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过章子怡的人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荷官把桌上的道具摆放好,用标准的普通话问‘先生,可以开始吗?’大明笑着点点头。这高级包间还真是不一样。

把所有筹码都放在桌子上,大明先扔了个黑sè的筹码在闲上,等着开牌,因为他没法‘扫描’,牌盒被一个水晶盖子盖住了。

女荷官打开水晶牌盒,抽出纸牌发牌,梅花4,红桃3,大明也不介意,小曼却很有兴趣的等着荷官发牌,当看到荷官给自己发的是梅花4和方块5是时,有些气愤的皱起了鼻子。大明奇怪小曼的表情,怎么还盼着自己家的场子输呢?自己没这种魅力吧?

没得玩了,庄家赢,趁着荷官收筹码,大明对着荷官身边的女领班说‘有咖啡吗?’小曼说‘我给你拿’起身就去吧台。大明低头点烟,趁机掩饰自己的放出‘扫描’,一阵刺痛,大明知道应该加蓝了。

小曼放下咖啡杯,大明问洗手间的位置,洗手间里,大明点满了MP,看着最后5瓶蓝药,自己有些发愁,这点药,还真不够自己坚持一晚上的,只能速战速决了。

回到桌前,大明根据刚才自己扫描的牌序,和女荷官对赌,这期间有输有赢,不想让小曼完全看出自己的实力,大明手中的筹码始终保持在15万左右。

2人对赌,牌走得慢,终于,大明发现了一个机会,大明押了5个透明筹码在对子上,又放了五个透明筹码在庄上,等着发牌。长时间对赌,不输,已经让久经赌场的小曼有些惊讶了,看到大明猛然发力,小曼也在奇怪一直下注在1万左右的大明是否看到机会,而且,是通过什么感觉到了机会?

荷官将给自己发了一个红桃2和一个黑桃5后,给大明发了一对4,方块4和红桃4,‘呀’小曼捂住自己惊愕的嘴,心中有了计较。大明微笑着扭头看着小曼,漫不经心的样子,让小曼有些脸红。

拿着手中的4个大片10万的透明筹码,大明拿起一个拍打着手掌。荷官又给自己发了一张红桃10,让小曼心中更加惊讶。

不动声sè的小曼瞄了一眼荷官身后的显示牌,让站在监控室中看着显示器的廖老头也暗暗点头。确定,大明没有作弊,真是靠着自己的直觉把握住了机会。

面前的50万筹码让大明心中激动,脸上却还要表现出兴趣缺缺的无聊样。大明随手把一个透明的1万筹码扔给女荷官,打着哈欠说,‘饿了,玩不动了。’

说完就要伸手就要收拾筹码,小曼拍了大明的手臂一下,笑着说‘不用管了,她们会给你做一张卡,你设个密码,签个字就行了,有时间随时来玩。’大明‘哦’了一声,就站起身。

小曼挽着大明,不再忌讳,将胸贴在大明手臂上很兴奋的说‘你很厉害呀,技术很好,是直觉吗?’大明苦笑着,指了指荷官身后的显示屏说‘这东西哪有直觉,我就是看显示牌,庄赢闲赢,不是庄连赢3把,就是闲连赢4把,好像有规律一样,我只不过遵循这个规律,看到闲赢完,在加注做庄,转着运玩,就这样而已。’

小曼不敢置信,皱眉笑着看大明,不太相信他的话,只是觉得不会真是傻子撞大运吧?到了大厅,原来坐在沙发上的男女已经不再,刚刚十分喧哗的房间声音也小了很多。小曼轻声的说声‘去洗手间’就起身进了一个房间。

大明百无聊赖,站起身,走进第二个房间,坐在小沙发上拿起小蛋糕,就这一杯牛nǎi就吃起来。小曼黑着脸,仪态万千的站在廖老头身边,左手抱胸,右手夹着一根烟,看着监控显示器中的大明问‘他半天就玩了十几万上下,你用得着这么注意他?怎么想的你呀。’言语中全是怨气。

廖老头也不恼,笑嘻嘻的看着显示器里大口噻蛋糕的大明问‘你刚才看他一共赌了多少手?’小曼翻着白眼说‘21手’廖老头呵呵笑着说‘输了多少次’小曼不耐烦的说‘9次’廖老头接着问‘输了多少钱?’。

小曼歪头想想说‘应该有6万左右吧。’廖老头呵呵笑笑说‘5万7,丫头,他用13手赢了56万,还真的不多,只能说是水平太一般了,但是,你想想,他押睡过章子怡的人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了多少次对子?’

小曼有些醒悟,说‘对呀,他押了5次对子呦,输了4000,可是一次就赢了40万耶。’廖老头笑着说‘你都肯定他没作弊,那他怎么运气这么好?100倍的回报,我都不敢想。

在楼下,我也是看他押大注的时候很准确,这才叫他上来,想好好看看,你看这里。’说完,廖老头将回放,将赌博过程中,显示器中大明桌下的脚步位置放大,小曼惊讶的看到,大明的双脚交叉,快速的晃动着。

廖老头笑着说‘每次这小子押大注,双脚都会抖动的很厉害,这就是心理有想法呀,既然没作弊,那就说明他是在这种时候有想法的。’

廖老头看着大明已经吃了一盘子蛋糕,转头对着小曼说‘丫头,你信不信,如果你下去开一桌子10万一局的,这小子,赚到1-2百万肯定就不玩了。这种人,是有节制的,不会过分。一会,你给汤姆打个电话,让他和老欧一起走,用直升机送他回去。’

小曼从身后西装主管手里接过一张卡和一张纸,挥手让西装主管出去。撇撇嘴,小声说句‘老狐狸’廖老头听到哈哈大笑。

大明吃了2盘子小糕点,拍拍肚子,自己都怀疑这里面藏着个吞噬兽,怎么吃这么多肚子不鼓出来呢?

站起身,大明漫步走到押大小的桌子前,这时桌前也就几个人在玩了。

其实大明的‘扫描’技能如果赌钱,押大小是最合适的,扫描技能进去一扫,就知道几点了。而且押大小其中押点数,赔率更高。但为什么大明不这样用呢?

其实很简单,就是因为赌场规矩。赌场中,押大小的规矩是先押注,在荷官说出‘买定离手’后,才摇骰子。这样,你就根本没机会利用这个技能。

也是因为知道这个规矩,大明就根本没有朝押大小上想过。要不,押豹子,也就是3个骰子一样点数,要是猜中了,就是150倍的赔率,一把,大明就够了,也不用在这熬夜费力了。

现在,大明等着人家给自己送卡,随意看着这几个人押大小。可能也是因为都是熟客的原因,大明看到荷官对规矩的要求不是很严格。一名东北口音的小伙子在荷官已经摇了骰子之后还要押注,荷官也允许了。

大明心中有点期待,站在桌边,先是忍痛试着扫描了一下没开的骰子罩,发现在穿过第一层铅制罩子后,没法穿透第二层玻璃罩。但是朦胧中可以模模糊糊的感受玻璃罩后骰子的点数。

扫描后大明几乎崩溃,闭上眼,只得用手扶住桌子才稳定住身体。这种扫描所需的jīng神力持续的时间长,也就耗费MP也更多,一次扫描就让自己的头疼yù裂,脑子内的疼痛度也随着自己坚持着想看清玻璃罩内的点数,而所集中注意力的强度在增强。

手臂及时的被一双小手搀扶住,微微睁开眼,看到小曼一脸担心的皱眉看着自己。大明疲惫的笑笑,说‘血糖低,有点太累了,好困呀’。

小曼挽着大明后退坐在沙发上,招手让一名女仆装的服务员端过一杯热nǎi茶递给大明。热热的甜甜的nǎi茶入了肚,大明一脸舒服的表情,实际上,大明将最后3瓶应急的蓝瓶点击使用了。

看到大明慢慢舒展开的眉头,小曼才轻声的问‘没事吧?是不是用脑过度了?’大明真想笑出声来,都这样了,还要试探?

大明苦笑着说‘咱穷人呀,几万块当然心疼了。看着筹码在赌桌上转来转去,能不着急吗?能不冥思苦想这怎么把它装进自己兜里吗?但是你放心,咱身体好,腰背有力呀。’说完来眨了一下眼睛。

小曼展颜一笑,能说笑话就是没事了。嘴里‘切’了一声,妩媚的白了大明一眼。眼前的这个男人,没有年轻人的青涩,没有老年人的过分沉稳,在这种不需掩饰yù望的场所中,小暧昧最好的交流方式,只要你敢不用分真假,只要你能分得出真假,就可以肆无忌惮。

当然,一不小心,也是最撩动心扉的还是不要掉进去,因为,你玩不起。

小曼拿过一张制作jīng美,印有‘X沙’标志的会员卡递给大明,有拿过几张表格指点着让大明填写。一切做完之后,小曼指着卡说‘这是你的会员卡,56万都存在里面,要用,就到兑换处去取就可以了。

而且不用排队,你是VIP,要玩呢,不用换筹码,直接递给荷官他就会给你筹码了。可以透支10万,但,我觉得你不需要。’

大明笑着说‘真谢谢你了,我听说,VIP有好多优惠呢,在这酒店商店买东西都有打折?我这点赌资、、、、应该不够VIP吧。’

小曼笑笑说‘廖爷是酒店理事,这点你不必担心,你看’说完小曼将香肩靠在大明身上,指着卡片上的一道时隐时现的银sè条纹说‘这是贵宾专用磁条,有了它,你就无需每年都要滚动一个定额了。’

大明没明白,说‘什么叫滚动定额?’小曼专心地解释‘就是说,你不必每年在这个赌场玩到一定数额,才能维持VIP的身份。’

大明的笑意由鼻子向脸上蔓延扩展,将头靠近小曼的耳朵说‘这有点像传销吧’。小曼看着黑的透亮的眸子,险些沉迷进去,咬咬唇让自己醒来,红着面说‘你怎么知道传销不是从赌博发展出来的呢?’

‘哦’点着头的大明一脸恍然大悟。大明好像想起什么忽然问‘一直有个问题,不问不快,这包房,进门的隔间宣扬的是佛光普照,可里面却是物yù横流,这廖老先生的装修手法不会是想着要用佛法无边,保护着里面的肆无忌惮吧?’

小曼有些诧异的瞪眼看着大明说‘你怎么想的呀?人家进来都说是用佛法劝诫人们不要无拘无束,就算是玩也要有所顾忌。你却想着包藏祸心?你这什么心态呀?’

大明心中嘿嘿冷笑,没这么熟,你却搞得两人暧昧至极,不想冷下脸叫大家难看,我也只得用这种傻里傻气的问题拉开距离。

大明有些尴尬的摸着头说‘没那意思,就是好奇,随便一问,你别介意。’

距离产生了,相互之间就看的清了。小曼又恢复了婀娜多姿,职业的微笑让人看着舒服。大明站起身,拍拍腿说‘我去换点钱,回去了,感谢你们的招待,真的要谢谢你,这都半夜了,还陪着我。’

一句话就叫刚刚摆正心态的小曼哭笑不得,皱着脸苦笑说‘啥叫半夜了,我还陪着你?你说话太不靠谱了,占我便宜呢吧。’大明也反应过来了,没法解释只得摇头苦笑。

小曼支起脖子说‘兑换在包间吧台就可以,你不是说等朋友吗?不等了?自己回去?’大明点点头说‘这时候了还不来,估计在香港被缠住了,我不管了,自己走了。’

小曼歪着头想了一下说‘这样吧,你把你的证件给我,我去帮你签了,你先休息,我一会找你,可以搭便机。’

大明愣了问‘边机?’小曼剜了大明一眼说‘一会有一个重要睡过章子怡的人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客人要回去,有直升机送,你可以搭送他的飞机一起走。’大明愣着问‘不好吧?这样对人家**有侵犯吧?’小曼‘切’了一声,说‘我们有权作出安排的,你就别管了。’

大明也不多执着,百年修得同船渡吗,哦,不,同机度。笑着点头,说‘我去换点钱,下去大厅转转,几点回来?’

小曼伸手拿过大明的手腕,看看大明的表说‘现在3点半了,5点吧,5点你回来,5点半估计就可以出发了。’

大明释然的把通行证抽出,递给小曼,拍拍屁股说‘好,去转转,消消食。’小曼轻呼一声,拍着脑门,好像刚刚想起什么一样说,‘哎,忘了说了,先别急。有个赌局,你要不要去试试手气?’

大明心里喊着,来了,来了,这一晚上的殷勤招待终于有了揭开盖子的时候了。眉毛一挑,大明说‘玩什么?很多游戏我可是不熟悉噢’。

小曼‘咦’了一声说,‘梭哈你会不会?’大明迟疑了一下说‘知道规矩,但是玩的少。’小曼看着大明好笑,笑着摇摇头说‘你自己觉得要不要去试试?因为是约场,所以这个决定你要自己下,赌注1万起。’

大明苦笑着摇着自己手中的卡说‘小姐,梭哈呀,我这里面钱都不够一局呀。’小曼宛然一笑,说‘在赌桌前,有几个人敢说自己钱够?没关系,我们先借给你。’大明赶紧说‘别别别,这点钱,你要觉得能玩我就去,一局输光我下台不就完了吗。’

其实大明自己知道,进了这个门,自己就是上了砧板的肉,谁让自己经不起诱惑,跑人家房间里来占便宜,赚了人家的钱,你还想跑呀。既然如此,那就拼一拼运气,自己有扫能技能防身,就看洗完牌后的牌序如何了,反正自己不会输。

看到大明同意,小曼优雅的一挽大明领着大明出了门。走到吧台前,大明停下,对小曼说‘我先换点人民币,以免一会输光连打车的钱也没有。’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