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两个老外包了一夜

天羽轻摇着纸扇,丝毫不将啸天神狼放在眼里,这也不是天羽自大,他的《龙体诀》修炼到了第六层顶峰,啸天神狼虽然跟他同阶,但是想要杀他,几乎是痴心妄想。

“啸天神狼,你死了之后,你全身上下的骨骼和皮毛我都不会浪费的,你就安心的去吧。”天羽呵呵一笑,身上瞬间泛起金光,一道璀璨而又接近与实质的剑罡突然在啸天神狼的头顶聚集而成,狠狠的劈了下来。

啸天神狼怒吼一声,一爪向上轰去,只听一声巨响,两种力量相互碰撞,僵持不下,最终相互抵消,天羽手中陡然出现千阳剑,身形一闪,出现在了啸天神狼的背后。

体内的圣元力如同决堤之水,注入到千阳剑上,千阳剑光华四射,宛若一把圣剑,天羽自上而下劈了下来,啸天神狼的心中一颤,全身的魔元力运到鳞甲上。

但天羽的全力一击哪里是啸天神狼能够抵挡的,只听一声清脆的碎裂声,啸天神狼身上的鳞甲瞬间出现了几道裂缝,并且迅速的朝着四周延伸而去,不到片刻,啸天神狼身上的鳞甲完全被天羽破掉。

没有了鳞甲保护,剑光当即把啸天神狼绞成了碎片,鲜血喷涌,啸天神狼就这样被天羽一招灭杀了,天羽手掌抬起,将地面上啸天神狼的残尸给吸到了手中,这啸天神狼可是上界的魔兽,一身的皮毛和骨骼都是炼制仙器的好东西。

收拾完了之后,天羽又在四周搜寻了一番,确定了没有留下任何东西之后,就要离开此处,然而就在这时,天羽手臂上的灵兽环忽然发起了嗡嗡的响声,迅速的抖动了起来,任凭天羽如何抑制都灵兽环都安静不下来。

片刻之后,灵兽环竟然脱离了天羽的手臂,悬浮到了半空中,只见灵兽环散发出万丈光芒,如同一轮烈日,地面上啸天神狼的鲜血竟然缓缓的飞到灵兽环上,融入了里面。

天羽的表情有些惊讶,他竟然感受到灵兽环内那颗蛋高兴的心情,天羽双手掐诀,将那颗蛋放了出来,只见那颗蛋的表面浮现出了类似于人类经脉的青色丝线,表面上还布满了啸天神狼的鲜血。

那鲜血正在一点一点的被吸收着,那鲜血每被吸收一点,那颗蛋表面上的神秘文字旁边又再一次衍生出了另一个文字。吸收啸天神狼鲜血的过程十分的缓慢,一直持续了半个时辰才完成。

这时的蛋已经变大了一圈,而且蛋里面的生命波动也增强了一些,天羽发现了这点之后,心中一动:“难道这颗蛋想要孵化出来需要这些凶兽的精血?”

知道了这点之后,天羽的心中一喜,这颗蛋从得到到现在根本都还没有任何孵化的现象,天羽都已经对这颗蛋死心了,现在知道了孵化的方法,怎能不叫天羽高兴呢。

虽然所需要的这些凶兽都是上界高阶的存在,但是天羽相信,只要他修炼到仙尊期境界,这些凶兽的精血还不手到擒来。天羽的脑中飞快的思量着,他随手一拂,将悬浮在空中的那颗蛋重新收进了灵兽环之中。

而后身形一闪,离开了这里,现在想要孵化这颗蛋还是太早了点,此时的当务之急是要攻下幻灵大陆,每拖一刻,就会有许多人战死在前线,虽然这些都是修魔者,但是跟了他这么久,天羽还是有点不太愿意他们陨落。

回到了禄明城之后,天羽发下命令,龙啸魂府三大集团军全部开拔前往幻灵大陆,给幻灵大陆最后一击,命令刚发下,不到半天之内,三大集团军全部集结完毕,朝着幻灵大陆开拔。

半年后,抵达了幻灵大陆,与幻月展开了大战,五十年后,幻灵大陆被龙啸魂府攻破,所有城市沦陷,还未等到啸天神狼出手的幻月和幻婷两人死守帝城,同年,两人被已经是十二劫散魔的龙魂十护卫灭杀。

至此,分裂了数万年的修魔界,被龙啸魂府统一了,修魔界统一之后,所有对龙啸魂府有过贡献的,全部得到了职位和奖赏,另外战争后还仅剩的八十多名十二劫散魔全部被天羽收买,与天羽签下了契约。

之后,天羽又将心腹全部安插到修魔界的各个城市,以防止他离开后修魔界再次分裂的可能。从天羽来到修魔界到现在一统修魔界,不过是过了几千年的时间,整个修魔界的势力就从原来的四分五裂变成了现在的大一统。

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一千年后,龙魂十护卫和景清雅十一人渡劫飞升,同年,天羽也把修魔界的事情全都忙完了,下令禅位,而后神秘的消失在了禄明城。

风魔大陆的天虹大草原上,一道璀璨的金光飞掠过天空,落到了此处,这人正是那神秘消失的天羽,旧地重游,天羽心中也不禁有些感慨,当年要不是被两个金仙逼入到修魔界,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

不过想到要回到修真界的时候,天羽的心中也有一丝的兴奋,“终于要会修真界了,也不知道艺璇和雪霜两人怎么样了。”天羽呐呐自语道。

天羽也不做任何多余的动作,双手掐诀,一道道法决打在虚空中,只见虚空如同水纹般的晃动,一个阵法缓缓的现出了面貌,此时的阵法正是灵力最弱的时候,天羽手中瞬间出现千阳剑。

他深吸了一口气,圣元力全部注入到千阳剑之中,千阳剑光华迅速的暴涨,天羽手持千阳剑狠狠的向前劈出了一剑,光华耀眼,一道剑光猛然劈到了阵法之上,天羽的这一击堪比金仙后期全力一击。

阵法立刻颤抖了起来,一个不大不小的空间裂缝出现在了天羽的面前,天羽的心中一喜,二话不说,一套仙甲穿到了身上,并且还燃起熊熊的炫紫冰焰,受到上次的教训,天羽做足了全面的准备,他身形一闪,没入到了裂缝之中。

修真界,万里无云的黄沙上,一声晴天霹雳突然响起,天空毫无征兆的阴暗了下去,万顷黄沙前一刻还是平静,可转眼就形成了一道巨大的漩涡,周围的天地灵气更是铺天盖地而来。

就这样持续了足足半刻钟的时间,在漩涡的上空,突然凭空出现了无数五彩光芒,与之伴随的是一个令人惊骇的威压,片刻后,光芒又发生了变化,朝着周围散开,接着空间迅速的扭曲了起来,出现了一道丈许长的空间裂缝。

紧接着,一道金色光芒从空间裂缝里面飞掠了出来,光华散开,一个俊朗的青年悬浮在了半空中。赫然就是那天羽,此时的天羽脸色有些苍白,这大阵不愧能够阻隔开修魔界和修真界,果然有些门道。

上一次天羽是稀里糊涂才侥幸度过这个阵法,这一次天羽准备充足,而且这个阵法还是威力最弱的时候,但是饶是如此,天羽在这阵法里面也损失了好几件珍贵的仙甲。不过能够平安的度过阵法回到修真界,倒也不枉损失这么多的仙甲。

天羽深吸了一口气,而后又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他终于回到了修真界,然而就在这时,几道光华迅速的朝着这里飞掠而来,天羽的眉毛一挑,是三个合体期的修真者,估计是被他刚才出现的异象引来的。

天羽没有躲避的意思,他离开了修真界数千年,现在正好找人来问一问修真界的事情,不一会儿,三道光华出现在了天羽的视野里,光华散去,露出了两男一女,看其服饰好像是同一个门派的,天羽的威压没有刻意的去隐藏。

金仙初期的威压让三人大惊失色,暗道自己怎么这么倒霉,满脸敬畏的注视着天羽,“你们三个是哪个门派的人?”天羽毫不犹豫的开口问道。

“晚辈三人是齐天阁的弟子。”宫装女子小心翼翼的回答着天羽问题。

“哦,据我所知齐天阁好像是不出世的组织,怎么现在会有弟子行走在修真界?”天羽心生疑问,开口问道。

“看来前辈是苦修之人,对修真界的事情有所不知,在三千年前,不知道从哪里出现了一只妖兽,实力极为强横,当年有许多门派都被这只妖兽给灭了,最后是由我齐天阁带领着修真界所有门派,才把这只妖兽给收服了。”另一个男子满是骄傲的开口说道。

“原来如此,那修真十大门派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天羽沉吟了一会儿之后又问道。

“前辈想要问的是哪个十大门派?”宫装女子谨慎的问道。

“怎么还有两个十大门派吗?”

“前辈你不知,现在的修真十大门派已经不是之前的了,全部都换了。”宫装女子道。

“哦,这倒也是,十大门派都有一个散仙陨落,实力大降,难怪了。”天羽的脸上不动声色,心中暗想道,“那卧龙门、天圣宗和道岚宗这三个门派现在的境况怎么样?”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