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后面塞东西上公共汽车

接到李奇今天要回来的消息,李家人一大早就起来开始收拾。【www.wenxue6.com】其实说是收拾,也就是擦擦桌子摆摆椅子,瞅哪处不得劲儿好好正正之类的。

以李家现在的资产地位,请两个帮佣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可问题是老太太吴芝兰思想观念陈旧,认为请佣人这种事那都是旧社会大地主干的事儿,当了一辈子的平头老百姓,实在是享不起这样的福。

李大中和崔玉凤倒是无所谓,老太太不愿意那就随着她,反正是现在生意都上了正轨,也用不着他们东跑西颠的,这家里的活也没有多少,轻飘儿的就干子,不请人就不请吧,家里头要是有个陌生人走来走去的也确实有些不大习惯。

三个孩子都在外面,平常家里也就他们仨人儿,也实在是没有必要请佣人。就算请了也是为了面子上好看,属实也犯不上。自家日子自家过,怎么舒服自在怎么过。

李奇这次回来不是一个人,而是带着女朋友凌潇潇还有她的爸妈一起过来。这姑娘找女婿儿,得先到男方家相看,这是规矩也是风俗。虽说李奇已经是对方认可了的准女婿,可是这过场总得要走一走,不能说两个孩子都要结婚了,这双方面老人还没见面儿,那就有些太说不过去了。

李奇军校毕业以后被分配在了l市,已经升到副师级的叔叔李大宽也能就近照顾一二。凌潇潇就是李大宽的一位战友帮忙牵的线儿跟李奇认识的。

凌潇潇她爸凌永源是个房地产商,拥有上亿资产,他跟妻子王雅芳就生了她这么一个独生女儿,宝贝的不得了,那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要星星不敢摘月亮。在婚姻大事上完全听取她的意见,她说喜欢兵哥哥,那两人就动用人脉,让认识的人帮着介绍。

当然了,以他们家这种条件,那不可能是个大头兵就行,怎么着也得挂着衔儿,还得外表出众那种。

在李奇之前,凌家已经相了不下十来个了,总之都是凌潇潇没看上。

李大宽那战友带着李奇去凌家那天,凌家三口依然坐在客厅里的那张真皮沙发上,排成一排,六只眼睛齐刷刷的盯着面前这个年青军官看,旁边的介绍人大叔直接被忽略。

二十五岁的李奇一米八六的大个儿,浓眉大眼的一个帅小伙儿,本来就矫健的身姿被身军服衬托的越发挺拔,更难得的是周身散发出的沉稳气质,远比同龄人更显成熟。

由始自终表现的不急不燥,回答问话时也是不卑不亢,偶尔露出微笑来左侧脸颊有个浅浅的酒窝,平添些大男孩儿的可爱气,综合了身上过于早熟的气质,很是招人喜欢。

李奇回到部队,直接去了李大宽的办公室,正在像他汇报相亲的全过程时,介绍人就打来了电话,电话里忍不住笑意的告诉李大宽说凌家人对李奇那是相当的满意,问问这边的意思?

李大宽问侄子是什么意见,李奇倒是没怎么反对,反正他在部队也没什么机会认识女孩子,想处女朋友也只能是经人介绍,他对凌潇潇第一印象并不觉得烦,倒是可以相处相处。

这边会同意早在介绍人的意料之中,毕竟凌家的条件确实好的没话说,凌潇潇自身条件又不差。不有那么句话说的好吗,找个有钱的老婆,可以少奋斗十年。老丈人有钱,可以帮忙铺铺路什么的,那样往上升的也快些。这种好事儿,哪有人不乐意,除非是傻子。

就这么着,李奇就跟凌潇潇处上了。小丫头也是会来事儿,加上也确实是喜欢李奇,闲着没事儿就总往部队跑,不是送汤就是送饭,体贴关心的无微不至。到了休息天,就拉着他看电影逛街,不时给买这买那,一码全都她消费。

最开始李奇要掏钱,凌潇潇非得不让,穷当兵苦学生,说他个当兵的哪来多少钱,还是留着自己花用,衣服鞋子都她全包了。反正她爹的钱多的花不完,帮着消费消费也不为过。

李奇是个性格比较内敛的人,并不擅于表达自己的感情。虽说小时候特意被家里人逼着锻炼,变得自立有担当,可是骨子里某些特质并没有完全消除掉。

再加上他之前并没有处女朋友的经验,更确切的可以说这算是他的初恋,虽然觉得有些不妥,可也没太过多去想,认为这是凌潇潇表达爱意的一种方式。她也确实很真诚很可爱,不想去拒绝。

正是因为他这样的大意粗线条,让凌家人有了错误的认识。当初介绍两人认识时,李大宽的那位战友也只是大致的说了下李奇的家庭情况,家中除了父母双亲上头还有位奶奶,姐弟三人,两位姐姐都已经嫁了人。李家现住在d市县城,家境小康。这些信息当然都是李大宽透露出来的,自己亲侄儿相亲他当然得多个心眼儿,不能什么都往外说,万一女方要是没相中人,而是看中了家庭条件呢?在这种事情上还是小心些好。真等两人都互相喜欢了以后,李奇觉得该说那他自己也会说,就用不着他这个叔叔再去操心了。

正是这些个原因造成了凌家人误解,以他们的身家来看,住在小县城的小康人家,能有多富裕,允其量有个几十万存款就算不错了,在他们眼里那根本就是不值当一提。

李奇倒也不算太迟钝,来之前倒是简单的介绍了家人的情况,不过从他嘴里说出来就过于含蓄了。所以,凌家人得到的消息就是,李奶奶是农民出身,没有退休工资没有劳保待遇,没有任何收入。李爸没有正经工作,扣大棚卖菜挣点儿钱。李妈是个做衣服的缝韧工,边做边顺带着往外卖。李家大姐嫁了个做小生意的,有个五岁的儿子,为了照顾家工作辞了,现在是全职妈妈。李家二姐是个演戏的,演得都是些小配角,没什么名气。嫁的丈夫也是干小买卖的,脾气好特别宠她。

以上就是凌家三口总结得出的结论,李家人的形象在他们的脑海里就这么定了型。

对于李家来说,李奇是家里的男孩儿,他的婚事自然格外的重视。李燕和李佳提前就被一通通电话给催了回来。用老太太吴芝兰的话说,你们这俩个当姐姐的得给弟弟好好把把关。那意思是说,对方要是不好,这孙媳妇可不能往回家娶。

弄得姐妹俩哭笑不得,直言李奇看好了她们可管不了,现在都讲究自由恋爱,家庭包办早就不时兴了。

不管她们怎么说,老太太执着于老观念,认为还是老人的眼光好,年青人一时被爱情冲昏了头,看不周全。她就拿勒小东和齐俊峰这两孙女婿当例子,这两人可都是家里三个老的一致点头通过的,事实怎么样,确实就是好吧?

勒小东是打小看到大的还没怎么样,这齐俊峰来李家第一次,老太太就非常的满意,现在不就看出来他的好吗,李佳自打嫁了他,那真是被宠的都成女王了,现在又怀了孕,那更是疼的没边儿了。那一米九的大体格子,在外面谁都说他凶,回了家立马乖乖变身小绵羊,李佳怎么欺负都笑眯眯的好脾气。

两个女孩儿都嫁得好,再就差这唯一的男丁了。他要是娶个贤惠点儿的好媳妇,那她也就不挂着了。

老太太年岁大了,就盼着大孙子成了家,那她就可以安心了。

因为事先知道k县是山城,担心路再不好走,凌家三口特意从车库里挑了辆路虎,由李奇开车一起过来。

李家人相当重视这次见面,大早晨起来就开始准备。为了让未来亲家能够有个好印像,崔玉凤提前就开始准备下了食材,大多是些当地的特产之类,又赶着早上去了趟市场,买回了新鲜的鱼肉蛋菜瓜果。吃过了早饭就开始为这顿中午饭忙活。

其他人也都各有分配,李燕负责给打下手当帮厨,李佳有了两个月的身孕,被齐俊峰看的紧,两人坐在客厅里,只管吃水果看电视。老太太吴芝兰跟小外孙勒宝宝俩人坐在一起讲狼外婆,小家伙已经五岁了,正是好动调皮的年纪,可他却像个小大人儿似的特别稳当。最喜欢听故事,要是有人给他讲,听一天都不觉得厌烦。

要不说这小孩子太淘气了挺烦人,这要是太听话了吧又让人挺担心。勒小东起初就觉得是不是脑子智力方面有什么问题啊,就带着他去做检查测试。结果出来了,小家伙不担没什么问题,还智商特别高。这可把他这当爹的给乐坏了。

相比起来,李燕倒是没这么担心,宝宝的听话她早先就已经知道了,所以并没有怎么太奇怪。倒是他越来越像勒小东的长相让她觉得挺郁闷。明明三岁之前是怎么看怎么像她,可是长长就变了样儿了,这让她上哪说理去?

崔玉凤的话说就是,小孩子的长相不比大人,那是一天一个样儿,长长变了这有什么可稀奇的,没听说过女大十八变这句话吗?

对此,勒小东美得直冒泡儿,先前被李燕说宝宝没一处像他,是她自己的孩子时,那个郁闷哪,这回总算可以扬眉吐气的扳回一城了。

李燕也就是嘴上说说,倒不是真的不乐意。两人的孩子,像谁不都行吗。勒宝宝虽然长相越来越像勒小东,可是性格脾性却肖她多些。勒小东小时候牛哄哄的她经常冒出想揍他的念头,小孩子还是和顺乖乖些招人喜欢。

老太太吴芝兰特别疼这个大重外孙,知道他喜欢听故事,只要一有空就给他讲。以前的人业余生活没有现在这么丰富,到了晚上经常会凑到一齐讲瞎话儿(故事)。老太太那是一肚子的老故事,都是图画书上看不到的,小家伙听的相当入迷。

李大中和勒小东两人坐在那里下象棋,和田玉的棋盘棋子,是勒小东花了高价钱特意找人定做送给老丈人六十岁大寿的贺礼,李大中喜欢的不得了。

两人都是这方面的高手,厮杀起来半点儿不含糊,你来我往,全是棋子落盘的声音,偶尔能听见声‘将军’,意味着这一盘快要结束了,接下来又开始新一轮的厮杀。

十一点钟,李奇打来了电话,说他们已经进了县城,再有几分钟就到家了。

为了表示下尊重,李大中带着两个女婿到楼下去迎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有东西也可以拎拎提提。

升级版的黑色路虎车驶进了小区,缓慢的停在了楼门前。李奇停好了车,动作敏捷的跳了下来,冲着李大中叫了声‘爸’,又分别跟勒小东和齐俊峰打了招呼。

凌潇潇和她的爸妈先后下了车,凌永源跟李大中笑着握手,两个亲家第一次见面,客气中又带着些应有的热络。

王雅芳手上挂着某大品牌的包包,端着优雅范儿跟李大中微笑着打招呼。

凌潇潇则欢快得多,响亮清脆的叫了声‘叔叔’,大眼睛忽闪忽闪显得特别招人亲。

李大中把身后的两人介绍了下,勒小东和齐俊峰冲着凌家三口人点头微笑示意。跟着帮李奇去拿车后备箱里的东西,这次过来凌家带了不少的礼品,都是高端大气上档次,一来是表示对亲家方面的尊重,二来也是想亮亮身份。

等一帮人上了楼进了屋里,崔玉凤早已经从厨房里出来,身后跟着李燕。老太太吴芝兰也停止了讲故事,带着勒宝宝坐在客厅里等着。

两方人见了面,又是一番招呼客套,跟着都在客厅里坐了下来。

凌永源打量着四下,笑着道:“老哥家这房子挺大啊,应该有两百坪了吧?”他这口气听着是赞赏,可仔细些听不难发现其中的不以为意。

李大中道:“是啊,是有两百多坪。家里孩子多,就寻思住得大点儿,孩子们回来好有地方住。”

王雅芳道:“县城房价便宜,这要在市倒是值点儿钱。”这随意的搭话聊天,信息量却很大。

在坐的人哪个都不白给,又怎么能听不出来,谁都没放声。

王雅芳来之前就跟凌永源商量好了,在李家人面前尽量和蔼些,别让人家觉得他们有钱就盛气凌人,将来还是要做亲家,就是冲着李奇的面子上也不能让他家人面子上难堪。不过,凌家的情况还是要说说的,这样一来,李家人也得高看女儿,往后在婆家人面前才能挺直腰板儿说话。

可是等到了地方一看,跟预想中的情形有些出入,先是下车的时候就被一老两少三个男人的长相气质给震了下,在他们想来,李奇小子长得这帅,那肯定有遗传成份,他的家里人也肯定都不会太差。这点还是有所预料的,所以在看到李大中长相时倒还没觉得怎么样,关键是在看到勒小东和齐俊峰两人时,那震撼真是的相当大。

等到被震的心情稍稍稳定了些,进了房子里在看见李家女将时,这种心情又一次被刷新了。

凌家三口都有同样的想法,这李家人也未免太出色了吧,一个比一个帅,一个赛一个的美,从老大小就没个差的,随便叫出一个那都是影星级别的。还以为李奇小子够出众了,拿到家里一比,根本就太一般般了。

而且,让他们感到惊讶的还不只是相貌长相,还有那一个个身上的气质,哪像是小商小贩做小生意的,怎么看怎么觉得有派。

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话还真是没错说。

在惊讶之余,倒也没太过在意。毕竟内情已经事先知晓,全当是他们的长相占了便宜,连带着气质也跟着好起来。

这时候已经近十二点了,两边儿聊了几句,就开饭了。

等到桌子布置妥当,所有人都围坐了起来,李大中征求凌永源的意见,要不要喝点儿时,后者冲着李奇道:“李奇啊,你去把那个带来的木头箱子打开,里面有两瓶赖茅打开让你爸尝尝?”转回头冲着桌上的众人道:“这可是好酒啊,一万多一瓶,我喝着挺好,老哥,你喝喝看要是喜欢的话,下次我再给你多带两瓶?”

李大中笑呵呵的道:“哦,好,我喝喝看。来来来,都别坐着看了,开始动筷——”

“都吃,吃——”老太太吴芝兰也笑着招呼。

李家人都是草根出身,吃饭的时候没那么规矩,说说笑笑一点儿都不耽误。一大帮子人,分散成几个小团体,老太太吴芝兰边吃边跟凌潇潇问这问那,李奇在旁边听着,偶尔插上几句。李大中跟凌永源两人喝着酒,侃大山聊的挺热乎。崔玉凤跟王雅芳则文静的多,客客气气,说的都是些不痛不痒的话。勒小东和李燕则以勒宝宝为中心,盯着他吃饭,不时的瞅着桌子上的动静。齐俊峰则是不停的给李佳布菜,生怕她吃的不够多,后者嘟着嘴直抱怨他这是在养猪。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崔玉凤也冲着对面的凌永源道:“不也知道老弟你们都爱吃什么,这些菜合不合口味?”

“嗯,不错不错,都挺好,就是辛苦嫂子了。下次再来可别这么麻烦了,直接去饭店包一桌,也省得这么受累?你看你弟妹,家里来人她从来都不动手,不是去酒店就是家里阿姨做。依我看,老哥,你和我嫂子逐渐年纪也大了,也干不动了,再说还有老婶子,请两个阿姨回来照顾照顾你们,这样李奇他们小俩口也能放心。”

“不用,我们身体都挺好,还没老到需要人照顾的地步,再说家里有个外人在,总是不太自在。”李大中喝得脸有些红,笑着摆摆手。

王雅芳道:“那有什么不自在的,习惯了就好了。”

凌永源喝的也不少,眼睛都发红了,道:“我看就这么说定了,你们要是不舍得钱,这些钱我来出。”

“老弟谢谢你的好意,我们真的不需要。如果真的有那个必要,这点钱我们还是出得起的。”崔玉凤那也是个有脾气的,打从对方进门开始就在拿钱说事儿,她其实挺不乐意。

王雅芳见她出声了,就把话给接了过来:“嫂子,你们就别客气了,一个月三五千块钱对我们来说不是个事儿,可你们却是种负担。你们只有安顿好了,李奇和潇潇不用总是挂着这边儿,也才好安心的工作。”说完朝自己丈夫使了个眼色。

凌永源收到,马上意识到今天过来的真正目地,‘哦’了声道:“对了,老哥,我们是这么打算的哈,既然他们小俩口都挺喜欢对方,那咱们这些当老的就随着他们的意思吧,抓紧时间把婚期给定下来,至于婚礼的一切费用,你们都不需要操心,全权由我们这边负责。到时候你们只管到场就行了。等到他们俩个结婚以后,先跟我们住上一阵子,要是觉着不习惯就自己住,房子我早就给准备好了,一百六十坪的跃层,另外再给李奇配辆车,价钱不低于五十万,他在l市你们就尽管放心,我会把他当成自己儿子一样对待。”

这要是换了一般家,只要不是那种肯定巴不得自己儿子能打个这么有钱的老丈人,得省去多少的花销啊。

可是如今的李家又怎么会去占这种便宜,在他们看来这种方式实在有卖掉李奇换取利益之嫌。

一时间在座的人谁都没有说话,怀了孕的李佳脾气不大好,是唯一想要出声的那个,刚张嘴就被旁边的李燕碰了下,怎么说她们都是小辈,这种事在长辈没有出声做决定之前,她们还是不要发表意见的好,还是看情形再议。只是拿眼瞅了下李奇,轻描淡写的一眼,却足以让他感到赧然的低下头。

到此刻他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个错误,貌似把事情给搞砸了。可是当着大家的面,又怎么开口解释,一时给难住了。

经过数秒种的沉默后,崔玉凤先开了口,若无其事的笑着道:“不用我们张罗那可倒是好了,那就让老弟、弟妹你们多费心了?”完全看不出来有任何的异样,这让李燕他们很是好奇。

“嗨,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凌永源道。

王雅芳露出优越感十足的微笑,就知道他们会同意,完全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

一顿饭完毕,众人坐到客厅里休息吃着水果。

崔玉凤进了趟房间,出来时手上拿着两个四四方方的首饰盒,坐到了沙发上,冲着凌家的三口人微笑道:“虽说老弟你们说什么都不用我们管,可我这当婆婆的哪能什么都不准备,这是两套首饰,算是我给潇潇的见面礼,看看喜不喜欢?”把盒子往前推了推。

这个举动让对面的三口人很是意外,凌潇潇道过了谢,伸手打开了饰盒。顿时就被里面的东西惊的怔愕住了,两个盒子里,一个里装的是全套钻石首饰,一个里装的是全套玉质首饰。

王雅芳是个识货的,光这两套首饰价值就在千万以上。李家怎么可能送得出这么贵重的东西?她不仅怀疑这能不能是假货,毕竟高仿拿肉眼是看不出来的。

正在猜测的当口,那边的李佳从兜里掏出把车钥匙,看都没看装家三口一眼,直接丢给了李奇:“给你,结婚的礼物,车子停在车库里,你自己去开。”

李奇拿起了车钥匙,翻看了一眼,立时眼睛亮了起来:“啊,二姐,你真是太好了,我喜欢这款车很久了——”高兴的就差没蹦起来了。

他向来沉稳,从来没像这样露出这么张扬的一面,把凌家三口看的一愣愣的,刚才那钥匙上的图标他们也都瞧见了,知道这个礼物价值不菲。

而让他们感到震惊的还不止这些,在老妈和妹妹相继有所表示后,李燕也紧跟着掏出自己的那份心意。一张钻卡推到了李奇面前:“想要什么自己去买,不用太节省了。”上一辈子弟弟出了意外,没能成个家。这一辈子只要他平安就好,既然是真的喜欢凌潇潇,那她家人的态度可以忽略不计。

这张卡的份量究竟有多少,在座的人可以说都是行家里手,哪会看不出来?

李家人相继做出这些表示,凌家三口要还是认为这只是个普通县城的小康之家,那就真的是大傻瓜了。

午休的时候,李奇跟凌家三口解释了这其中的误会,后者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可笑,什么小商小贩小生意,纯粹是扯蛋,自己这点儿在底儿在人家面前根本就不够看,这脸可真叫丢大发了。

等到再面对李家人时,情形立时变得不同,哪还有之前的盛气,言语里客气不少,这回可是真的客气,半点水份都没掺。

这次的相看,两家人都很满意,虽然过程不失为精彩,可结局是好的,这样便好!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