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人妻

第二天邪天早早起来,叫醒所有人通知他们今早离开。

百里绝尘手里拿着黑色的披风,朝邪天勾了勾手,他轻笑的为她穿上披风。

“它可以帮你挡住阳光。”

“谢谢。”

她没有问为什么他知道自己不能见阳光一事,因为知道问不出答案。

百里绝尘撕开空间,冷漠的朝所有人说道:“穿过这条时空隧道便会到达灵天学院。”

邪天朝他挥了挥手,准备进入隧道,不料百里绝尘却突然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面具外的嘴唇勾起弧度:“二货徒弟要照顾好自己。”

邪天拍开他的手,面无表情的走进隧道,其他人反应过来后快速追了过去。

皇甫天佑跑到离邪天一米的地方停下,瞪了一眼拦住他的无后,朝着邪天笑嘻嘻的说道:“魔尊是你师傅?”

邪天不可否认的轻哼“嗯”

皇甫天佑脸上大写的羡慕嫉妒恨。

邪天并不害怕他们把此消息传出去,给她带来杀祸,因为出了这个隧道所有关于魔尊的记忆都将消失。

出了隧道所有人都以为,根本没有发生魔兽来袭的事件,他们一路安然的走过,只有邪天和无知道真相。

“我和你们不同路,就此分别。”邪天戴上披风上的帽子,朝一条小路走去。

他们并不多做猜疑,在几人心中邪天很神秘,她做的事不是他们可以知道的。

刘子鑫三人要去新生报道处而北冥墨则是直接去教务处,所以也分开。

邪天沿着小道很快破了阵法来到校长室,邪天轻轻敲了敲门。

门自己打开,任闻悠周周正正坐在那,面带笑容,不过在看到是邪天时瞬间不好了,笑容僵住。

“什么事?”语气不善的问。

“三个月的时间找到天池在哪个禁地。”邪天坐在椅子上,眼睛微瞌,眼中无尽沉寂。

听到禁地,他的语气严肃起来:“不可能,找到天池必须一个禁地一个禁地的闯,每个禁地都有远古魔兽看守,我们这些凡人之躯绝不可能在三个月内找到。”

邪天缓缓抬头看了他一眼,嘴角挂起残忍的笑:“把所有底牌都亮出来,找不到禁地我会让你身败名裂。”

他俩之间永远只有利益,无叶是她敬重的老人,而他不过是一个有用的合作对象,但是如果真的没找到也不会让他身败名裂。

“我答应你。”任闻悠说这话时,感觉肉疼,他的确有底牌在,暗中培养的零卫便是最强底牌,如果他们出手三个月找到天池不难,但是出个万一那培养几百年的零卫就要葬送在他手中,这个代价够大,但是邪天的威胁更恐怖。

邪天递给他四个冰晶片:“只要把它带入禁地,便可以通过它感应天池。”

“还有我现在要进入终极一班当学生。”邪天说完便走了出去。

刚出门任闻悠就追了出来。

“现在的终极一班改地方了,我带你去。”

邪天点头。

“你为什么要找天池?”

邪天回答的漫不经心:“因为我成了废人。”

她的回答让任闻悠一惊,他没想到这个曾经比自己都强的人竟废了,突然他好像明白为何她变得如此冷漠。

任闻悠岔开话题:“你不知道你走后,终极一班的人全部跟打了鸡血似的,从倒数直接成了第一,把原本那个第一打的落花流水,还有这次提前招生就是因为终极一班的人太过狂妄,逼走了很多学生。”

“还真是,张狂。”邪天眯眼看着远方大大的终极一班四字。

终极一班成了第一后,顺利搬进了这里,有超级教师授课,每个学生一间房,有自由的上课权,可以做不与学校利益冲突的任何事。

“对了,这位是?”

邪天停顿了好一会才回答:“我的贴身护卫。”

听不见还真让人抓狂,需要第三人把话转述给她,耽搁时间,还是羡慕和百里绝尘在一起时,就算没有无也能听清对方的话。

他们走进教室时,学生们正在上丹药课。

教师瞥见百年都难得一见的校长微微愣神,之后马上从讲台下来朝校长福了福身。

校长摆了摆手,走上两台,下面的学生早因为校长的道来而打起了精神,虽然他们身为超级学生但是一年也见不到校长几回面,所以此刻特别兴奋。

“今天我们终极一班要加入一位新同学。”

所有人的眼光齐刷刷看向邪天,他们很好奇这个人到底有多大能耐让校长亲自介绍。

邪天简单的介绍:“北冥邪天,炼丹师,我不会经常来上课。”下面的同学象征性的鼓了鼓掌表示欢迎。

她说话时,寒夜冥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又继续趴下睡觉。

他在期待什么,妖莲已经走了,这个新来的绝对不是她,只是声音有些像而已。

邪天的座位最靠里,阳光照不进来,倒也可以舒服。

教师啪的一声合上教科书,严肃道:“明白我们要去炼丹房炼制高级丹药,谁都不准缺席。下课!”

下课后许多男同学把邪天围住,当然都在离邪天有一米的地方被无用眼神制止。

男同学:“邪天,你有不懂得地方可以问我,我叫”他还未说完便被打断。

同学b:“你个胆小如鼠的家伙一边去,她是你能觊觎的吗?”

对于新来的同学他们还是很热情的,最关键的是这人还是的美人,他们这些人灵力不弱,就是生在官宦世家对于随便调戏姑娘没感觉有什么错。

其中有一胖子正把咸猪手伸向邪天,邪天突然抬眸静静的看着他,眼睛仿佛喷出了冰让那人不敢动弹。

邪天轻声唤道:“无”

无在一眨眼的功夫把那几人扔到了教室外,冷眼扫了扫其他觊觎邪天的男生,重新回到邪天身后,抱剑站立。

“妄想动邪天者死。”无的口吻中没有强硬,只是淡淡的陈述事实。

无不会说话但是可以通过灵力让所有人听到。

一时间周围空气像被冰冻一样,对于邪天这种刚一来就高调的做法让很多人不满,这个班都是天才,在其他人面前不都是高抬下巴,不屑一顾,现在竟然被一个新人威胁,这真是奇耻大辱。

赫连火忍不住嘲讽道:“不过新来的家伙,有什么资本张狂,扰了大爷的梦。”

无不说话,只是用身体帮邪天挡住那一束阳光。

其他人起哄:“有本事单挑,打的过老子,老子就服你们。”

无根本不搭理他们,只要他们不伤害邪天就可以,至于烦人就算了,烦的也只是他忍一忍不为邪天带来麻烦。

邪天却起身拍了拍无得肩膀,慵懒道:“和小孩子打架没兴趣。”两人一前一后朝门外走去。

突然赫连火拦住他们,语气极其不善:“怎么不敢了,也行,叫声赫连大爷让你们安全离开。”

邪天抬头望了他一眼,金色的瞳孔闪出冰冷的杀意,邪天突然邪气的勾唇:“无,别把他们打死。”之后独自走到树下。

“你们全上”无得话很狂傲但是语气却很平静,虽然如此他们依旧觉得他太张狂。

所有的男生全部凝聚灵力攻向无,却在下一瞬间被弹开,甚至看不到无是怎么出手,而依旧坐在教室的寒夜冥打起了精神,囔囔道:“比我高两个等级,还真强。”

他又把目光移到正靠在树上的邪天身上,突然邪天睁开双眼,与他对视一眼又重新闭眼休息。

寒夜冥有些恐惧,刚刚的对视让他发自内心的害怕起来,这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来这里又所谓何事?

当笑笑打听到邪天来终极一班做学生后,着急忙慌赶过来,可当她看到一群人冲向无被弹开,之后再次冲过去一次又一次被摔的鼻青脸肿时,她着实惊讶。

笑笑兴高采烈的叫着邪天的名字,后者毫无反应,她担心是因为没听到,跑到邪天身边刻意大声喊了句,依旧不搭理,好像不知有人来了。

她伸手碰了碰邪天,邪天才转头视线在她脸上停了几秒,又看向无。

无很快回答她身边恭敬站着。

“有什么事?”待无站定后,邪天才开口问。

“邪天,你在干嘛?我都想你了。”说完就要去抱她,可是被无用剑柄横在两人中间。

“教训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说完看着她的笑颜又补了句:“我也想你。”

笑笑听到她说想你的时候,笑的更灿烂。

一直坐在教室观看打架的寒夜冥,在笑笑出现时就猛地站起来,走向笑笑。

“寒笑笑你怎么在这?”他语气不善。

笑笑转头看他一眼,无奈补了句:“因为我是你姐姐,比你多出生几秒。”

这好像没有因果关系吧。

寒夜冥不说话,静静的盯着她笑的灿烂的脸,突然觉得她也不是一无是处,虽然从小就与众不同,创造出许多有趣的他从没见过的东西,但是她却是整个皇室最弱的,所有人公认最没用的。

幸好父皇很宠她,对她百般呵护,也有他保护。

“来这干嘛?”

“审核新生,做监考。”笑笑撇撇嘴答道。

寒夜冥打量她:“就你?”

听着他略带嘲讽的调调,她气极:“怎么?起码我是造物师有一技之长。”

寒夜冥笑而不语,造物师很稀有,好不容易出了个,还是只会创造小玩具和有趣的东西,用她的话说从不创造带攻击力的东西。

突然邪天开口:“笑笑,来杯鸡尾酒。”

笑笑打了个响指,一瓶纯蓝的鸡尾酒跑到她的手中。

邪天轻抿一口,满意的感叹:“好久都没喝过了。”她拍了拍笑笑的肩膀:“等回去了,三天三夜谁都不许先走。”

她说得回去当然是二十一世纪,然后去喝三天三夜的酒。

她同样笑了笑,反过来拍了拍邪天的肩膀。

邪天拿着鸡尾酒转身离开,迎着黄昏,身后跟着无,两人就像与世无争的高人,不屑与这些小孩的玩笑,来的匆匆,走的也匆匆,只留给世人迷茫和神秘感。

ps:快要中考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