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起衣服含着乳

市局局长看到龙霸天真的没事,别提有多生气了,这个龙霸天居然玩这种把戏。“龙霸天,到底怎么回事?你在搞什么鬼?”市局局长怒喝道。

龙霸天这才发现,市局局长也在这里。他刚才都被疼痛弄的没有听到周围发生的情况,也不知道市局局长来了。但是现在龙霸天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啊,他自己也莫名其妙的啊。“史局长,这个人会妖术,他是魔鬼!”龙霸天指着沈宇辰,十分惊恐地说道。

市局局长叫史易,他最烦大家叫他史局长,但是现在龙霸天还当中叫的那么大声,而且还神神叨叨的,更令他讨厌了。史易瞅了一眼龙霸天,继而对着沈宇辰说道:“不管怎么样,还是要你跟我们回去一趟,配合我们调查。”

史易想的是,万仁贵既然请他来,那他也不能草草了事啊,怎么的也得把沈宇辰弄回去,只要进去了,要怎么办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儿?但是沈宇辰可不会那么傻。“要调查什么在这里就行啊,监控录像你们看一眼就行了,事情很清楚明朗,我没时间陪你们玩。”

“哼,我看你是心里有鬼。”史易可不管沈宇辰怎么说,他今天是拿定沈宇辰了。“给我上,拿下他。”

“慢着!”在一群警察要冲上去的瞬间,沈宇辰说话了,“史局长,我有两句话想跟你说,不知道,你敢不敢听啊?”

“局长,别过去,此人不简单。”一个警察劝道。沈宇辰一个人打倒了十多个人,让他们心里都有点发虚。

但是史易是正规警校毕业的,打这样的流氓他也能打十来个,因此他也不怕沈宇辰对他怎么样。而且他后面有那么多把抢,他可不怕。“怕什么?闪开。”史易推开挡在他身前的警察,大步朝着沈宇辰走去。“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沈宇辰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拿出他国安的证件递给了史易。

史易带着狐疑的眼光看了一眼沈宇辰,然后接过证件,打开一看,史易瞬间就愣住了!沈宇辰这个身份,别说是他一个小小的市局局长,就算是g省的省长,沈宇辰也能轻松拿下。因为一般的国安人员上面只会有国务院的章,但是沈宇辰这个上面还有大军区司令部的章,那就说明沈宇辰这个身份是军政两家的结合体。

史易要是蠢到去怀疑这个证件的真假,那他真的可以去死了。

史易的额头上已经开始冒冷汗了。他赶紧把证件还给沈宇辰,而且还凑近了几分,低声说道:“刚才也只是例行公事,想请你回去做个笔录。我也是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你是自己人,误会,误会啊。”史易赶紧赔笑脸。沈宇辰看得出来史易和龙霸天不是一伙的,沈宇辰一猜就知道这个史易应该是万家俊的父亲通知来的。他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沈宇辰也不想和他计较。

“既然是误会,那就把这个误会消除了吧。外面有那么多人看着,注意影响。”沈宇辰的意思就是让史易不要太明显偏着他。这个史易当然能做的很好。

“你们几个,把店里的监控录像调出来看看。”史易突然转变的画风,让大家都摸不着头脑,但是这里他最大,当然得听他的了。万家俊顿时感觉不妙,这个史易现在似乎是站在沈宇辰那边了。“小王,你过来给他做一下笔录。给龙霸天还有店里面的员工也做一下笔录。”

史易说完之后,就很自然地走开了。“史叔叔......”万家俊刚好想说什么,但是却被史易伸手示意阻止了。

史易看似走开了,但是却一直在沈宇辰周围转,甚至还跑到沈君明几人身边嘘寒问暖的,还到处走让大家如实说,不要有虚假的情况。史易的突然转变,让大家心里都觉得这事情不简单啊。史易带来的警察来了之后就把围观的群众劝到了警戒线之外,所以围观的人大家也不清楚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监控视频看完之后,一名警察来向史易报告了内容。史易听说了沈宇辰是在十秒之内打倒十多个人,而且现场就是这样的时候,史易暗嘲自己刚刚觉得和沈宇辰身手差不多的想法,他和沈宇辰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笔录做完之后,史易通过和监控录像的情况对比,选择了沈宇辰等人的笔录。“根据监控录像显示,以及在场人的证明,实际显示出,龙霸天等人的确是聚众围殴沈宇辰等人。而且龙霸天涉嫌想要公然强抢民女,沈宇辰出自正当防卫,英勇地打倒了十多名流氓,行为值得嘉奖。”尽管史易想着尽量不要暴露他对沈宇辰的偏心,但是还是控制不住自己。

“把这群不法分子全部带回去。”史易一声令下,龙霸天等人就被拿下了。

而正在这时,万家俊的父亲万仁贵也赶到了现场,万仁贵的公司离这里比较远,所以来的比较慢。“俊儿,你没事吧?”万仁贵一到现场,就关心起万家俊来。万家俊一看到万仁贵,就哭了起来,“爸!”“没事没事,我在这儿呢,你史叔叔也在这呢。”

史易一听这话,心里紧张极了,这不是要害死自己吗?沈宇辰还在一旁看着呢。史易赶紧走到万仁贵身边,说道:“万先生,事情是这样的。”

万仁贵这样的老油条,一听史易对自己称呼变了,马上就觉得事情不简单,他也就不说什么,静静地听着史易陈述事情的经过。当然是按照沈宇辰的笔录说的,从一开始刘诗然和薇薇因为项链起争执说起。万仁贵知道,既然史易都这么说了,那就等于事情已经定型了,他也不想再去生事。但是他觉得怎么地也得和对方说清楚一下,毕竟自己儿子和他女友被打了,最起码得要把事情说开啊,哪怕是自己这方道个歉。

史易在陈述的过程中,一直称呼沈宇辰为沈先生,他就知道这个沈先生很不简单。

“那,那个沈先生现在在哪?”万仁贵问道。史易一副警觉的样子,他以为万仁贵还不服气。万仁贵立马解释道,“既然事情错在我们,那我们得道歉啊。”

史易满意的点点头,心道万仁贵的确是个老油条,反应够快的。于是史易指了指沈宇辰,“他就是沈先生。”

万仁贵顺着史易指的位置看去,就是这一眼,却让万仁贵愣在了原地。

(本章完)(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