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颖不后悔跳槽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眼中只有朦胧的月光映照的房顶,窗外传来稀疏的虫鸣声,落月百无聊赖,因为他突然发现,这个世界的力量不在于他产生共鸣了,虽然同样能看到元素,但是与之前不同的是,他无法在命令周围的元素,就像是从一个指挥者,变成了一名旁观者,所以他也同样没有办法再像过去那样命令元素涌入自己身体来修炼。

空虚感和无力感再度涌上心头,落月长叹了一口气,静静的闭上了眼睛。

“叮铃……”铁链的声响打破了房间的宁静,也扰乱了落月的思绪。

落月睁开眼睛,转过头去朝那牢笼看去。

夜晚,从窗外渗透进来的月光里,那无比绝伦的美丽脸庞,清澈的容不下一丝污垢的眼眸,小巧玲珑的面容,在月光下宛若波光般的秀发,眼角旁那颗宛若宝石般了鳞甲就像是点睛之笔,诠释了这个世界的美学。

‘太美了。’这是落月心中的唯一的念头,即使是昏暗的房间,但凭借他的目力依旧看的很清晰,他被震撼了。

秋若水、艾琳、落雪等,同样是倾国倾城之容貌,但与眼前之人相比,则少了一丝光泽,那是一种言语无法形容的东西,宛若晴空般亮丽。

“你……是……谁?”杏口轻启,有些羞涩,有些恐惧,甚至还有些不清不楚,可是落月心底却感受到一种深深的寂寥之感,没来由的,眼角不自觉的流下了泪。

“恩?”落月也不禁被自己这一变化下了一跳,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那女孩偏着脑袋,似乎是诧异,但更像是正对着落月的视角,说道:“你流泪了,是遇到什么伤心的事了吗?”

“啊?没有……”落月有些不知所措,被女孩这一问道,脑海中浮现出落雪等人的画面,心中更是难受万分。

结果令落月万万没有想到的,那女孩突然捂着胸口,眉目微蹙,相貌似乎有些难受。

见状,落月也是一惊,连忙关切道:“你怎么了?没事吧!”

女孩摇摇头,邹着眉头看向落月道:“看到你这个样子,这里好难受,你不要这个样子,好吗?”

落月一怔,不禁疑惑道,这个女孩怎么会知道自己心中的感受,看她的样子,很难想象那是在演戏,这会是真的吗?难道真的有传说中的心灵沟通。

想到这里,落月突然来了兴致,不言不语,只是直勾勾的盯着那女孩,心中想着想要对那女孩说的话语。

果然,女孩开口了,眨巴眨巴漂亮的大眼睛,诧异道:“你在做什么?”

“额。”落月一愣。

‘果然还是不行吗?’落月心中叹了口气道,女孩没有听到他所想的话,所以没有心灵沟通这一说法。

“那个……还没问你叫什么了?我叫落月!”落月微微一笑道。

“我叫小龙女。”

“啊——!”落月忍不住惊呼出来。

“怎么了?”小龙女有些诧异。

“你……你叫小龙女?”听到这个熟悉的名词,落月有些不淡定了,他的记忆中,小龙女是一位倾国倾城的绝世美人,当然,眼前这位也同样,但是这也太惊人了吧。

小龙女神色有些奇怪,道:“果然这个名字很奇怪吗?”

“啊?没什么,我……我只是有些奇怪,你为什么会这个名字?没有姓氏吗?”

‘呼!还好混过去了。’落月心中松了一口气。

小龙女摇摇头,“没有,这是姐姐帮我取的名字,你看。”

“叮铃……”一阵铁链晃动的声音。

笼罩这牢笼的黑布掀开了。

“哼。”落月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英俊的脸上不自觉的滚烫起来。

朦胧的月光之下,完美而纯洁的**,毫无遮拦的展示在落月眼前,除此之外,还有那后面条美丽的龙尾。

小龙女一丝不挂,湛蓝的长发有些散乱,淡淡的清香在空气中弥漫。

暧昧的空间里,小龙女却不见丝毫的羞涩,感觉一切是那么的自然,跟这片空间合二为一,仿佛一切都应该如此。

宛若神女,这是比较贴切的形容词了,除此以外,落月想不出其他的词汇。

天物岂是凡间有。

落月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使自己的情曹颖不后悔跳槽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绪稳定下来,但那空气中弥漫的淡淡的香气却无视无可不刺激这他的神经,身体居然不自觉的自然的有了反应。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落月身体无法行动,但是他的所有感觉还是在的,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落月更觉得有些无地自容。

见到落月尴尬的表情,小龙女笑了,依旧是那么完美,只听她笑道:“嘻嘻!姐姐说的没错,你们似乎都会这样呢?”

好不容易按耐住了内心里的想入非非,落月也觉得奇怪,自从做了那个香艳的梦之后,自己似乎对那种事情更加渴望了,就算身体无法行动也依旧在想那件事,但他现在倒是更在意小龙女口中说道的那个“姐姐”。于是他问道:“你总是提到姐姐,你那个姐姐是什么人啊?”

“姐姐呀?”小龙女脸上浮现出幸福的微笑,似乎那是段很开心的日子。

没见小龙女回答,落月微笑道:“她一定是个很好的人吧?”

“恩~!”小龙女用力的摇摇头,道:“姐姐她说她是苦命人。”

“这样啊……你不穿衣服的吗?”落月接着问道。

小龙女还是摇摇头,道:“他们说,给我穿衣服很麻烦,所以不用穿。”

“那他们为什么还要给你加那铁链?”落月看向挂在小龙女藕腕上闪淡淡的着红色光芒的锁链。

落月能从中感觉到强大的火属性波动,那股波动想当的暴躁,仿佛一个随时会爆炸的定时炸弹。

小龙女一愣,看了看手腕上的锁链,皱着眉头道:“你说这个吗?这个是那个很坏的大叔给我戴上的,这个东西好烫,真的很讨厌。”

这是落月第一次看到小龙女露出这种情绪,但这却让神女更加贴近人间。反而更加亲近。

“那是火属性锁链,而且还被施加了火属性的魔法阵,感觉还相当强劲,要是正常人戴上那东西早就被煮干了。你怎么没事?”落月吃惊道。

当然,他也同样吃惊自己为什么会知道这些,感觉脑海中就有这些东西,但从哪儿来的却不知道,似乎是天生的,但之前怎么没有,还是因为那个梦的关系吗?还是其他关系。

被落月这么一问,小龙女一愣,摇摇头道:“没有感觉啊,只是觉得有些重,刚戴上的时候还非常的烫,很痛的。”

而此时的落月却没有听进去小龙女说的话,他的脑海中开始回忆这些知识是从哪里得到的,就在这时。

落月只觉得心头一震悸动,看向小龙女,而对方也同样看向自己,一种强烈的亲近感没来由的充斥内心。

四目相对,气氛变得格外的不一样,窗外的虫鸣再次回荡在这个昏暗的仓库内。

同时,落月只觉得全身的血液疯狂的沸腾起来,浑身上下仿佛要炸开了,久违的力量感逐渐的充斥身体,眼前的景象变了,头顶是辽阔的天空,身下是无尽的山脉河川还有一片绿海。自己似乎正在空中。

不远处传来悠扬的歌声,不同于自己印象里的歌曲,是这个世界的歌声,飞身落到一个叫近的悬崖上极目朝歌声处眺望,入目的,是那美丽的面容。

等落月回过神来时,那美丽的面容与眼前之人重合在了一起。

“米亚!”落月下意识的惊呼声驱赶了虫鸣声,打破了寂静。

“嗯?”小龙女眨巴眨巴漂亮的大眼睛,有些疑惑道:“你在说什么?”

“不对!”落月有些茫然,但仔细一想刚才那个应该是自己的记忆才对,可又不对,‘到底是哪不对呢?’落月陷入疑惑。

忽然,他想到了,‘龙血!没错古龙说过我身体里流淌的是龙血,这应该是那条龙的记忆才对。没错了一定是这样的,可是……’随着记忆的越来越清晰,落月不敢往下想了,小龙女能让他感到亲近,同时记忆中那个与小龙女极为相似的女子米亚一定有着某种关了,当记忆中想到那场香艳之后,落月可以肯定一种假设。

‘坑爹啊——!’想到那个假设,落月在心底开始哀嚎。

那条被古龙杀死的龙,记忆中的米亚,眼前的小龙女,这……落月算是明白了,但因为这样,落月的世界也从现在起开始彻底的凌乱了。

身体还是滚烫,但落月感受不到丝毫的炎热,他试图轻轻动了一下手指,似乎能曹颖不后悔跳槽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行,虽然这只是一个小动作,但是对于现在的落月来说无疑是大好的消息,再次去看小龙女时,内心多了一份歉意,不知是自己的还是那条已经死去的龙的歉意,看着那天真无邪的面容,落月淡淡道:“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吗?”

……

距离那一晚已经一月有余,落月早已能下地走路了,当然,这一切都是瞒着其他人的,唯一知道落月情况的,就只有小龙女了,这一个月里,两人不知不觉见早已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了。

当然,大多数时候还是落月比较话多,因为小龙女几乎什么都不知道,通过聊天,落月只明白了一件事,小龙女除了服侍男人之外什么也不会,而这还是她所说的那个姐姐叫他的,这令落月想当的头疼。

因为血脉的缘故,小龙女曾好几次都说要服饰落月,搞得落月尴尬异常,最后,落月还是毅然决然的说道:“这种事情是要双方都情愿才能……那个的!所以……还是不要了吧!”

结果换回来的是一句:“月哥(落月非要小龙女这么叫的恶趣味!鄙视!)你不喜欢龙儿了吗?”

落月听到这话骨头都要酥了,好不容易站起来的差点又要瘫痪了。

最后,只得和小龙女保持距离,但是不知不觉见两人之间的距离反而进了一步。

落月知道,一个月里,商队几经辗转已经转移了数个城镇了,估计已经走了很远了,对落雪他们的思念反而单薄了,并不是说他是个不讲情义的人,因为事到如今,与其去担心这些也于事无补,不如努力恢复实力,这才是最重要的。因为不管在哪里,你想要生存下去,就必须得有实力。

“吱呀。”仓库的房门开了,比斯卡面带微笑的走了进来。

“落大哥,今天我商户可算是大丰收了,老板特意准备了好多好吃的呢,这不,我特意给你留了些,来尝尝吧,可好吃了。”比斯卡提着一盒冒着热气的饭菜走了进来,目光依旧像以前那样憧憬般的憋了那个被黑布笼罩的牢笼一眼,走向落月休息的木床。

这一个月来,落月和比斯卡也算是交上哥们儿了,落月知道很多知识,这令从小就跟着商队,没有什么文化的比斯卡大开眼界,比斯卡对落月也是打心底的佩服。

落月似乎是竭尽全力的,用双手将身体支撑起来,比斯卡放下饭盒,上前帮落月摆正身体,这一个月来落月自然不可能一直装全瘫,那样反而更令人怀疑,索性就表现的上半身肢体已经能勉强活动了,这样反而不会引起对方的怀疑,虽然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但可以判断,他们不会危险自己的生命,至少现在是这样的。

现在的落月可以说是极端的扶弱,手无缚鸡之力对他来说都觉得有些强大。

因此,他只能蛰伏,等待时机成熟,在想办法,这也是现在唯一不是办法的办法了。

现在落月依旧能自己进食了不在依靠别人,所以比斯卡这坐在床头的一角目不转睛的盯着那被黑布蒙上的牢笼,似乎想要将那外面的一层黑布看破,然后直击里面之物。

落月无奈一笑,他知道,任何男人都无法抵御小龙女的诱惑,再加上小龙女身上那令人想入非非的体香,更是令人无法自拔,就连他自己也是好几次把持不住,可是内心的愧疚提醒着他,不能对人家有什么非分之想,自己已经亏欠人家了不能再继续下去,要快点恢复实力,将小龙女解救出去,根据记忆中的印象,小龙女的母亲应该还活着,似乎是跟一位相当卑微的人类结婚了。

说来也奇怪,商会没到一座城市,到最后都会讲关押小龙女的牢笼推出去,听比斯卡说是做推销,准备将小龙女拍卖出去,可是令人奇怪的是,这拍卖价之高难以想象,底价就是六个亿的澳斯里金币。

在大陆常识中,澳斯里金币是百分百含金量的大陆上最为昂贵的金币,没有之一,所以澳斯里金币也被称为神币,也就是众神赐予的金钱,还有传言说永远神币,就能去神界进行交易,当然,这只是过去教廷为了渲染澳斯里金币而估计渲染的嘘头。但依旧有人对此深信不疑,这也导致了澳斯里金币的价值疯狂提升,已经不再是货币,而是作为收藏品被收集器来了。

而且最近落月听闻了一个消息,各国已经开始积极备战,所以物价飞涨,谁还有闲钱去收购这种奢侈到极点的奴隶呢?所以,小龙女到现在也找不到买家,就一直像货物一样被关在这奢侈的仓库内,只有落月这一个生物能陪伴她。

收拾完饭菜,比斯卡有些留恋的忘了那牢笼一眼,离开了,和上门,落月深深呼了一口气,随手将被子甩开,跳下木床,光着脚来到仓库的一角那里放着一把散发着淡淡光芒的短剑,还有一支看起来还不算差的弓箭以及三壶箭支,这些是落月一点一点在其他人毫不知觉的情况下移动过去,那是他的机会,也是唯一的机会,那一角的墙砖已经被掏掉了一点,到时候只要稍微用一下威力大的武器就能轰开,那时候就能离开这里了。

感觉到房间一震,落月知道,商队又要离开了。这就是他开工的时候,继续挖墙脚。

这个仓库其实是一个很大的马车托着的一个大车厢,下面有没魔法师加持过的减轻重量的魔法阵,所以马拉起来十分的省力。

马车的轰鸣声掩盖住了落月凿墙的声响,落月手持那不值钱的短刀凿的想当卖力,现在的他跟一个普通人没什么差别,不,应该说他跟一个孱弱的普通人没什么差别才对。

“轰!”

这时候,外面传来一声巨响,使落月停止了动作,将手中短剑藏在怀里连忙跳上木床躺着,不敢有丝毫的异样。

外面喧嚣,落月将脸贴在墙上,听着外面嘈杂的声响。

“外面发生了什么?”小龙女说道,在这里,她只对落月主动开口说话,其他人一概问一句说一句。

当然也没什么人会和她说话。

落月紧锁着眉头,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碰上,不过他听到了交出什么什么的,多半是遇上强盗了。

这可是天大的好机会呀,虽然他的体力还没有回复,不过跑一段路还是应该没问题的吧,再加上他的弓术,古龙的评价是对付小猫小狗还行,但是对于古龙这样的b踢来说想必那些小猫小狗对于普通人来说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下定决心,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拼了。这是落月此时唯一想到的。

跳起身来,来到那牢笼边,落月深深吸了一口气道:“龙儿(别肉麻!这是落月的恶趣味)外面估计是遇到剪道的了,先等等看,要是外面乱起来了,我们就有机会逃走了。”

果然,外面寂静了一会儿,便杀声四起,接着刀兵相接之声此起彼伏。

就是现在!

意识到时机已经到来,将那罩着笼罩的黑布扯下裹在手上。

不敢去看笼中人,拿出早已准备已久的大斧子,因为这里是仓库,所以牢笼用的锁只是一般的铁索,毕竟高防御一般都在外面,没人会对房间里已久残了的落月有所防备,自然给了落月很大的方便。

“啪!”一声脆响,铁索应声而断。

牢笼打开。

“月哥!”小龙女激动万分的迎上来正要抱住落月,还好落月准备及时,手中的黑布顺势一裹,将诱人的娇躯裹住,奇怪的是,这黑布似乎有着什么神奇的功效,包裹着黑布的小龙女身上没有在散发出那种刺激雄性荷尔蒙的香气,这令落月大松一口气,毕竟身边带着这么个有刺激行气味的美女,就算逃出去了也会有不小的麻烦吧。

小龙女对于落月给外的亲近,现在离开了牢笼,更是肆无忌惮的在落月身上蹭来蹭去,惹得落月又有点兴奋了。

强行压制住胸中的燥火,落月严肃道:“好了!不要闹了,不想去看看我给你说的外面的世界了吗?”

“想啊。”小龙女停止了蹭动,但依旧贴着落月,似乎贴着落月很舒服一样。

见这尤物终于不再折腾,落月算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话不多说,落月带着小龙女穿好衣服,挑了几件像样点的护甲和靴子,当然都是以轻便灵巧方便逃跑的装备为首要选择。

不得不说,这商队老板把落月关在仓库里绝对是一大败笔,落月现在继承了龙的记忆与知识,整个仓库里没有他不认识的东西。

飞快的挑好装备,落月背上弓箭腰系短刀,随手还捞了几块比较值钱的东西,将那被他摧残的七零八落的墙角扒开,露出一个面前能容纳一人的小洞。

“乒乓”声,利器划破衣物刺入**的声音从那洞里传入。

“看来外面已经很乱了。”落月看了看身后被裹在黑袍中的小龙女,即使是只露出个脸庞,依旧让人神魂颠倒,微微一笑,“走吧,去外面的世界。”

“恩!”小龙女微微颔首,跟了上去。

凑字数:(哈哈哈哈!终于写完了!额!当然!是这一章而已,大热天的!累死了,我还没玩儿够呢!所以更新会更加的不稳定!同志们谅解一下啦!哈哈哈哈!要是想催更,就进我的群里催吧!哈哈哈哈!)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