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工漫画里库番本翼乌

天浪感受着我身体中的魔法气旋,暗暗地皱眉,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亡灵法师,在天命帝国来说,这可是被称为敌人的,虽然佣兵团不讲究这个,但是有的时候对这个还是有些在意的,所以我也不知道天浪到底讲究不讲究。

“我虽然对于亡灵法师没什么意见吧,但是对于你这个实力的亡灵法师,尽量还是不要暴露出来为好。”天浪笑着说,我虽然并不是什么聪明人,但是我可以感觉到天浪的善意,我点点头,心中自然清楚,就按照我现在这个水平,显露出来自己是亡灵法师这个事实,只会被人抓起来送到暗卫领赏。

“这么说,咱们这里多了一个魔法师了哈?”崽子先冒出头来,然后我便说:“是啊,虽然我这个魔法师很不专业吧,但姑且也算是个魔法师。”

我话刚说到一半,老不死便说:“见习魔法师也能算魔法师吗?”老不死这一句话,也确实说中了我的心事,见习魔法师也算魔法师?我思考半晌,对此深表怀疑的同时却也说道:“好歹基础魔法我都会啊,能算魔法师吧?”我说完,老残又跑出来说道:“来,让我见识一下亡灵法师的厉害,我这辈子还没见过真正的亡灵法师呢。”

我看着那几个好像是要长见识的样子,苦笑着将自己的骨矛如同杂耍一般使了出来。

“这骨矛看着怎么这么脆弱?”天浪看着我的骨矛,首先提出了第一个问题,随即老残就解释道:“废话,见习魔法师,你还想要啥样的?”

“这么一看亡灵法师也不稀奇嘛。”崽子撇撇嘴,似乎有点失望。

“亡灵法师也是法师好吧?只是外表比较神秘而已,别看太高,原来我还见识过黑暗法师呢,也是差不多,法师终究是法师。”老不死说道,那口中对于法师的不屑,我不用细听都可以听出来。

“好了,都少说两句,人家即使不是法师,那也是给我们做饭的人,你们不想吃饭了?”天浪看着情况逐渐不对,连忙说了两句,随后几个人也都不再继续说下去了,随后几个人各自回房,闹得不欢而散。

到了晚上,我正要睡下,忽然听到了一阵敲门声,我看了看外面,发现了在那里站着的老残,看着一脸高傲,正有着一股英姿潇洒的帅哥风范,如果无视老残那一瘸一拐的双腿,说不定能更添几分英俊。

“你来干什么?”我撇撇嘴,老残走进来,拍了拍我的肩,随即说道:“我是来跟你说这次旅程可能会经历什么了,我怕你半道坚持不住,但是天浪他们还不肯过来说,所以我来说…”

老残示意我进去,我则是看着老残,最后还是让他进来了,老残一进来,自己便倒了一壶水,板了板脸,随即说道:“这次旅程,咱们要去到边境,你懂我的意思吗?咱们一路上可能会碰上劫匪,异兽,而且你也听见顾三言所说的话了,我觉得这次的旅程不可能只有咱们一个佣兵团,顾三言既然有钱雇佣咱们,就有钱雇佣别人,所以这次,可能很难活着回来,我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现在离开,就能活下去,如果你不离开,如有背叛,人神共诛!”老残死死地盯着我,而我则是抻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随即说道:“我既然能走上亡灵法师这条路,你觉得我怕死吗?”我看着老残,老残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番,随即便说道:“小子,有点胆量,怪不得敢学这种邪恶法术。”

我听着老残的话,撇了撇嘴,什么叫邪恶法术,其实我天天翻开大脑中那些咒语,其实与其说是邪恶,倒不如说是邪性,其中有玩弄尸体和灵魂的法术,但是也有使人回光返照,救人性命的法术,其实法术无论正邪,人类才论正邪呢。

老残看着我那一脸心不在焉的样子,随即哈哈笑道,便说:“别在意啦,那些都是细节,其实吧,刚才都是开玩笑的,更何况,你这个战力,也只能往后排,我们几个老的还没死呢,轮不到你们小的上。”老残说着,我看了看老残那副样子,一瘸一拐,丝毫不像是半点高手的架势,还是摆了摆手,随即说道:“老弱病残的,还是我这个年轻人来吧。”我说完,老残看着我,随即撇撇嘴,说道:“好了,刚才那都是开玩笑,现在就是正经的了啊,我们天浪佣兵团就是这样一个佣兵团,你也看见了,现在我们天浪就是这么几个人,算你,我们也算是一个正经的佣兵团了。”老残拍了拍我的肩,颇有些托付的意思。

“什么意思?”我摸了摸被老残拍过的肩膀,眼神中带着几分迷茫,不过我不知道,整个天浪佣兵团,一直缺少一个好的厨师和一个会算术的人,这就是为什么老残会这么说的原因。

当我第二天起来准备做饭的时候,就看见了他们四个全部已经在大堂中坐好,就好像是等上菜的一样,我看着他们,只得摇了摇头,随即说道:“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我是保姆啊?”我苦笑着说道,那几个人却是对此没什么意见。

在吃完饭之后,几个人就各自出去,只剩我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我在大脑中就开始构造骨矛,按照顾先生所说的话,其实所有的基础技能都是其法术的最佳体现,骨矛也是,我现在研究别的根本就是徒劳无功,与其这样,倒不如好好强化一下骨矛,说不定会有什么奇效,而且按照顾先生所说的,我现在身体对于魔力正在自动提纯,如果我的魔力在提纯之后达到了见习魔法师巅峰的时候,那么是不是代表我可以凭借着这个魔力来越级挑战?

当我想到这里,我的心突然痒痒起来,如果真的如此,那么耗费更多的时间倒不是什么问题了,我如是想着,丝毫没有意识到,我以后会为这个决定付出相当惨痛的代价。(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