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姨子

孔宣满是斗志,欲全力以付与鬼袍来一场惊天泣地的战斗。(www.wenxUE6.com)可谁曾想,现在竟是这么一番情境。

看着众人惊异的目光,再看看鬼袍很是满足的表情,孔宣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看了看姬茗语。

同众人相同表情的姬茗语,察觉出了孔宣的疑惑,忙将孔宣唤至身边。

孔宣问道:“姬姑娘,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我总觉得你们认识这个鬼袍,而且还很熟悉。”

姬茗语回答道:“你猜的没错,他便是十年前消失的精英战士凌渡,大族长傲天的养子。”

“凌渡?”孔宣心中一惊,甚是疑惑,紧忙追问道:“姬姑娘你可说的是凌渡?他是大族长的弟弟?”让孔宣诧异疑惑的不仅仅是因为鬼袍便是十年前消失的凌渡,还有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凌渡竟然是大族长傲天的养子。

姬茗语看着孔宣,从他的话中明显能够感觉到孔宣知道此人的存在。但是,自从凌渡消失后凤族上下再无人提及,孔宣又是如何知晓。姬茗语诧异的问道:“怎么?你听谁向你提起过此人?”

孔宣回头看了看鬼袍,没有回答姬茗语的问话,心中大惑不解。因为他知道,离火部落档中清晰的记得,十万年前将无相风决带回部落的人正是凌渡,而眼前之人也叫凌渡,先不说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单说一个是十年前消失的人,一个是十万年前消失的人,同样的名字,同样的消失,时间却相差甚远,他们之间到底有着什么联系呢?

单凭猜想,答案无从知晓,孔宣决定在一旁观察观察,看看通过众人的对话是否可以寻到答案。

此时,鬼袍正与左公明在一旁说话。

姬茗语在一旁喃喃自语道:“曾经凤族那么传奇的修者,现如今背叛氏族,又变成如此这般模样,真是无法想象。”

闻听姬茗语所言,孔宣看向凌渡。

传闻凌渡乃是凤族出了名英俊少年,现如今却是光头,满面阴气,狰狞无比。一席黑袍之下,阵阵魔气显露无疑。

姬茗语满目惋惜的眼神看着孔宣长叹了一口气。

百年前,凤族有三个非常要好的朋友,正所谓是生死相伴、形影不离。三人分别是傲天、凌渡、念华。

傲天和念华是上一任族长的儿女,而凌渡呢,则是老族长的养子,对外他人并不知晓。

三人虽不是亲兄妹却胜似亲兄妹,三人都是修者,平日里一起玩闹,一起修炼…

随着时间的推移,三人渐渐长大,心中也开始懂得了世间还有爱情这么美妙的情感,凌渡与念华互生情愫。

由于身份原因,二人起初不敢声张,只是暗地里偷偷的相处。两情相悦却不能名正言顺的在一起,凌渡心中大为苦恼,他决定将此事告知养父,希望老族长可以理解并且成全他们。

可当时,除老族长一家人外,全凤族上下,乃至整片南疆都没有一个人知道二人没有血缘关系的事实。

可就是这个原因,凌渡害怕老族长顾及颜面不肯应允这段姻缘。

接下来的日子里,凌渡几次开口又止,都没能说出这个请求。

终于,凌渡还是按耐不住心中的那份爱恋,将此事于老族长说了出来。

此事一说,老族长勃然大怒,不但没有应允还将其法力封印,收押天牢。念华呢,则是关入忘忧崖闭门思过,未经大族长应允任何人不可探望,念华更是不可踏出忘忧崖半步。

本是相爱的两个人,此时各自关押,宛如天各一方。念华整日以泪洗面,独望玄月。凌渡在天牢中终日不见光辉,任凭怎样哀求,都未能见到老族长和傲天两人一面。

春去秋来,日月交替。就这样时间悄然流逝了五十年。老族长因病陨落,傲天继任凤氏一族大族长。

法力被封的凌渡只是一个凡人,五十年的岁月蹉跎足以让人容颜老去。此时的凌渡已经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

天牢内。

凌渡蜷缩着身子,安静的侧躺着。恍然睁开双眼,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凌渡与那人四目相对,来者便是傲天。

傲天那时修为已步入返虚境界,容颜并为改变。面对已是须发皆白的凌渡,心中泛起一丝悲凉。

凌渡一个激灵,猛的起身,只觉得身体一晃,差一点栽倒在地。五十年的光阴并未磨灭他对念华的思念和爱恋。

“念华何在?你可是要将我带去寻找念华?”

凌渡见到傲天显得异常激动,如同干涸的双眼流下的热泪如血,不住流落。

当年的老族长的决定虽然不尽人意,不顾亲情,但傲天是理解和支持的。

傲天看着凌渡曾经英俊的模样早已荡然无存,如今只剩一个骨瘦如材的老者站在面前,不禁也是落泪。

“念华呢?我问你念华呢?她现在何处?我要见她…”

凌渡嘶吼着,双手撕扯着那根根早已被他拉扯过无数次的金刚铁柱门,瘦弱的双臂青筋爆满,面部狰狞,声音已是沙哑。

傲天长叹一口气,哽咽着说道:“念华…她…”

闻听傲天说话,又提到念华,凌渡更是激动的大声喊叫道:“念华她…她怎么了?你快告诉我,她现在在哪…”凌渡激动的都将头探出金刚栅栏外,周身不住的颤抖着。

“念华,十年前就已经死了。”

傲天话方一出口,凌渡再也无力支撑那疲惫不堪的身子,一下瘫坐在了地上。

凌渡面无表情,眼神空洞无物,只是泪水仍然无声的流落着。

傲天看着他,没有说话。因为,傲天根本无法触到凌渡此时的内心世界。傲天心想,也许他知道念华死了,也该断了念想,放下了。

五十年了,五十年的光阴流逝,五十年的等待,五十年的期望,在这一刻只因一句话,所有的一切全部崩塌毁灭了,凌渡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许久。

凌渡突然开口说话:“念华她是怎么死的?死的可安详?”

傲天拭去眼角的泪水,说道:“念华被父亲关在忘忧崖,因为思念哭瞎了双眼,最后郁郁而终。”说到这里,傲天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痛楚,竟也像个孩子似的哭了起来。

凌渡声泪俱下、痛苦流涕,对着傲天大声质问道:“你可想过救她,那可是我们最疼爱的妹妹啊…”

凌渡双目通红,死死的盯着傲天。傲天低头不语,因为在傲天心中,父亲不仅仅是父亲,更是凤氏一族的大族长,他就算有心也不敢在父亲面前提及念华半字。

傲天低下头的一瞬,凌渡明白了。放低眼神不再看他,淡淡的说道:“五十年了,现如今念华已经不在了,我活着的意义也就没有了,我只想在我临走时问问你,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只是因为我是他的养子,只因为他觉得我和念华玷污了他高高在上的权势吗?”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那是什么你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傲天忙解释,此时凌渡却是更加激动,打断了他的话,不住的发问,仿佛那声声撕心裂肺的吼叫能够稍稍轻抚他内心之中无限的愤恨。

等到凌渡情绪稍有平复,傲天开口说道:“你且听我说一个故事吧。”

十万年前,凤氏一族初始。那时凤族只有风部一族,凤族第一任大族长凌炎生有一子,此子聪慧过人,对于所学功法更是能极快的融会贯通,很快便成为了凤族数一数二的修者,此子名叫凌渡。

就在人们都将凌渡视为下一任族长的时候,凤族发生了一件大事,也正是这件事才引发了以后的事情。

凌渡痴于修炼,无意间得到一本名为无极的阴毒功法,也因此堕入魔道。

正所谓一入魔道难回头,众修者无不视凌渡为魔头,欲将其斩杀,以维天地正气。

凌渡是凌炎唯一的儿子,又是喜爱有加,不肯眼睁睁看着堕入魔道的儿子被他人斩杀,无路之下,凌炎燃烧修为将凌渡炼化成一颗魂灵,封印其魔性。

凌炎临死前将大族长之位让给当时还是凤族指挥使的傲璧,并将凌渡的魂灵交予他,叮嘱其将此魂灵再次炼化成人,世代照顾。但后世凤氏子女不可与其通婚,如果两者通婚恐将魂灵封印解除,唤醒魔神。

天牢内。

凌渡明白了一切,一头倒下。凌渡身躯化为尘沙,一颗魂灵飘到傲天手中。

傲天遵嘱祖训,将凌渡魂灵再次炼化成人,取名凌渡,收其为养子,从此那段往事凤族无人提起。

回归现实,南疆大地上。

姬茗语的讲述,孔宣听的真切,也弄清了原由。也就是说,现在眼前的鬼袍就是这一世的凌渡。

要说这一世的凌渡记忆应该全无,为何他会背叛凤族,摇身一变成了风蛇氏族的第一勇士鬼袍,并且鼓动其他氏族攻打自己的祖地呢?孔宣又开始犯难,看向姬茗语。

姬茗语怂了怂肩表示不清楚。

看来还是有什么事情发生要不然不可能有今天这般状况。

孔宣心中有太多的不解,无奈只能将目光投向鬼袍,想在左公明和他之间的对话中寻到答案。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