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青整容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第二集第三十四章

从赵充府里出来,坐回由钱大强驾驶的马车上时,我仍在寻思着照如今这种情况,还可与赵充维持脸面多久。

行到半途,突然间车外一阵唢呐声传来,打断了我的思索,接着“开道”,“避让”的喊声不绝于耳,我眉头一皱,到底谁在搞出这么大的排场。

我掀开车帘子一看,只见前不远处正行来一队人马,几个差役正没什么好气的在前边开道,跟着的前后五六个唢呐手正卖力的吹鼓着,而中间几十个骑马或步行的侍卫护着一顶豪华的轿子向这边走来。不过他们的服饰大异于圣龙,宽大而色深。

这时道路两旁路人的议论声传来,“看,这就是高良的使团呀。”

“他们来做什么?”

“当然是上贡啦,”

“他们不是十几年没进贡了吗。”

“谁知道,可能是他们知道自己以前失礼了吧。”

“听说他们的王子也来了,不知轿里坐的是不是,到底长得怎么样?”

“当然是啦,不然谁有这么大的排场。”

……

听到高良两字,我便想起杨顾来,是否应该探—探他的消息呢,心念一转,我叫道,“钱叔,停一停。”

“少爷,有什么事吗?这些人很快就过去了,不用绕道吧?少字”钱大强在车外马上应道,不过他猜错我的意思。

“不是。我要过秦相府一趟。”我吩咐道。

钱大强应了,马车很快拐了个弯、稳稳地向秦府驶去。

秦相爷刚好在府里,虽然,对这未来丈人才见过几次面,但他给我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并没因我对兰月有企图而给脸色我看。

反而就如现在,秦相爷看着我。露出一丝笑意,让我坐到他的下首客位上。道,“子龙,你确定是来看的我,而不是月儿吗?”。。

想不到他会打趣我,我有一丝尴尬,也有一丝惭愧,无论无何。他还是兰月的父亲,我光顾着追求兰月,对他的存在却无视了些,怎么说,也是不礼貌地。

“说吧,你来找我,是不是要我帮你做什么?”秦相爷没让我发窘,看着我微笑道。

我尴尬一笑。“不是的,小侄只是想知道杨顾兄地情况而已,杨兄关照小侄甚多,小侄承念得很,最近听说他升了官,所以来详细打探下。不知秦相爷方不方便说。”

秦相爷笑道。“你消息倒灵通得很,如果是这个,你不用担心,杨顾是个人才,又对圣龙忠心耿耿,皇上心中还是有数的,为了圣龙基业着想,皇上不会对他怎么样的,或许一早已有安排也不定。”

我点头又道,“那杨兄的所为不会与如今高良使团来访起冲突吧?少字”

秦相爷端起茶碗。“你也知道良高来了使团?”

“嗯。我是刚才在路上看到的。”我答道。

秦相爷露出恍然之色,“哦。原来你看到这个才来的。”秦相爷放下茶碗,道,“不相干,杨顾在边境上也只是小打小闹了一下而已。”,“高良王子这次带来的使团是来向皇上求亲地。应不会为这事而退。”

我脑中不期然闪过皇陵边一个少女落寞弹琴的身影,“皇上答应了?”

“没有,皇上身体不适,没有上朝,已传旨让礼部好好招待他们,让他们观礼完无遮大会再作回复。”

我点点头,看来皇上是准备“先安内再攘外了”。

“好啦,这些杂事就不说它啦,上次你给小女写了一首诗,胆子可不小呀”,秦相爷脸上似笑非笑。

看来这个秦相爷要探我的底来了,我不慌不忙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小侄对兰月一片真心,所以就顾不得什么了。”

秦相爷点点头道,“子龙你的才学我是听说过的。”

秦相是个温和淳厚之人,他在引我说出一些古今利弊得失,也会指出他的意思,所以我们谈得也甚为相得。

半个时辰后,两人的谈话告一段落后,秦相爷默不作声,良久,看着我微叹道,“你很不错,我相信你也有能力保护好月儿,但我很担心,她随你之后,就是走上一条完全不同的路了,这到底对她是好还是坏。”

此时此刻,这个老人全完浸入对女儿幸福地忧虑里。

“爹,你放心好了,女儿自有分寸,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女儿并不觉跟以前的生活脱离有什么不好的。”兰月从屏风后转了出来,走到她父亲身边,半跪下身子,抱着他的肩膀道。

秦相爷抚摸着兰月的青丝,满脸慈爱道,“我看子龙桃花情重,既不是以你—人始,也不会以你一人终,为父知你一向心高气傲,你受得了吗?”

兰月神色淡然,“我知道他心里有我就够了,他付给我多少,我给他多少,女儿也不会吃亏,是不是?”

秦相爷苦笑了一下,摇摇头,点点兰月,“你呀,到时你能把握得住再说。”

他将挥手道,“好啦,贾青整容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你们去吧,你们的事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你开心就好,子龙,你听到了吗?你可不能对我女儿不住。”

我郑重地点点头,将兰月扶起半抱入怀中,“伯父,你放心,我会对兰月好地,对她不离不弃,我会让她幸福的。”

秦相爷点点头,再次挥挥手,我与兰月恭然退下来,回首间,仿觉得那正孤然品茶的已不再是一位权倾朝野的一国之相,而是一位子女皆去后寻常老人的孤独身影。

我不忍再看,更不愿兰月也陷于伤感,挽着兰月的手便离去。

相府里的下人都很规矩,见到兰月与我携手并肩而行,并不前来打扰,恭然退避一旁,一路行到兰月的庭院里,这里我也不算陌生了。

我们来到凉亭坐下,我环抱着兰月的纤腰,手却规矩得很,我发现兰月很喜欢这种发于情止于礼的动作,而我,满足于兰月回到身边,也没再起色心。

我渐渐地向兰月道出这二十年地生活与心理景况,渐渐地,两人的心灵感到从未有地贴近。

兰月偎在我怀里,“我好像什么都不怕了,嗯,我现在很想见见楚芸姐呢。”

“我也很想见到她。”我满怀柔情,这个腹有我的孩子,如今又对我牵肠挂肚的女人,我也是丝毫放不下的。

“只是不知京城的事何时才能了结”,我一叹道。

兰月扳指—算,道,“快了,祖善大师还有十天就到京城,只要到时皇上所为顺利,你便该自由了,不过,皇上他现在的心思我也难琢磨不透。”

我皱眉道,“最担心的是他的身体支撑不了多少时日了,往往这种人的行为才是可怕的。”

“无论如何,这个义父对我还是不错的。”兰月微叹了一口气,看来她对皇上的身体还是有一丝挂心的,又转头对我道,“你那师芳妹一日没回来,想你也走不得吧。”

听她语气,看来兰月除了对楚芸不再芥蒂之外,对我别的有瓜葛的女人还是颇为不满的。

我摇摇头,如何能拖到那时候,“这几日得寻个机会行动了,否则谁知道会发现什么情况。”

兰月还没答话,一声娇靡的声音传来:

“两位比翼偕好,真是羡煞旁人了。”

“什么人?”我翟然转身道,说完我就知道,能进得来说出这样话的女子,除董媗媗外再没别人了。

果然,此时董媗媗一身白衣正立于凉亭外的花圃上笑吟吟地望着我们。

而兰月脸上神情的敌意是显而易见的。

我皱起眉头,对董贾青整容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媗媗道,“你能不能不要每次来都这么无声无息的。”

董媗媗嗔道,“人家还不是为你着想,难道你愿意让人知道你跟我这个魔女有牵扯么?”

我很想回她一句,我们并没有牵扯,不过出口还是道成,“你来这做什么?”

董媗媗娇笑道,“子龙,有女人在身边你态度真是不好了很多哦,真让人家伤心,好啦,我是来告诉你动手的时机的。”

“什么时候?”我马上问道,真是说什么来什么,今天方孝天已告诉我,他的伤势开始没什么问题了。

董媗媗认真道,“三天后巳时,地点你是城南的陈府,这里有一幅地图,守卫跟师芳所在地我都标出来了,你拿去吧。”

我问道,“为什么要挑这个时间?”

“因为赵询已经表示过希望将人移交给他,师傅好像也准备同意了。”董媗媗叹了一口气,“昨天我见到这赵询,他的心法确处于要紧关头。看来在这方面,他还是很用功的。”

我皱眉道,“他都是皇子了,武功还要练这么强做什么。”

董媗媗横了我一眼道,“子龙好无趣,武功就像钱一样,哪个会嫌多的。”

兰月一旁冷冷道,“你还没说为什么要挑在那时动手。”

董媗媗一笑,“因为那时我要去看子龙的百址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