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爱心欢

艾普组织了一下语言,解释道:

“你也觉得佩恩男爵的想法并非一无是处,只是尺度上过于激进了对吗?”

“嗯,可以这么说,将本族放在第一位并没有什么问题,但他不该去损害盟友的利益来达成这个目的。77dus.com”

“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如果你也认同大人族主义,就会再次跟他站到同一起跑线上?”

艾菲尔隐隐的抓住了些什么,精神一振,急切的说道:

“你再说具体点!”

“还不明白吗?大人族主义是一个很空泛的概念。只要是对我们有利的因素,都可以冠上这顶帽子。你不妨也做个大人族主义者,先赢下这场竞争。然后再根据你自己的想法,慢慢的将大人族主义重新定义一遍。我想,只要你确实是在为人族的未来考虑,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阻力。”

一席话说的艾菲尔茅塞顿开,按照艾普的设想,他只有稍微改变一下立场,就轻易能将战争带来的不利影响清除殆尽。

这场比试又回归到纯粹的艺术层面,现在唯一需要考虑的就只有怎样写出一首适合现在局势的新歌。

对于这个结果,艾菲尔有些喜出望外,尽管连夜赶制新作并不是那么容易。但至少前景在艾普短短几句话下已经变得明朗起来。

艾普本以为大师至少会犹豫一段时间的,成名已久的他为了人族的未来,突然转去迎合对手的观念,并不是轻易就能作出的决断,没想到艾菲尔毫无压力的就接受了她的提议。

这让她一时百味杂陈,明明这事和他没有半点关系。哪怕守序王庭真的完了,凭他的才华,一样可以在星空帝国混的风生水起才是。艾普多少是了解他的,如果他静的下来,当初就不会拖着玖灵私奔了。可是当上会长,每天窝在办公室里,任劳任怨的干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事务。这样真的值得吗?

“艾普。。。”

“嗯?”

“这次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无论成功与否,我都想跟你说声谢谢!”

“哎。。。你别谢我。。。真不知道这样是在帮你还是在害你。作为朋友,我是不想你去争这个位置的。”艾普无奈的说道。

“呵呵,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如果是其他事,我都可以听你的。可是。。。”说道这里,艾菲尔顿了顿,显得有些欲言又止。

艾普最受不了别人吊她胃口:

“有什么就说嘛!别扭扭捏捏的!”

“哈哈,说的也是,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艾菲尔露出缅怀的神色,缓缓说道:“玖灵你还记得么?。。。就是我的前妻,她走后,给我留了封信。希望我为她做三件事。”

“什么事啊?她让你一定要当上会长?”艾普觉得有些奇怪。

“你别急,我慢慢跟你说。。。。玖灵小时候遇到过一场瘟疫,她们那个城市人都快死绝了。幸好有一位炼金大师经过,救下了她和她父亲,而她母亲因为体质虚弱没有挺过去。这件事对她触动很深,在那以后,她一直跟着那位炼金大师学习。不过她研究的方向比较狭窄,她只对如何提升人的体质感兴趣。。。。”

“嗯!可以理解。毕竟她母亲是因为体质虚弱才死的。”

“等她学成出师后,回到了父亲身边。不得不说,玖灵很有天赋,没过多久她独立研制出了能临时提升体质的药剂,因此被炼金术师兄弟会奉为最年轻的药剂大师。她的第一个要求是希望我帮她找一个传人,继续她的研究,完善能永久提升体质的药剂。”

艾普心头一震,敏锐的发现了一个大问题----刚才大师说的是完善!难道说,她已经研发出永久提升体质的药剂,只是还留有少许缺陷?不由问道:

“等等,你说完善是什么意思?真有能永久提升体质的药剂?”

“老实说我不确定。。。她从来没说起过这件事,我也是看了她留的信才知道。不过我相信是真的,当时出事时,她和抓她的人同时被毒素感染。那些人都是她父亲的部下,如果真的有所谓的解毒药剂。按照她的性格,是不可能见死不救的。所以我怀疑,其实她是喝了体质增强药剂,才能撑这么久。。。”

“太不可思议了!这得做多少次试验啊!一般人这样玩早破产了!”艾普感叹道。

“嗯!这事玖灵没有告诉炼金术士兄弟会,所有的材料都是她自己买的。不然我也不用刚结婚就跑出去演出赚钱了。”艾菲尔想起那段时间的花钱速度也是心有余悸,旋尔又奇怪的问道:

“你怎么知道炼金术很费钱的?”

艾普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他自己会制药的事实。以后说不定能向他借个笔记看看,至于体质增强药剂,艾普还真没那个想法。原因有两个,首先她会制药,纯属系统的支持,但对于其中原理,她其实是一窍不通的。对于那种半成品,她根本无能为力。其次,她觉得已经亏欠艾菲尔很多了,体质增强药剂,那是他亡妻的毕生心血,受之有愧。

“我也学过一点药剂制作,不过水平不高,才迈入中级的门槛。”

“。。。你是中级药剂师?这怎么可能呢!”艾菲尔听了这话,有些失神。他和艾普并肩战斗过,祝福术是实打实的三环法术,这意味着她以二十出头的年纪,已经成为了一个中级施法者。现在还要加上一个中级药剂师的头衔,这如何不叫人吃惊!

“你在这里等我!”艾普见他不信,起身下楼从马车里拿出了几瓶之前制作的药剂。她不想在其他人面前暴露随身袋的秘密,只能跑这么一趟。

“呐~你看,这些都是我自己炼制的。”

艾普将中级恢复药剂,中级生物亲善药剂和蛇胆药剂堆在桌上,炫耀似的说道。

“艾普。。。你到底是怎么练的?施法者光冥想就已经够累了,你居然还有精力去练制药?这太不可思议了!”

这个问题艾普可没法如实回答,打了个哈哈说道:

“哈哈,如果我说我是天才,你信么?”

“我信!现在你说什么我都信!”艾菲尔心中吐槽道,难道还有第二种可能么?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