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胆欧美人术艺术

姜画梅还沉浸在小儿子是常人的巨大失望中, 听见虞笙这么问, 迷茫道:“什么香?”

这种香味似曾相识,有几分像上次秋念热潮时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难道在场的哥儿有人来热潮了?

目前在场的哥儿只有三个,他,虞麓,还有晏元岚。他和虞麓都刚满十四岁不久,初次热潮应该没那么快来,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虞笙朝晏元岚的方向看去,只见他站在姜知竹身旁,被一群女眷围在中间。他的脸色不太好看, 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

晏元岚的热潮要来了?不对啊,在原著虞府定簋的情节里并没有提及晏元岚来热潮的事情啊……

虞笙走到晏未岚身边,道:“未岚, 晏元岚好像有点不对劲。”

晏未岚看了一眼晏元岚,神色淡淡道:“有吗?”

虞笙点点头,“他会不会是要来热潮了?”

“他的事情他自己清楚,你不用替他操心。”晏未岚收回目光,低头看着虞笙,“倒是你, 脸怎么这么红?”

“我?”虞笙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可能是穿得太多了,我……我好像有点热。”

晏未岚眼眸中闪过一抹异色, “虞笙, 你先回去休息。”

虞笙摇摇头, “那不行,我得送你,而且晏元岚那边……”

晏未岚无奈道:“你还有心思管别人。”

虞笙笑嘻嘻的,“我真的没事。未岚,你要不要提醒一下姨母?”

晏未岚想了想,道:“六哥如果真的有什么,他会自己同夫人说的。”

“哦。”虞笙感觉自己的皮肤莫名地开始发烫,头也有点晕,难道他是真的感冒了?

晏元岚自然知道自己身体的不对劲。他现在心脏狂跳,手脚发软,全身燥热不堪,身上某些羞于启齿的地方难受得要命。定簋之后,他从教导嬷嬷那详细了解了自己的身体,这些反应意味着什么,他非常清楚。

让他不明白的是,哥儿来热潮的前几天身子会有轻微的异样,经验老道的大夫通过把脉就能判断哥儿是不是热潮期将至。他这阵子每天都有大夫诊脉,并未发现什么异样,这热潮怎么说来就来?

然而晏元岚已经没有办法去想那么多。热汗浸湿了他的里衣,光是站着就耗费了他全部的力气。身边的姜知竹还在同一个他从未见过的贵妇寒暄,周围人的面孔渐渐模糊,他的嗅觉和触觉好像被放大了数倍,光是衣服在身上摩擦的触感都让他一阵战栗。他必须离开这里,在他完全被情/欲控制之前,否则……他不敢想象后果。

香味越来越浓郁,不止是虞笙,其他人也陆陆续续闻到了晏元岚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

“好香啊……”

“什么东西这么香?”

“这、这是哥儿来热潮时的体香啊!”

晏元岚动了动嘴唇,声音嘶哑:“母亲……”

姜知竹看到晏元岚的样子,立刻明白了大半,脸色骤沉,“快、快把六少爷扶进马车里!”

话音刚落,晏元岚就再也撑不住,双腿一软,险些摔倒,好在被两个婢女眼疾手快地扶住。

众人很快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有些人好心地让出了一条路,还有好事者则七嘴八舌议论起来。

“这晏哥儿是来热潮了吧?”

“我瞧着是。晏家人都干什么吃的,哥儿要来热潮了还让他出门,不怕闹笑话么!”

“这么多人看着呢,要是我我得羞死。”

寻常男子对哥儿热潮时散发的味道最为敏感。守在大门口的家丁,马车上的马夫闻到了香味后纷纷伸着脖子朝晏元岚的方向看去。

“这味道真好闻啊!闻得俺都有点招架不住……”

...“嘘,你不要命了!那可是晏府的六少爷,未来的皇子妃!”

“俺就这么随口一说,应该没事吧……”

在场的寻常男子或多或少都有些不自在,只有晏未岚神色自若,仿佛丝毫未受这诱人香气的影响。他看着乱成一团的晏家人,就像在看路边杂耍的戏团一样。

姜知竹和婢女死死地拽着晏元岚,以防他倒在地上。此刻的晏元岚似乎完全失去了意识,本能地开始扯自己的衣服。

“老六,住手!”姜知竹抓住晏元岚的手,又气又急道:“你还要不要脸了!”

晏元岚低声嘤咛:“我好难受……”

虞笙也很难受,他发现自己出了一头的汗,连呼出的气都是热的——看来他这次感冒有点严重啊。

“难受你也得忍着!”姜知竹厉声道,“等回家再说!”她转向一旁不知所措的婢女,“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快把少爷扶到马车上去!”

此时姜画梅也反应了过来,道:“姐姐,晏哥儿这模样怎么坐马车?快让他进府里,找一间收拾好的空屋子,让他先熬过去再说。”

姜知竹想也不想地拒绝,“不行,你府里那么多外男,老六这样子不能被旁人瞧见。”

姜画梅急道:“我的姐姐唉,这都什么时候了,府里有外男,这外头就没有了?你瞧瞧你府上那几个马夫,眼睛都看直了!”

眼看晏元岚发作地越来越厉害,两个婢女几乎都要压不住,姜知竹只好同意了姜画梅的法子,姜画梅叫来几个嬷嬷帮忙,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把晏元岚扶进虞府。

身为常人的晏未岚和虞笙自觉地没有跟上去。晏未岚轻笑了一声:“看来,我暂时走不了了。”

虞笙烧得迷迷糊糊还不忘向晏未岚发出邀请,“那你先去我院子里坐坐吧?”

晏未岚自然不会拒绝,笑道:“好啊。”

虞府里还有不少客人,晏元岚在大门口突然来热潮的事情很快就在客人之间传遍了,一时间吃瓜群众热情高涨,部分人表示同情,也有不少人暗地里幸灾乐祸。

权贵世家之间或多或少都会攀比的心理,晏府出了哥儿,一些人明面上说着恭喜,私下眼红得都快滴血了。现在晏元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热潮,晏府的脸都被他丢尽了,也不知萧贵妃和二皇子知道了会是什么反应。

另一头,虞笙带着晏未岚回到自己院子,只觉得自己脚步越来越虚浮,心跳也比平常快不少——他不会要猝死了吧?!

晏未岚注意到虞笙的脸色,脸色一沉,“虞笙?”

“未岚……”虞笙的声音软绵绵的,不太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好像真的病了。”说完,虞笙一阵头晕目眩,下一秒他就落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晏未岚难得的慌张起来,“虞笙,你这是……”

虞笙抓住晏未岚的胳膊,一个劲地往他怀里缩,“未岚,你身上好好闻啊。”

晏未岚喉咙微动,一把把虞笙横抱起来,大步朝里走去。

虞笙搂着晏未岚的脖子,几乎是贪婪地贴着他,昏昏沉沉的脑子里冒出一个念头——他被男神公主抱了……

晏未岚把虞笙抱进屋子里,正巧在干活的梨香瞧见了,连忙迎了上来,“二少爷?二少爷!”

“他病了。”晏未岚简单道,“你去寻个大夫来。”

“病了?我这就去!”梨香不敢耽误,放下手上的活就往外跑。

晏未岚轻轻将虞笙放在床上,想去倒一杯水来,衣角却被虞笙拉住。“未岚,你别走。”虞笙睁着小鹿般湿漉漉的眼睛,似乎难受得要哭了,“你别丢下我。”

晏未岚觉得自己的心忽然颤了颤,他握住虞笙的手,哄劝道:“我不走,我就在这里守着你。”

...

虞笙可怜兮兮地点点头,“那你抱抱我。”

现在的虞笙就像一个对着哥哥撒娇的小孩,晏未岚却无法把他当成弟弟看待。他闻到哥儿发热潮时的淫/香可以无动于衷,可现在面对一脸无辜向自己求抱抱的虞笙,虽然没到把持不住的地步,也还是有那么点心猿意马。

见晏未岚一动不动,虞笙急了:“未岚,你抱我啊……”

晏未岚看着虞笙,内心深处忽然涌起一个可怕的念头——占用他,欺负他,蹂/躏他,让他眼里永远只有自己一个。

晏未岚眼眸暗了下来,很快又恢复了往日的温柔多情,“好。”

虞笙如愿以偿地躺在了晏未岚的怀里,可身上的难受却没有丝毫的减退,反而更加的蠢蠢欲动。

晏未岚替他拨开黏在脸上的发丝,低声道:“大夫马上就来了。”

虞笙点点头,闭着眼睛忍受着身子的异样。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一开始以为是感冒发烧,现在看来又好像不全是,难道……

虞笙猛地睁开眼睛,脑子一下子清醒过来。他一把推开晏未岚,扯过被子盖住自己,慌慌张张地朝床里头爬去——妈啊,这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热潮吧!

原著里虞笙的初次热潮是在十六岁的时候,怎么会平白无故地提前了一年多?!难道是他穿来之后吃的太好,摄入营养过多,导致他提前发育了?!

这坑爹原著,怎么不坑死他算了!

“虞笙?”晏未岚脸上写满了担忧,想要去触碰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虞笙。

“别、别碰我!”虞笙的声音里带着哭腔,“你走,你快走!”再不走你就要被我糟蹋了啊!

晏未岚愣了愣,“虞笙,你究竟是……”

“求你了,你快走啊。”虞笙把头闷在被子里,勉强维持着理智,“走啊!”

望着对自己避之不及的虞笙,刚才压下去的念头再一次占据了晏未岚的内心。他的眉眼忽然凌厉起来,身上的冷意让他看起来犹如一个有着绝美容颜的修罗。他闭了闭眼,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虞笙,你想要什么。”

“我……我不要看大夫——秋念,对,找秋念!让他来照顾我……”

“好。”晏未岚温柔地哄着他,“我去找他们,你先出来,不要闷着自己,好不好?”

虞笙在被子里摇着头,“你、你先出去。”

晏未岚在偏房找到了秋念,秋念见到虞笙的模样,大惊失色,第一时间把门窗关紧。“二少爷,您感觉怎么样?”

虞笙松开咬了许久的嘴唇,虚弱道:“晏未岚呢?”

“晏少爷就在屋外。”秋念犹豫道,“二少爷,您……是常人,对不对?”虞笙的症状像极了哥儿来热潮时的症状,可虞笙刚刚才被定为常人,常人怎么可能有热潮?

虞笙摇了摇头,“秋念,你不要告诉别人。”

秋念瞪大眼睛,“难道您真的……”

虞笙抓住他的手,一字一句道:“帮我,熬过去。”(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