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上姐姐的床

一人一猴在山林之中奔跑了不知多远,秦钟固然追之不上,那只猴子一心戏耍秦钟,却也一直不远不近吊着。有时看见路途坎坷,还会停下来等上一等。秦钟身上那件道袍已经被刮扯得稀巴烂,秦钟嫌其碍事,干脆把衣服脱掉丢掉,露出贴身一件褐色上衣来。

许久之后,眼前树木渐渐稀疏,月光清朗照下,前面是一块乱石丛生的平台,平台过去便是一个悬崖。原来那只死猴子只顾着戏弄自己,并没有分心择路,反而把它自己陷入绝境。秦钟开心异常,仰天狞笑一声,一步一步紧逼了过去。

他踏上一步,那只灰猴便退后一步。一双眼睛呖咕呖咕转个不停,面色十分焦急。秦钟将其逼到悬崖边上,右手往前一伸,摊开作了个拿来的手势,目露凶光。那只灰猴又退一步,右脚已经踏空,猴身一阵摇晃,踢下几颗碎石。

秦钟缓缓走到那只灰猴身前六尺处,指了指猴子双爪抱在怀里的紫心玉琼果,把手又往前伸了伸,几乎要凑到猴脸上去。他倒也不敢直接豪夺,这只死猴子古灵精怪,万一将其惹急了,谁知道它会不会一口把果子吞了。

那只猴子看起来也没有老实交出紫心玉琼果的意思,反而将其抱得更紧,朝秦钟呲了呲牙。

看着紫心玉琼果在灰猴怀中道道光芒流转,丝丝灵气四溢,秦钟心里一动,探手入怀,掏出两块灵晶,也伸到灰猴面前。

那只猴子起先一脸不解,但只消片刻,两颗灵晶之上外露而出的绵稠灵力就引起了它的注意。这两块灵晶之上的灵气盘旋如有实质,看起来比紫心玉琼果内敛不漏的灵气要充沛得多。这只灰猴眼珠又是两转,“吱吱”叫了两声,仿佛在与秦钟讨价还价。秦钟见它上当,心中大喜,脸色却丝毫不变,犹自摆出一副苦恼之相,又一咬牙,再从怀里拿出一块灵晶,加上之前两颗,三颗一起丢在猴子脚边地上,脸色再变,换成一副肉痛而决绝的神情,传达了一个“三颗不能再多”的精神。

那只灰猴显然意动,又是吱吱两声,秦钟会意,站开两步,让出一个身位。右手却摸上了剑柄,全神贯注,要是这只猴子再不识好歹想卷宝而逃,说不得只好大开杀戒了。

灰猴将三颗灵晶一颗一颗捡了起来,慢慢走到秦钟面前,将紫心玉琼果往身后一扔,一手抱着灵晶,另外一手二脚并用,飞也似地绝尘而去。它身后就是悬崖,秦钟一个箭步冲上去,伸手一抓,险险将紫心玉琼果抄在手中。身子啪的摔在悬崖之边,只差一点便掉下深渊。秦钟先看了一眼手上的果子,完好无损,轻吁一口气;再往下一瞧,悬崖之下云遮雾拦,不知其深几许,只吓得魂飞魄散,翻身坐起,双脚踹地,手足齐用,往后退了一丈有余;惊魂稍定,怒不可遏,张嘴欲骂;回头一看,猴影无踪,腹中千百恶毒言语尚未出口,都化成了一声苦笑。

“我的个乖乖,这灵台山上真是卧虎藏龙,连猴子都这么厉害一只。”秦钟吐了一口长气,喃喃自语道。

他跟着那只猴子一路追赶,已经到了山腰之处。这时夜色已深,平台开阔,显得星月低垂,仿佛伸手就能摘到。远方传来几声夜莺啼声,细微清脆,在空旷山谷之中像涟漪一样荡漾开去。

秦钟小心翼翼地端详了一阵手中的紫心玉琼果,仔细贴身放入怀中。末了,还珍而重之轻轻拍了拍胸口,确定不会轻易掉出来,这才放心。这时他实在是疲累之极,山间清凉夜风一拂而过,一阵困意从身体里汹涌泛了起来。他扫开地上碎石,轻轻平躺在地。正要闭上眼睛,却又担心自己睡熟之后身躯翻滚,会把紫心玉琼果压坏。心下惴惴,一时也没有立刻入眠,睁开双眼仰望星空。

夜空之上繁星点点,恰如一潭幽湖之上反射粼粼波光,星辰浮动就如波光荡漾。满天星辉之中,又以苍玄七星尤为璀璨明亮。古老相传,苍玄七星乃是星象气运之聚,玄不可言,与四洲七大灵脉遥相呼应,是天下灵气之源。在深沉黑暗的夜幕之中,这七颗明星分别落在七个方位,互相照应。星辉之中蕴含着玄奥灵力,随着星光,悠悠落在四州浩土之上。

秦钟呆呆看了一会,视线越来越模糊,困倦之意已经不可抑制。正要沉沉睡去之际,西方天空之中突然闪出三道金黄灵光,势如流星,笔直向朝阳峰飞来。秦钟感应到这几道灵光之中的充沛灵力,心中一惊,这分明是高人大能在御空飞行。他暗自纳闷。灵台宗是天下七宗之一,受无数修道之士崇拜敬仰,除了本门玄士,外人上山必然是徒步而行以示尊敬。这三位高人深宵到访,翩然御风,不去主峰灵台峰,反而往朝阳峰而来,行径着实可疑。

那三人快若星火,不一会已到近前。秦钟默默屏住呼吸,一动不动。他原本穿着的那件月白道袍已经被扔掉,贴身的是一件褐色上衣,倒与石台的颜色一致;那三人又身在高空,并未发现此处居然有人,从秦钟头顶一掠而过。

秦钟睁大眼睛,借着星光,看见这三人身上都是一件墨黑袍子。修士飞行之时,如果不加以克制,灵力全力运行之下,一般都是精光四溢声势惊人。这三人却灵光内敛,分明是在小心隐藏行迹。秦钟心中更是暗暗凛然。

那三个黑衣人倏忽而去,三道深沉灵光隐没在朝阳峰峰顶。

片刻之后,朝阳峰上传来一声闷响,同时一阵昏暗光芒一闪即逝。

秦钟小心坐起,全神感应。那道光芒之中灵力翻滚却毫不恣肆,循规蹈矩,默合道理,仿佛是一个玄妙阵法。秦钟只觉脚下山脉好像传来一阵细微颤动。

(本章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