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一宇自杀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如欢神色一僵,没想到自己在红尘中这么多年,更是见过了形形色色的人,却不想竟然还能因为这个其貌不扬的小丫头失态,还真是有些丢人,好在他也是见惯了各种场面的人,所以马上就恢复了常态,妩媚的一笑,“若是凌小姐能对如欢再温柔一点的话,如欢就更满意了呢。”说着就隔着桌子伸出了如玉的手指,轻轻地挑起凌笑然的下巴,漂亮的丹凤眼更是流露出醉人的线丝,妖妖娆娆的伸向了凌笑然。

这一次凌笑然没有闪躲,但是也条件反射的往后缩了一下。

如欢没有遗漏凌笑然眼中一闪而过的慌乱,这让他有了戏谑的心情,“呵呵,若是不知道凌小姐已经有了家室,一定会以为凌小姐没有碰过男人呢。”

凌笑然脸色微红,却也笑着说:“如欢公子为什么不认为,我这是为了我家夫君守身如玉呢?”

“呃?守身如玉?你?”凌笑然的说法让如欢无法再维持从容的神色,这个世界上最不靠谱的就是女人了,天性的朝三暮四,更没有什么良心可言,不要说她们为一个男人守身如玉了,就说她们不把男人的价值压榨的一滴不剩就很不错了,况且他知道凌笑然的哪个夫君很是普通,怎么说也不应该有魅惑女子的资本啊……

凌笑然笑了笑,慢慢的站起身,刻意的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用身体语言回答了如欢的问题。

如欢的眉尖挑了挑,难道说这是真的?

丁一宇自杀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间有了片刻的静默,过了一会儿,如欢才开口说话,虽然说他神色依旧,但是言谈神态中有了几分不满,“凌小姐,不管怎么说,我也这儿,也算是你的客人吧?你就是这么招待你的宾客吗?”凌笑然越是如此,越是能激起了他的斗志,哼,没有人能逃脱他的魅力,只有是他出手,不管是什么原因,都要服服帖帖的拜倒在他的脚下做奴隶!

“这是自然,如欢公子,请!”凌笑然来到了门口,脸上依旧是笑意盈盈的,没有丝毫的不妥。

如欢却没有动身,“我希望这一次是凌小姐亲自来照顾如欢,要知道哪些人见到了如欢,总是傻傻的站在哪里,还真是无趣的紧。”说着对着外面的人群抛去媚眼,顿时就引起了一片的惊呼。

凌笑然很想告诉他,若是他少做出这些勾人的媚态,那么天下就太平了,只不过这也只是她心里的想法,对于这个贵客,她知道还是应该礼遇的,为此只是停顿了一下下,就开口说:“荣幸之至。”

“小姐……”一直守在门外的慎行终于忍不住叫喊起来,这段时间夏侯府的气氛很是紧张,虽然他不清楚夏侯睿与凌笑然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作为凌笑然的贴身侍从,也是为凌笑然的尴尬处境感到叹气,每天看着她无奈的应对着夏侯府的人们,特别是见到凌笑然跟在夏侯睿身后,一脸的苦笑,就深深地为她感到心疼,今天凌笑然终于想要出门,他很是为她高兴,也希望她可以借此休息一下,却不想店铺里竟然来了这么一个妖孽,好在凌笑然一直不为所动,坦然自若的神态,让他感到无比的骄傲,可是现今他却没有时间继续高兴下去了,因为眼前这个妖媚的男人,很明显的表达出对凌笑然的兴趣。

如欢只不过是瞟了慎行一眼,这种小角色,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更不用说只不过这一眼,他就能看出慎行眼底深处隐藏的对凌笑然的迷恋,对此他更是嗤之以鼻了,哼,不自量力的家伙,不要说他的身份根本就不允许,就说他的模样,更是不以为惧。

“凌小姐,我在前面等着你,我指的是你自己一个人哦,哦,对了,我这人可是没有什么耐心的。”如欢留下这么一句威胁的话,就妖妖袅袅的往前走去。

看到如欢这么嚣张,慎行就再也无法掩饰自己的怒意,“小姐,我这就把这个风骚恶心的男人赶出去!”

“我同意了吗?”凌笑然轻飘飘的说道。

“额……”慎行不得不停了下来,又急又气,“小姐,难道说,你,你对他……”不,不会的!在他的心里,凌笑然是睿智的人,不会被这些胭脂俗粉所迷惑,否则也不会对其貌不扬,脾气也不怎么样的夏侯睿那么好了,想来还真是可笑,以前的时候看到凌笑然那么包容夏侯睿,他心里还极端的不舒服,现在却要借此来说服自己,凌笑然是特别的存在。

“他是我们的客人,而且还是极为特殊的客人,你知道这些就够了。”凌笑然没有给慎行多做解释,因为这根本就没有必要,她是主子,更是这家店铺的主人,做什么生意,又该怎么做,都应该是她一个人说了算。

凌笑然转淡的语气让慎行心里一慌,他也明白自己是逾越了,可是见到凌笑然已经吩咐大家都不要靠近,而她要自己一个人去伺候哪个骚男人的时候,慎行还是忍不住的挡在了凌笑然的前面,鼓足勇气说:“小姐,最起码,让小的……小的在一旁帮忙行不行?小姐是女子,更有着尊贵的身份,怎么可以亲自去服侍哪种人呢?”

这一次凌笑然连话都懒得说了,只是静静的注视着他,暗想着这个人平日里也算是持重之人,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难道说是她太宽容了吗?

平日里慎行也算是适应了夏侯睿的冷情,只是他所散发的冷意只会让他觉得冷,而凌笑然现在散发的冷意确实让他不敢直视,甚至说心里还有着尖锐的刺痛感,为此他脸色苍白的站在了一旁,低垂着头颅,双手垂立在两旁,卑微的姿态由内而外。

“叩叩”凌笑然轻轻地敲响敞开的房门,“如欢公子,我是凌笑然,抱歉,让你久等了。”

看着低垂着眼眸,站立在房门口的凌笑然,如欢嘴角扬起了笑容,行啊,凌笑然,多少人为了看他一眼都挤破了头,甚至是冲昏了脑袋,做出一愚昧可笑的事,偏偏她是对他敬而远之,而且还能在他面前保持彬彬有礼的模样,好,我就跟你斗斗,看你还能坚持多久,才能不受我的诱惑。

被凌笑然成功激起了挑战欲的如欢,没有立刻与凌笑然说话,反而是漫不经心的捻起一旁的话梅吃了几颗,过了一小会儿,这才开口说:“我还以为凌小姐还要再过一会儿呢,毕竟你的哪个小侍很是体贴的嘛。”

“都是笑然管教无方,让如欢公子见笑了。”凌笑然对如欢的怠慢与嘲讽,丝毫不以为意,声音依旧温和,和气生财嘛,况且她在这个人身上有所求,那么适当的忍耐是必须的。

“既然如此,那么凌小姐是不是更应该好好招待如欢呢?”如欢斜倚着门框,含情脉脉的望着眼前的清秀佳人。

如欢的气息扑面而来,这么甜腻的味道让凌笑然感觉有些……恶心,当然了,这话是绝对不能说出口的,所以她热情地建议道:“如欢公子,我亲自给你调配香汤,等你好好的浸泡之后,你会感到全身的轻松。”她一定会借此让香汤洗去如欢身上的味道,这样才能还给她一个干净的空间。

“真的吗?若是没有凌小姐说的那么好怎么办?”如欢的身子又往前倾了倾,飘逸的外衫有着下滑的趋势。

“若是没有那么好,笑然愿意接受惩罚。”凌笑然很想问问如欢究竟有没有骨头,怎么随时都是一副要跌倒的模样,她是不清楚别的女子是什么想法啦,反正她是不喜欢在她身边的男人是这样的,若是去搀扶的话,她会担心自己被撞伤,若是避开不加理会的话,又会被人说成冷漠无情,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总之她是很讨厌啦!

“好,如欢等着了。”如欢顿时笑盈如花,这个继续纠缠下去的理由,真的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等到如欢终于‘听话’的进去泡澡了,凌笑然这才大大的呼出一口气,说道男人,她也算是见过几个极品的,高贵的皇甫泽,优雅的东方墨,可爱的东方砚,还有冷情的夏侯睿,以及骄傲的轩辕冰,像是如欢这么难缠的,她还是第一次见,不明白别人是为何迷恋这个男人的,她可是非常的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对他有什么特殊的想法了,这种骚媚入骨的脾性,再加上自负傲慢的本性,她可不想要,男人对她来说,虽然不是获得利益的唯一价值,但是她也不想找个祖宗来伺候。

如欢只是冲着凌笑然来的,却不想泡澡真的是让他觉得很舒服,甚至有了昏昏欲睡的感觉,等到他走出香汤,早已守候在外的慎行轻声说:“如欢公子,左边的托盘放着的是我家店铺为客人准备的成衣,右边是公子自己的衣物,已经清洗干净了。”

如欢没想到这家店铺会准备的这么齐全,但是他更感兴趣的还是哪个人,“凌笑然呢?”

对于如欢直呼凌笑然的姓名,慎行很是不满,这种人凭什么这么喊小姐,但是他只不过是嘴角撇了撇,就继续回答道:“小姐在厨房。”

“厨房?她在检查你们的工作吗?”这是如欢唯一想到的理由,要知道女子远离疱,这些烟熏火燎伺候人的事,自然是男人来做,美名其曰是给他们男子机会显示自己的娴熟能干。

慎行很想说是,但是他不能磨灭凌笑然所做的一切,特别是凌笑然刚才无声的火气,已经让他心惊了,他不能再犯错,所以很是不情愿的告诉如欢,“小姐在厨房给如欢公子做吃的。”

“是吗?”如欢嘲笑的味道很浓,他没听错吧,就算是想要讨好他,也没有必要撒这种谎啊。

“这是当然!”慎行的声音禁不住提高了一些。

“吱呀!”如欢打开了房门,“既然如此,我们就亲自去看看吧。”哼,他要当面揭穿凌笑然的骗局,想要用这招来躲避他,并且还想着赢得他的好感,简直就是在做梦,要知道怎么哄骗一个人,他可是最拿手的。

慎行望着前面的如欢,一时间愣住了,他没想到的是如欢会穿上店铺准备的衣衫,而且这套衣衫还是凌笑然亲自给如欢挑选的,虽然说是简单素雅,但是穿在如欢的身上,非常的合适,原本妖媚浮华的气质,现在也变得纯净了许多,简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就在如欢急匆匆往厨房走去的时候,这边的凌笑然正在厨房给如欢煲汤,她知道如欢这次故意找茬,刚才又说了若是这一次不让他满意的话,她随意他处置,所以她想着还是尽心尽力的去做好了,最起码自己努力过了,也就减少了让他找事的几率。

就因为慎行在哪里愣神,所以在他赶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如欢愣愣的站在厨房门口,随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毫无意外的是凌笑然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这个景象他见到过很多次,因为凌笑然在府邸的时候,常常下厨做吃的,十次中有一多半是为了乔渝与夏侯英,还有一少半那是为了夏侯睿,当然了,作为凌笑然的贴身侍从,慎行也是有机会品尝到凌笑然做的食物,哪个时候他就幻想着,若是有一天凌笑然能专门为他做一次吃的,那该多好啊……所以慎行看到如欢有了别样的表情,很是骄傲的扬起了下巴,哼,他就知道没有男人能抗拒这一幕。

“她做的东西能吃吗?”过了好一会儿,如欢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其实这句话根本就不用,看着凌笑然熟稔的动作,还有阵阵的香味从哪边飘出来,如欢就明白自己刚才的想法是错误的,凌笑然真的会做饭,而且还做得相当好吃。

慎行轻蔑的看了如欢一眼,这才慢悠悠的回答,“小姐做得食物比饭馆的还要好吃。”如果如欢拒绝食用的话,他很愿意代替的。

“既然你这么讨厌我,大可让别人来,我想凌笑然会同意的。”现在如欢没有多余的心思与慎行歪歪绕,因为他的注意力都在哪个女人身上,所以他想要知道凌笑然这个贴身侍从的真实想法,借此也能让自己清醒一下。

听到这话,慎行板正了神色,“小的知道如欢公子是小姐的贵客,小的就算是有再多的埋怨与不满,在小姐这里,那也什么都不是了,小的只知道要弥补刚才的错误,好好地服侍如欢公子,这样才对得起小姐。”

如欢这才转过头看向面无表情的慎行,“所以你才会用哪种语气与我说话?”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那是做侍从对主子最起码的态度。”就算是面对娇媚入骨的如欢,慎行却能强硬下心肠冷色以对,不得不说妒忌的影响力真的很大。

“呵呵,一个小小的侍从还懂得这么多,应该说你家主子调教的好,还是说你自身就是一个非凡的侍从?”

就是这么一句,让慎行的底气一扫而光,脸色顿时也变得很难看,难道说他看得出他是……不,不会的,他们不过是第一次接触,怎么可能会看穿他的底牌?但是慎行却不敢再往前了,心里的慌乱让他再也迈不动步子。

如欢不再看慎行的反应,直接往厨房走去,还用温柔的声音喊道:“凌小姐,你这是在为如欢下厨吗?”

“呃……”凌笑然一愣,一回头才看见了一尘不染的如欢,沐浴过后的他,没有做任何的装扮,头发也是随意的散漫在身后,再加上他朴素的衣衫,整个人都变得不同,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地。

“怎么,凌小姐不是为了如欢吗?”虽然如欢噘着嘴,可是他很满意在凌笑然的眼中看到的恍惚眼神,对,就是这样,任何一个人见到他都会为之疯狂,只有她是这样的,虽然说晚了一点,而且也不过是恍惚而已,可是他已经有些洋洋得意了,毕竟没有人能有意外,下意识的扭扭腰肢,做出一副勾人的姿态,想要凌笑然更加的迷恋下去,但是他突然发现他这么做是做错了,因为凌笑然的眼睛竟然清亮了许多,

“哦,是的,这是我专门为如欢公子做的两种小吃,锅里的煲汤还有再过一会儿。”凌笑然收回了专注的眼神,心里感叹,‘洗尽铅华呈素姿’这句话果然不俗,只不过他本性中的骚媚却是怎么也洗不去的。

如欢顺着凌笑然的眼神看过去,哪边果然是两碟景致的小点心,他自认没有没见过,没有没吃过的食物了,这两样东西倒是引起了他的好奇,“这是什么做的?”

“呵呵,最为寻常不过的东西,说出来就没有意思了,还是请如欢公子品尝过再说吧。”凌笑然知道适当的保持神秘感还是很有必要的。

如欢莞尔一笑,“好啊……”说着伸出如玉的手指就要去吃。

“哎,等一下,汤快好了,到时候一起享用,效果会更好。”

如欢看着煲锅中微微沸腾的乳白色汤汁,有些疑惑,“这是……”

“这是我特意为如欢公子调制的补品。”凌笑然微笑着,依旧没有说的太清楚。

如欢笑了,“没想到凌笑然也蛮会抓人心思的,呵呵,凌小姐成功了,如欢现在已经迫不及待了呢。”

“那么就请如欢公子到院子里稍等片刻,这边马上就好。”凌笑然不喜欢与如欢工出一个房间,这让她觉得不舒服,还是庭院好。

没想到如欢直接摇头,“不,我要在这里等着你,我要帮忙。”

“这里?你帮忙?”凌笑然一愣,有些哭笑不得,“这里是厨房啊,你,你怎么能在这里啊……”像如欢这样的人,应该是在香味扑鼻的绣楼中慵懒的斜躺着,满意的欣赏着为他痴狂的众人丑态,这才是他应该做的事吧?

“你都可以了,我又怎么不可以?”在如欢看来,只要他想做,那就没有什么做不到的,况且这也是男子应该熟悉的基本技能,虽然他从来没有操作过,但是他相信这也没有什么难的,最主要的是他不想让凌笑然看不起。

而在如欢倒翻第二瓶调料的时候,凌笑然就忙阻止了,“呃,如欢公子,你毕竟是客人,让你在这里帮忙,我真的是说不过去,还是请你到外面等候吧。”

“你,你这是在说我笨吗?!”如欢气鼓鼓的,脸色还有些微红,这是如欢第一次有恼羞成怒的感觉,他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啊,还是在这个不受他迷惑的女人面前,自己也太不争气了。

好似是看出了如欢的窘迫,为了不让他继续纠缠下去,凌笑然顺口说道:“像是如欢公子这样的人,怎么可以在烟熏火燎的地方呢?再说了,如欢公子身上现在穿的衣服,还是笑然精心准备的,虽然不如如欢公子平日里穿的衣料来的珍贵,可是这也总是笑然的一番心意嘛,若丁一宇自杀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是弄脏了,笑然会觉得……”说到这里,凌笑然就低垂下了头。

如欢有些意外,“这是你为我准备的?”听到凌笑然这么说,如欢心里已经有几分欢喜了。

“我们会根据不同的人准备不同的香汤,所准备的衣衫也是用相同的香料熏制过,如欢公子若是不相信,你可以闻一下就知道笑然说的真假了。”

如欢下意识的扯过衣袖闻了闻,果真是与他刚才浸泡过的香汤是一样的味道,这让他扬起了开心的笑容。

等到凌笑然端着做好的食物走出来,见到如欢继续保持着开心的笑容,不由的好奇,“如欢公子这么开心吗?”

“当然了。”如欢知道别人是无法理解他现在的感受,要知道追捧他的人,只能是给他提供珠宝首饰,还有一堆的山盟海誓,但是从来没有人真心的是从他自身出发,凌笑然给了他不一样的感觉。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