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全飞翼乌漫画

手机阅读</fn>

一年前

当陶晚烟滴落那盏油灯时,影夏已经悄无声息地进入到了房间里,单膝跪在地上。 那黑色而坚定地身影让陶晚烟心中一顿,“出去!”

“影夏是娘娘的影子,娘娘在哪儿……影夏就在哪儿……”

短短的两三句对话间,火蛇已经窜上了房梁。仿佛置身云端一边,肆意在房间内游走。过高的温度让陶晚烟心中焦急,影夏还在房间里啊。

“影夏,你这是要陪我死么?”

“影夏只是想告诉你,陛下命影夏来保护娘娘之时,曾说,娘娘就是陛下的命。保护娘娘……就是保护陛下……要像陛下那样保护娘娘。影夏总觉得黄泉路上的黑白无常太恐怖了,影夏若不陪着娘娘一起,日后陛下来了……影夏无颜面对陛下!”

“影夏!”看着蔓延迅速的火势,陶晚烟心急地站起来,“本宫命令你出去!”

“娘娘,和影夏打个赌吧。倘若陛下流泪了,娘娘便好好活着……在不在陛下身边都好……若陛下放弃了……影夏会亲自送娘娘上路。娘娘您贵为一国之母,总是不能以这样委屈的方式死去。”

“你说什么?”陶晚烟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景夜会为她流泪?怎么可能?

“我说……就算陛下不记得娘娘了,但还是依然爱着娘娘您……这便是命!”影夏话刚说完,便猛地闪身上前一把拽着陶晚烟后退两步,而方才陶晚烟站得位置,正好掉下一块烧焦的木梁。

“娘娘,影夏失礼了!”影夏说完,不等陶晚烟同意,已经抱着她窜出了火场。

所以,陶晚烟看到了那夜栖凤宫外所有人的所有表情。当影夏问她是否要现身时,陶晚烟如是说道,“若他还能寻到我,我便和他在一起。若不能……就当我死了吧!”

那一天,是陶晚烟认识影夏以来,他说话说得最多的一天,也是陶晚烟离开西景城的那天。

“我要走了!”陶晚烟转身,趁机拭干眼角的泪水,“你回去吧!”

“陶晚烟,你为何如此狠心!为何不愿跟我回去?”

“因为你是景瑶国的皇帝……而陶皇后,已经葬在了那场大火之中。”

“好!好!好!”景夜连说了三个好字,猛地捧住陶晚烟的脸,嘴唇狠狠吻了下去。舌头探进陶晚烟的嘴中。

等到那丝苦味在陶晚烟的口中蔓延开之后已经来不及了,那苦涩之味已经顺着咽喉进入了陶晚烟的体内。

“景夜……你……”

“晚儿,既然我无法将你求回我的身边。那我就让你自己回到我身边。我想……十年后我要死的时候……你总会回来找我的……”

那是……相思引……

相思引第一枚服用之时需以相思为引,以血入药。而之后再犯病之时,只需服用下药丸即可!景夜方才,竟趁机将药丸送进了陶晚烟的嘴里。

陶晚烟一脸的不可置信,伸手抓住景夜的手臂,“为什么?”

“因为……我知道,你不会回来了。但我却希望,你此后的生活少一点痛苦和折磨。”

“景夜!”

“晚儿,此番回大漠,一定要一路小心!”景夜温柔地理了理陶晚烟的头发,语气轻柔。

“什么?”陶晚烟迷失在了他的温柔之中,却因他的话震惊不已。她以为景夜会强扭着自己回去,可突然却说了这样的话,让陶晚烟措手不及,不可置信。

“你让我走!”

景夜笑着点点头,“对,时辰不早了,你走吧!”

温柔地将陶晚烟流下的泪水擦干,景夜再次将陶晚烟揽进自己的怀里,“晚儿,你知道的,此生我最不愿逼的人……便是你!此后……你定要安稳一生。”

说完,景夜转身不在看陶晚烟,那就意味着,景夜放自己走了。陶晚烟恍惚地往后退了两步,却又停下来。

景夜他……松手了?

他怎可松手?

他终于松手了?

陶晚烟不知道自己此刻应该是什么样的情绪和心情,只知道她想抱抱她。而她也这样做了,猛然转过身,从景夜身后抱住他,“景夜,你要好好吃饭。不要因为政事总是很晚才睡。还有,还是要封一些妃嫔的……”

接下去要说的话,陶晚烟已经说不出口了。最后那紧紧缠在景夜腰上的双手……无力地垂下……

所以,景夜,再见了!

“晚儿!”在陶晚烟上马的那一刻,景夜背对着她再次开口,“如果有一天,你看到了青玉,那一定是我来找你了!”

陶晚烟走后第二日,北狄军也撤退了。景灏烧了他们的粮仓,他们就算不想走也没有办法。

承靖二年秋,北狄战败,退出北峡关外。

传言中残暴无比的景瑶国君也突然性情大变,内安民心,外定国邦。

史书记载:承靖三年冬,景瑶国君旧疾突发,立旨传位于九王爷景宸。数日之后,便殁了。

大漠的冬季似乎更显严寒,陶晚烟正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看书,小音突然咚咚咚地跑过来,小身板摇摇晃晃地,“娘亲……娘亲……”

陶晚烟听见,赶紧放下书,将小音抱起来,“小音乖,娘亲在呢!”

“娘亲……好玩……好玩……”陶晚烟见小音一直低着头玩弄手上的东西,有些好奇,语气却也严厉。

“小音,你怎么又乱捡东西玩?娘不是说了嘛,不可以……”

训斥的话戛然而止,陶晚烟看着小音手中的青玉骰子愣住了,语气都有些僵硬,“小音……你这是在哪儿捡的?”

“爹爹……爹爹给小音的……”尽管才两岁的小音说话还有些不清楚,可陶晚烟却很清楚,他说的是爹爹两个字!

爹爹?

他什么时候有爹爹了?

陶晚烟心中疑惑,起身往门口走去。左右张望了一下,却未曾见着想见的身影,顿时心中不免有些失落,低头转身,却不期然撞进一个宽厚地胸膛之上。

那熟悉的阳刚之味让陶晚烟不敢抬头,直到那个人伸手将她抱紧怀中。陶晚烟才将头靠近他的怀中,“你这个混蛋!”

“对不起!”景夜轻轻说道,随后将怀中的人抱得更紧,“既然你不能陪我回到那个位置,那我只能陪你流浪了!”

“娘亲……爹爹……”小音见着两人抱在一起,不服气地挥着胖诺诺的小手,大声呼叫着想要找点存在感。

“小音,不可以随便叫别人爹爹!”

“小音乖,叫爹爹!”

“你!不准跟我作对!”

景夜不管陶晚烟在说什么,伸手一把将小音抱在怀中,一手拉着陶晚烟的手往屋里走去……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