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的诱惑

<div id="book_text_content">

在袅景游的带路下,两人很快就到了那块代表着封印之地的崖壁前方,林洛说道:“希望还来得及!”便毫不犹豫地冲了进去。

一进去,林洛就被扑面而来的热浪拍在了石壁上,可是石壁也炙热难忍,她忍不住叫了一声。这时候,袅景游也飞了进来,连忙抓起林洛飞到空中去。视线一下子宽阔起来,可以看到下方缠斗的两……人?

一方是一只全身燃绕着猩红色火焰的鸟,甚至都看不到羽毛的形状,应该就是凤凰之祖了。眼前的凤凰之祖有着优雅的体态,小巧的头颅上镶嵌着珍珠般大小滚圆的眼珠,喙形状美好,透着赤红的光泽,可见以前也是鸟中的帅哥。

一方则是化作人族模样、奇形怪状的混沌,此刻他大张着嘴巴毫无顾忌地吞噬朝他飞去的火焰,几乎来者不拒。他粉红色的皮肤在这种环境下更显得让人反胃,油腻腻的。

这时,混沌的其中一只眼睛朝上一翻,发现了两个不速之客,右手一挥直直地伸了过来,竟是在瞬间增长了数倍。林洛一副见了鬼的样子连忙指挥着袅景游往旁边躲去,之后又施展琳琅步从相反的方向朝混沌攻击而去。这一下,凤凰之祖也看见林洛了,愤怒地喊道:“你是谁,为什么你身上有海的气息,是混沌的走狗吗!”说罢,一团火焰便追着林洛而去。

林洛叫苦不迭,不过这时候也没时间给她解释,执起手中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就刺向混沌。然而只见混沌的脖子突然扭转成一个诡异的弧度并且也像手臂一样拉长了脖子,竟把自己的大嘴凑了过来。

林洛瞪大了眼睛,左腿生生往旁边蹬出一脚,带着整个人从混沌的大嘴旁擦身而过,而混沌则顺势吞下了凤凰之祖的攻击。

“乖乖,差点连人带剑给吃了!”林洛一边庆幸自己活了下来,一边对凤凰之祖喊道:“我不是混沌的走狗,相反,我和你一样是他的仇人。至于海,是我解开了她的封印,她让我来找你!”

“胡说,要不是你们,混沌又怎么会出世,怎么会找到这里来了!”凤凰之祖看到了飞下来接应林洛的袅景游,一下子就认出了这只前不久闯进来的山鹰,愈加愤怒地喊道。

“那是因为我们被混沌骗了,而且他一直威胁我们帮他做事!不对……是我们假装帮他做事,实则一直在找你的封印之地。”林洛很想解释清楚,可是发现这时候越解释就越不清楚,但她决不能就这样被人当枪使了,还给自己人误会。

她看向混沌,身形一闪就到了他眼前,达摩克利斯之剑狠狠斩下。可是无论她怎么挥剑,从哪个方向挥剑,混沌都能把他的大嘴凑上来,好几次都差点将达摩克利斯之剑咬碎。那个黑洞一般的巨嘴就好像横亘在林洛心中的黑洞,让人心生恐惧,让人踟蹰不前。

看到林洛突然和混沌缠斗在了一起,凤凰之祖也没有参与进去,而是退到一边恢复力量。袅景游看林洛那边还能应付,便小心翼翼地往凤凰之祖那边凑去。对于袅景游这样的普通鹰族,凤凰一族一直是他们憧憬的对象,更不要说眼前的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凤凰之祖。可是,袅景游离凤凰之祖还有十步远的时候,一道火焰就射到了他脚边。

“年轻人,不要以为能靠偷袭伤到我。”

袅景游连忙停下脚步,讨好地说道:“那个……凤凰之祖?我这不是想跟你道歉吗,不打一声招呼就打扰到了你,还给混沌那家伙钻了空子。但是我能对天发誓,不对,我可以拿鹰族未来的兴衰发誓,我绝对没有要对您不利的意思,这全是混沌的阴谋,我们也是刚刚才想明白,原来混沌威胁我们要我们找水火灵力结晶这事儿一开始就是一个陷阱,目的就是为了找到您的封印之地。”

听到袅景游的话,凤凰之祖的敌意稍稍有些减弱,袅景游见状又厚着脸皮靠近了几步,“半年多前,我和林洛不小心掉进了这红白世界,之后遇到人鱼之祖,她把她的灵魂石交给了我们告诉我们要找到您,拿到您的灵魂石,然后打破这个红白世界。可是我们在找您的过程中误入混沌的底盘,给奴役了整整半年时间。前辈,您可一定要相信我的话,我们对你绝对没有恶意的!”

“凤凰一族如何了?”凤凰之祖突然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

袅景游一愣,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距离您和人鱼之祖被封印已经过去了三万年之久,凤凰一族在那场上古大战中受到了致命性的打击,血脉凋零,已经不复存在……”

凤凰之祖闻言,低垂下高傲的头颅,眼角湿润,气氛一度沉重压抑,只有不远处不时传来的林洛的喊声。

许久,凤凰之祖才抬起头来,说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海呢,她已经准备好往生了吗?”

袅景游认真地点点头。其实他一点儿也不想点这个头,他的胸腔里突然涌起一股难言的悲伤,他能感觉到他所崇拜的凤凰正逐渐走向生命的尽头,那是他最不愿意见到的。

“既然如此,我想我也准备好了。不过在我死前必须先杀了混沌,绝对不能让他进入妖域,否则必将生灵涂炭!”

袅景游来到凤凰之祖身边,好奇地问道:“混沌很厉害吗,比龙族还厉害吗?”

“龙族?”凤凰之祖语气嘲讽,“虽然很不愿意承认,龙族确实是能和玄族比肩的一族,但是他们都与混沌不同,这混沌孕育于混沌之海,天生地养,是纯粹的凶兽。他没有情感,不懂何为饥饿、何为疼痛,就是一团只知道破坏的肉。而且他可以吞噬万物,当年不知道龙祖用了什么办法竟然可以驱使他,直接影响了整个战局的走向。”

袅景游注意到,以前有人提起龙族和玄族时,都会说玄族时比肩龙族的一族,但是到了凤凰之祖嘴里却是反过来了。难道在凤凰之祖眼里,人族的玄族比妖族的龙族厉害吗?

“前辈,听你这么说,混沌好像很厉害的样子,那要怎么打败他呢?”

凤凰之祖抬起绚烂美丽的火焰翅膀朝林洛指了指,“喏,关键不就是在那儿吗?刚才是我看走了眼,没想到这丫头竟是玄族后裔,当时我就猜想龙祖肯定是用‘能够灭了玄族’作为条件来使混沌加入他,可是仅仅这样还不够,到底还有什么原因呢?”

袅景游道:“前辈,那都是三万年前的事情了,甭管还有什么原因,你说林洛是杀死混沌的关键,这又怎么说呢?”

“因为混沌能吞噬世间一切,却独独吞噬不了玄族,一旦将玄族吞进肚子里,他就会爆体而亡。”

袅景游惊讶道:“那岂不是要让林洛和混沌同归于尽,那可不行!而且混沌没有死,说明他没有吞噬过玄族,前辈又怎么知道这种方法能够杀死混沌呢?”

“我当然不知道,那是混沌自己说的。”

“啊?”

凤凰之祖笑了一句,“这混沌只知道吃,没有脑子,所以很蠢。”

袅景游耸拉着肩膀,混沌很蠢吗,那他和林洛岂不是更蠢,给人免费当了半年奴隶。

凤凰之祖拍了拍袅景游,“好了,不要气馁,我有办法让混沌吃了林洛还能再把人吐出来,而且他还会自爆,来吧,我亲爱的后辈!”

能够得到凤凰之祖的青睐让袅景游喜出望外,一下子就把刚才的失落抛之脑后,用力“嗯”了一声,展翅跟了上去。

林洛还在和混沌做你砍我一刀、我把脑袋凑上去的游戏,她简直要魔障了,只觉得眼前晃来晃去的那个黑洞非常碍眼,“混蛋,有本事别把嘴凑过来啊,有本事硬抗啊!”

“玄族后裔!”

凤凰之祖远远地喊林洛,林洛闻言,头也不回地回道:“什么?”

“听好了,这混沌远远不是你能对付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放开自己,让他把你吃了。”

“哈?!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这是在坑我吗!”

“坑你?”凤凰之祖显然不是很明白这两个字的意思,大声解释道:“混沌体内的黑洞对玄族血脉天生排斥,一旦他把你吃了,他就会从里开始崩溃。不过要让他把你吃了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你看他现在就只是抵挡你的攻击却没有真的下死手。”

事实却是如凤凰之祖所说,混沌其实有很多次都能杀了林洛,可是往往肉都到嘴边了,混沌反而闭上了嘴。

“那我要怎么做,不好!”林洛还没问完,混沌就抛下了她朝凤凰之祖飞去,显然在他看来,凤凰之祖要更好吃一点。

“鹰族小子!”

“是,前辈!”袅景游一声令下,双翅猛烈扇动起来,一股股龙卷风直直地朝混沌冲去,并带起了周围的火焰。凤凰之祖更是往其中喷吐了他的本命真火,一时间,龙卷风的气焰高涨,衬得混沌的粉脸更加纷嫩了。

只见混沌毫不畏惧,张口就吃下了几道龙卷风,可是随即他光滑的皮肤上就出现了一个个水泡,水泡见风就长,长到一定程度便一个个爆破,流出伴着火焰的浓稠液体。

林洛很惊讶,没想到这样的攻击竟然有效果,这混沌也不是什么东西都能毫无压力地吃下去,还是会有副作用的啊!

可是这点伤害对于混沌来说并没有什么,伤口很快就痊愈了,仿佛刚才发生的事情只是一场梦,而且他也感觉不到疼痛,就算伤口无法愈合也不能对他造成什么影响,他怒吼着冲向了凤凰之祖。

<!--div class="center mgt12"><a href="x" class="fb fred"></a></div-->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