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玲和她的公

刚才发的那个就是结局了拉~~

真的是结局了啦~~小胖不想让大家等到11:59分所以提前发了,哈哈。

按照国际惯例,感谢我亲爱的读者们,尤其是温柔的我,悦铃儿,还有974215895~~

那位在微博和都加了小胖的冉小甜同学,也感谢你的支持~

能看到这里的亲们都是真爱,啥也不说了,就是谢谢!

接下来是新文试读,这篇文是玄幻女强类型,总裁文的读者可能会不爱呢,不喜欢的小伙伴直接关了吧……

书名:凤逆天澜

简介:她本是凤栖宫里最狂傲的三小姐,却惨遭亲姐与未婚夫陷害,失去了所有魔力,引发两宫大战,就连最疼爱她的爹爹也在战争中丧命。流落异地,她从最低等的婢女做起,废材?傻子?奸细?……好,她都认了,那有怎么样?人来杀人,佛来杀佛!你整我一次,我虐你百次!外有毒姐,内有人渣……没关系,她扮猪吃老虎,照样过得风生水起!和上古神兽过家家,闯虚无岛挑珍宝,收服腹黑高冷极品男,她是这个世界最年轻的上玄帝,而当真相走到最后,她才发现,原来一切都没那么简单……【片段一】“永宁宫从不养废人!”某八婆拦住她的去路,“哦,那我现在就把你变成废人。”趁四下无人,她割了八婆的舌头,挑断了八婆的手筋脚筋。

【1】本小姐杀人还要奉命

玄霓的七色云彩聚拢,天空分不清昼白夜黑,前方魔气越来越重,甚至连地上水涡都缓缓凝结成冰。

“师傅。”

从未见过这样的场景,洛御城幽蓝色的黑瞳一沉,握紧腰间的轩辕剑。

“小心,你呆在这里别动。”

墨崖伸手拦住洛御城,白袖一挥,招来圣兽风炉,他感觉到来人非同一般,与凤栖宫之前的那些魔战不一样。

“师傅,我跟你一起去。”

洛御城蹙眉,他与师傅奉永宁宫之命前往北辰大陆与凤栖宫议和,本一路畅通无阻,现在接近凤栖宫,却突然遭遇如此强大的魔气,莫非这是凤栖宫的诱敌之计?

“放心,此人太过狂释,再说他目的未明,并不足以为惧。”墨崖看穿了洛御城的担忧,拍了拍他的肩,示意他服从命令,独自骑上风炉兽,朝魔气弥散的方向冲天而去。

而墨崖没想到,魔气凝集之处却是一片清明的天地……

白雪皑皑的山丘之上,枯萎的淮杨枝桠之间,静静伫立着一个红衣女子,她百无聊赖地拨弄着手中的曼陀罗花,那艳丽的红和整个世界的灰白形成鲜明的对比,让墨崖一眼就被她吸引。

“敢问姑娘是何方高人?“

墨崖礼貌地轻唤一声,但红衣女子似乎对他的到来并不感兴趣,墨崖只好命风炉兽闯入魔气之中,他运用玄气护体,却依然感觉到极致的冰寒,心里暗暗惊奇,莫非这些魔气全源自这个红衣女子?

红衣女子并没答话,只微微侧过脸,她围着一抹面纱,遮去了大半边脸,留出一双绝世无暇的美眸,闪动着邪魅的光泽。

是的,那种倨傲而玩味的眼神,足以叫墨崖永世难忘。

“姑娘,老夫与徒儿奉命前往凤栖宫拜会宫主,不知你能否行个方便?“一波又一波魔气从红衣女子的周身涌出,墨崖警惕起来,以他的功力都无法抵御这女子散发出的魔气,看来她的身份不容小觑。

“你就是上玄师墨崖?“女子突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一蹬地,跃至白杨树之上,速度之快如夜空里的流光,而墨崖明显感觉到,周围的魔气随她的移动,转移至空中。

怎么可能?这小小的红衣女子怎会有如此源源不断的魔气?

“老夫正是。”墨崖平静地与红衣女子对峙着,藏在袖中的折扇蠢蠢欲动,看来连它都察觉,来者不善。

“很好,那今日就是你的死期。“红衣女子语气平淡,她借力白杨飞向骑着风炉兽的墨崖,北风凌凌,将她的发丝扬起,她的眼神并没有太大变化,好像杀人对她来说已是一件平凡得再不能平凡的事情。

“姑娘,且慢。“墨崖用玄力凝成一圈护盾,将自己与风炉兽保护起来,他并不打算立刻与红衣女子动手,毕竟他是来议和的。”敢问姑娘,是奉何人之命刺杀老夫?”

“哈哈,本姑娘杀人还要奉命?“红衣女子放肆地嗤笑,将魔力集中在护盾上方的一点,墨炎的护盾很快有了裂痕,随即支离破碎。

也就在那一瞬,红衣女子从腰间抽出软剑,直入墨崖胸膛,“我要你死,你就得死。”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