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昨晚没喂饱你吗

世界,有了一些朦朦胧胧的光亮,有些昏暗,并不强烈,但却很清晰。

四周,静寂无声,除了毛笔滑过宣纸,发出的细微的沙沙声。

宽大而柔软的龙床上,她缓缓睁开了眼,望着头顶上明黄色的帘子,摸了摸身边空荡荡的薄毯,回想起发生的一切,她猛然坐起了身,痛心一喊,“华卿你不要死!”

那毛笔声,戛然而止。

紧接着,一道脚步声,迅速穿过纱帘,来到了她的身边。

她仰起头,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男子,双眸震惊,“你”

“做噩梦了吧?”他一把将她揉进怀中,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傻瓜,整日里就知道胡思乱想。”

“这”她眨了眨眼,难以置信,“你说,我做了一场噩梦?”

那她从什么时候开始做的这场噩梦?

从文槿荷刺瞎她的双眼起?

从她离开靖国起?

还是从她送走玉峥起?

“看你满头大汗的,”他笑了笑,伸出手,替她小心翼翼地抹去汗珠,“肯定是梦见我死了吧?傻瓜,我又怎么会死呢?”

她推开他的手,急忙扒开他的衣襟,急切地看向他光洁结实的胸口,竟然没有刀疤!

那她真的是在做梦!

她顿时又哭又笑,一把搂住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又亲又吻,“太好了,原来都是梦!原来大家都还活着!”

百里华卿被她弄得哭笑不得,抓住她的手,威胁道:“现在可是大白天,你要是再胡来,我就马上推倒你。”

“我睡多久了?”她不管不顾,抹去自己激动的泪,高兴地问道。

百里华卿抚上她的脸,“你睡了半个月。”

“半个月?!”她大惊,“为什么我会睡这么久?”

“是我给你点了香料,刻意让你安睡的,”他微微笑着,耐心地解释道,“世人容不下朱雀族,所以,我便将沁雅山里,所有的朱雀族人,都请到了后宫,我再对外宣布,朱雀族人和我们一律平等,可以互相通婚,交往生子。如此一来,后宫不再冷清,你也有了伴儿,百姓也不再针对你一人了。”

韩云绮一动也不动,没有想到他为了自己,居然大费周章地将整个朱雀族搬来,公然认同了他们的存在,孤身一人和全天下人对抗。

她眼眶一红,顿时扑进怀里,“华卿,你是我见过最聪明的男人!”

闻言,百里华卿“咯咯”地笑了,“所以,为了不让你担心,我就让你安心地睡了半个月。”

“我的眼睛是怎么好的?”她问。

他笑道:“朱雀族的一位长老,给你找了最纯正的血,提前医好了你的眼睛。”

这么说,文槿荷是真的不在了,她是真的死了?

韩云绮神色黯然,想到什么,又立刻问道:“文子苏呢?文子苏在哪儿了?!”

“鬼吼鬼叫什么?一醒来就找事!就没有让人安生过!”

一道恶毒的声音传来。

韩云绮面色一喜,果然看到文子苏穿着一身长袍子走了进来,一边摸黑往前探路,一边碎碎叨叨地抱怨,“这么大的宫殿,也不点盏灯,百里华卿,你这皇帝当得也太抠门了吧!”

文子苏一走近,韩云绮就一把捏住他的脸,死死一扯。

“啊——要死啊!”

文子苏鬼叫一声,立刻打掉她的手,使劲揉着差点被扯掉的脸皮,“你发什么神经啊韩云绮!”

“我以为你死了!”韩云绮高兴地大叫道,“我梦见你背着我出了城门,后来被乱箭射死,原来你这死家伙还活着!”

“你才被乱箭射死!你这么重,鬼才背得动你!”文子苏骂骂咧咧地回道。

“哈哈哈”韩云绮被骂,反而特别高兴,“太好了,大家都还在,所有事情都过去了,我们可以好好在一起了!”

“我才不想跟你一样,呆在这冷冰冰的皇宫里,”文子苏觑了她一眼,语气不善,但却有些不舍,“我要回去了!”

“咯噔”一声,韩云绮微微一怔,“你去哪儿?”

“我回阁楼啊!不然还能去哪儿,难道又要去一个新的地方,再住茅草屋,我傻啊我!”文子苏板着脸回道。

韩云绮似乎想起了那个梦,还有些心有余悸,“那你会带我走吗?”

百里华卿脸色一变。

文子苏一惊,“我干嘛带你这个拖油瓶!你这么麻烦,全天下人都想要喝了你的血,你还是老老实实住在这牢笼里吧!”

离别的情绪,很快使得四周的氛围变得低沉。

他顿了顿,语气微沉,“云绮,槿荷的事,对不起。”

“没事,”她笑着摇了摇,神色淡然,“她的后事,都处理好了吗?”

“我将她埋在父亲的身边,相信她即使没有做到父亲期望的事,父亲也会原谅她的。”文子苏黯然道。

韩云绮点了点头,“那你什么时候走?”

“下午就离开了。”他回道。

她有些不舍,但文子苏的性格她知道,认准一条路,就会一直走下去,“那我下午送你。”

文子苏看了看面无表情的百里华卿,看向她,“你最好跟着我走,不然我小命不保。”

“绝不会跟着他!”韩云绮连忙看向百里华卿,举起双手,一脸信誓旦旦地承诺着。

百里华卿顿了顿,接着一笑,拉过她的手,“我们一起去送他。”

她笑着点了点头。

临近出发前,三人在一起吃了顿饭。

随后,便一起走到城门口,送文子苏离京。

城门下,繁花遍地,姹紫嫣红,幽静而清香,远处一片花林,宛如隔世。

望着这熟悉的美景,韩云绮浑身一震,难以置信。

“我走了,”文子苏走在前面,回头朝她一笑,“云绮,保重。”

韩云绮看着他的眼,突然丢开百里华卿牵着的手,跑到他身边,迅速扒开了他的衣襟,定睛一看,胸口竟然有一道触目惊心的刀疤!

这不是梦!

韩云绮指着他的伤口,“这伤是怎么来的,你告诉我!”

文子苏神色黯然,看了看身后的百里华卿,淡淡道:“当初我和雯君被夏懿天的军队包围时,我胸口中了一箭。”

韩云绮彻底懵了,愣在地,一头雾水。

“云绮,后会有期。”他释然一笑,转身离开了。

看着他消失在花海里的背影,她猛地醒悟过来,那道伤疤,还很新!一定不是在雯君被害时受的伤!

她思及此,顺着平原,迅速跑向那条暗道,如果那条暗道还在,而且还是真的,那她就一定不是在做梦!

那一切就全是真实发生过的!

“云儿!”百里华卿见她突然跑开了,急呼一声,立刻跟了上去。

当她根据模糊的记忆,踏着碎花平原,来到那条暗道口前,望着里面漆黑一片的世界,满目凄然。那悲痛欲绝的画面,再一次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中。

是真的。

一切,都是真的

“华卿,那不是噩梦,对吗?”她伤心地问了一句,回过头一看,夕阳西下,美景如画,哪里还有他的身影。

她当场一惊,慌乱地跑了起来,“华卿?华卿?华卿”

“云儿,没关系的。”

忽而,身后响起一道温润的声音。

她缓缓地转过身,看着迎风而笑的白衣男子,两行清泪一落,慌忙冲入了他怀中。

拼命感受着他有力的心跳声,抓着他的衣襟,她喜极而泣,望着眼前的这一切,笑道:“我感觉,你就好像是我的一场梦。”

“别怕,”百里华卿温柔一笑,“不管我是梦,抑或不是梦,我们永远都会在一起。”

她紧紧握着他的手,一刻也不敢松开。

这时,她也迷茫了,不知道他们是一起死了,还是一起活着,不知道这是地狱,还是人间,不知道这是现实,还是梦

“走吧,我们去后宫,看看你的族人。”他牵起她的手,直接穿过暗道,一起朝后宫走去。

须臾,二人一起来到了后宫。

眼前的热闹景象,顿时吸引了韩云绮的注意。

见到他们二人,族人纷纷放下手里的活,赶忙迎了上来。

“是神主回来了!”

“我们住在神主的后宫里,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是啊神主,我们虽然住在皇上的后宫里,但我们都是你的子民,我们依然会忠心你的!”

“神主,快进屋吧,我们从沁雅山给你带了好些吃的,快一起来吧!”

韩云绮心下一动,牵着百里华卿一起跑了上去。

族人便纷纷笑着将二人围在了一起,七嘴八舌地说着,吵吵闹闹的,又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看着他们热情洋溢的脸,整座后宫都充满了欢声笑语,她也跟着笑了,第一次觉得很安心。

握紧百里华卿的手,她朝他嫣然一笑,“你说得对,不管这是不是梦,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永远都会在一起!”

他温雅一笑,“永远不分离。”

“不过,如果这真是一场梦的话,我还是想一直梦下去!”

“人生如梦,生老病死亦寻常,哪能由得了你做主?”

“反正我的梦我做主!” 8±8±,o

“好好好,你做主你做主。”

杨柳依依,清风吹拂。

人生如雾亦如梦,缘生缘灭还自在。

长路漫漫情眷郎,卿无红颜伴作双。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情似朝露去匆匆,独留往事笑东风。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