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哭了他还在用力

隋聿修年幼,隋父隋母平时又爱若掌珠就是犯错闹事也没责备的,更遑论大声。被隋益这愤怒的神色惊吓到,又看着苏澈被撞了个趔趄,小小的孩子终于恐惧的大声嚎啕。苏澈急走几步将床上哭的满脸泪痕的孩子抱入怀中,才终是转头看向身后。

隋益已经离开了病房,垂了眸,深吸了口气,苏澈抱着哭泣的孩子轻拍,“不哭不怕。”

开了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莫名有些暗哑。抿了抿唇,苏澈将哭闹的孩子抱紧了些,感觉到抱着自己的母亲微微颤抖的身子,隋聿修伸了胖乎乎的小手捧了苏澈的脸,抽噎着道:“妈妈不怕。”

听着这奶声奶气略带了哭腔的安慰,苏澈动容不已。靠着他没有受伤的半边小脸,疼惜的轻吻。

“妈妈不怕,宝宝不哭。”

“不哭。”隋聿修点了点头,抽噎了几下便没慢慢止了眼泪。

经过这么一番哭闹,似是莫名的以毒攻毒,隋聿修的烧反退了,安稳的在病床上睡着了。苏澈坐在床边,握着他的小手,专注的看着。这么几天生病厌食,隋聿修的小脸再不复过去圆润,手脚也细了一圈,不过整个脸部轮廓却益发的清晰明了。

都说儿子长相随妈妈,但很显然这孩子五官长得更像隋益,眼睛鼻子嘴巴,全然找不到她存在的痕迹。伸了手,轻抚孩子睡梦中轻蹙的眉头,看着他小手不耐的一挥,苏澈下意识想笑。却惊落了眼角的一滴泪,在孩子包着半边眼睛的纱布上,洇湿成硬币大小的一团深色痕迹。

这晚上,隋聿修没有发烧也没有哭闹,安然度过了。

早起,郑文扬七点不到就赶到了医院。隋聿修晚上睡饱了,精神不错,苏澈正在帮他擦脸。小家伙先时还在床上蹦蹦跳跳自娱自乐,一看到他过来整个人就焉了,直往苏澈怀里躲。郑文扬也不介意,看着孩子没什么问题。四顾了一圈,奇道:“他呢?”

苏澈知道郑文扬问的谁,垂了眸,摇了摇头。

郑文扬跟着略略皱了眉,“走了?”

眼见苏澈又摇了摇头,郑文扬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没走?!”

话音方落,原本埋头在苏澈怀里的隋聿修突然闷闷的发声了,“爸爸不乖,发脾气,妈妈怕。”

其实以他现在的词汇量和理解能力,能表述成这样算是让人大跌眼镜的一桩事了。可现下苏澈并没有什么自豪的感觉,也没觉得有趣,只下意识去捂小朋友的嘴巴。偏偏郑文扬还在旁边兴致勃勃的询问,“妈妈怎么怕了?”

“妈妈哭。”小家伙这时候对他的敌意倒是散了,掰开母亲捂着嘴巴的手,特别乖巧的有问必答。

“不是他理解的那样,是昨晚……他发烧,然后我有点担心。”苏澈抬眸想解释,意外看到了门口站着的人。

郑文扬发觉苏澈说着就噤了声,视线还越过自己绕到了身后,自然跟着掉头看了过去。

门口的人是隋益,昨天那场爆发之后他其实并有没走远,在楼下方便座椅上坐了一宿。感觉到自己的过分之处,就买了早饭过来,没想到一进门就看见郑文扬坐在病房里。

之前平复的内心瞬间翻江倒海,他禁不住讽刺道:“看起来,我来的好像特别不是时候。”

“……不是,那个……我们没什么,我就是不放心。”郑文扬站了起来想要解释,但给人感觉上去颇有些心虚的样子。

隋益气到极点,却并没有表现出昨晚的失态,反是缓声道:“不放心,不放心什么?”

“隋益。”看出了郑文扬的尴尬,苏澈终是抱着孩子站了起来,“郑医生是来看孩子的。”

她不出声还好,这么一声显然是帮腔的说词似是燎原之火,隋益转自将矛头对准了她,理智尽失道了句,“看孩子,恐怕不过是个幌子吧。”

郑文扬终于忍不住了,上前道:“你什么意思啊?”

“怎么,心虚了?”隋益唇角泛起一丝冷笑,跟着往里走了几步。

苏澈怀里的隋聿修,在此时感知到了不安全,不失时机的拉开嗓子又开始痛嚎出声。

“哇”的一嗓子,三人便都把视线转到了他身上。

小家伙的伤到没问题,只不知何时尿了裤子,连带把苏澈也连累了。

一场原本硝烟四起的战事就这么偃旗息鼓了,郑文扬一靠近孩子就嚎,最后隋益不得不过去抱了走。苏澈也顾不得自己身上被尿湿,打了热水先把孩子拾掇干净换了衣服后,才想到自己。

她这趟回来和之前跟隋益去帝都一样,也是什么都没带就走了个人。身上就这么一身衣服,可被小家伙这么搅和了肯定是穿不成了。最后还是郑文扬想到之前安慕希在这边医院见习的时候被他投诉多了夜班,放在值班室里的那些换洗衣服都没来得及带走,就去取了些她的衣服过来救急。

她人比苏澈矮大半个头,上衣还勉强好说,裤子却是明显的不合身,穿上就成了九分裤。不过这种时候,也没这么多讲究。想着现在还躺在病床上人事不知的小姑娘,换了衣服出来的苏澈心情犹自低落。抬头看见隋聿修正被隋益按着,让护士上药。

孩子自然又在那哭的惨绝人寰,换完药,连滚带爬的往苏澈怀里钻,瘪着小嘴不满的瞪着父亲。

隋益心情不好,也懒怠哄他,忙完这些自顾自就离开了病房。隋母十点多到的时候,隋益早走的没人影了,隋聿修特别亲的扑过去,奶声奶气的控诉父亲。看着小孙子包着眼泪惨兮兮的样子,隋母破天荒埋怨了儿子几句。

扭头看见苏澈,她道:“看你脸色不好,阿姨今天特地给你炖了汤,回头多喝点。”

苏澈摇了摇头,“谢谢,其实不用。”

“哪里不用,女人是要补的。”

人心毕竟都是肉长的,不管苏澈有多么妖魔化的曾经,现下的她确实没有作过什么妖,看着也是个乖巧安静的样子。再兼之,她保证不会和隋益继续下去,最大的一块石头落了地,隋母现下看她倒是真生了几分怜惜之意。

隋益不在,没人赶她,隋母便在医院陪了一下午。眼见着苏澈对孩子耐心至极,心下也颇多感慨。下午四点多,因为要准备晚饭,隋母不得不离开,倒是和郑文扬撞了个正着。

因为早上的事情,怕影响苏澈郑文扬一整天就没再敢过来,现下临下班时间,才过来看一眼。隋母认得他,为昨晚孙子一脚给人家眼镜蹬走的事又连连道歉,倒把郑文扬弄得不好意思了。

送走了隋母,郑文扬才捞到机会进来,看到他,隋聿修当即往苏澈怀里扑,无尾熊一般抱着不撒手。

赶在苏澈开口前,郑文扬道:“行,你不要再说那三个字了。刚才隋阿姨已经给我说了23个对不起了,真的,我都快听吐了。”

她垂了眸,还是说了四个字,“不好意思。”

郑文扬朝天翻了个白眼,这回没敢再坐下,只道:“昨晚孩子没发烧的话,今天情况应该也稳定了。只要三天不发烧,就能准备出院了。”

“他的眼睛呢?”苏澈依旧有些不放心。

“两周后做个视力检测,不用太担心,按照经验来看应该没什么大碍。”

“多谢。”

“应该的,这是我作为医生的本质工作。”顿了顿,郑文扬从口袋里掏了个手机给她。

苏澈略略有些意外的抬眸,“?”

“你的手机不是没带,我觉得总不方便吧。我有个备用的,先借给你。”

“不用了。”苏澈摇了摇头。

如果孩子真的后天就能出院,那么也到了她该离开的时候了。(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