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乱人伦小说

<i lass="bsharebunbx">

<a href="" nusee="ursr('手机阅读')" nuseu="hieursr()">

<fn lr="#ff0000">手机阅读</fn></a></b>

<i i="rail" syle="isibiliy:hien; brer:#e1e1e1 1px sli; paing:3px;">

李月娥管不了小混蛋,就让他多吃些,生怕他等下没力气似的。

赵小磊瞅她担忧,就笑着扯闲篇,连树下常搞都捎上了。还说自己力大无穷,战无不胜,所向披靡啥的。

俩婆娘瞅他没正经,都撅着小嘴不理他。

她们是真担心,怕他出个好歹。要是那样,家里的天都得塌了。

倒不是他们不相信赵小磊的实力,而是怕对方忒阴险。这人老成精,姜还是老的辣的道理婆娘们都清楚着呢。

实在受不了她们那可怜巴巴的眼神的赵小磊吃饱喝足之后就往外跑,这几天一直都歇着,得找孔武昌活动下筋骨。

娘皮的,大清白眼的跑家里闹事,还把婆娘们吓着,这纯粹是来找事的。

这世界上就有那么一部分,拿着不要脸当理所应当。

孔家人就这样,不给个狠的还以为天底下除了老天爷就剩下他们家了。

可谁知还没拽开房门,李月娥就从卧室里跑出来,递给他一个斜挎包,“带好,这几天走到哪里都不能丢。”

“这是啥?”赵小磊纳闷。

“紫金鞭!”李月娥哼了声,头也不回的跑厨房收拾去了。

“咱没这东西也能凯旋归来!”赵小磊说的牛气哄哄,可还是急忙把挎包背上,这才倒背着手走了。

出了房门赵小磊才松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也跑的一干二净。

趴在窝里打盹儿的小红瞅见他便跑出来。

“去去去。”赵小磊把它赶开,还嘱咐它,“你留在这里瞅着家,去把银子也找来。”

小红不情愿的哼哼了几声,转身跑进了山上。

他瞅它机灵,咧嘴一笑,摸出支烟摇头晃脑的出了门。

“赵小磊!”

还没走两步,谢可馨就从旁边的胡同里窜出来,直勾勾的瞅着他。

“你呆这里干啥?”赵小磊急忙跑过去。还不放心的瞅瞅周围,“你活腻歪了?不怕孔家的把你抓了走啊?”

“我是不是给你带来了大麻烦?”谢可馨说着红了眼,泪也打湿了脸,“我也不知道会这样,我当时只是想让你救我。小磊,你给我辆车,我带着我爷爷马上走。”

“月娥姐给你说啥了?”赵小磊满脸狐疑。眉也皱起来。

“没有!”谢可馨飞快的摇摇头,“月娥姐就是来问我知道京城孔家是干啥的不。还说来个叫孔武昌的。我刚问我爷爷了,他说孔武昌是孔家有数的高手之一,六七年前就突破了地级,特别厉害。”

“厉害也不能在咱的鱼塘里闹事。”赵小磊冷笑起来,又拍拍她的头,“瞎琢磨个啥,你就安心呆在这里。只要有咱在,没谁能把你带走。”

“小磊!”谢可馨深情的唤了一声,扑进他的怀里。死死的搂住她,大颗的泪水也掉下来。

“好了,好了,别哭了。”赵小磊手足无措的安慰着她,还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呢。

“我都不知道怎么谢你。”谢可馨泪眼汪汪,抬着头看他,“吻我。”

“大清白眼儿的你想搞啥?”赵小磊急忙推开他。生怕胡同里跑出个人,“给人瞅见咱爹又得着急!”

“你真没情调!”谢可馨刚开始还以为他不乐意呢。

“嘿嘿,要不咱找个小树林,让你瞅瞅啥叫情调?”赵小磊眉开眼笑,还给他指指后山,“你知道不?去年天暖的时候。不少城里的婆娘都去山上拍艺术照哩。”

“呸!”谢可馨啐了一口,气的锤了他两拳,“我白白连午饭都没吃,眼巴巴的在这里等着你。”

“要不咱喂你点肉吃?”赵小磊满脸坏笑,“不过那可不是能咬的!”

谢可馨好歹是位医生,虽然没吃过猪肉,可也见过猪跑。怎么能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想到那威武雄壮的擀面杖,瞬间就红了半边脸。

“臭不要脸!没正经!”气哼哼的骂咧声,调头就往家跑。可还没走两步,又扭过头,“晚上我等着你。”说完,就觉得俏脸发烫,根本就不敢看他,转身就跑。

谢可馨觉得这就是不要脸。

想想之前她还觉得那些实习护士为了留在医院主动上门送货,就觉得自己现在跟她们没啥两样。

当初还有脸笑话人家,现在可好,石头砸了脚,还是个狠的。

要是这小混蛋年纪大点就算了,可他小好几岁呢。这还是在人家村里说出这种话,要传出去得成了引汉子的破鞋。

“咱终于等到这句话了啊!”赵小磊瞅着那妖娆娇俏的背影,脑瓜子里浮想联翩,“这些事可没白做,有回报了啊!”

心情大好的赵小磊笑眯眯的在村里溜达了圈儿,瞅见那些坐在胡同口大石头上晒太阳的老人还跑过去问问关于孔武昌的消息。

可溜达了一圈儿,都没有得到啥线索。

正胡思乱想,就瞅见眉开眼笑的崔多金从村口往这边走。他倒背着手,手里还夹着烟,神气活现的。

“啥事儿把你乐成这样?”赵小磊喊了声,笑嘻嘻的走过去,“难不成把白菜拱了?”

“那倒没有。”崔多金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她说给咱一年的努力时间,咱倒是要能在神林县买了房,就跟了咱。”说完,又笑起来,好像想到了啥事。

“傻小子!”赵小磊抬手抽他个响头,“一年就让你在神林县买房?你知道那里的房得多钱不?”

“得好几万吧?”崔多金还真不知道,他去的最远的地方就青山镇了。

“怎么着也得四十万!”赵小磊眯着眼冷笑,对司蓉蓉更加没好感了,“二多儿,那婆娘是故意耍你。咱瞅你还是算了吧,就你现在这收入,咱周围村有的是婆娘愿意你。”

“可是……”崔多金欲言又止,他从第一眼见到了化妆的婆娘就惊为天人。现在好容易遇到个赵小磊没有感觉的,怎会舍得放弃!

“可是个啥?可是也得符合常规!”赵小磊冷笑起来,“你琢磨过家里有多少红票子不?这总不能为了娶个婆娘把命喝出去吧?”

“小磊哥,咱想试试!”崔多金皱着眉,神色坚定,“咱瞅那婆娘人不错,要是娶进家肯定不丢人。”

“那有时间咱过去瞅瞅。”赵小磊有点不敢相信,赵红英就不是啥好东西,这下面的孩子能好哪里去?

娘皮的,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她就在那样的环境里长大的,还有个游手好闲的哥,她能好了?

打死赵小磊都不信。

“那你可别吓着她。”崔多金也知道他们家的事,“小磊哥,蓉蓉经常说你年轻有为,还说要是在神林县,都能评选个杰出青年啥的。”

“咱瞅你快成神经病了!”赵小磊翻着白眼,可瞅他这副傻样又安慰道:“你放心吧,咱没公费找他的事,就是找月茹姐问问。”

感情这事多半都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去找个明白人问问,心里就有了底。要是她真有崔多金说的那么好,等他买房子的时候帮忙找个人。要是那婆娘有啥花花肠子,就让大牛去劝劝他,也不至于陷的那么深。

“这咱就放心了!”崔多金拍着胸。

赵小磊摇摇头,觉得他病的不轻。

“小磊哥,你这是去干啥啊?”崔多金这才想起问。

“咱找个瞅着就不像是好人的外来人。”赵小磊说着递给他支烟。

“你说的是个迷糊眼儿不?”崔多金满脸好奇。

“对。”赵小磊乐了,“你瞅见过?”

“去西印叔家的宾馆了。”崔多金指着莹莹家小卖铺的方向,“那会儿咱去坟坑子给大牛哥送馍的时候瞅见的。”

“咱过去瞅瞅。”赵小磊都有点头疼,觉得孔武昌肯定是故意跟他作对。娘皮的,自从打了虎子还没过去过呢。

这下可好,竟然跑那里去找人。

要是莹莹妈呆在那里就麻烦了。

“咋的了?是不是他来咱村找事了?”崔多金瞅见他身上的挎包,“要不咱去喊大牛哥他们,打他个狠的。”

“不是,咱找人谈点生意。”赵小磊咧嘴一笑,转身就走,还嘱咐他别给外人说。

“小磊哥,你能对付得了不?”崔多金不放心。

头也不回的赵小磊摆个可以搞定的手势。

他打算马上去找孔武昌,这夜长梦多,省的晚上再发生点啥事。

可跑了没多远,就瞅见迎面而来的泷泽菜穗子。今天的她穿着大风衣,牛仔裤,怀里还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藏了啥。

“你干啥去?”赵小磊对她一点也不客气,“你要想杀安东大狗过几天再说,现在别给咱添乱。”

“小磊君,菜穗子是来给您帮忙的。”泷泽菜穗子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我知道您要找那个古武者的麻烦。”

“这不是你该搀和的事。”赵小磊可不想让人瞅见他的独门绝活。

“可是那个华夏人真的很厉害!”泷泽菜穗子一本正经,“或许只有上忍才可以跟他拼个高下,我真的很不放心。”

“你现在应该去鱼塘守着,那里才是咱不放心的地方。”赵小磊瞪她一眼,“老爷们的事,婆娘别添乱。”说完,便快步走进莹莹家的小卖铺。

可刚进去,他就愣了,都有些后悔。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