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老师好痛哦轻一点哦

看着眼前云雾环绕,水汽弥漫的云梦泽,薛海阴沉着脸。

他高坐云端,俯视而下。一大堆妖怪正追着一片道人追杀。却看为首之人,赫然是一位元婴大能。

只是那模样陌生,穿着也是黑白两色道袍,薛海未曾听过此人名号。

只见这为首道人一路狂奔,忽而停下。

原来不知不觉间,另有两方妖怪大军悄然围上。

一个紫袍的大汉从妖怪潮中越众而出,薛海却一眼就看穿了,这是一只修成元婴境界的鹰妖。

这大汉看着面沉如水的元婴道士,忽而哈哈哈的大笑三声。周围少说数以千计的妖魔具是开怀大笑。

却听那大汉道:“你这小贼,任凭逃了千万里,终究是逃不出云梦泽吧!可是让我这帮兄弟很是疲累!”

那道人也沉下脸来,见着同门个个担惊受怕的模样,一手扶住腰间的符盒道:“清风上尊,我正一道与你们一向井水不犯河水。这般不顾一切生死追杀,值得吗?”

“呸!当年功德殿到处追杀本座,死在本座面前的兄弟何以千记?功德殿的广场,堆积了多少同胞的头颅?你们以前是功德殿的人,现在也是!什么正一道,我呸!全部都欠着血债!”

此话一出,好似伤疤被揭开,这上千妖怪纷纷挥舞着兵器齐齐怒吼。通红的妖目死死的瞪着眼前这不过百人的道士。

“张道陵!你还是那吕冬滨的第一大弟子!够胆的站出来和爷我斗上几个回合。若是胜了,兴许还能考虑下放了你们。”

那清风上尊发出戏谑的奸笑,一个个妖怪更是激动不已。

“大王说的不错!若是不敢上,瞧你几个女娃娃细皮嫩肉的,不妨献给大王爽爽,也不是不行啊!”

“哈哈哈哈哈哈!”

污言秽语,只让群妖开怀大笑,这百个道人却铁青着脸,怒目而视。

但眼中的恐惧,却不言而喻。

联想失败后遭遇的折磨,一些心智不坚的女弟子甚至起了轻生的念头。

可这时,正一子张道陵向前一步。

他虽沉着脸,却没有怒火。却能看出那挥之不去的悲伤。

上千妖怪注视着他,他只是双手交叉举过面前,作揖弯下腰。

“敢问清风大王,可愿和在下斗上一合?”

清风上尊微微一愣,继而嚣张无比的大笑:“你小子还真敢上!你不过刚晋升元婴,册封大典都尚未举行。本尊可修成元婴四百年。你这是找死!”

猛地踏出,冲天妖气弥漫天际。这妖怪直接褪去人皮,变成一个长着两队翅膀三个头的恐怖怪鹰。那冲天的妖气,只叫薛海皱起眉头。

可他并非针对清风上尊,只是皱着眉头叹道:“这些畜生死定了。”

话音刚落,正一子忽然再行一礼,高声喝道:“请!”

轰隆!

天空忽然破开一个空洞,五道光彩飞射而下。每一道都是元婴境界的实力!

群妖大惊,清风上尊一个愣神,立刻明白过来。

“中计了!快逃回云梦泽!”

可六大一的局面,不是谁都能像薛海那样变态的。

不出一个时辰,当张道陵捏着清风上尊的元婴飘落而升时。其他五个元婴却默默的将薛海藏身之地围住。

“道友看了半天,总该出来露个面吧。”

一个红头发的老道士出言微语,随着这话语而来,天地仿佛都变得炙热起来。

此话一出,五个元婴围住的一处云端,忽然变成鲜红的血云。一股化不开的血腥味立刻席卷而来。在场包括张道陵等六个元婴,脸色微变。

不等薛海说话,另一个扎着辫子的女道士便强自露出笑容,作揖行礼起来。

“原来是南离地的秽血神君,什么风把神君吹来了?”

此言一出,其他几个元婴那是如遭雷击。底下那些金丹,筑基道人却露出疑惑不解的神色。显然,元婴境界的圈子内幕,他们根本无从得知。

薛海也是愣了,万万想不到自己的名声传得那么快。索性散去血云,化为一个穿着血袍,一头血发的阴郁男子,对着在场六位元婴作揖还礼。

“本座本欲拜访友人,途径此地。偶然观之。诸位不必放在心上。”

听着这番话,不管真假,至少表示薛海没有恶意。在场几人暗暗都松了口气。

毕竟齐河三妖,成名已久。被此人以一灭三,实在骇人听闻。纵使未曾得见,却也不敢怠慢分毫。

薛海见张道陵望来打量的神色,心下也是疑问重重,正欲询问来由时。另有一个元婴大能飞也似的冲来。

他行色匆匆,看了眼陌生的薛海,当下也懒得顾忌其他,马上作揖道:“牛魔王那厮可是狠得下心!东胜神州六个门派,于三刻前辈牛魔王一应俱灭!”

“什么!那厮想开战不成!”

几大元婴神色大变,薛海却心中有些发凉。

“张坚,你到底想做什么!”

……

与此同时,东胜神州以东,海边。

威猛无比,敢号称云梦泽六大魔王之首的牛魔王,此刻却如同小鸡般跪在地上。巨大的肉身好似小山般耸立,却清晰的看出在颤栗。

害怕?不是,那是愤怒。

牛魔王愤怒无比的看着眼前几个黑衣人。却敢怒不敢言。

而那几个黑衣人交头接耳,仿佛不把牛魔王当一回事。待到商议结束,其中一人才转过头来,看着牛魔王道:“主公的嘱托好好记着。日后若是出了事,别怪贫道没提醒你。”

强压怒火的牛魔王站起来,作揖行礼。

几乎是咬着牙从嘴里蹦出几个字。

“属下,明白了。”(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