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用夫妻性快活器

尚小雨刚上到飞机意外地收到了慕子雄的短信上面的大概意思就是希望她能留下來和他们一起过年不谈其他的只是为了能让果果过一个开心的年最后他像是怕她误会一样还特意声明了一下

尚小雨犹豫地看着上面的字笑了笑刚好想回他说她这个年不能和他们一起过了不过这时候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需要把手机关掉想着等下到达地方的时候再给他回也沒事所以把手机关机了

“爹地妈咪她回了吗”果果倚在慕子雄身边担心地问道

他们已经等了快有半个小时了可是就是沒有收到回复

“沒有呢也许还沒看到吧”

“那我们给她打电话吧等下让我來和她说话我还沒为上次和她顶嘴的事和她道歉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果果撇着嘴眼神充满了担忧

慕子雄按下了拨号键便把手机递给了果果让她來接听

“爹地妈咪关机了电话打不通”果果失望的把手机还给了慕子雄失落的表情难掩她心中的失望

关机了难不成她是故意的吗

“那怎么办她关机了要不等她开机了我们再联系她吧反正现在离到过年还早呢我们到时再邀请她也不迟啊”

慕子雄自己心里沒底这样说也只是为了安抚果果

果果瘪着嘴一脸的郁闷和沮丧

慕子雄想着她一定是沒收到然后又发了一次这次他明确地说是因为果果想和她一起过年而且他自己也沒有意见

第二次发完了信息慕子雄便安静地等着她的回复可是一直等到第二天也沒有收到回复而且她的手机也还是一样沒有开机

慕子雄心生疑惑但是他并沒有想到此时现在她的手机已经在刚出机场的时候被人偷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尚小雨根本不知道手机被盗了直到回到家的时候才发现

“爹地妈咪她还是沒有回复信息吗”

果果一放学便跑到慕子雄面前问道她一整天在学校都心神不宁老是想着妈咪有沒有答应

“还是沒有爹地一直打她电话也沒有打通”

“为什么妈咪是出了什么事了吗”

“果果你不要着急要不我们想着过去看看好吗看她是不是在家要是她在家的话你就当面问她和跟她道歉好吗”

想着也只有这样子不然再拖下去果果也一定会不放心的

“恩好的”

两人达成了协议一起往尚小雨的家去了

“尚小姐前天有位先生过來帮她办了退租手续她现在已经不在这里住了”

门口的保安对着慕子雄和果果说道

这个消息真的很让人很难相信她居然不在这里住了可是她沒有在这里住那会搬去那里了

眼看果果就要哭出來了慕子雄也沒撤只好继续问道“那她是什么时候搬走的还有就是帮他退租的那个先生是谁叫什么名字”

“就是前天搬走的至于那个先生的名字我不知道你可以到物业公司里面问那里应该会留下名字”

“我们知道了谢谢叔叔”虽然还是很伤心可是果果却还是跟保安说了谢谢

“沒事小朋友真是乖啊”

保安摸了摸果果的头夸奖道要是在平时果果一定会很开心可是今天她却一点也不要开心因为妈咪走了最重要的是她沒有跟她说再见就走了难道她是因为她不听话才会故意偷偷离开的吗

“是一位姓张的先生來帮忙办的而且里面的东西都已经都搬完了新住户这几天就会搬过來住”

物业证实了慕子雄的猜测他此刻心中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尚小雨是不是已经跟张帆走了所以才会由他帮她处理房子的

慕子雄先是把果果送回了家里自己打算去张帆的公司找他问个清楚要是尚小雨真的和张帆在一起了那他便成全她以后也不再打扰她了

开车的手因为生气而有些发抖当他冲进张帆的公司时沒人敢拦他不只是因为他的身份关系还因为他脸上的杀气太重一个眼神都能把人杀死那些人沒有胆量上前來阻止他

慕子雄直接推开了张帆的办公室此时他正和别人在谈事情一见他气汹汹地走进來便知道了他來此的目的很淡定地让那个人先出门等他一下如果招呼慕子雄坐下“慕先生不知道今天是什么风又把你给吹來了”

“张帆你别装做什么都不知道你告诉我你到底是用的什么办法把那个笨女人给骗到手的”

慕子雄一上來就是兴师问罪的语气张帆沒有反驳他而是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用了什么办法让那个女人选择你但是我慕子雄今天把话放在这里要是你敢欺负她的话我慕子雄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呵呵慕先生今天你來就是想跟我说这些吗不过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小雨她沒有选择我她只是拜托我帮她处理房子而已她现在人也不在台湾这些答案对你來说还满意吗”

张帆还是一贯的好修养在面对慕子雄怒骂的时候还能保持一贯的微笑

慕子雄一楞仔细回想他刚才说的话“你是说尚小雨离开了台湾那她现在在哪里”

“她在哪里我可以告诉你但是我先跟你说她需要时间來消化很多事如果你一味的只顾你自己的想法來要求她那我只能说你就算真的去找她了她也不会见你的相信我我不会骗你”

“我并不需要你來教我该怎么做这些事情我自己都能解决好”

“我也希望你真的能自己解决好吧”张帆缓缓地说道“她回上海了因为她说她想要重新生活她不需要在这段时间里被人打扰不管是你还是我都是一样”

“张帆虽然你告诉了我但是我不会对你感谢的既然她沒有跟了你那我便可以和你公平竞争了到最后不论她选择了谁输的那一方一定要认输再也不会出现在她的身边如果你也喜欢她的话那你就接受我的挑战”

“我接受也同意你的提议输了那一方不能打扰对方的生活这是你说的但是我告诉你我是不会输给你的”

两人立下了战书把尚小雨当成了他们的赌注如果这事让尚小雨知道的话相信她都不会再想要见到他们两人了

尚小雨花了两天的时间才把家里的每个角落打扫干净菁菁说她明天就到了一想到她回來了她的心就莫青的觉得兴奋这里只有她一个住太寂寞了能有一个人相陪会热闹很多

手机掉了就掉了反正是要重新生活过去的人不联系就不联系了不过她的新号码却告诉了张帆只要他能找得到她

她把那张画挂在了自己的卧室里心想着以后都要住在这里心里还是会感觉到一阵难过这里什么都跟以前一样可是唯独人却不全了不过她相信他还在这里并沒有离去

第二天菁菁和齐希回來了他们沒有再问她关于慕子雄的事情两人小心翼翼地问她是不是想好要在上海生活了而尚小雨却非常肯定地给出了答案她要在这里重新开始不会回避会坚强地去面对一切

她和菁菁还是有话聊可是聊得最多的是菁菁肚子里的孩子她已经怀孕了两个月了

既然她都已经怀孕了她想不明白为什么齐希还放心她自己一个人回來住对于这个问題菁菁给出的答案是回來陪她顺便准备一下年后的婚礼

尚小雨当然是不会相信她是真的回來陪她倒是准备婚礼是真的菁菁说想在婚礼过后再公平这个消息因为怕小孩子小器所以连齐希的爸爸妈妈都沒有告诉

菁菁就像是她妹妹一样所以在知道她怀孕的时候也很为她高兴

这一年她失去了很多也得到了很多不光是她这样菁菁也是一样她不光是遇到了齐希得到了幸福同时也跟她一样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一个人

“小雨明天就是除夕了你沒有打算要给果果打个电话吗”

两人在厨房忙活的时候菁菁突然问道

这是因为齐希跟她说果果因为找不到尚小雨每天都很不开心就连慕子雄怎么哄她她都还是一样提不起精神所以便想着希望尚小雨她能够给果果打个电话好让她能放心下來不然她会一直以为她妈咪再也不会回來了

“沒有想过呢明天再说吧”

“那好吧我也只是说说而已你不要在意啊”

菁菁沒想到她会这么回答脸上有些难以置信张了张嘴还是沒有再说一句话

到除夕夜这天尚小雨看完窗外满天的烟花想了想便拿起手机拍下了一张在旁边写道“果果妈咪希望你明年也还是一样能开开心心健健康康的你永远是我最爱的女儿妈咪爱你”

写完后尚小雨再看了一遍确定沒有错后便按下了发送键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