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老头 揉捏我奶头



龙安区北洛森林

“终于到了。”

沐南叶欲哭无泪地拖着酸疼的身体地站在森林前。

昨天还那么信心满满地觉得云巅大学的训练不会怎么样,今天下午来找母亲的“朋友”肯定没事,万万没想到云巅大学的体能训练如此变态。

孟教官把一年级的五名异能者带进重力场扔了句站稳了就直接地离开了这件事还让沐南叶疑惑了很久——直到重力场开启的那一瞬间。

强大的重力让沐南叶不得不运起全身的真气,才堪堪地站住。

那边的宫本宏没反应过来直接重重地被摁在了地板上,运起真气挣扎着想站起来。而另一名异能者罗鹰,也是单膝着地,拒绝和冰凉的铁地板来一个亲密接触。

瞥了一眼夏归云,已经直接招出了盾牌,扶着盾牌才勉强站住。

这一上午下来,几个人都已经筋疲力竭——除了沐子慎。

整个上午,他几乎是很悠闲地在重力场里站着,只有快中午才显露出一丝疲态。沐南叶一边心下暗暗地骂着沐子慎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一边咬了咬牙向森林深处走去。

如果真的是妖族,那么他,它?肯定藏身于森林深处,北洛森林也不算小,上次靠着夜空的飞行能力才如此快速地穿越了森林,这次自己这么龟爬的速度得走到什么时候?想想自己也确实有些过于冲动了,拖着这样的身体强行就要来找人。

相比于城北区北洛森林的流苏覆雪景区,龙安区的北洛森林真的是格外的冷清,这里没有大片的流苏树,大片站立了上百年的灰黑色铁杉树让龙安区的北洛森林显得有些阴森诡异,森林外周就已经没有什么人了,更不要提森林里面。

山路渐渐被茂密的野草吞噬,浓郁的土壤叶草的气息里,那一缕人类的气息愈发的明显。

沐南叶微微皱起了眉头,自己居然这个时候才发现被人跟踪了,会是谁呢?云清羽的人,还是沐东槐的人?一个…两个…再远处的树上,三个。

折返的话会直接碰上跟踪自己的人,只能继续往森林深处走。但是只怕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动手了吧。

沐南叶一个闪身到了一棵较粗的树后面,挥手留下一丝真气,自己则瞬间半兽化成猫人,飞速地在枝杈相交的林间向更深处掠去。

身后几人先是一愣,随即加速赶了过来,只听一个人喝了一声“别追,那是假的!”然后几人就向沐南叶留在树后的那丝真气冲了过去。而这一会的功夫,沐南叶已跑出很远。

啧,怎么办?今日居然有人趁自己出校要对自己不利,要先回去么?

但是已经到了北洛森林,就这么无功而返又很不甘心。

“你,是来找吾么?”

一个声音突然从自己紧背后响起。

正喘气的沐南叶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是谁?居然离自己这么近了,而自己却私毫没有察觉。

冷静,如果那人要对自己不利,自己现在早已是一具尸体,而且她说什么?找她?难道是母亲的朋友?

“你是?”

“小丫头,汝可是阿舞后人?”

沐南叶心中狂喜,扭过头看向来者,瞬间呆在了原地,阴暗的森林里“它”仿若唯一的光源一般,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通体散发着微微的浅绿色光芒,明眸善睐,皓齿雪肌,一席华丽的绿色连体长裙,开胸和高高的开叉更显得她凹凸有致的身材。

“精…精灵?”沐南叶一瞬间就想起了书中描写的种种,那些耳朵长长的精灵,下意识地看去,却只是普通人类的耳朵。

“噗。”那人笑了出来:“精灵?那是什么童话?吾乃树精,掌管这篇森林的森之长者。”

“那…您是母亲的朋友?”沐南叶急匆匆地问道。

那人却是愣了一下,微微低头笑道:“朋友…么?阿舞说吾乃她朋友,唔,几千年了,吾原来,还是有朋友的。”她抬起头,笑了起来:“汝既乃吾友之女,虽不知何故汝来此地,但还是先来寒舍说话吧,顺便,摆脱汝的那几个尾巴。”

沐南叶这才突然想起自己后有追兵,屏息一嗅,几人的气味却已是飞速地向自己这边掠来。

森之长者轻轻挥了挥手,四周的树居然悄然移动了起来,层层交织的树叶散开,临暮的阳光晃得沐南叶抬手覆住了眼睛。

再度睁眼,眼前却是一片雪白的树叶簌簌飞扬,流苏覆雪,人间仙境。

“欢迎来到吾之流苏居。”



“名字?阿舞都是叫吾为流苏,汝亦可唤吾,流苏。小丫头,汝为何总是被人追杀?”

森之长者将沐南叶引至正厅后,为沐南叶倒了一杯茶,幽幽地问道。

总是?正在打量着古朴屋内的精致红木雕刻的沐南叶愣了一下。

流苏白了沐南叶一眼:“此间森林里发生的事,均在吾之眼中,上次从那间别墅,就一直有人追着汝和那黑衣女子,那女子修为尚可,汝等才没有被追上。当时吾就察觉到汝乃九尾妖猫,不过那女子在场,吾也不好出面。”

沐南叶这才反应了过来,心下暗暗叹息,自己也不想啊,只得无奈地摇了摇头:“看到了不该看的。”

“哦?可是那被神言术控制的两个人偶互相残杀的闹剧?”流苏缓缓地抿了一口茶:“原来是为你准备的。”

沐南叶一凛:“被控制的两人?你是说王野和白一欣都被神言术控制了?”

“对啊。区区人类,居然妄图踏足神术领域,”流苏摇着头,冷笑了起来:“吾倒想看那个人类的身体还能坚持多久。”

看到沐南叶有些讶然地神色,流苏挥了挥手:“罢了,和汝这小丫头说,汝也不懂。阿舞为何没来,吾倒甚是想念阿舞了。”

沐南叶神色一暗,将母亲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流苏,流苏的神色也暗了下去。

“当初,吾就告诫阿舞,不要和人类打交道。结果果然如此…吾友之女,你说你有奴兽环?!”流苏咬牙切齿地说出了那三个字,左手用力一握,雕着凤头的椅子把手直接被流苏掰了下来。

“嗯。”沐南叶有些汗颜地看着流苏。

“汝可知这奴兽环,乃是人妖交战时期,人类专门为奴役妖族打造的,戴上此环的妖族,没办法违背主人的命令,多少妖族为了不伤害同族咬舌自尽,吾还以为这几百年,奴兽环早已灭迹,没想到…”

流苏黑着脸紧紧地攥着把手的残渣,陷入了沉默,显然是想起了不好的回忆。

沐南叶有些奇怪:“史料说这奴兽环是为了防止旁系作乱,主家为了束缚旁系而制造的,并未提及妖族。”

“史料?不过是胜者为自己的伟绩攥写的颂歌。百年前人类几乎屠尽妖族之后,史书上,便再无妖族二字。”流苏靠在了椅子背上:“几百年了,即使吾妖族甚至为了生存谎称妖化是异能的一种,而自己是人类…”

“你是说!”

“没错,所谓的妖化系异能,其实都是真正的妖,或者人和妖的子孙。但是即使这样,人类依然有知情者,还在不断地!不断地屠杀着妖族!”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么”看着流苏白皙的右手流出汩汩的鲜血,沐南叶呢喃着脑海中闪过的这几个字。

注意到沐南叶在看自己的右手,流苏手指微微一指,右手绿光一闪,伤口竟瞬间愈合了起来,她看着右手苦笑道:“没错,妖修比人类修行之法高明许多,人类寿命过于短暂,其修行之法,重速而不重质,真气织若棉絮,续若细流。而吾妖族修行虽慢,却如高厦厚基,大树广根,上限比人族要高了许多。所以人类才会屠杀妖族,将威胁扼杀于摇篮之中。”

织若棉絮,续若细流…沐南叶小声地重复着这几个字。原来如此,难怪总觉得自己真田里空荡荡的,而问夏归云夜空余无澜,她们却没有这种感觉。

“人类,善智善器,百年修为的妖族,也无法与手持武器的十年修真者相抗衡…吾妖族!竟!”

修真者?流苏是指异能者么?沐南叶有些奇怪。

“啾啾啾。”突然窗外传来了几声鸟叫,打断了愤怒的流苏,流苏的脸色缓和了一些,转过头对着窗外的鸟儿说道:“去吧,带进来。”

然后转身看向有些迷茫的沐南叶,解释道:“妖国的使者居然此时来了,真是巧。吾不能招待汝了。这样,约法三章:第一,不可将妖修之法传于人类,第二,不可将妖族存在暴露于人类,第三,妖族一心,日后妖族同胞若有难,必竭力相助。若汝起誓,吾便将妖修之法传授予汝,汝可起誓?”

妖国?居然有妖的国度么?

但是沐南叶的这点思绪马上被可以习得妖修之法的喜悦所顶替,未曾想到自己可如此容易地习得妖修之法,当下点头起誓:“我沐南叶…”

“等等,小丫头,汝可不是沐南叶,接受吾传授妖修之法的,只能是阿舞的女儿。”

沐南叶握紧了拳头,一咬牙说出了那个自己不愿提起的名字:“我…南宫。子夕!对天起誓,不将妖修之法传于人类,不将妖族存在暴露于人类,妖族同胞有难必竭力相助!”

流苏呼了口气,打了个响指,一只青色的小鸟从屋内叼出了一本破破烂烂的古数,放到了沐南叶手中。

“小丫头,看完记得换我。”



拖着疲惫的身躯终于是在十二点之前赶到了学校,正要走进宿舍楼的沐南叶一眼就瞥见昏暗的灯光中,操场上此时居然还有人在跑步。

沐南叶一愣,下意识地走过去看看是谁。

而那人正好也望了过来。

居然是王正达。

他一脸讶然地望着看着自己的沐南叶,停下了脚步:“你。你。”

沐南叶一下子警觉起来,这王正达竟然如此吃惊,难道说下午的刺客是他的人?当下用冷冽的目光狠狠地看向王正达,淡定地说道:“我回来了。”

看着王正达一下子阴沉的脸色,沐南叶更加确信了自己的判断:“吃惊么?我还活着。”

自己猜测过是不是云清羽卷土重来,也猜测过是不是沐东槐铲除异己,居然忘了自己身边还有一颗想要杀死自己的定时炸弹。

王正达脸色变了又变,然后冷静地说道:“你没有证据,而且这里是云巅大学,就算你修为再高,也休想在这里动我分毫。”

沐南叶眯起了眼睛,浑身散发出杀气:“你想太多了,区区云家我还真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

手握云大陆最丰富云矿的云家,只怕是连资源最富饶的海国,其财力都无法望其项背。

“你…哼,虚张声势!有本事你动我看看!”王正达恶狠狠地盯着沐南叶。

“哦?云家可不会护着狩猎组织的杀人犯吧,王正达同学。”沐南叶真气聚集,一个闪身到了王正达身前,一下子拎起了王正达的衣襟。

自己虽然确实是在虚张声势,但是必须要趁这个机会套一套王正达的底细。如果王正达是狩猎组织的,顺便还可以看看云家有没有在狩猎组织插一脚。

王正达脸色变了变:“哼,这么短的时间能查到我的身份,你后台也是可以啊,不过你也别小看了我们狩猎组织!我们可是…”

突然一片黑雾从王正达衣服里飘出,凭空弥漫开来,一只手从黑雾中捂住了王正达的嘴巴。

沐南叶脸色一肃,条件反射性地赶忙闭气,松开王正达衣襟就是一个后跃,和黑雾拉开了距离,这个黑雾不知有没有毒。

一个妖娆的女子声音传来:“这位小姐,你逃跑的本事的确不错,但真本事…呵呵。”

黑雾慢慢扩散,一个凹凸有致的女子身影在黑雾之中若隐若现。

沐南叶一凛,自己唬住了王正达,但是这女子却好像知道自己并不是打败了下午的刺客,而是逃了出来,她是谁?王正达眼看就要说出什么了,居然这时候蹦出来,难道是王正达的上司?

沐南叶思绪万千之际,忽然一个熟悉的气味直直地冲了过来,转眼就到了附近。

“铮——”

一柄长枪从沐南叶身后刺出,嘹亮而清澈的枪啸回响在沐南叶耳边。

是拾柒!

动作好快!

沐南叶的猫眼几乎要跟不上拾柒的动作,干净利落地挑刺,势若猛虎的劈砍,行云流水到没有一个多余动作。

那女子不停地使用诡异的黑雾攻击拾柒,却相形见绌,步步后退。长枪仿若刺破黑暗的光芒,驱散着黑雾。

“该死!哼,拾柒,你是不管你身后那小姑娘的死活了?!”

拾柒的动作一顿,向沐南叶看了过去。

“我没事你…”沐南叶的话说道一半,突然再也发不出声音,嗓子仿佛被人紧紧扼住,连气都无法上来。伸手去抓,却空无一物。

拾柒反身掠向沐南叶:“抬手!”

沐南叶赶紧移开脖子上自己的手,眼前寒光一闪,长枪划过自己的脖颈处,几丝细到视不可见的黑烟被斩断,慢慢地飘散在空气中。

拾柒扭头看去,那团黑雾慢慢消散,里面的两人却是消失了。

沐南叶捂住脖子大口地呼吸着。那个黑雾是异能么?为什么专门猎杀异能者的狩猎组织里会有异能者!

“对不起,我拖你后腿了。”沐南叶看着一脸不甘的拾柒,愧疚地说道。

拾柒转过身,看了一眼沐南叶,摇了摇头:“没事,自己小心。”说罢便几个起越消失在沐南叶视线里。

沐南叶抚摸着脖子,脑海里回响着流苏的话:“人类,善智善器,百年修为的妖族,也无法与手持武器的十年修真者相抗衡。”

拾柒?拾柒!

那长枪是云石含量75%的武器——啸云。

仅靠挥动武器,就可以斩断一切。

人类最强的非异能者——拾柒。



深夜将近二点,沐南叶才回到了宿舍,一开门,居然看到夏归云斜躺在沙发上睡着了,面前的桌子上还有已经凉了的饭菜。

沐南叶叹了口气,走过去一把将夏归云横抱起来,向房间走去。

被重力场折腾的疲惫不堪的夏归云这样也未醒过来,只是下意识微微地往外蹭了蹭,远离刚从外归来沐南叶身上带进来的丝丝寒气,砸了砸嘴巴。

夏归云右手滑落,一张照片掉了出来,沐南叶微微一愣,将夏归云放于床上,盖好被子之后转身去捡那张有些皱的照片。

照片,是一张全家福。

南宫焚在照片的正中间站着,挤出了并不适合他的蹩脚的微笑,他的旁边,是一个微微歪头的美丽女子,那女子身前,是曾经的自己——咧着嘴笑得灿烂的南宫子夕。

相比于其他两人,不知是不是一直被用手指抚摸的缘故,照片上的南宫子夕已经有些褪色。

啊,原来自己会这么笑么?

沐南叶抚摸着嘴角,目光转向了自己的母亲,多久没见过母亲了,记忆力的母亲脸庞已经模糊,自己甚至没有一张母亲的照片,原来,母亲是长这个样子的啊。

记忆慢慢复苏。

母亲,母亲,忘了你的模样,对不起。

等等,这个脸。

沐南叶的手颤抖了起来。

南宫子夕,和那个冒牌的南宫子夕一模一样!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自己才是真正的南宫子夕!

为什么那个假冒的南宫子夕会跟母亲的脸一模一样!

手中的照片滑落,双腿不受控制地跪在了地上。

双手颤抖着紧紧抓紧了胸口的衣服。

无法呼吸。

“我…是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