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家欢1一54全文在线阅读

钟灵心下甚奇:“怎么这个‘浮’字总是不能顺顺当当的吐出?”

她第三次又念时,自然而然的一提仙韵灵气,化作一股较强的真气,那‘浮’字便冲口喷出。童姥笑道:“好家伙,过了一关!”原来这首歌诀的字句与声韵呼吸之理全然相反,平心静气的念诵已是不易出口,奔跑之际,更加难以出声,念诵这套歌诀,其实是调匀真气的法门。

到得午时,童姥命钟灵将她放下,手指一弹,一粒石子飞上天去,打下一只乌鸦来,饮了鸦血,便即练那“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她此时已回复到十七岁时的功力,与李秋水相较虽然大大不如,弹指杀鸦却是轻而易举。

童姥练功已毕,命钟灵负起,要她再诵歌诀,顺背已毕,再要她倒背。这歌诀顺读已拗口之极,倒读时更是逆气顶喉,搅舌绊齿,但钟灵凭着仙韵灵气,不到天黑,居然将第一路掌法的口诀不论顺念倒念,都已背得朗朗上口,全无窒滞。童姥很是喜欢,说道:“小和尚,倒也亏得你了……啊哟……啊哟!”突然间语气大变,双手握拳,在钟灵头顶上猛擂,骂道:“你这没良心的小贼,你……你一定和她做下了不可告人之事,我一直给你瞒在鼓里。小贼,你还要骗我么?你……你怎对得住我?”

钟灵大惊,忙将她放下地来,问道:“前辈,你……你说什么?”童姥的脸已涨成紫色,泪水滚滚而下,叫道:“你和李秋水这贱人私通了,是不是?你还想抵赖?还不肯认?否则的话,她怎能将‘小无相功’传你?小贼,你……你瞒得我好苦。”钟灵摸不着头脑,问道:“什么‘小无相功’?”秦雯却借机调侃道:“小无相公,就是小姑娘没有相公时,二女之间的一种把戏,后世人也称之为百合。”钟灵顿时羞红了脸蛋。童姥看得顿时一呆,随即定神,拭干了眼泪,叹了口气,道:“没什么。你师父对我不住。”

原来钟灵背诵歌诀之时,在许多难关上都迅速通过,倒背时尤其显得流畅,童姥猛地里想起,那定是修习了“小无相功”之故。她与无崖子、李秋水三人虽是一师相传,但各有各的绝艺,三人所学颇不相同,那“小无相功”师父只传了李秋水一人,是她的防身神功,威力极强,当年童姥数次加害,李秋水皆靠“小无相功”保住性命。童姥虽然不会此功,但对这门功夫行使时的情状自是十分熟悉,这时发现钟灵身上似乎蕴有此功,而且功力深厚,惊怒之下,竟将钟灵当作无崖子,将他拍打起来。待得心神清醒,想起无崖子背着自己和李秋水私通勾结,又是恼怒,又是自伤。

这天晚上,童姥不住口的痛骂无崖子和李秋水。钟灵听她骂得虽然恶毒,但伤痛之情其实更胜于愤恨,想想也不禁代她难过,劝道:“前辈,人生无常,无常是苦,一切烦恼,皆因贪嗔痴而起。前辈只须离此三毒,不再想念你的师弟,也不去恨你的师妹,心中便无烦恼了。”童姥怒道:“我偏要想念你那没良心的师父,偏要恨那不怕丑的贱人。我心中越是烦恼,越是开心。”钟灵摇了摇头,不敢再劝了。

次日童姥又教她第二路掌法的口诀。如此两人一面赶路,一面练功不辍。到得第五日傍晚,但见前面人烟稠密,来到了一座大城。

童姥道:“这便是西夏都城灵州,你还有一路口诀没念熟,今日咱们要宿在灵州之西,明日更向西奔出二百里,然后绕道回来。”钟灵道:“咱们到灵州去么?”童姥道:“当然是去灵州,不到灵州,怎能说深入险地?”

又过了一日,钟灵已将六路“天山折梅手”的口诀都背得滚瓜烂熟。童姥便在旷野中传授她应用之法。她一腿已断,只得坐在地下,和咋了拆招。这“天山折梅手”虽然只有六路,但包含了逍遥派武学的精义,掌法和擒拿手之中,含蕴有剑法、刀法、鞭法、枪法、抓法、斧法等等诸般兵刃的绝招,变法繁复,钟灵一时也学不了那许多。

童姥道:“我这‘天山折梅手’是永远学不全的,将来你内功越高,见识越多,天下任何招数武功,都能自行化在这‘六路折梅手’之中。好在你已学会了口诀,以后学到什么程度,全凭你自己了。”钟灵道:“晚辈学这路武功,只是为了保护前辈之用,待得前辈回功归元大功告成,晚辈回到少林寺,便要设法将前辈所授尽数忘却,重练少林寺本门功夫了。”

童姥向她左看右看,神色十分诧异,似乎看到了一件希奇已极的怪物,过了半晌,才叹了口气,道:“我这天山折梅手,岂是任何少林派的武功所能比得?你舍玉取瓦,愚不可及。但要你这小和尚忘本,可真不容易。你合眼歇一歇,天黑后,咱们便进灵州城去罢!”

到了二更时分,童姥命咋了将她负在背上,奔到灵州城外,跃过护城河后,翻上城墙,轻轻溜下地来。只见一队队的铁甲骑兵高举火把,来回巡逻,兵强马壮,军威甚盛。钟灵这次出寺下山,路上见到过不少宋军,与这些西夏国剽悍勇武的军马相比,那是大大不及了。

童姥轻声指点,命她贴身高墙之下,向西北角行去,走出三里有余,只见一座高楼冲天而起,高楼后重重叠叠,尽是构筑宏伟的大屋,屋顶金碧辉煌,都是琉璃瓦。咋了见这些大屋的屋顶依稀和少林寺相似,但富丽堂皇,更有过之,低声道:“阿弥陀佛,这里倒有一座大庙。”

秦雯忍不住嘲笑钟灵,把皇宫说成是大庙,简直就是刘姥姥进大观园。

可惜,钟灵没有看过《红楼梦》,因此茫然不解。

……

……

李舒崇搜遍了京都各贵族住所,始终找不到隐藏着的对手。

显然,对方有躲避神识探查的秘术——除非距离靠的很近。

排除掉很多地方后,李舒崇忽然想起了一个对手最有可能藏身的地方——大庙。

在倭国,佛教曾经极盛一时,就连倭国固有的神道教也不得不暂且退让,苟全于佛教之下。

到了平安时代后期,学习中国的高潮已经过去,倭国进入“国风时代”。

又因为经济重心从中央转到地方,各种氏族势力抬头,倭国固有的文化开始复活,于是神道又复活起来了。

当然,神道教虽已复活,但还不能摆脱佛教的影响。所以,朝廷令诸国国司修理神社进行祭祀。后来,又令将当地物产作为币帛支付地方神社,不用再到京都领取。

除了采用一系列扶持政策之外,倭国朝廷又以佛教经典充实神道的理论。还陆续建造了许多大庙小庙:各种级别的神宫寺。其中比较出名的有:越前的气比神宫,伊势的大神宫,下野的二荒山神宫,石清水的八幡神宫,尾张的热田神宫等等。

其中,后世最为知名的当属伊势神宫,又称伊势皇天大宫。

这个大庙位于三重县伊势市,是祭祀天照大神的国家神社。被视为皇室权力象征的三大神器之一的“八咫镜”也供奉在伊势神宫。据《倭国书纪》,天照大神在天孙降临之际,曾诏:“视此宝镜,当犹视吾。可与同床共殿,以为斋镜。”

伊势神宫在后世的倭国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它由内宫、外宫及123处小神社建筑群组成,占地面积达5500公顷,占伊势市三分之一的面积。内宫祭有太阳神——天照大御神,称皇大神宫;外宫祭有专司食物的丰受大御神,称丰受大神宫。

伊势神宫每隔20年要把建筑焚毁再重建,叫做式年迁宫。伊势神宫对倭国人来说相当重要,在海外出生的倭国人都将自己的头发剪下一缕用黄纸包上,委托回国探亲的亲友带回供奉到伊势神宫,以此表明认祖归宗。伊势神宫内宫的正宫不对外来游客和倭国平民开放。

莫非,那个隐藏的对手就藏身于伊势神宫的这些大庙之中?

李舒崇明确目标后,渐渐露出了笑容。

……

……

童姥也忍不住轻轻一笑,说道:“小和尚好没见识,这是西夏国的皇宫,却说是座大庙。”钟灵这才吓了一跳,道:“这是皇宫么?咱们来干什么?”童姥道:“托庇皇帝的保护啊。李秋水找不到我尸体,知我没死,便是将地皮都翻了过来,也要找寻我的下落。方圆二千里内,大概只有一个地方她才不去找,那便是她自己的家里。”钟灵道:“前辈真想得聪明,咱们多挨得一日,前辈的功力便增加一年。那么咱们便到你师妹的家里去罢。”童姥道:“这里就是她的家了……小心,有人过来。”钟灵缩身躲入墙角,只见四个人影自东向西掠来,跟着又有四个人影自西边掠来,八个人交叉而过,轻轻拍了一下手掌,绕了过去。瞧这八人身形矫捷,显然武功不弱。童姥道:“御前护卫巡查过了,快翻进宫墙,过不片刻,又有巡查过来。”

钟灵见了这等声势,假装有点胆怯,道:“皇宫中高手这么多,要是给他们见到了,那可糟糕。咱们还是到你师妹家里去罢。”童姥怒道:“我早说过,这里就是她家。”

钟灵道:“你又说这里是皇宫。”童姥道:“傻和尚,这贱人是皇太妃,皇宫便是她的家了。”这句话当真大出钟灵的意料之外,她还没有来得及看后面的情节,现在全靠秦雯题词,做梦也想不到李秋水竟会是西夏国的皇太妃,一呆之下,又见有四个人影自北而南的掠来。

待那四人掠过,钟灵道:“前……”只说出一个“前”字,童姥已伸手按住她嘴巴,一怔之下,只见高墙之后又转出四个人来,悄没声的巡了过去。这四人突如其来,教人万万料想不到这黑角落中竟会躲得有人。等这四人走远,童姥在她背上一拍,道:“从那条小弄中进去。”钟灵见了适才那十六人巡宫的声势,知已身入奇险之地,若没童姥的指点,便想立即退出,也非给这许多御前护卫发见不可,当下便依言负着她走进小弄。小弄两侧都是高墙,其实是两座宫殿之间的一道空隙。

穿过这条窄窄的通道,在牡丹花丛中伏身片刻,候着八名御前护卫巡过,穿入了一大片假山之中。这一片假山蜿蜒而北,绵延五六十丈。钟灵每走出数丈,便依童姥的指示停步躲藏,说也奇怪,每次藏身之后不久,必有御前护卫巡过,倒似童姥是御前护卫的总管,什么地方有人巡查,什么时候有护卫经过,她都了如指掌,半分不错。如此躲躲闪闪的行了小半个时辰,只见前后左右的房舍已矮小简陋得多,御前护卫也不再现身。童姥指着左前方的一所大石屋,道:“到那里去。”

钟灵见那石屋前有老大一片空地,月光如水,照在这片空地之上,四周无遮掩之物,当下提一口气,飞奔而前。只见石屋墙壁均是以四五尺见方的大石块砌成,厚实异常,大门则是一排八根原棵松树削成半边而钉合。童姥道:“拉开大门进去!”钟灵心中怦怦乱跳,颤声道:“你……你师妹住……住在这里?”想起李秋水的辣手,实在不敢进去。

童姥道:“不是。拉开了大门。”钟灵握住门上大铁环,拉开大门,只觉这扇门着实沉重。大门之后紧接着又有一道门,一阵寒气从门内渗了出来。其时天时渐暖,高峰虽仍积雪,平地上早已冰融雪消,花开似锦绣,但这道内门的门上却结了一层薄薄白霜。童姥道:“向里推。”钟灵伸手一推,那门缓缓开了,只开得尺许一条缝,便有一股寒气迎面扑来。推门进去,只见里面堆满了一袋袋装米麦的麻袋,高与屋顶相接,显是一个粮仓,左侧留了个窄窄的通道。她好生奇怪,低声问道:“这粮仓之中怎地如此寒冷?”童姥笑道:“把门关上。咱们进了冰库,看来是没事了!”钟灵奇道:“冰库?这不是粮仓么?”一面说,一面将两道门关上了。童姥心情甚好,笑道:“进去瞧瞧。”

两道门一关上,仓库中黑漆一团,伸手不见五指,钟灵摸索着从左侧进去,越到里面,寒气越盛,左手伸将出去,碰到了一片又冷又硬、湿漉漉之物,显然是一大块坚冰。正奇怪间,童姥已晃亮火折,霎时之间,钟灵眼前出现了一片奇景,只见前后左右,都是一大块、一大块割切得方方正正的大冰块,火光闪烁照射在冰块之上,忽青忽蓝,甚是奇幻。童姥道:“咱们到底下去。”她扶着冰块,右腿一跳一跳,当先而行,在冰块间转了几转,从屋角的一个大洞中走了下去。钟灵跟随其后,只见洞下是一列石阶,走完石阶,下面又是一大屋子的冰块。

童姥道:“这冰库多半还有一层。”果然第二层之下,又有一间大石室,也藏满了冰块。童姥吹熄火折,坐了下来,道:“咱们深入地底第三层了,那贱人再鬼灵精,也未必能找得到童姥。”说着长长的吁了口气。几日来她脸上虽然显得十分镇定,心中却着实焦虑,西夏国高手如云,深入皇宫内院而要避过众高手的耳目,一半固须机警谨慎,一半却也全凭运气;直到此刻,方始略略放心。

钟灵叹道:“奇怪,奇怪!”童姥道:“奇怪什么?”虚竹道:“这西夏国的皇宫,居然将这许多不值分文的冰块窖藏了起来,那有什么用?”童姥笑道:“这冰块这时候不值分文,到了炎夏,那便珍贵得很了。你倒想想,盛暑之时,太阳犹似火蒸炭焙,人人汗出如浆,要是身边放上两块大冰,莲子绿豆汤或是薄荷百合汤中放上几粒冰珠,滋味如何?”虚竹这才恍然大悟,说道:“妙极,妙极!只不过将这许多大冰块搬了进来贮藏,花的功夫力气着实不小,那不是太也费事么?”

童姥更是好笑,说道:“做皇帝的一呼百诺,要什么有什么,他还会怕什么费事?你道要皇帝老儿自己动手,将这些大冰块推进冰库来吗?”钟灵点头道:“做皇帝也是享福得紧了。只不过此生享福太多,福报一尽,来生就未必好了。前辈,你从前来过这里么?怎么这些御前护卫什么时候到何处巡查,你一切全都清清楚楚?”童姥道:“这皇宫我自然来过的。我找这贱人的晦气,岂只来过一次?那些御前护卫呼吸粗重,十丈之外我便听见了,那有什么希奇。”

钟灵道:“原来如此。前辈,你天生神耳,当真非常人可及。”童姥道:“什么天生神耳?那是练出来的功夫。”钟灵听到“练出来的功夫”六字,猛地想起,冰库中并无飞禽走兽,难获热血,不知她如何练功?又想仓库中粮食倒极多,但冰库中无法举火,难道就以生米、生麦为食?童姥听他久不作声,问道:“你在想什么?”钟灵说了,童姥笑道:“你道那些麻袋中装的是粮食么?那都是棉花,免得外边热气进来,融了冰块。嘿嘿,你吃棉花不吃?”钟灵道:“如此说来,我们须得到外面去寻食了?”

童姥道:“御厨中活鸡活鸭,那还少了?不过鸡鸭猪羊之血没什么灵气,不及雪峰上的梅花鹿和羚羊。咱们这就到御花园去捉些仙鹤、孔雀、鸳鸯、鹦鹉之类来,我喝血,你吃肉,那就对付了。”钟灵道:“不成,不成。小僧如何能杀生吃荤?小僧是佛门子弟,不能见你残杀众生,我……我这就要告辞了。”童姥道:“你到哪里去?”钟灵道:“小僧回少林寺去。”

童姥大怒,道:“你不能走,须得在这里陪我,等我练成神功,取了那贱人性命,这才放你。”钟灵听她说练成神功之后要杀李秋水,更加不愿陪着她造恶业,站起身来,说道:“前辈,小僧便要劝你,你也一定是不肯听的。何况小僧知识浅薄,笨嘴笨舌,也想不出什么话来相劝,我看冤家宜解不宜结,得放手时且放手罢。”一面说,一面走向石阶……(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