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脱胸罩

破庙,半夜,昏暗的灯火有些捉摸不定。

洛安显然有些不适应这个氛围,将火堆生的更大一点之后,慢慢开口道:“各位,要不要我给你们讲一个鬼故事助助兴啊。”

小狐狸的毛发一收往洛安身边考的更紧了,洛安好笑道:“拜托,小狐狸你本身就是妖,你怎么还那么害怕?”

小狐狸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大声说道:“妖怎么了?妖就不能害怕了吗?洛安哥哥,你这是鄙视我们妖族的行为。”

洛安显然知道小狐狸的小心思,但是洛安并没有揭破,而是宠溺地摸了摸小狐狸的头。小狐狸本能地舒展了一下身体,但随即意识到有些什么:“洛安哥哥,人家不是宠物,你这是在占小狐狸的便宜。”

洛安怎么也没想到小狐狸的反应怎么会这么大,平日里都是这样的,只要洛安一这样,小狐狸出于动物的本能都会伸个懒腰之类的,然后便一动不动地享受了,怎么今天就突然炸毛了呢?

还没等洛安想明白这个问题,思绪又被另一番的动作给搅了进去,原来是几人白天救治的那个青衣剑客已经醒了。

白日几人见到剑客时还是重伤昏迷,但是经过忘川的一番救治已经有了几分精神,最起码脸色已经没有那么苍白,最少有几分血色了。

三人围着这个剑客,活像在看一个珍奇的宝物。刚刚醒来的剑客刚一见着阵势再次昏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剑客再次醒来,发现昏迷前的三张脸还在直勾勾地丁浩则自己。于是便准备洒脱地再次晕去。

就在这千钧之发之际,洛安一声大吼:“兄台,看哇我们之后再晕啊。”

剑客果然没有晕过去,双目渐渐有了神采,打量起眼前众人之后最终还是看向一脸稳重的忘川:“多谢兄台相救,在下何文昌,以后有机会一定会报答阁下的救命之恩。”说完之后,这何文昌竟然要挣扎着离去。

忘川急忙将剑客摁下:“和兄台,你之前受伤太深虽然得到了我的救治,但是流血过多,短时间内恐怕不能行动。”

“不行,我必须离开这个地方。”

洛安见何文昌努力爬起却又再次跌倒,嘴角有些抽抽:“兄台,你这么急着去干什么,还有拜托你好好看看我是谁好不好?我可是被你坑苦了,我刚逃出来啊。”

何文昌本欲反驳洛安,担当看见洛安的那张脸的时候,竟有些喃喃,话到嘴边竟然出不出口了。洛安一副早就知道这样的样子:“怎么样,何兄没话说了吧?”

何文昌咬咬嘴唇,但最终化作歉意一笑:“确是我对不起少侠,只是现在实在不是叙话的时候,我们必须马上离开,不然会给各位带来杀身之祸。”

洛安顿时兴奋起来:“你的意思是待会会有人打过来,太好了,我最喜欢打架了,不,是行侠仗义了!”

“小兄弟,这可不是胡闹,他们很厉害的,他们人多势众恐怕你们不是对手。”

洛安指指旁边的忘川:“看见没有,我们这的书生,以一敌百绝不是吹大话。”

忘川此时也是十分配合:“还请何兄放心,你此刻受伤不适合颠簸。就让我们看看是什么牛鬼蛇神?”

此刻何文昌也是一脸豪气:“本来还怕连累各位,既然如此,何某也不多言,还请两位小哥将我扶起,咱们一起共同杀敌。”

“这才像话吗?这才像一个剑客。”洛安将何文昌扶起:“何兄不妨站在这里看我们杀敌,任他敌军千万重,我自横刀向天笑。”

突然忘川一动:“诸位小心,似乎有人要来了。”

顿时一道道破风起响起,地面上响起一阵阵脚步声。众人的脸上都是一肃,不知道何时青萍剑已经出现在洛安的手中,对面数百黑衣人看看只有区区几人,为首的一个人直接挥刀一指,洛安直接冲向黑衣人中间,而忘川则守护在破庙的门前不让黑衣人可以趁机进去。

这些黑衣人的武功路数颇为怪异,实用的兵器更是怪异,是一种似尺非尺,似锏非锏的武器。忘川在刚见到这些人的兵器时就是一愣,显然知道这群黑衣人的路数,只是没有多说。

片刻后,黑衣人见力不可敌,便匆匆而去,就连走也将死去的尸体带走,根本不给众人留下任何线索,洛安本欲去追,却被忘川一人喝住:“不用去追,我知道他们的来路。”

在洛安疑惑的眼神中,忘川走入破庙:“何兄,来敌已经被我们打退,但是就怕他们再派人来,不如我们再回晋阳城,想必哪里繁华他们不敢如此明目张胆地来犯,另外何兄也可以找一处地方好好养伤。”

“全凭小哥吩咐。”

五日后,晋阳城内一处小宅子里。

洛安有些无语道:“没想到,我们好不容易逃出去,这又眼巴巴自己回来了,若是城主老头知道我在这里,一定会把我在抓回去。”

“洛小哥,不用担心,若是慕容城主知道小哥在这里,恐怕会先把我抓走。”

“何兄,你的伤好了吗?”洛安看着从屋内出来的何文昌一脸惊喜。

“多亏了忘川兄弟的灵丹妙药,我才可以好的这么快,我此意是想向各位兄弟告别的,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山水有相逢咱们日后再见。”

此刻忘川不急不慢地从宅子外面走了进来:“何兄为何如此着急离去,你的伤还没有好利索呢。”

何文昌一脸的不好意思:“实在是有要事,若是有缘,我们来日再聚。”

忘川将脸看向天空,又看向何文昌,仍旧不紧不慢地说道:“何兄难道不想告诉我们一些有关墨门的事情吗?”

何文昌顿时脸色大变:“忘川兄弟,你怎么知道墨门?”

“那日晚上来追杀何兄的不就是墨门的人吗?难道他们以为蒙着面,就没有人认出来他们所用的武器非攻吗?”

何文昌像是遇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连连退了几步:“忘川兄弟,你到底是什么身份,怎么会对墨门如此了解?墨门可是退出江湖数百年了?”

“那何兄又是何身份?怎么会与这消失已经数百年的墨门有所瓜葛?”

何文昌有些苦笑起来:“我不问忘川兄弟,还请忘川兄弟也不要问我,我不想骗朋友,我更不想说谎话。”

洛安此时开口道:“我们才不想知道你和那个什么墨门有什么瓜葛呢,我们只想知道你和那个慕容婉到底是什么情况?”

“原来如此,说起来洛小哥也是代我受过,有些好奇也是难免的,既然你如此我便告诉大家也没有什么。”

何文昌望着天空,似乎是将脑中的记忆从很久很久之前提取出来,一瞬间,何文昌似乎变得有些苍老起来,声音都有了一丝沧桑:“有一个很平凡的乡村少年,本来他的生活就应该是这样平平淡淡的,但是有一****碰见了一个道长,他被带到了一个名叫青剑门一个三流的门派,开始了他的修行之路。

他天资愚笨便只好发奋修行,却不知他的师傅只是把他当作一个药鼎,以他的身体炼药只是为了延长自己的寿命。后来少年得到了奇遇而且还逃了出去,但是却在一次冲突中杀死一个大势力首领的嫡系儿子,被迫逃亡。

逃亡的过程中少年一直身受重伤,好不容易暂时摆脱了追兵的追杀。便决定掳来一个炼丹师专门为自己炼丹,帮助自己疗伤。恰巧少女的宗派安排历练,落单的少女就被少年掳去,少年明确告诉少女等到自己伤好以后就会放少女离去。

起初少女当然不配合了,会偷偷在少年的丹药中加一些毒药,但是每一次都会被少年识破。就这样在少女的反抗和少年每一次机智应对的过程中,时间不知不觉地流逝,少年还是被发现了,于是便带上少女一起逃亡,那是一场有关两万里的逃亡,少年带着少女逃过一次次追杀,他们在一起度过了无数的日日夜夜,那些日子少年和少女相依为命。

直到两人逃到一处混乱之地,那里充斥着罪恶和犯罪,却能避开人们的耳目。两人就在这处地方居住了下来。少年每天都会出去杀人夺宝,回来让少女炼制丹药帮助自己提升功力。

直到有一次少年杀死了一个企图侵犯少女的恶人,少年回到两人居住的地方会有一碗热饭。少年偶尔回来的时候会给少女带来一个小礼物。两人就这样默默地生活着。直到有一天,少年突然消失,少女苦等了一年之后无奈返回。几年后少年再次去少女居住的地方见了她一面,之后再次离去,之后每年都会远远地看少女一次。”

何文昌的声音都有些苦涩:“这就是我和她的故事。”

众人都有些沉默,不知道该说些什么。(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