

“我没有让你们帮助我。”

“没有吗?你好好想想,你今天说要去演戏,这不就让我们帮助你?”

整个厨房里只有萧阮沁切菜的声音,她的女儿柯菱只是落寞的站在旁边看母亲的动作干净利落,切菜的手法很熟娴,一点也不比饭店的厨师差。

坐在客厅休息的三个男人看厨房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心想都不约而同想着一件事情。

“她这几年恢复的好吗?”

宋绪宁首先打破这一切,心想他有好几年都没有见过萧阮沁,这次回来的目的就是想知道她恢复的好不好。

“你不都看见了?”

柯锦丞双腿交叠,神色慵懒的倚靠在沙发后背上,“这就是你们回来的目的?”

“那又怎样?柯锦丞绪宁佩服你,但并不表示我也看好你。我原来就和你说过,你不让沁沁多出去走走,就是在变相的困住她,你就是不希望她好。”

“哦?继续。”

柯锦丞到很想知道欧阳东一内心的想法,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后者先是看了眼四周发现不会有人出现,才挺直脊背,脸色也变得阴沉。

“柯锦丞,这是你让我说的,我告诉你,有些话我很早就想跟你说,要不是看在i额老婆的面子上,我早就?”

“早就怎样?”

柯锦丞玩味一笑,看对方的眼神冷酷万分,说话的语气毫无波澜。

“你!”

欧阳东一在看到柯锦丞露出犀利眼神的那刻内心有点打鼓,心想这都多长时间没有见过这恐怖的眼神。

只有这个时候他才会想起眼前的男人是萧阮沁的老公,也是云京一直隐藏暗处的大家族之首。

为了和萧阮沁在一起,放弃家主之位,并把整个家族当做聘礼下聘礼。他有时候也会扪心自问,要是自己会不会有这样的魄力和勇气。

“我就是想让沁沁去演电视剧,你天天让她待在家里,难道不清楚对方会很无聊?”

“她就站在你身后,你可以问她。”

“什么!”

欧阳直接跳起来,猛然转身就发现萧阮沁果然站在他身后。

“沁沁?你不是在做饭,怎么出来了?”

“欧阳,你出来一下。我想和你聊一下。”

萧阮沁直接走到院内的一处凉亭,坐下后,她并没有及时说话,只是遥望远处,等着欧阳的到来。

“沁沁。”

欧阳东一此时也有点尴尬。他刚才说的那些话不是故意的,他就是想要眼前的人多出去走走,不要总在这里待着,原来的她不是这样的。

“东一,你新剧怎么样了?”

“挺好的,还有半个多月的时间就可以杀青。”

“恭喜!”萧阮沁回头莞尔一笑。

“谢谢!”

原来他们之间只剩下这些客套话,想到这里欧阳东一的整个脸色都不好看。

“沁沁,去我哪里玩几天吧?”

他不甘心,沁沁肯定是喜欢出去玩的。

这时萧阮沁面色不变的看着比自己大三岁的男人,娃娃脸,白皙的皮肤,身材消瘦,说起话来还有娃娃音,这就是她刚打算去上大学在街边救起的男人。

还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也是和柯锦丞刚刚吃完饭,两人分开还没有两分钟,她就在黑暗的路边捡到欧阳。

那时的他,浑身上下都是酒味,特别难闻,她当时都打算绕到而走,可一只大掌抓住她的脚踝,成功让她停下脚步。

这时她才知道眼前昏迷的男人身上在流血,抓她脚踝那只手全部都是红色。

她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这人是坏蛋,肯定和电视上的坏人一样。

想用力掰开欧阳的大掌,可几次之后她发现一个事实,她还被眼前的男人困住。不得已蹲下身子和昏迷的他开始沟通。

“你松开我,我去帮你叫救护车。”

·····

“你先松开一下好不好,我打电话找你家人。”

······

“你听,我真的打救护车电话,你松开一下,我脚肿了。”

萧阮沁说完等了许久才发现自己说什么都是白搭,因为这男人根本就没有听到她说的任何一句话。

“喂,我让你松开啊!”

她内心哀嚎,自己今晚好倒霉,怎么会遇见这样的人,这事儿要是让柯锦丞知道的话,她还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呢。

“沁沁,你笑什么?”

萧阮沁回过神就看到眼前挥舞的手掌,拍掉手掌后没好气的说道。

“我在笑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所有的窘态。”

每次想起这事,她总会郁闷一下,被自己当时蠢蠢的做法气的要死。

到最后还是打电话给柯锦丞,后者过来用力给对方一脚,她的脚踝才得以解救。

欧阳东一这下更加尴尬,那是他最不愿意想起的回忆。

“怎么了,你还有害羞的时候。”

“你不要这样说我,沁沁,你幸福吗?”

“幸福!我现在每天的生活都很充实,欧阳,你不要再把心思放在我身上,你现在也是已婚人士,你有妻子也有孩子,他们都需要你的照顾。”

欧阳东一看面前神色安宁的女子,心想方说得对,可他就是控制不住内心,他名知道所有的道理,可到最后还是希望可以看她一眼。

“我不会让你带走菱菱的,欧阳。”

她现在只有这一个女儿,那是她生命的全部,谁也不能让这丫从她身边离开。

欧阳东一低头的瞬间掩饰掉眼底深处的落寞,没有想到真会听到拒绝的话。

原来这么简单的要求也很难实现吗?

“欧阳,你知道我的,公司现在发展的很好。这些都是你的功劳,你的能力也很好那就把公司全部接手。”

“我不答应这事。沁沁,我就是你背后的无名小卒,哪怕所有人都不了解我,我也不介意。”

“可我介意欧阳,这件事情你回去好好想一下,这次既然回来了就不要着急走,多在云京待上几天,带你老婆好好的玩一下。”

说完她就打算起身回屋,后者看萧阮沁离去的身影,脑海里前几年的过往再次浮现在眼前。

第一次输血,只因他晕血,沁沁让他天天见红色兔子,天天杀鸡杀鱼。

第一次逛街,只因他说了句喜欢格子衬衣,沁沁带他逛遍了云京所有衬衣店。

第一次去听课,还是因为他说了句没有上过大学,或许那时沁沁知道他在撒谎,只是没有拆穿而已。

还有他很多的第一次,都是和萧阮沁一起完成的,可现在为何只剩下他自己。

他原本就是娱乐界金牌经纪人,只是和萧阮沁在一起的那段时间忘记了自己身份。只想当一个单纯的东一。

那段时间是他最快乐的日子虽然一直在萧阮沁身后当跟班,但他用自己的能力帮助对方成立公司,并且免费工作三个月。

他当时经手的艺人几年后发展的都不错,也给公司带来了巨大的利益,但是他们最初的那种单纯关系没有了。

具体时间也不记得从哪里开始的,只是等他发现他快半年时间没有和萧阮沁见面后,他才从柯锦丞的口中得知一切。

锦丞告诉他,沁沁其实在他出现后的一个月就知道他的身份,也知道他受伤的起因,但她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只因他当时说他们是朋友,可以信任的朋友。

是啊,他们是朋友,是最好的朋友,是这世界上关系亲密朋友,宋绪宁也没有这个本事,他该感到高兴而已。

想通这一切,欧阳东一脸上慢慢露出笑脸,心想这才是他自己每天嘴角挂着痞子般的邪笑,穿着时尚最潮的服饰,靠脸吃饭。

“回来了,沁沁我们把饭做好了。洗手准备吃饭。”

“好,还有让我帮忙下手吗?绪宁,第一次来我们家就让你下厨房,让你见笑了。”

“沁沁,你说这话可就见外了,我们之间不需要这样。”

某人微微一笑,浑身的书卷气息尽显。再加上鼻梁上那副眼镜,感染她的心情变的好了起来。

用餐时,所有人心情都很好,就连刚才出去再回来的欧阳东一心情变得很好,在桌子上一直和柯锦丞斗酒。

“你说说,你一个穿绿色制服的人,怎么就将沁沁的心勾走了,告诉我你是不是用了手段,我告诉你,你要是对沁沁不好,我才不管你是穿绿色,还是蓝色制服,我决会把你打的让别人看不出来你穿的是什么制服。”

“你喝多了。”

“我没有喝多,我酒量很好怎么会喝多,你才喝多了,我告诉你只有别人被我灌醉。”

萧阮沁抿嘴直笑,心想这人说话都不利索开始打结,还不承认自己喝多了真是的。

“沁沁,他就是这样,你不用管,我一会儿好好教训他。”

“没事的,你们今晚哪里不要去了就住我家。”

“这···”

“不行!”

柯锦丞想都不想。他们怎么能谁自己家里,这让他的危机感,腾腾的向上冒,沁沁也真是的,怎么会有人愿意主动让别人住自己家里的,还在身为丈夫的人面前这样说。

“锦丞,那你送他们回去?”

“这注意不错,沁沁那我一会儿就送他们走,这些都等我回来后在收拾好了。”

“恩。”

柯菱端着空碗,看爸爸柯锦丞的方向心想,父亲这是怎么意思,怎么突然笑的很,还很高兴。

在场的人都知道柯锦丞笑的意思,但谁也没有说破,心想偶尔一次没事的。

“沁沁,有时间去学校看看,那里还是老样子。”

“好。”

宋绪宁不说她都忘记了,她的这位大学校长还曾当过她的学生呢。

一行人吃完饭,柯锦丞就直接开车将这两人送走,家里只剩下母女二人,萧阮沁原本想去练习书法,可自己女儿一直缠着自己问东问西。

到最后她什么也做不了。

“妈妈,那两个叔叔和你是什么关系啊?”

“妈妈,他们是你原来男朋友吗?”

“妈妈,我看那个娃娃脸的叔叔很喜欢你。”

柯菱此时就像吸铁石粘在萧阮沁身后,问个不停,她发现待在母亲身边每天都可以见到很多叔叔,还可以知道许多秘密。

对于母亲不告诉她的事情,都可以叫做秘密。

“你什么时候睡觉?”

“您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今天就剩下最后一个了。”

“我预支明天的。”

漂亮的双眼用力眨动,她想要使出浑身解数要让老妈答应自己。

萧阮沁眯起那双带着笑意的眼睛,心想菱菱的好奇心和萌萌一样,总是想知道所有事情的来源,并且想法不正确。

“妈妈,你怎么能这样说我,我只是好奇心多了一点点,求知欲多了一点点,你不要打击我了解世界的好奇心。”

“鬼精灵,什么事情你也能扯在一起,你怎么不跟我念英语。”

“那是功课,再说我的英语水平也很好啊。比姚雷不知道好多少倍。”

柯菱嘴唇微嘟,想着妈妈总是在自己心情最好的时候打击自己的信心,这日后还让不让她好好的学习了。

刚抬起头就看到老妈向她卧室方向走去,“妈,你要去哪?”

“去给我家公主解释什么叫做友情!”

柯菱双眼泛光,抬脚就去追萧阮沁的步伐,想着自己今晚又能听到很多有趣的事情。

柯菱回到卧室就乖乖的去洗漱,等完成这一切后就乖乖躺在萧阮沁的身边一句话也不说。

“小丫头啊,妈妈把一切都告诉你好不好,你知道的不知道的妈妈都告诉你。”

萧阮沁轻轻抚摸自己女儿的脊背,她怀里的女孩儿满脸好奇,“妈妈,那就从这;两个叔叔开始吧。”

“我只说一次哦。”

“说吧,我能记住,妈妈,你相信我。”

萧阮沁就在这安静的夜晚开始慢慢给自家的公主用心讲述这一切,讲述女儿从出世到现在七年间所有的事情。

柯菱从那段记忆里知道了欧阳对于妈妈来说的意义,也知道自己真的有个小姨,会知道了小姨不在了真正的意义。

原来母亲还在上高中的时候就额带着干妈一起去了云京上欣嘉高中,在那里她认识了许多新的朋友,还参加了一场拍卖会,用天价买到了没有切割过的翡翠,纯度非常高的紫色。

只是这快乐的时光很短暂,妈妈还没有度过多久,就出现了车祸,但是家里人并不知道这一切,小姨谎称妈妈出去游玩不回来了。

当时最伤心的人就是外公,外公从来不知道自己女儿会做出让家族丢脸的事情,在他看来这一切都很荒唐。

事实上,母亲独自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这一睡就是三年。

三年后等母亲醒来好多人好多事都变了。

母亲不仅回不了家,身上还留有后遗症,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小姨,但小姨到最后也受到了她应有的惩罚。

可外婆却和妈妈彻底决裂,外婆心里一直都对小姨偏心,所以总觉小姨不管做什么都是对的,也是可以原谅的。

在外婆眼里也许觉得母亲就算是被小姨伤害没丢了性命,也是活该。可小姨被妈妈动一下汗毛。外婆就会和妈妈吵架还会出去说妈妈的坏话。

最后还是外公用家法才让外婆安静下来,萧家家规也很严厉,尤其是在母亲当上仙现任家主后,家训这方面更加严格。

这样平静生活一直慢慢度过。在这期间母亲和父亲顺利举行婚礼。

父亲的聘礼恐怕是云京上流社会最豪华奢侈的聘礼。

这聘礼不是珠宝不是轿车,也不是豪宅别墅。

聘礼很严肃庄严,也是权势的一部分,父亲在自己家族的位置。

父亲甘愿将自己家主的位置让了出去送给母亲当聘礼,这事情当时影响非常大,父亲虽然在自己家里地位高,老人们都很宠爱他。

可宠爱不是溺爱,家主是什么。是权利金钱整个家主兴旺的延续,父亲去简单一说就把位置让出去,家里人要会同意才见了鬼。

最后还母亲亲自上门去见了家族长老,她和一位长相很老头子说了一天的话,等在外面的父亲头发都快要白了,刚想闯进去,就发现母亲已经从里面出来

结果很顺利,父亲将家主位置让出,当做聘礼送给母亲,这婚礼当时在云京造成很大的轰动。

云京所有豪门贵族那天都准时出现在婚礼现场,他们也好奇父亲娶的到底是何方圣神圣,居然能让云京最耀眼的一颗明星放弃自己家族的荣耀。

也有人是去看母亲笑话的,她们总是在额幻想母亲会被柯家抛弃,不会当真,在外人看来母亲长相虽然很出挑,但是身后没有后台,娘家人很少,他们有些人是从心里不喜欢她的母亲。

幸好父亲始终和母亲是一条战线,这才避免许多母亲不愿意发生的事情发生,可距离产生美,父亲一家人现在和母亲也很亲近,不管母亲喜欢做什么。全家人都很支持。

母亲认识欧阳叔叔是偶然,那天如果没有从那边路过。母亲根本就不会遇见欧阳叔叔,也不会有后来的羽化传媒。这一切其实都和母亲有很大的关系。

还有校长宋绪宁,母亲也是偶然才知道有宋叔叔是云海人,只是没有想到宋叔叔到最后竟然当了木母亲的学生。

什么也不用教,只是从小没有机会去拜访萧家私塾。所以才会让母亲当他老师,并有时间让可以免费去萧家祖宅看一眼。

柯菱在听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开始昏昏欲睡,对于萧阮沁后面告诉她关于朋友的背叛,她记得不是很清楚。

意识消失前脑海里总在想,怎么还会有人对母亲背叛呢,母亲美丽,智慧,端庄,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会考虑大局,这样的人怎么会遭遇背叛。

那人还是母亲一手救出来的。好像叫凌烁。

就是这个叫做凌烁的男人,他开始先骗取母亲的信任,后面就开始在背后给母亲捣乱,到最后联合小姨一起伤害母亲,他其实才是最大的幕后主凶。

这人最后并没有在小姨受审现场出现,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男人都不知道要相信他什么。

本以为这人会随着小姨的去世而翻篇,可没有想这人消失三年后再次出现,将他们原来所有人平静的生活全部打乱。

她很想知道这人到底和他们家有什么深仇大恨。

他的出现也给母亲公司还有家族企业造成很大的损失,母亲当时就对自己立下军令状,一定要让凌烁付出该有的代价。

母亲说的话说出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实现一切。

原来叫凌烁的男子从一开始接近母亲的目的就不单纯,他的出现就是为了让母亲相信他,博取母亲的好奇心,慈善心。

还好母亲萧阮沁到最后和父亲,干爸干妈一起将这坏蛋抓到手,也知道他这行动的缘由,这一切只是他的一厢情愿。

只是喜欢看别人过的不舒服,他就会很开心。

柯菱后来也遇见这样的人,只是那人没有凌烁复杂,那时候她才知道这时还有很多很多复杂。险恶的事情。

“菱菱,爸爸抱你回自己卧室睡觉好不好?”

后者摇摇头,心想今天好不容易才和母亲在一起睡觉。谁也准打破。

“乖,我和你妈妈有事情要说,菱菱,你听话好不好?”

“不好,妈妈都睡觉了,听不见你说的话。”

柯锦丞哪里会想到自己女儿会这样对待自己,内心忧桑。

“菱菱。爸爸真的有事情要和你妈妈讲,你先回自己卧室好不好。”

“不好,爸爸,你这是第三者!”

“臭丫头,什么第三者,你这都是从谁哪里知道的,怎么一点小女孩儿的样子都没有。”

“你啊,你看看你现在样子不是第三者什么,哼!”

柯菱对自己父亲也是有很大的怨念,这人不管什么时候就知道霸占母亲。从早上到晚上。他也不觉得烦,也不让妈妈抱抱她。

每次妈妈萧阮沁吃醋。她都是受害者,因为她觉得自己只是一个炮灰,父亲的替罪羊。

“乖丫头,听话好不好,你今晚自己睡觉,我们一家三口明天去游乐园好不好?”

“不好,幼稚!”

“游泳?”

“爸爸,你舍得让别人看到妈妈的身躯吗?”

某人迅速摇头,心想自己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念头,老婆的身材只有自己才可以看到。

“那你还说什么?”

柯菱神色鄙夷的看着自己父亲,心想她今晚一定要让这人答应自己一个条件。

“爬山!”

“太累了!”

“吃汉堡!”

“爸爸,你是幼儿吗喜欢让妈妈吃垃圾食品。”

柯锦丞这下子为难了。这个也不喜欢那个也不愿意,这样的话。要去哪里才合适。

“你有什么意见?”一对剑眉微挑。低沉的声音缓慢响起,嘴角是好看上扬弧度,这时他也猜到了这丫头为何总是什么也不喜欢了。

“你说吧,想要去哪里?”

“我想去沙漠,去滑沙!”

滑沙?柯锦丞脑子一开始并没有想起这是什么活动,想着滑沙是什么意思。他只听过沙画,可没有听说过滑沙啊。

“你笨死了,爸爸。你忘了吗?我上次看电视上有的那个。”

经女儿一提醒,柯锦丞这才想起滑沙是什么意思,这他想都没想直接拒绝。

“我不同意,那个太危险不适合你玩。”

“不会的,我可以玩!”

说完还用力挺起自己胸膛,力证自己是个大孩子。

“可那种说野外游戏未成年是不允许玩的,你什么也玩不了去那做什么?”

“我可以看你玩啊。妈妈那天也说过想去的,可你最近很忙,一直没有时间这额=事情就一直耽搁下来了。”

柯锦丞面露心疼,心想这段时间有些忙,确实忽略娇妻。

“那我们额明天去?”

后者高兴点头,直接挥手向外跑去,“爸爸你说话要算话,我回房间休息了。”

柯锦丞半蹲在卧室空地上,无奈一笑,又上这丫头的当,这孩子鬼点子太多,可他就是喜欢孩子的机灵劲头。

慢慢站起身走到床边,站在那里温柔凝视躺在床上已然安睡的女子,内心深处一片宁静。

这就是他柯锦丞这世上最在意的可人儿。

能守护她一声是柯锦丞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

不发出一丁点声音的脱下自己衣服,又去卫生间洗漱了一下。擦拭好身上汗珠,缓慢走到床的另一侧。

粗粝的大掌将床上的女子温柔的搂在怀里,“好梦,沁沁。”

而在另外一间卧室的柯菱也是带着微笑进入梦乡,她的脑海里已经梦到了去滑沙的场景。

她坐在父母中间,就算吃许多灰尘,他也很高兴。

真希望以后每年他们一家三口都会出来游玩。

在车上她还听到了爸爸告白。

“老婆,我爱你。”

本书由乐文网首发,请勿转载!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