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安以轩与陈乔恩友尽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上等的木炭燃了起来,渐渐变得火红,炽热的温度将温度灼得扭曲.恐怖的高温,还没有接近,便是似乎已经身上的汗毛灼得卷曲。

这可不是普通的木炭,是经过卡洛的特殊泥水於过的炭,称为铁炭,拥有更强的高温效果。

“小子加把劲,这么大的个怎么这点气力也没有?”卡洛大吼。

雷勒摆动着双臂摇拉起巨大风箱,呼呼的鼓着风,将上面的铁炭燃得更起劲。

雷勒目光看着卡洛,平时这个老家伙整日喝酒,左摇右晃的完全看不出几分模样来,这时将上衣一脱,却是显出壮硕的身段,全然不像雷勒想象中那种全身皮肉都松垮的样子。特别两只胳膊格外粗大,一身幽黑色泽。

卡洛的目光中暴出平日难见的精光,这时,在这高温的火炉前,卡洛方才体现出强大的气势。

在部族中的时候,人们都说好铁匠都是真正的男人。因为打铁不仅是需要巨大的力气去挥动沉重的铁锤,更是需要莫大的勇力。普通人看见那火红的火光都是已经心怯,又如何敢如此靠近,甚至亲手治炼?

将雷勒的大剑扔进火炉中,卡洛又是一声大吼,“出风。”

雷勒加快了速度,这风箱巨大而且年久失修推拉起来格外费力,不多会雷勒身上都是流出汗水。

这时丢入火炉中的精铁大剑的外层已经慢慢变得通红,在红光中的透射中,中央的黑色更显得张牙舞爪。若是普通大剑这时定然通体大红,但是威特作为埃利诺部族的第一勇士,所用之剑自然不同。大剑所用矿石,是最好的黑石精铁,更是由最好铁匠精心打铸。大剑整体幽黑,两刃更是泛着寒光。

雷勒在部族中也见过打造,按说这个时候铁匠应该将铁器拿起再打砸,但是卡洛却是丝毫不动。没过一会,卡洛眉头一提,接着便是他拿着曝安以轩与陈乔恩友尽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一个怪异的长铁盒,然后便是金焱石放了进去。

怪异的长铁盒速度变得炽红,不过在里面的金焱石却是没有多少变化,没有丝毫融解的趋势。

雷勒看着着急,若是这金焱石不融解那就没法打造了。这时只见卡洛不急不慢的将怪异铁盒用铁钳拉了回来,随后将早已准备好放在腰间的小瓶,打开小瓶,只见一些红色液体流到金焱石上去。卡洛又将铁盒放回铁炭中灼烧。

在雷勒不解的目光中,那原本丝毫不动的金焱石竟慢慢的融化开来,化为土黄色的汁水。

“卡洛大叔您是怎么做到的?”雷勒开口问道。

“哈,小子,若是这点本事没有,我哪敢开口给你重新打剑?”卡洛哈哈大笑。

金焱石全部化为汁水,迅速将那怪异的的铁盒,铺上薄薄一层土黄色汁水。雷勒不解卡洛做法,若是这金焱石所化的铁水全都涌入这长铁盒中,那不是亏大了?

卡洛眼睛一瞟,似乎猜透雷勒心中所想,笑道:“小子放心好了,我卡洛绝不会让你二十个金币白花。这可不是普通铁盒,金焱石汁水不会融进去的。”

说完之后,卡洛不再理会雷勒,两眼认真的盯在火炉上。雷勒的精铁大剑这时已完全化为火红,卡洛毫不迟疑,左手起上铁钳夹住大剑,速度放在那铺着金焱石汁水的铁盒中。

火红的大剑上迅速镀上一层土黄色。卡洛将大剑拿出,快速锤打起来。本是成形的大剑,被卡洛再次弯曲,镀上金焱石汁水的那半面叠加在一起。

“铛铛铛”巨大的铁锤一下又一下的砸在重叠的大剑之下。大剑只要一冷却又被卡洛放置在火炉中锻烧,等完全被成火红又被拿出,接着锻打。很快,重叠的大剑又被打薄开来,长度也被锤打成原来长度。卡洛没有丝毫停歇的意思,将大剑再度放在金焱石汁水中,火红的大剑上又迅速镀上一层土黄色。卡洛将大剑拿出,仍旧重叠锻打。

一下,两下,锤打的声响好似悦耳的歌声,带着时高时低时快时慢的节奏,宛如初春叮咚之溪水。

巨大的声响很快引起附近居然的注意,一个个不可思议的你看我,我看你。老酒鬼卡洛可已经是好几年没开过炉了,今天怎么又打起铁来?每个人心中奇怪起来。

这时的卡洛好像不知疲惫,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的将大剑灼烧锻打。一时间卡洛与雷勒两人挥汗如雨。雷勒要不断的拉扯风箱,还要不时的添加铁炭,折腾了两三个小时之后,年青力壮的雷勒也不禁感到有些吃不消。这时经过卡洛的反复镀造,长铁盒的中的金焱石汁水也消耗干净。

“铛铛铛”,沉重的铁锤不断的锻打着,将变形的铁石重新打造成大剑模样。不断加热,不断锤打,卡洛手中的铁锤由重到轻,由大到小不断的变化着。锥形锤将剑柄打锤出丝丝纹路,平锤将剑口打凿得更稀薄。

“铛。”最后在巨响,似乎画上止音。卡洛重重的呼了口气,接着将成形的火红大剑放在早已摆置好的水桶中。这水可不是普通井水,而是卡洛特间牵着马车去城外溪间取的清澈溪水,冰凉干净,是淬火所用上等溪水。

“滋。”火红的大剑放入水中,发出长音,水桶鼓起气泡。

这并没有结束,卡洛持铁钳将大剑举起来,眯着眼睛观望,接着再度放回火炉中。这叫回火!不过这次不等大剑烧红,卡洛便是取出,右手持着小锤,小心的锻打起来。

黑色的大剑在火炉的红光下泛着漂亮的纹路,锋利的剑刃闪着寒光。

“小子,接着”卡洛将冷却下来的大剑丢给雷勒。锻成的大剑与之前相比沉了几分,样子上也更让人心悸。

雷勒翻动大剑,仔细观望,大剑整体与之前一般幽黑,看不出一点金焱石融入的色彩。

似乎看出雷勒的疑问,卡洛指尖在大剑之上轻轻一抹,艳红的鲜血从指尖涌出,在寒光闪动捡刃上滑动。

只见那血珠流过的地上皆是闪出一道黄色纹路,神秘而美丽。

“这是?”雷勒抬起头来看着卡洛。

“哈哈哈,小子,这自然是金焱石成分,怎么样,我卡洛的手艺可不是骗人的。”卡洛哈哈大笑。

雷勒挥动着大剑,发出呼呼的响声,感觉到自己晋升为战徒巅峰之后更加强大的力量,同样感觉到重新打造的大剑挥动时的流畅。

“小子,新剑铸成,取个名字吧!”卡洛突然打断雷勒道。

雷勒兴奋的举起大剑,暗想着多了这把利器之后,父亲的血仇又添了几分希望,遂道:“不如就叫‘斩生之剑’吧,斩生,斩断眼前一切生机。”捏紧了粗厚剑柄,雷勒憧憬着将德恩城主安德鲁斩杀于这大剑之下。

“‘斩生’?小子,倒真希望有一天你能手持斩生赎过我老卡洛所犯的罪刑!”卡洛喃喃道。

“卡洛大叔您说什么?”雷勒敬声询问。

“哈哈,没什么,小子不如我们去酒馆庆祝一下。”卡洛猛然抬起头来大笑。

站在角落里仔细的观察着城主府,确认没有变化之后,雷勒匆匆离去。这是雷勒到德恩城之后经常做的事情。雷勒坚信想曝安以轩与陈乔恩友尽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要做一个好猎人,要捕到一头好的猎物,必须要做足充分的准备。而雷勒想要捕获的猎物,却是十分强大,只怕一个不小心便是会反被杀死,所以雷勒不得不小心,不得不仔细准备。

不过这些日子雷勒并没有任何的收获,安德鲁自从上次出城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已然有半个月了。

本是匆匆回去的雷勒突然停住步子,接着一下抓住刚刚从自己身边走过的伙计模样的年青人。

伙计模样的年青人顿时吓了一跳,脸色有些微变的抬头看着雷勒。雷勒虽然才是十七岁,但是也如他父亲威特一般,壮实高大,这时更是面色严峻,让人生畏。

不等那人开口,雷勒便是先道:“你刚才说什么,埃利诺与索尔族又开战了,你怎么知道的?”雷勒喷吐着粗息。

“我是听索尔族送皮货的伙计说的,我就在前面的那家铺子里干活,索尔族每个月都会送皮毛过来。”年青人显然是被高大的雷勒吓住了,望了望自己身边的同伴,接着回过神来老实的回答道。

“什么时候的事?”雷勒接着问。

“我也是今天下午才听说的,哦还有,我还听说这一次索尔族好像还联合了尼尔森族一起攻打埃利诺?”年青人将知道的说了出来。

“什么?”雷勒失声,呆了一呆,接着在路人怪异的目光下,雷勒飞快的奔跑起来。

雷勒冲回屋子拿起新铸成的“斩生”背在身上,又跑回院子,迅速的解开马匹缰绳准备连夜赶回去。

那日雷勒虽是豪言“叛族”,但是现在部族与千年宿敌索尔交战,雷勒心中却是难以放下,毕竟那里是他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更何况那里有着他的朋友和亲人。伟大的神明请护佑希莉娅奶奶,德丽娜,还有伊夫斯……雷勒不住的祈祷淹。

雷勒刚刚上马,一道影子突然蹿了过来,肥胖的身躯没有任何的停滞,轻快的攀了上来,尼休兽得意洋洋的坐在雷勒身前。这时雷勒心中急迫,不及再去多说,扬起缰绳指挥坐下战马便是向城门奔去。

小游戏,!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