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完架男朋友就硬上我

青木寨少了副寨主,一下子炸了锅,各种流言飞起。梅曼楠带着谈欣和袁悦夕亲自过去,先停了青木寨的全部工事,再把全寨上下几十号人都押在院中,不许交谈不许走动,听候发落。安顿好了青木众人之后,她留下袁悦夕盯着,自己带着谈欣赶往母亲落梅夫人的居所。事情闹成这个样子,已经不是自己一个少主能控制的了,还是得请寨主出马才行。落梅夫人虽然这两天因为身体不舒服一直在房里休息没露面,但是寨中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儿她自是了若指掌。如今一枚小小的四合香,竟能扯出这么多弯弯绕绕她估摸着曼楠多半是处理不了了。于是早早吩咐丫鬟替自己梳妆更衣,然后靠在书房的软塌上,等着女儿来见。梅曼楠携着谈欣拜见过落梅夫人之后,便把自己所知的全部案情详详细细的跟母亲又复述了一遍。大概就是青木杨灵串通自己的手下方若佳,以石灰换榆木的方式,盗取寨中的榆木粉,然后运送至夫家的木场,从中牟利。事情败露之后,两人互相攀咬指摘,现都关进了地牢。梅寨主半靠在软塌上,闭着双目听女儿讲完这原委。她揉了揉额角,过了许久才缓缓问道:“这些事,都是谈欣查出来的?”谈欣赶紧应了一声是。落梅夫人唇角一勾,淡淡的说道:“给你一天的时间,再去查。给我查出来她们用了多少石灰,换了多少木粉,换出去的木粉都去哪了。还有,除了四合香,其他的香品有没有问题。账目上的事,去找玉珍核对。让悦夕把寨子也给我封了,禁止一切出入。去办吧。”谈欣领了命,朝着主子深深一拜,就去干活了。

落梅夫人这才睁开眼睛,把女儿拉到身边。她伸手在曼楠眉心按了按,笑着说道:“别老皱着眉头,会起皱纹的。你昨天怎么想起来问地道的事儿?”梅曼楠见母亲还有心思打趣自己,觉得有些放心,回答道:“不儿怀疑她们在暗道里面制假香。但是曼楠对这地下的情况不太熟悉,所以才来问母亲。”“真是个聪明的丫头。不过我这落梅寨的地道也没那么复杂,恐怕昨天一天的功夫,她身边那个小丫鬟就查的差不多了。”落梅夫人说的若无其事,梅曼楠听得却花容失色:“小丫鬟?母亲是说朱鹮吗?”“原来是叫朱鹮,名字也是有趣。黎姑娘是墨黎仙谷的少谷主,她身边的人当然不会是普通人。那小丫头对奇门遁甲机关暗道之术应该甚是了解,除此以外,似乎还会点别的什么。不过没关系,落梅寨有暗道本就不是什么秘密,只是易进难出罢了。对了,我听说你把青木寨的工事停了,人都晒在院子里呐?”梅曼楠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然后解释道:“曼楠不知应该如何处理,只得出此下策,还望母亲指教。”落梅夫人轻轻拍着女儿的手,说到:“这么处理就挺好。谈欣说的那些事,你怎么看?”“表面上好像挺合理,但是关键的地方全都没有。而且,”梅曼楠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拉着母亲说到:“我跟不儿昨天去青木地窖看过了。那里面的四合香,应该的真的!所以搞不好真如不儿所说,他们把假香,藏在暗道里了?但是寨子里,除了五位副寨主,应该没有人能进暗道,难道真是杨灵干的?”

梅曼楠带着谈欣去找落梅夫人之后,不儿就径自回了屋。她对着那张地图端详了一会,朱鹮就推门进来了。“不好了大小姐,他们把寨子所有的入口都封了,不让出入。巡逻的人手也加了一倍,我怕白鹭是进不来了。”“别的情况如何?”不儿问道。“好像梅寨主下了令,让他们再细查木粉的事儿。其他的暂时不知。”朱鹮回答说。不儿心想这梅寨主号称梅仙怎么这般糊涂,那个什么木粉一看就是障眼的说辞,有何好查。不儿觉得在这等着曼楠也不知她何时回来,况且自己一个外人人家也未必愿意把暗道之事告知,还不如亲自去探探虚实。想到这里,她便和朱鹮一起稍作乔装打扮,带好武器和工具,依着那地图,向蛛网暗道探去。此时,不仅落梅寨通往外面的各出入口已经封锁,连各寨之前连通的甬道也有人把守,不得轻易通过。不儿他们俩在主寨西北角的一间小屋里,发现了应是通往青木寨的暗道入口。两人对着那铜钱大的梅花印记敲打了一阵,不知触动了什么开关,地上果然有一块青石板收起,露出一个暗阶。两人托着盏烛灯轻轻下去,踩到最后一个台阶的时候,头顶的暗门就关上了。她们摸着黑大概走了一里多地便觉有凉风拂面,伴着风还有阵阵香味飘来。不儿估计离青木寨的地窖应该不远了。又走了一会就看到一个石梯,石梯的旁边插了一只青底白梅小旗。两人围着石梯拍打一番,却不见有什么动静。朱鹮灵机一动按住那小旗轻轻一转,果然听到一阵机关运作之声,随后头顶的石门就打开了。不儿探身出去一看,确实就是那青木寨存香的地窖。她们轻手轻脚的在地窖里转了转,不儿发现昨天她打开的那袋石灰,好像被人碰倒过,有些石灰粉撒了出来。导致地面上多了很多脚印。她借着烛灯的光亮寻着脚印多的地方走去,最后停在了那放着四合香的架子前。

不儿按照记忆找到她们昨天切过的那块香,打开瓷盒一看,昨天切开的小口不见了。不儿赶紧又取出香刀在香上一划,发现里面有很多杂质。被换了!这是不儿脑袋里冒出的第一个反应。她又随便拿了两块别的四合香一一划开查验,果然都变成了假香。不儿心想这可奇怪了。这事儿要是杨灵做的,她见自己行迹败露,应该是把假的换成真的好混淆视听,这怎么会反其道而行之呢?正在不儿不解之余,忽听外面有声响。两人赶紧手忙脚乱的躲回了地道里。她们藏在地道的石阶后面屏息凝神的听着上面的动静。似乎是来了一群杂役搬了什么东西走。不儿琢磨了一下,估计是落梅夫人差人来把窖藏的四合香作为取证之物搬走了。朱鹮拉了拉不儿的袖子,觉得两人出来好一会儿了,要赶紧回去,不然叫人发现了可不好。两人一前一后往主寨走去。不儿跟在朱鹮的后面一边琢磨刚才的事儿一边小心前行。走着走着觉得脚下一滑像要摔倒,她本能的往旁边的墙上一扶,却不知触动了什么机关,那墙壁竟然转动起来,不儿被顺势带进了旁边一条暗道。朱鹮发觉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只好眼睁睁看着那活墙又极快的恢复了原样,任凭自己怎么拍打,也不肯再动分毫。这下可把小丫头吓坏了,她又不敢大声喊,只得一面使劲拍着墙,一面压着声音问道:“大小姐?大小姐?能听见吗?”朱鹮喊了一会没得到任何回音,便决定赶紧去找梅曼楠来救人。

不儿被莫名其妙的带进了旁边一条路,起初吓了一跳,随即又冷静下来。她取出身上的火折子照了照四周的情况,发现脚边有一面青梅小旗。她试着按刚才朱鹮的手法转动了一下,但是什么也没发生。不儿见回不去了,就干脆往前走,走了约么半盏茶的功夫,发觉左手边有个石门。她把火折子换到左手,右手抽出了月白剑,小心翼翼的推开了石门。这些暗道都修的狭窄,仅容一人通行。而石门后面却是个相对开阔的房间,墙上还有火把。不儿取下一只火把点燃发现这石室里堆了不少麻布袋。中间还摆了两个简陋的木架子。仔细勘察便知,那麻布袋里的正是石灰粉。看上去还真有一百来斤,搞不好就是之前杨灵说的丢的那百斤石灰。再看那俩木架,上面放着很多做工粗糙的陶罐。不儿随手取下一个打开一看,好么,里面竟然是一块两寸见方的黑色香块。她取出香块凑近了一闻,果然是四合香。她从两个架子上各取了几块香放到地上,自己坐在一旁仔细研究,发现这些香还不太一样。右手架子上的香块上面都印有梅花印,跟她们昨天在地窖看到的是一样的。而左手架子上的,却什么都没有印,就是光秃秃的一块香料。这种时候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不儿挥动手中的短剑手起刀落,就把面前的香块们都斩成了两半。那有梅印的全是真的,光秃秃的都是假的。

不儿这回彻底蒙了,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早知道这么麻烦,就不该答应那个卢慕辰去查什么破香!想到卢慕辰,不儿突然灵光一闪。对啊!卢家香!那卢家香的香面上是盖着篆卢印的。所以卢家买的四合香上是没有花的。那也就是说,这只有卢家的四合香是假的,其余的全是真的?但是也不对,自己刚才在地窖里面看的那块,上面既有梅花印,又是假的。想到这里,绫大小姐长叹一口气,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个机灵的脑袋瓜好像不太够用。不儿垂头丧气的站起来,把那些陶罐都放回架子上,然后把自己砍烂的香块挑了几个装进了袖子。“我还是别管了,就带着这堆破烂和一肚子问题去找我那运筹千里之外的好哥哥。现在还是想想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吧。”不儿一面嘀咕着,一面整理好行装,左手拿着火把,右手提着短剑,离开了石室。她先循着原路回去,在那活墙旁边仔仔细细的摸了一圈,除了摸得一手灰,什么也没发现。又研究了一下那个旗子,左拧右拧,拔下来插回去,还是没反应。不儿觉得,恐怕这个门是要从对面开才行。而且自己折腾这么半天,朱鹮都没找过来,多半是也没打开然后找人帮忙去了。

既是暗道,应该还有一头才对,倒不如去那边碰碰运气。不儿拿起火把重新出发,走了好一段路,走到了暗道的另一头。这回地上插了个红底白梅旗,应该是表示从这里出去是通往赤火寨的。不儿拧了拧那旗子,没想到面前真的开了个门。她探头观望一番,就蹿了出去。她刚一出去,身后那墙又莫名其妙的自己合上了。不儿怂了怂肩,发觉这条路跟第一条从主寨通往青木寨的路有点像,搞不好就是连通主寨和赤火寨的。但是问题是到底是该往左走,还是往右走呢,都是一眼看不到头的漆黑一片。她随便选了一个方向,壮着胆子开始走。不儿这次走的特别小心,生怕自己又一不留神触动了什么机关,现在没有朱鹮在身边她也辨不清方位,再拐到哪去可就不好办了。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特别照顾她,不儿走着走着只觉得脚下黄土一松,旋即陷下了一个深坑。好在她轻功还是不错,赶紧猛的一蹿落在了旁边的地上。不儿咽了口口水,慢慢爬到那坑口往下一看,坑底果然插了几只长矛,矛尖冲上,闪着幽光。这下不儿不敢乱动了,她可不想自己一条小命就这么断送在这里。只好蜷缩在墙角,盼着朱鹮赶紧来救。

梅曼楠跟母亲讨论了一会之后,察觉出母亲的神色有些疲惫,想先扶母亲回屋歇息片刻。正在这个时候,院中传来一片喧哗之声。曼楠觉得奇怪,起身出去一探,却见是不儿身边的丫鬟朱鹮不顾身边侍女的阻拦,非要闯进来。她见朱鹮神色慌张,眼角含泪,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连忙喝退了侍女,把朱鹮拉到身边。朱鹮扑通一下跪拜在梅曼楠面前声泪俱下的说道:“梅少寨主!请您救救我家娘子!”梅曼楠一听果不其然是出事了,她刚要详问却听屋内传出了母亲的声音:“楠儿,把她带进来说话。”朱鹮跟着梅曼楠行至落梅夫人的屋中,忧心忡忡的跪在那里。落梅夫人活动活动脖颈,神色漠然的望着这个十来岁的小丫头,淡淡的说道:“不知我这落梅寨的暗道,可入的了你墨黎仙谷的眼啊?”

梅曼楠听出母亲这是多少动了气,心下立马不安起来。不儿不听自己的话,擅自去探暗道本是不该,但是她现在更担心好友的安危。曼楠生怕母亲动起气来不让自己去救不儿,神色慌张的看着落梅夫人。朱鹮虽然是个年方二八的小姑娘,却也是墨黎谷千挑万选出来陪着少谷主走江湖的,所以气魄还是有些。她定了定神,从容的答道:“落梅夫人以五行建五寨,以五德治四方,从胆识到气魄均让我家谷主钦佩不已。谷主常说这当代女侠,他只佩服夫人您一人,只可惜天南海北难以得见,不能切磋相谈不免可惜。如今我家少主,查案心切,误闯了贵寨的蛛网密道,被困其中,还请夫人念在她与梅少主姐妹情深的份上,网开一面,救她与水火。夫人大恩,墨黎谷上下定谨记在心,没齿难忘。”说完朱鹮俯下身去铛铛铛磕了三个响头,眉间青紫一片。

落梅夫人见这小丫头明明心急如焚眼角含泪,说起话来倒是有张有弛,很有分寸,生了几分惜才之意,旋即微笑着答道:“我这落梅寨苦心经营了好几十年。你一个小丫头才来了两天就看出是形似蛛网,眼力还真不错。我闭关修养不过两年,手底下的人就按捺不住。这几个副寨主都是随我多年的老人,行起事说起话还不如墨黎谷的一个丫鬟有条理。看来先不论别的,单说这治下育人的本事,我还真得向墨黎仙人多学学才是。”说完落梅夫人起身下榻,走去寝室内搜寻了一会儿,拿出一个羊皮小卷。她把小卷轻轻展开,上面绘制的竟是落梅寨的详图。梅寨主把那羊皮卷交给女儿,说道:“傻孩子,干嘛这么紧张。你娘亲我又不是铁石心肠,那黎姑娘一副机灵模样我也很喜欢,怎么会不救她呢。拿好这张地图,带上这个丫头去寻她吧。路上小心点,暗道里机关还是不少的。”曼楠和朱鹮见落梅夫人这么说,赶忙千恩万谢,然后拿好地图,飞也似的赶去救人了。落梅夫人看着女儿这般样子,不禁神色有些黯然,她默默的想着如果自己当年也像女儿一般,有这么一位可以推心置腹的挚友,恐怕也就不会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子,独守空窗十余年了。不过倒正是因为当年的绝情,才成就了如今的恋沙梅仙。

不儿守着一个快要熄灭的火把,蜷缩在阴暗的地道里,觉得又饿又渴。绫大小姐自从记事以来,就在墨黎谷过着众星捧月呼风唤雨的日子,从没有如此孤寂无助过。等她真的开始害怕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还是哥哥。想到哥哥她又觉得愧疚了起来,总觉得这些年,哥哥任劳任怨的照顾她给她遮风挡雨。自己却一直由着性子胡来,做了不少惹绫影担心的事儿。“等我出去了,想去给哥哥道歉…”不儿一边百无聊赖的摇晃着火把,一边嘀咕到。这个时候,从通道那头传来一阵脚步声。不儿心下一惊,灭了火把,把月白剑横在胸前,扶低身子谨慎的听着周围的动静。她仔细一听却发现,那是曼楠的声音。梅曼楠拉着朱鹮一边找,一边喊着不儿的名字。终于在通往赤火寨的暗道里,发现了她。曼楠看见不儿除了身上有些土以外,没受什么伤,总算放心下来,然后劈头盖脸的把她骂了一顿。不儿连连认错之后,却没急着出去。她借着羊皮地图把梅曼楠和朱鹮引到了之前发现的石屋。三人仔细勘察了一番,交换完意见才从地道里钻了出去。

不儿出了地道,先跟着梅曼楠去落梅夫人那里认错。然后两人又把在石室里发现情况,给梅寨主讲述了一番。落梅夫人听完之后,表示此事还真是越发蹊跷了。但她既然已经吩咐了谈欣去查木粉的事儿,干脆等她明天回报之后看看有什么进展。梅曼楠怕母亲太过劳神,连忙应下,然后让母亲去歇息片刻,自己则带着不儿退了出来。不儿跟着曼楠路过玫瑰园的时候停了下来,她走到花圃旁蹲下,问曼楠说:“曼楠,我能不能折支花?”“喜欢就折吧。不过你折花做什么?”梅曼楠好奇的说。不儿轻轻折了支半开不开的玫瑰,把要去镇上找哥哥的打算跟曼楠说了。梅曼楠听完咯咯一笑到:“我还一直好奇,这绫先生说要随我们同来,出了东京城就没了踪迹。原来他还真在后面一直跟着。”不儿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梅曼楠本来想着要跟她同去,但是却被不儿拒绝了,说她要跟哥哥说说心事。曼楠想到前些天中秋小宴上的情形,就只把不儿和朱鹮送到寨口,嘱咐她们要注意安全,早些回来。不儿她们俩上了马,一骑绝尘向恋沙客栈奔去。(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