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厨房双飞

PS:即便更新及其不稳定,火狐还是那句话,本书不太监!工作生活压力大,更新情况请谅解,最近家里事情太多,抱歉……

众人皆停下身子,四处寻找,想探查那声音来自何方,不过却是徒然,四周皆有声响,似乎众人就身处在这号角之中。

树林里的树木不断摇曳,挥洒隐隐绿光,似乎在随着这号角翩翩起舞,整片森林仿佛活了过来。

“天犀角?”赵峻峰低喃道:“古有一犀,自地极跨云而来,其角极坚,势能破天,风吹不化,火烧不毁;奈何并无神智,四下重沓,造就杀孽无数,后有神人中乙,携仙兵绞杀此兽,直追杀至虚无界,终灭杀此犀,得其角,角却中空,吹之则响,其音轰轰,远传不知几万里,闻者体健,力若无穷,视为奇物,无尽妙用……”

这是赵峻峰曾经在金天卷轴杂篇里看过的一段话,此时听到这号角声,竟不知不觉念了出来,这号角声造就的奇景,实在是令人心惊,这满目的莹莹绿光,好似精灵不断跃动,生命气息扑面而来,甚至能够感受到自己体内无穷的力量在迸发出来。

空中悬浮的骨刀乱冢不断颤动,似乎遇到了十分兴奋的事情,突然化作一道流光射向远方,随后那好似包容天地的蝶茧境猛然消逝,唯独余下的便是乱冢身上那令人作呕的腐烂气味。

“你竟然也知道天犀角?”不知何时血镰已经走到了赵峻峰身边,惊奇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又看着乱冢消失的方向,缓缓说道:“让这老家伙替我们打头阵吧,天犀角不可能这么容易得到的,我们还有正事要办。”

说完便领头朝着与乱冢相反的方向飞去,赵峻峰满头雾水,看样子血镰似乎来这里有着其它目的,不只是寻宝而已,这广阔的土地,他似乎并非随便选了个方向前进,难道他对这里很熟悉?

暂且放下了心头的疑问,赵峻峰也跟着前行,追上了前面的几人,众人并未说话,只是前行,低头看去,脚下的森林宛若幻境,四处飘逸着绿色光芒,树木不断摇动,恰似一片绿色的海洋。

“这到处都是树,怎么都看不到边,这森林还真是大!”靠着赵峻峰的宿鬼四下看了看,众人飞行半响也未曾见到这森林的边缘,这片森林的规模实在令人心惊,突然他看向了身旁不远的赵峻峰,扯出了一张丑陋的笑脸,似乎在为刚才赵峻峰的帮助而感谢,不过这笑容实在令人不敢恭维:“小兄弟,刚才谢了!”

赵峻峰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向宿鬼靠近了一些。

“说实话,小兄弟,要不是你满身的魔气,还真看不出你是魔道之人。”

赵峻峰不禁心中一颤,难道这家伙看出了什么?若是身份暴露,这几个人还好,但那血镰自己实在没有把握,不过看宿鬼脸上的神色并无异样,似乎真的随口聊聊而已。

赵峻峰大笑了几声:“宿鬼大哥,我这也算另类了吧,哈哈……”

“也是,也是,魔道之中怪人繁多啊,小兄弟你的脾性到是和那三公子鬼獒有些相像了,只是他可比你嚣张多了……”宿鬼也跟着笑了起来,似乎两人之间的关系拉近了不少。

一阵闲聊过后,前面的血镰却依旧前行,未曾停歇,这四周皆是森林,绿光莹莹,随风飘荡,依旧望不到边际,似乎这个世界便是森林铸就。

“宿鬼大哥,小弟深居山野,前些日子似乎听说九大玄门的天都玄门被灭了?可有此事?”赵峻峰看与宿鬼相聊甚欢,似乎他并没有怀疑自己什么,便切入了主题。

“小兄弟,你这可是问着了,你要是问其他人,估计也问不到啥,我也是一次偶然听说的,这天都啊,是被一个神秘势力给盯上了……”宿鬼得意的说道,似乎这天都被灭的具体情况,在魔门之中知道的人也不多。

“神秘势力?是魔门哪一家?”赵峻峰急忙追问道。

“魔门?你也……”宿鬼刚开口,前方血镰突然止住了身形,打断了他的话:“我们下去!”

说罢,便垂直坠下,这依旧是这片森林,只是,树木枯黄,好似到了秋天,大树干燥、枯黄,树叶稀少、卷曲和之前的生机勃勃形成了鲜明对比。

宿鬼招呼着赵峻峰也跟着落了下来,落地后,便是脚下的土地也是干涸龟裂的,这种情况越是朝着里面越是严重,透过树木的间隙,能够隐隐约约看到前面的巨大黑色建筑,

如此大的建筑,刚才在上空,赵峻峰竟然完全没看到,实在令人感到怪异,而这建筑周围树木均匀分布,将其团团围住,好似一群守卫在守护着这神秘的黑色建筑。

血镰并未继续前行,他手中突然多出了一个青铜油灯,上面一点乳白色的火苗不断闪动,似乎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这白色火苗不断晃动着,似乎被什么推向那黑色建筑的方向。

血镰将铜灯置于身前,对着火苗轻吹了一口气,那一点乳白色微弱火苗飘离了灯芯,悬于半空之中,随后一阵蠕动,便化作了人形,好像是个男子,不过周身皆是乳白之色,实在难以辨认究竟是何模样。

这白色人形,双目无神,晃晃悠悠抬起了右手,指向了那个黑色建筑。

“对了!就是这里。”血镰突然说道,难得在他眼神中看到一丝兴奋之色,不过这神色一闪即逝,只是刹那便又归于平静。

“那咱们过去吧。”一个丑陋的高大男子,一马当先,想从那些树的中间穿过去,血镰并未动身,依旧站立,而他身前的白色人影再次化作火苗回到了铜灯之上。

似乎感觉有些奇怪,那男子回身一看众人并未跟上,唯独自己走到了那环环围绕的枯树之前,突然身后传出“娑娑”之声,男子猛然低头翻滚,一根树枝随着破空之声从其上方刺出,被他险险躲过,可随后那些枯树都仿佛活了过来,枯槁尖利的树枝不断扭动向着那丑陋男子刺去,都被他一一躲去,他手中巨斧舞动,想要劈断这些枯树枝,却只能擦出星星火光,震得手臂发麻。

噗!

他所站立之地,猛然窜出一条树根,速度极快,霎时间便从他脚下刺入了体内,又从头顶刺出,去势极快,将这丑陋高大男子带起几米高,鲜血顺着树根向下滑落,不过没多久便被吸干,下一刻,那树根上射出千百条更加细小的根须,疯狂刺入了他的身体,在他身体里来回穿刺,随着每一次的刺入,他的身体不断收缩、干瘪,这树根竟是将他当成养分在吸收!

没有一丝鲜血滴落,没过多久,那男子竟成了一章薄薄的人皮,就连骨头都被这树吸收了!

赵峻峰看着这一幕心中震撼,这是什么东西!他从没看过,不过似乎血镰知道这鬼东西的厉害,却不曾叫住那男子,难道他本就想除掉这家伙?果真是魔道中人。

“这地方步步杀机,别给我添乱子!”血镰皱了皱眉低声说道,说着便再次举起手中的铜灯,对着众人说道:“都给我往后去!”说罢便周身魔气涌动,一口魔气喷向了那铜灯,铜灯半悬空中,依旧朴实无光,看上去好像被丢弃的破灯一般,只是那魔气被铜灯吸收,铜灯之上的乳白色火苗,猛然增大,里面不断传出嘶吼之声,那是男人的声音,及其痛苦。

乳白色的火苗开始泛紫,黑气盘绕,里面男人的嘶吼之声不断增强,只是片刻,那最后一丝白色都被紫色代替,火苗中的嘶吼之声戛然而止,可随之而来的便是冰冷、炎热二者不断的交替,紫色火苗的酷热,周围黑气的极寒,二者不断冲撞,不断交融。

又是一股魔气涌入,那紫色火焰骤然狂放,仿佛无穷无尽,朝着面前的枯树扑去。

那些枯树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树枝相互交错向着铜灯刺来,似乎它们知道这威胁着他们的火焰是来自这里,还未靠近,血镰双手舞动,光芒闪烁,锋利之气四起,那些树枝竟被击打到了一边,上面布满伤痕,不过却不深。

可见这树枝是有多么坚韧,居然就连血镰都切割不开!

紫色火焰铺天盖地,眨眼间便扑了上去,这火焰奇异非常,竟吸附在了大树之上,不断灼烧冰冻,那树枝开始崩裂、燃烧,树枝疯狂扭动,想要扑灭火焰却是无用,火越来越大,仿佛它们的克星,慢慢地面前的几棵枯树便开始倒塌,化作了灰烬。

那火焰力量极强,四周的几人离着还远,都受不了那种极寒极热的快速转换,运起了力量防护着,汗水不断流淌,直到那枯树倒塌,紫色火焰消散。

“走吧!”

这次那火焰并没有再次回归到铜灯之上,而是就这么消散了,血镰收起了灯,领着大家跨过了灰烬,穿过了树木的防护。

面前的竟是一座巨大的宫殿,尽是黑色砖瓦打造,通体黑色,深邃深沉,仿佛在诉说着什么,在这树木围城之中,大地支离破碎,越是靠近宫殿,越是如此,那宫殿之下,竟是完全崩碎,成了深渊。

这黑色宫殿就这么悬立当空,无法触及,在这里似乎有着一股奇异的力量,压制得人无法飞行,赵峻峰只得随着众人朝着那黑色宫殿一步一步走去,路面的沟壑及其繁多,就这么短短的距离,为了绕开沟壑,众人竟是走了好久。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