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的床叫真好听

此为防盗章

还是......关不住嘛。

该说真不愧是怪盗吗。·

少女窝在被子里,素颜朝天,淡淡然笑,“你可是我的...逃不了呢。”

她可最爱挑战性呢~磨人的小妖精们-。-

此时,放在床边的手机震了下,“啦啦啦、不是黄濑宝宝的臭男人们的电话,不要接呀,不要接~”

叭唧、香菜为了避免黄濑的声音响彻别墅,揉揉额头,立刻将电话接通。

自闭濑!!!!滚回你的洗衣机去。

“摩西摩西。香菜姐姐吗?” 柯南低哑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看来是晚上没有睡好。

“嗯~什么事呀。” 香菜的声音带着一分刚起床的慵懒。

“你还好意思问什么事情!!!”

香菜皱着眉把电话拿远了点,“什么事情?”

我是真的不知道啊QAQ

“你昨天的震惊告白已经传遍整个东京了!!我还以为你要找基德….什么事情呢” 柯南郁闷地这么说,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他意识到自己好像没有这个资格来质问香菜。

——他不是她的谁。

“基德后援团的粉丝都沸腾了,说要找你做后援团团长。这么诡异的事情…….你”

“太好了,我要去。”少女兴奋的声音由电话传到柯南的耳朵里。

“可是、怪盗基德是个小偷、小偷!你怎么可以——嘟嘟——” 在毛利兰家门口蹲着的担心一晚上的柯南看着被挂断的电话,默默发着呆。

——为什么这么在意呢…我…

╰☆★☆★☆★☆★☆★☆★☆★我是C大大第一次做的分割线☆★☆★☆★☆★☆★☆★☆★☆

——昨夜

“玫瑰先生——我会一个绝对魔术哦~” 少女大眼含笑含情。

基德对于把自己绑架的少女有的情感有的复杂,但他没有忘记自己被威胁的身份。

他转过头,不去看少女眼里的情愫。

说起魔术,他可是翘楚——他可不信少女有什么魔术可以让他找不出破绽的。

香菜看基德转头也不恼,耐着性子,轻柔将他的脸一点一点掰到她面前。

糟了,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基德就好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动也动不了,任由少女摆弄。

“你看,我有一张嘴,你也有一张嘴、对吧?” 香菜眸里水雾缠绕, 樱唇亲启,引人一亲芳泽。

基德觉得她是故意的,故意说话这么缓慢,故意牵动他的每一根神经,故意…让他心跳加速。

“魔术开始了哦~” 少女眨眨眼,瞬间靠近他,鼻息暖暖得喷到了他的脸上,轻轻碰了一下他的唇瓣。

这个吻格外短暂,纯洁。

几乎不带一丝欲念的吻。

“这样…就变成一张嘴咯。” 少女笑眼盈盈,古灵精怪的样子。

而基德觉得他就是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细胞,都在诉说着,亲上她。

于是,我们伟大的魔术师在一点点被蛊惑地靠近香菜的唇时,被香菜一掌糊开。

“基德先生,魔术师的基本手册是一个魔术不重复表演两次哦~”

少女的指尖调皮的摆在他的唇上。

到这里,快斗终于回忆完毕。

他羞耻地捂着自己的脸,趴在咖啡馆的茶几上。

——这可是我的初吻呀!

——讨厌TAT

特别是早上起来的看着少女可爱的睡颜,他甚至还有点不舍。

明明自己将锁的型号输给管家寺井黄之助后,马上就破译了的,他却踌躇了一瞬间、就那么一瞬间,他不想离开了。

自己一定是脑子出问题了,他使劲摇摇头,想把关于香菜的记忆全都甩掉似的。

“快斗——你在干什么呀。难得约你出来逛街,竟然一直都神不守舍的样子,见鬼啦?” 他的青梅竹马中森青子在他眼前挥了挥手,企图把他从神游中叫回来。

如果鬼的定义为可怕的话,那么他遇到了和它同等级的小泽香菜了QAQ。

出了咖啡馆,青子无奈地看着今天格外不正常的黑羽快斗索性和他说了声,就把他留在了服装店外的长椅上,就自己进去逛街了。

小泽香菜,小泽家族的独女。经过他的调查,她可谓是商界天才,在她的辅助下,小泽家族如今从十大家族中脱颖而出。

这样的人竟然是自己的迷妹。

黑羽快斗不禁有点小小得意。

“快看!那个女生好漂亮!” “但是、她穿的是什么呀?” “那件衣服好像和那个有名的怪盗基德同款来着。”

快斗听到自己的名字,思绪被嘈杂的人群所打断。

发生了什么?

他起身,快步往人群中挤去。

小、泽、香、菜!怎么又是她!

少女身穿改编的超短裙女版怪盗服,长发用一根银色丝带轻轻挽住,容色娇艳,烟波盈盈。

只见,她霸气十足地插着腰对着前面几十来个女生,宣布道,“基德后援团的各位,我将是基德大人的世界第一、唯一的迷妹。我目前,全宇宙最喜欢的人就是他! 不管他的真实身份如何,大不了我以后包养他!这个团就此解散。”

///快斗被这一番直白大胆地话而红了一脸,谁、谁要她包养啊!

不小心、四目相对。

少女快步走向前,走向他的方向。

不好了、要被认出来了QAQ

黑羽快斗转身就想走,一只白皙的手拉住了他。

“工藤新一?” 小泽香菜眼里满是疑惑。

柯南不是被药给变小了吗?那么她眼前的人是谁?

刚刚才说要包养他的,现在怎么认不出他来了。虽然自己长得和那个四眼小鬼是很像,但是还是有区别的好嘛?!

黑羽快斗也不知道自己在别扭什么,心底默默想:要是自己有天脸不小心暴露了,就说自己是工藤新一,哼~

“小姐,你认错人了。” 快斗装出一副“我和你不熟”的态度说。

“看来是我认错了,对不起。”

香菜举了个躬,眨眨眼说,“可能是先生长得太帅了吧。”

愉快地看到当初与她想撩的大人版工藤新一的神似的脸上晕染出粉红色的光晕。

然后,她就这么满足地走了。

不过、说实话,世界上真的会有长得这么像的两个人吗?

香菜感叹着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丝毫没有察觉到这就是她想要撩的那个跑了的汉纸啊!

╰☆★☆★☆★☆★☆★☆★☆★我是C大大第一次做的分割线☆★☆★☆★☆★☆★☆★☆★☆

怪盗基德最近很郁闷。

每次他发完预告函后,小泽香菜都会在人群底下,拿着扩音器大喊,“ 我喜欢你!玫瑰先生!”

害得他有次差点手没抓稳从滑翔翼中掉下去。

他第一次觉得发自己的预告函装逼是件很纠结的事。

每次“表演”,他开始产生除了对于新的作案挑战性的刺激感之外,一种隐隐的期盼感。

“她今天会不会来呢?” 的想法。

——这种想法无法停止,它犹如海藻般深深缠绕在心间疯狂的生长,占领了整个心脏还不满足。

有一次,小泽香菜不知怎么发现,他在作案之后还隐藏在陈列宝物的房间。在所有的警卫都被他的替身人偶吸引走了后,她悄悄进来这房间,掀开他的遮蔽物,任性地对他说,“ 亲爱的玫瑰先生,可不可以有幸邀请你和我一起度过我的十八岁生日呢?”

他知道那肯定是瞎扯,因为他可以背出她所有的信息。

不过是怪盗的职责罢了,他在心里默默解释。

——逃不开

“我的荣幸,美丽的小姐。” 他一身白礼服,单膝下跪,行了一个手吻礼。

那就当作是她的生日吧,美丽的女孩宠一点又有何妨。

看着女孩笑容一点点扩大,仿佛得到了全世界似的。

香菜摘下他的礼帽和外套,握住了他带着白手套的左手,“那玫瑰先生今天晚上的时间就是我的了哦,可不许反悔。”

因为留有单片眼镜,少女看不清楚少年的面容,一张坏坏的笑脸,另半边脸明亮清澈、有着淡淡蓝色的眼睛透露着些许孩子气。

——似曾相识。

“呐、我会给你世界上最不一样的约会。”

夜,暗下来,浓雾层层弥漫、漾开,熏染出一个平静祥和的夜,白雾在轻柔月光和路灯的照耀下,便染成了金色。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