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伦交

夜。

王氏山庄。

夜幕星光点点,院子里种满了花草,袭来屡屡青草香,旁边挂了两只灯笼,为庭院增添不少暖意。

“你知道我此生最后悔的一件事是什么吗?”崔琞说。

荆词看了他一眼,“是什么?”

“我那年南下,没有阻止你去潭州。”如若她没去潭州,被他金屋藏娇了起来,她会不会就不用经历长安的风风雨雨。

荆词轻笑,“那年我十五岁,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不见得你能阻止我。”

她明白,事不由人,长安发生的种种,都是必然,没人阻止得了。当年他让她选择李隆基,更是明智之举。李隆基是注定的赢家,她如今能安然离开长安,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幸亏当初选对了人,否则怕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当然,即便选对了人,但能过上今日的生活,也是曲折了一番。

崔琞将她揽在怀里,轻笑着道:“过去的事我们就别想了,我们来想想……成亲的事。”

“啊?”

成、成亲?

“谁要跟你成亲。”荆词瞪他一眼,挣脱他转身走向屋内。

崔琞长臂一伸,将欲逃离的她再次揽入怀,他低头在她耳边道:“不成亲也行,省了,直接入洞房吧。”

荆词的耳朵顿时一红,他怎么变成这样了!

“流氓……”

身后之人邪魅一笑,“还有一件事我也特别后悔,如若我当初流氓些,咱们儿子都有望兮这么大了。”天知道他突然被叫阿爹是什么感受……

…………

不日。

整座王氏山庄被绯红喜庆包裹,府上的婢仆们个个笑逐颜开,孩子们上蹿下跳的。山庄里来了好些宾客,正等待一对新人的到来。

“望兮姐姐,望兮姐姐……”一个两岁多的女娃娃在人群中走来走去,四处寻找。

“念安妹妹,我在这呢。”望兮见念安寻来,赶紧走上前,伸手拉着她,“今日是我阿爹阿娘成亲之日,我待会儿带你去吃糖。”

“好呀好呀,我喜欢吃糖。”念安笑嘻嘻地点头。

“小孩子不能吃太多糖。”两个小孩子身后突然响起一声。

两个孩子蓦地一愣,糟糕,被发现了。

“阿爹,念安想吃,就让念安吃一次嘛……”念安拽着男子的衫袍撒娇,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就是嘛,舅舅,让我们吃一次嘛,难得阿娘大婚……”望兮亦上前拉着男子的手一摆一摆地摇晃。

萧平蹙眉,正想义正言辞地拒绝两个小破孩,岂料妻子走了上前,柔声道:“难得荆词大婚,就破例一次吧。”

“噢耶!舅母最好啦!”

“谢谢阿娘!”

两个孩子欢呼,一溜烟就跑去吃糖了。

萧平无奈地摇摇头,宠溺地揽着妻子,“环儿,你怎让孩子胡闹?”

陈环儿无辜地吐吐舌头,摸了摸微微拱起的小腹,“不是我让孩子胡闹,是这个小家伙说让姐姐们吃的。”

“就知道拿小家伙当借口。”

那年,他本该命丧皇宫,幸好荆词暗地里让人救他,趁乱将他运出皇宫,身受重伤的他醒来已在江南,环儿亦被荆词救出来,陪在他身旁……

荆词的认知里萧平终究是家人,纵使意见出现再大的分歧,岂能眼睁睁看着家人丧命。

他醒来后,便和陈环儿一直在江南隐居,他们成亲、有自己的孩子,无忧无虑地过自己的小日子。未过多久,萧母也来了……

“新人至——”

随着一道声音响起,一对红妆新人走来,喜乐响起,一片欢天喜地。

“一拜天地——”

一对面容带笑的新人一齐对着天地拜了一下。

“二拜高堂——”

新人转身,对着高座上的萧母二拜,面色红润的萧母感动得眼眶含泪,却笑得极其欣慰。

“夫妻对拜——”

新人彼此笑着含视,朝对方拜了一下。

“礼成——”

一对新人紧接着被送入洞房。

外面的宾客喝酒、畅谈,好不热闹,但另众人讶异的是,为何新郎迟迟不出来敬酒?难不成新郎娶了新娘就懒得应付他们了吧?

好一会儿,新郎才姗姗来迟。

“哈哈,怎么回事啊?新郎来得这么慢,该罚该罚……”

“新娘美得都流连忘返了吧?哈哈——”

…………

崔琞挨个敬完酒,迫不及待地让人送宾客,尔后在宾客们的打趣声中进了新房。

新房内,一袭红妆的荆词让侍女摆了一桌山珍海味,正吃得不亦乐乎,看见崔琞推门进来,夹着鸡腿的筷子愣住了,“你怎么这么快?应付完啦?”

崔琞脸色一黑,他怕她一个人无聊,遂急急忙忙地应付宾客,她倒好,在这吃上了。这个女人,哪有一点新娘子洞房花烛的样子?

“来吧,那就一起吃吧。”荆词无视他微变的神色,嚼了一口香喷喷的鸡腿。

崔琞走到她身旁坐下,冷哼,“不吃。”

“不吃就算了。”荆词撇撇嘴,继续胡吃海喝。

红烛暖光照耀着新娘子明媚的脸,一闪一闪,美得动人。

新郎官嘴角一勾,“你说不吃就不吃?”

“啊?”

新娘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新郎官打横抱起,走向喜庆的大红暖帐……

“哎我、我我还没吃完呢!”新娘子不满地嘟囔。

“乖,待会儿让你吃个够。”

…………

红床帐暖,一夜春宵,温暖了料峭春寒。

翌日。

崔琞一脸柔和地看着臂弯里睡得很沉的妻子,轻轻托起她的脑袋取回手臂,然后下床穿衣服,尔后哄她起床。

“起床了,小懒猫。”

“唔……”荆词转了个身,背对着他。

“太阳快晒屁股了。”他扯了扯盖在她身上的大红喜被。

她不满地哼唧了几声,卷过被子,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的。

崔琞无奈,她大概真的累坏了,他坐到床沿上,硬生生将她拉起来,靠在自己身上,然后为怀里还睡得迷迷糊糊的人穿衣裳……

待穿好后,他直接把她抱出了房门。

山庄里的侍女们见自家主子被姑爷抱了出来,纷纷浮现暧昧不明的笑意。

“阿爹,你要把我阿娘抱去哪?”望兮转动着黑溜溜的大眼睛。

崔琞怀里的荆词终于转醒,睡眼朦胧地问怀抱的主人,“去哪啊?”

“去了你就知道。”

他抱着她走出山庄的后门,未走几步,就停了下来。

荆词看着满天桃花,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们置身于一片桃花林中,粉红桃花芳菲,美丽动人。

“这里怎么一夜之间长满了桃花?”

他轻轻地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你曾经说过,以后咱们住的地方,要有山有水,有邻里,有一望无尽的花和树。”

这些开得正艳的桃树是他让人连夜移植过来的,他答应过她的事,一件件、一桩桩,都会做到。

荆词心里满是感动和温暖,在美艳的桃花映衬下,有一种梦境般的感觉。

如今这样的日子真好。

萧平和陈环儿隐居在旁边的山上,大家逢年过节一起吃饭热闹,他们的孩子们将会自出生便是青梅竹马,一同长大……

…………

#正文到这里就结束了。接下来要忙别的事了(-.-)爱每一个陪伴向安到这里的人,爱你们~感恩~#(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