蚁刑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北方,千年dì dū长安。

享宗皇帝李传国正惶恐不安的看着慧智法师。

享宗皇帝急,慧智法师却一点也不急。他正悠闲地敲着木鱼,好整以暇的做着早课。

等慧智法师讲那一长串听着就让人头痛的经文念完蚁刑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享宗皇帝长舒一口气:“慧智法师,你可算是忙完了。朕。。。”

“陛下还是请回吧!”慧智法师连眼都不睁一下,“昨rì,确实有神兆降下。但天机不可泄露,陛下莫要叫老衲为难!”

“这个。。。”享宗皇帝咬咬牙,换了一个问题“我们大唐的国祚还能持续几年?法师可否告知?”

“这个亦牵扯到天机,老衲不能回答。”慧智法师知道今天如果不说点什么,享宗皇帝怕是赖在这白马寺不肯走了,“不过老衲可以透漏一点,大唐的国祚,不会终结于陛下之手。”

不会终结于享宗,那就是终结于享宗的子嗣了。享宗皇帝摇摇头,看来后唐的凋敝,已经势不可挡了啊。

后唐的江山,取自北周。三十年前李绩起兵反周,建立后唐政权。后唐拥有了中国最富庶的中原之地,成为当之无愧的hōng yāng政权。可是后唐所面对的敌人,也是空前强大的。且不说南方诸国,就是这北方大地上,也有三个让后唐颇为忌惮的强大势力。

第一股,是鲜卑人的政权大秦国。现任大秦国皇帝没亦干以匈奴人赫连勃勃为大将,四处征战。并西秦,吞两燕,称雄漠北。大秦国全民皆兵,带甲百万,是后唐之头号大敌。

第二股,是凉州的养戎人。养戎人还蚁刑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处于原始的氏族部落状态,不过他们居于凉州苦寒之地,民风彪悍,也是一股不可小瞧的势力。每当饥荒之年,养戎各大部族就会入寇关中,杀人越货,大肆劫掠粮食和牲畜。

第三股,是北周贵族拓跋无敌建立的北魏。李绩起兵反周成功后,拓跋无敌引兵北走。拓跋无敌本与联合众鲜卑政权共击后唐,怎奈鲜卑人内部不和,相互之间征战不休,这才让后唐有了喘息之机。拓跋无敌无奈之下,只得占据了云州之地,自立为大魏皇帝。在与后唐敌对的三股势力中,北魏是最弱小的,但是他们确实反唐最积极的。

李绩当年打下的这半壁江山,本来就不够牢固,如今传到了享宗皇帝李传国这一代,后唐的江山已是风雨飘摇。享宗皇帝不想开疆辟土,仅仅是守住爷爷和父王留下的一亩三分地都那么困难。

在北方,他以曾全德带兵二十万驻扎幽州,余化成统兵十五万驻扎亳州,两方互为犄角,抵御北方鲜卑人的入侵。在凉州,他启用有屠夫之名的苏威,将兵十万,并以以土制土的办法挑动养戎人之间的矛盾冲突。

今年风调雨顺,是个丰收的好年景,享宗皇帝本应高兴才是。可不想,才进入秋季,就出现了这百年难得一遇的天狗食月。

天狗食月,主兵灾**,国有动荡,有外寇入侵之虞。

天狗食月发生的当天晚上,负责宫中观星占卜的史官周立就立即觐见享宗皇帝,告诉他天狗食月乃是大大的胸罩!

享宗皇帝听了周立的话,顿时慌了神,第二天天还没亮,他就点起车驾直奔白马寺,找主持方丈慧智法师来了。

慧智法师乃是当时高人,与道教的白云子道长并称南道北僧,是神仙一样的人物。如果慧智法师能够对享宗皇帝指点一二,想必可保后唐江山无虞。

享宗皇帝哪曾想,慧智法师根本就不想干预天机,他只是给了享宗皇帝一个后唐暂时不会灭亡的含糊说辞就把享宗皇帝给打发出来。

“皇上,这可如何是好?”周立见连享宗皇帝亲自出马都被赶了出来,不由得心中焦急。

“还问我怎么办?朕真是白养你们这些废物了!”享宗皇帝被慧智大师赶出来,心里正憋了一肚子火呢。周立这个时候上凑,可不是找骂吗?

这次的天狗食月给后唐王朝带来的还只是朝堂上的恐慌,对于南方的弹丸小国郑国来说,这次的天狗食月带来却是一场灾难。

宋郑两**队在凤凰山修水之间对峙了数月有余。作为侵略一方的郑国,士气已经耗弥到了一个很低的限度。再过一个月,就是雨季,到时候修水河涨,郑国的水军大船就可以从细柳湖从容开进修水。本来,石韦打算撑到修水水涨的时候就在水军的掩护下引兵退回郑国。可是偏偏这个时候,出现了天狗食月的天兆。

一开始,驻扎在凤凰山的宋军同样也因为畏惧天狗食月而士气低落。如果事情照这样发展下去的话,石韦倒也可以从容的带着他的十万失去士气的郑军架起浮桥反渡修水重新整军备战。

偏偏宋国的军中就有一个李珩!

天狗食月,狐仙降兆。虽然狐仙当时说的是李唐复兴,天下归一,但是行军总管管宁第一时间内就派人将所有知道真相的军马司一干人等监控了起来。作为一个合格的行军总管,管宁知道要怎么控制舆论才能让形势对自己有利。

“不管李珩是不是真的天命之人。但是眼下他必须是!只不过,这李唐是不能复兴了,就改成李珩崛起,大宋称雄吧!”这是行军总管管宁对大将军谢光远说的原话。

于是乎,凤凰山宋军军营迅速的流传开了一个传言。

在天狗食月的当天晚上。有金甲天神降于凤凰山顶,金口玉言传递神兆“李珩崛起,大宋称雄!”

李珩崛起,大宋称雄!

多么鼓舞军心的神兆啊!整个凤凰山宋军的军营都沸腾了!谢光远趁机组织手下一般将军做战争动员。根据谢光远和管宁的推断,郑军士气丧失之下必然要回渡修水返回郑国境内。而宋军就是要在郑国回渡修水的时候,攻击他们的后军,即使不能全歼,也要彻底打痛他们!

“必胜必胜!”凤凰山上传来宋军高亢的吼叫声,听到这如雷鸣般的呼声,石韦顿时感到脚底生凉。现在就连石韦的亲卫军士气都低落的不可遏制。如果此时与宋军决战,郑军很可能会全军覆没。可是想要避战而走?这背水阵,岂是那么好走脱的?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